爸爸,你相信有天堂嗎?-伊斯蘭之光

頁面載入中...

當前位置:首頁 > 故事 > 故事

爸爸,你相信有天堂嗎?

爸爸,你相信有天堂嗎?

——傑佛瑞•朗博士的皈依歷程

轉自《伊斯蘭讀物》(Reading Islam Staff)

譯者:三毛marcia

校對:aibubaiker

年幼的傑佛瑞和父親一起去沙灘遛狗時問天堂是否存在,從那時他便顯出好問的天性。從中或許還能看出,他試圖將萬物訴諸邏輯,並從理性的角度判斷其真實性。更有意思的是,最終他稱為了一個數學教授,一個隻依靠邏輯推理的學科。

他在一所天主教學校“聖母男子中學”(Notre Dame Boys High)讀高中時,就從理性的角度提出反駁,否認真主的存在。學校的神父、父母以及同學們的勸解都無法說服他相信真主的存在,對他們感到失望後,他在18歲的時候成為無神論者。在接下來的十年間,從本科、碩士到博士的學習生涯中,他始終是個無神論者。而正是在他剛剛成為無神論者的那段日子前後,他第一次做了這個夢:

“那是個小小的,沒有傢俱的房間,灰白的牆壁上什麼也沒有。唯一的裝飾地板上以紅白色調為主的地毯。有一扇小窗,好像是地下室的頂窗,正對著我們,使整個房間充滿耀眼的陽光。我們排成排,我是第三個。只有男人,沒有女人。我們都坐在自己的腳後跟上,面朝著窗戶的方向。感覺很陌生,我一個人也不認識,可能我是在另一個國家吧。我們一起鞠躬,面向地板。平靜而安謐,好像所有的聲音都消失了。很快我們又同時坐回了自己的腳後跟。我向前看,發現我們是被前面的一個人帶領,他在我的左前方,位於正中,就在窗戶下麵。他一個人單獨一排站著,我只能很快地瞥一眼他的後背。他穿一件白色的長袍,頭上戴著有紅色裝飾的白帽子。這時我就醒了。”

在他後來作為無神論者的十年間,他又數次夢到這個夢。他不僅沒有覺得不安,相反,夢醒後會覺得出奇地身心舒暢。但因為不知道那夢是什麼,他一點也想不出其中的意味,因此也就沒有在乎它的反復出現。十年後他在三藩市大學第一次講課時,見到了一個修讀他數學課的穆斯林學生。他很快和這個學生以及他的家人建立起友情。但他和那家穆斯林在一起時從不討論宗教的問題。很長一段時間後,那家有人才給了他一本《古蘭經》。

但他沒想要接受一種宗教,因此在開始閱讀古蘭時是帶著強烈的偏見的。“你如果不嚴肅起來的話,是看不了《古蘭經》的。你要麼已經被它所俘獲,要麼同它作戰。它反反復複地直接針對個人進行攻擊;它辯論、批評、指責並且挑戰。它從一開始就劃清了戰爭線,我是敵對的一方。”於是,傑佛瑞發現自己進入了一場有趣的戰爭。“我完全處於弱勢,很明顯,作者比我更瞭解我自己。”他似乎會讀心術。每天晚上傑佛瑞總是提出很多問題和反對意見,但他只要按著順序繼續讀下去總會找到答案。“《古蘭經》總是超前於我的思考,它一點點掃除我多年前設置的障礙,一點點解除我的疑惑。”他奮力地用問題和反對意見來作戰,可是卻明明白白地輸了。“我被帶到一個角落,出路只有唯一的一條。”

那是80年代初期,三藩市大學校園裡並沒有很多穆斯林的身影。他在一個教堂地下室的角落裡,發現在那兒例行每日拜功的穆斯林同學。經歷了一番思想鬥爭後,他終於鼓起勇氣去了那裡。幾個小時後他從那裡出來時,已經念過了作證言,那是對新生活的宣告:“我作證萬物非主唯有真主,我又作證穆罕默德是真主的使者。”

他念完作證言後,到了下午禮拜的時間了,大家邀請他參加。在一個叫哈桑(Ghassan)的領拜者帶領下,他跟著大家一起禮拜。“我們一齊面向紅白相間的地毯虔誠地鞠下躬去,安謐而平靜,好像所有的聲音都消失了。然後我們又坐回自己的腳後跟。我向前望去,能看到哈桑,他在我左前方,位於正中,正在一扇將房間灑滿陽光的窗戶下。他單獨在前面,沒在排裡,穿著白長袍,戴著紅色花飾的白帽子。那個夢!我在內心驚呼。正是那個夢,分毫不差!我幾乎已經把它忘光了,但此刻我感到震驚而恐懼。我在做夢嗎?我恍恍惚惚,我會醒過來嗎?我試圖專注於正在做的禮拜,以確認自己是否在做夢。然後感到一股冷氣穿過身體,我不由得一個激靈。主啊!這是真的!然後冷的感覺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從心裡向外散發的暖意,淚水早已溢出我的雙眼。”

每個人走向伊斯蘭的經歷都是獨特的,皈依的方式也千差萬別。但朗博士的經歷實在有趣。他從一個質疑造物主存在的人成了一個堅定的信仰者,從一個激烈同《古蘭經》作戰的人成為了它的擁戴者,從一個從不曉得愛為何物只願舒服地度過一生死後成為“無字碑下被人遺忘的黃土”的物質主義者,成為一個生活充滿愛與悲憫的靈性論者。“傑佛瑞,真主會讓你跪下的!”他18歲那年否定造物主的存在時父親曾對他說。十年後,那話應驗了。他現在果真雙膝跪在地上,額頭也趨向地面。他身體最高高在上的部位,那個裝滿他的知識與智慧的頭腦此刻臣服于真主的威嚴,趨向了最卑微的地面。

像所有迷途回歸的通道者一樣,朗博士覺得他是被造物主特賜的,正是造物主本身指引他走向伊斯蘭的。“我覺得真主總是在我跟前,引導我的人生,給我創造選擇的機會與境遇,但總是把最關鍵的選擇權交給我。意識到這種親近和愛之後我立刻肅然起敬——它的存在不是因為我們有資格享有,它只是一直就在那兒,我們要做的只是轉向造物主並接受這份愛。我無法確定地說出從前夢裡那個畫面的意義是什麼,但我不由自主地認為那是一個信號,一個恩惠,一個新的機會。

參考書目:

傑佛瑞•朗博士,《在掙紮中投降》(“Struggling to Surrender”),貝茲維爾,1994.

傑佛瑞•朗博士,《甚至天使也會問》(“Even Angels Ask”),貝茲維爾,1997.

來源:http://www.welcome-back.org/

原文地址:

http://www.onislam.net/english/reading-islam/my-journey-to-islam/contemporary-stories/450913-jeffrey-langs-journey-to-islam.html


感謝流覽伊斯蘭之光網站,歡迎轉載並注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