瀚歌:前定的真諦-伊斯蘭之光

頁面載入中...

當前位置:首頁 > 講壇 > 講壇

瀚歌:前定的真諦

許多穆斯林有一個誤區,認為既然人的壽命已經定好,不能提前,也不能推後,那麼,鍛煉身體,注意飲食等等,純屬多餘,都無法改變到時候人會死亡這個事實。他們言之鑿鑿,古蘭經說:“一個人的壽限來臨之際,真主絕不會使之推後。”“他們既不能提前絲毫,也不能推後絲毫。”

其實,這個誤區,與誤解“前定”,誤解前定所包含的“人的給養由真主定奪”如出一轍。古蘭經有一段是:“凡是大地的任何一樣動物,真主無不負責其給養。”現代思想家賽義德·庫特蔔(願主慈之)對這段古蘭經的解讀是,這並不是說一個人可以毫無作為,袖手等待“真主的給養”,而是說真主的給養儲存於在天地之間,宇宙之中,人們應當積極主動,尊重真主的規律,借助自己的潛力和優勢,去尋求真主的給養。

當然,這個採取主動的過程中不忘記托靠真主、不要自以為是,是信仰的基本要求。行動是外在表現,托靠是內心活動,不能相互代替。把托靠理解為不作為,消極,怠慢,坐等,是對前定的莫大誤解或曲解,是對聖訓“拴住駱駝,托靠真主”的赤裸裸違背。穆斯林近代以來的落伍,被動挨打,除了其他諸多因素,誤解或曲解前定,是一個不可小覷的因素。

同理,人的壽命,甚至整個宇宙的壽命,都離不開真主的前定。但前定與許多人所理解的消極的“宿命”是兩回事。

我以為,對前定的理解,主要有兩個層面:

一、真主賦予宇宙的規律,包括自然規律,社會規律,歷史規律,等等,也就是古蘭經所說“真主的常道”,“你不會發現真主的常道有所改變”,“真主不改變一個民族的狀況,除非他們改變自己。”

二、謀事在人,成事在主。是對前一層面的補充,即尊重真主的常道和規律,採取主動,積極進取,但不可自以為是,忘乎所以,更不可天真地“人定勝天”,因為人的能力太有限,人的智慧太脆弱,不能不隨時求助真主,仰賴真主。道理很簡單,萬物及其規律,都是真主所造,規律不可能制約真主;人的知識有限,對規律的認識也有限,這就註定了人不可能不犯錯誤。對真主萬能、至睿的絕對信仰也就順理成章。

根據前一層面的理解,人必須對自己的行為負責,必須尊重真主賦予宇宙的規律和法則,新陳代謝,生老病死,春生秋殺,不可逾越。出於對真主的規律和常道的恪守,不是對某些思潮定格了的所謂“規律”的迷信。

由此出發,積極主動,採取一切力所能及的媒介,利用一切物質因素和精神因素,去實現一種目標,不僅不違背信仰的原則,而且是信仰的必然內涵。

君不見,先知作為真主的使者,從未忽略採取主動:遷徙麥迪那前夕做充分準備;遷徙時聲東擊西,先躲到與麥迪那反方向的邵爾山洞;讓一個熟悉道路的多神教徒做嚮導;百德爾戰役前夕接受罕巴布的建議轉移陣營;做好一切戰略部署後才向真主祈禱,祈禱中的一些禱詞情真意切,襟懷坦白,即使祈禱中也要實現積極主動的極致:“主啊,假如今天這些穆斯林被打敗了,從今以後,這塊土地上沒人再敬拜你了!……”壕溝戰役中,由於戰事緊張,放棄了晌禮、晡禮和昏禮,之後一起還補,等等。先知的一生,是採取主動的一生,積極進取的一生。

只不過,先知的主動,從未其脫離對真主的托靠;對真主的托靠,是他的事業成功的強大動力。他的托靠,又從未脫離扎扎實實的行動,不折不扣的實踐。“拴住駱駝,托靠真主”,既是先知的聖訓,又是他一生奮鬥的寫照。

