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服于伊斯蘭的寬容-伊斯蘭之光

頁面載入中...

當前位置:首頁 > 故事 > 故事

折服于伊斯蘭的寬容

—— 一位澳大利亞人的伊斯蘭心路歷程

作者:紮裡夫·阿裡夫

翻譯:Heroin

校對:七度

我初次接觸伊斯蘭教是我在摩洛哥旅行的時候,那時我還小,後來,十多歲時在西班牙南部安達盧西亞地區的格蘭納達與它再次相遇。在摩洛哥,我被它的藝術和文化氛圍震驚。在阿爾罕布拉,那獨特的摩爾式建築,奇特的構建形式,花園中的潺潺溪流。這一切讓人癡迷和驚歎。

我已不再是那個參加唱詩班,在教堂鐘樓繩索上模仿人猿泰山玩的少年了。我沒有時間向上帝祈禱,事實上我已完全背離了他的道路!幾年後,我應邀參加一個教會的晚宴,這件事仿佛是後來所發生的事情的前傳。當時我在雪地裡站了一會兒,而不是像一個偽君子那樣直接走進教堂。

16年後的一個清晨我突然決定去教堂。數月後,我正式成為一個基督徒。幾年後,我進入一所聲譽很好的聖經學院,專門學習並完成學士學位。在這裡我發現在基督教宣揚的真理中夾雜著一些糟粕的東西。而且在我所接觸的基督教徒中,常有一些不義和粗暴的人,包括一些經書的供應商(我經營著一家基督教經書店)。閱讀基督教的歷史真是讓人大開眼界,十字軍東征帶來的只是地區的動盪。

幾年過後,我放棄了正統的教義,因為我不贊成以一種固定的模式去限制對上帝的理解。而且很多的組織只是為了政治和自身利益去利用基督教,並不是為了獲得救贖。這大概只是一個人的學習過程的波折吧。一步一步的,我最終離開了。後來,我在一家知名的投資公司做項目,所以在利雅德和吉達呆了一段時間。儘管我不去教堂,但我依然持有信仰,而且為了瞭解我們的信仰和伊斯蘭的不同,和回答一些可能被問到的有關這兩種宗教的問題,我多關注了一下伊斯蘭。

因為喜愛讀書,所以我就去了賓館附近的一家伊斯蘭書店,並買了一些相關的書籍。而後我向我們公司業務的主要聯絡人---默罕默德或者是瑪赫穆德(抱歉我記不清楚他的名字,但我要感謝他)---諮詢從哪裡可以得到一本《古蘭經》。

 

我真的沒有理由不去皈依伊斯蘭教,除了自認為我是一個懶惰的教徒。

我的CEO嚇壞了,怕我們會被迫在當地皈依伊斯蘭。但是我們的導遊這個人很和善,而且給了我一本由優素福·阿裡翻譯的英文《古蘭經》。那晚,我祈禱,然後閱讀並祈求神指引我。我所讀的第一章就是關於“有經人”——基督教徒和猶太教徒,他們竟然也被承認為是真主的信徒。這真是出乎我的意料。這種宗教居然不僅僅是寬容,而且還能包容對立者的信仰!我開始一點一點的領略它的魅力。七年之後,我遇到一位美麗的女士,她是穆斯林。我們很談得來,並在她回印尼之前的一天我們最後又見了一面。她離開後,我很想念她。我們一直聯繫,並且聊了很多。

在那段時間,我更加關注伊斯蘭,但只是從個人角度出發,而不是為了精神的追求。我去了印尼,我們再次見面,商量了我們的未來。在那裡她答應了我的求婚。我回到澳大利亞後一直等著移民程式的辦理結果,這樣她和她的孩子們才能到這裡,我們才可以結婚。我思考了更多,她來澳大利亞後我們就結婚了。我尊重她的信仰,並為了共同生活而改變我的生活習慣。然而,幾個月後,我感覺那種表面上的行為一致,對於兩個不同信仰者的婚姻來說是遠遠不夠的。

我更加深入的思考,探究,提出了很多問題。我祈禱了好幾個月,直到我的心獲得了一種安寧,我知道了該走的路。的確,我完全沒有理由不去皈依伊斯蘭教(當然,有一點就是我是個怠慢功修的人,但是懶惰會逐步的被毅力和自律所克服的。)

所以,我做了,而且決心這樣做,並開始學習怎麼做禮拜。我們參觀了珀斯清真寺,同伊瑪目進行了一番交談,然後我宣讀了作證言,正式入教。若干年前,我還在糾結的學習過程中,但是現在一切變得光明起來。的確,我發現禮拜能使人產生更深刻的、更強烈的歸屬感。我終於找到了我真正的家。

原文地址:

http://www.onislam.net/english/reading-islam/my-journey-to-islam/contemporary-stories/418038.html


感謝流覽伊斯蘭之光網站,歡迎轉載並注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