作為生活中主動行為的一部分,適當飲食,適當運動,作息有律等等,與其他所有領域的主動行為一樣,是前定的內涵之一。一些健康格言所說,“少肉多菜,少鹽多醋,少藥多練,少車多步,少怒多笑,”等等,應該是與信仰前定密不可分的主觀能動。君不見,現代人相對比以往長壽,冬季相對比夏季死亡率較高,交通秩序混亂國家和地區相對事故頻發,打上安全帶相對比較安全,計劃生育對人口明顯有所控制,硝煙彌漫的國家和地區死亡率明顯攀高,等等,生活中人的主動行為所產生的影響比比皆是,不勝枚舉。中國人所說“天道酬勤”,“有志者事竟成”,都堪稱是對以下古蘭經的注腳:“真主不改變一個群體的狀況,除非他們改變自己。”先知一生對計畫、謀略、部署和行動的深思熟慮,一絲不苟,更是對這節古蘭經的活生生實踐。

有人會說,重視運動的人,不是照樣猝死嗎?醫療中做到“天衣無縫”的人,不是照樣撒手人寰嗎? 運籌帷幄的人,不是照樣失敗嗎?小心翼翼的人,不是照樣出事嗎?那麼,呆在家裡,不去運動,真主註定長壽的人,照樣長壽,真主註定早逝的人,運動也枉然!聽天由命,不去治療,真主註定痊癒的人,自會痊癒,真主註定死亡的人,再高的科技、再高的醫術也無力回天!

生意中有人飛黃騰達,儘管不怎麼聰明,也不怎麼付出,有人一敗塗地,儘管天時地利人和,一應俱全。由此推出接近一段聖訓的結論:命中註定的,不求自來,命中沒有的,強求必失!

前定與規律的一般關係、基本關係,一如前述,但這還不是問題的全部。

貌似違反規律的一部分情況,也許是一些現象,而不是本質。有些情況下人們所採取的主動,所採納的媒介,是否真正符合真主賦予宇宙和生活的規律?他們是否真正把握了真主規律的多樣性、細微性和隱晦性,比如個體差異、未知領域的其他規律?這就是真主所言“你們只獲得很少的知識。”由此以點帶面,管中窺豹,未必是生活中實際存在的事實。

這些貌似違反規律的現象的確時常發生,但與一般符合正常規律的現象相比,與這個地球上發生的大多數情況相比,它們的比例畢竟不佔優勢。這就是“真主的常道不會改變”的含義之一,也是“改變自己,真主才會改變一個群體”的哲理所在。否則,古蘭經不會就吳侯德戰役的失敗說“它是你們咎由自取”。這也可以解釋,為什麼先知儘管不乏奇跡,但他的一生主要不是靠奇跡解決問題,而是尊重真主的常道和規律,積極主動,從不怠慢。

這裡也是理解前定後一個層面的時機,即聖訓所說“拴住駱駝,托靠真主”中的“托靠真主”;或“謀事在人,成事在主”中的“成事在主”。雖然我們說真主的常道不會改變,人必須通過自己的努力,自己的奮鬥,去實現今後兩世的幸福,這是前定的含義之一,也是伊斯蘭對人的要求和責成。但人的局限性決定了人必須依賴強大、萬能、至睿的真主,必須尊重廣義的“真主的常道”和“真主的法則”,否則往往是聰明反被聰明誤,欲速則不達。

假如人真的如過去迷茫時代所言“人定勝天”,那麼,按理說統一“三國”的,應該是被《三國演義》作者描述為智慧化身的諸葛亮,而不是魏國;被譽為不可戰勝的“戰神”的拿破崙,也不會有滑鐵盧戰役的慘敗而被放逐;把孫子兵法運用得爐火純青,寫下“四渡赤水”那樣的軍事大手筆,群眾路線走得那樣輕鬆自然的毛澤東,也不會有大躍進、文革那樣的大悲劇。

“拴住駱駝”,“謀事在人”,讓我們尊重真主賦予宇宙的規律和法則,不至於把人生視為毫無主動的宿命,這是人類社會、人類歷史發展演進的主要軌跡;“托靠真主”,“成事在主”,讓我們堅信事情成敗的決定性因素是真主,而不是人,從而不至於勝利時自以為是,失敗時一蹶不振。

“拴住駱駝”與“托靠真主”同步,“謀事在人”與“成事在主”並行,是信仰前定的關鍵。    


感謝流覽伊斯蘭之光網站,歡迎轉載並注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