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伊斯蘭之光 >> 主頁 >> 至聖與聖訓 >> 穆罕默德聖人 >> 詳細內容 在線投稿

紀念穆聖的核心是效法穆聖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發給朋友 舉報 來源: 網絡翻譯    作者:拉馬丹·布推
熱度4917票  瀏覽769次 【共0條評論】【我要評論 時間:2014年12月24日 11:24

這個月份是紀念我們敬愛的穆聖(願主福安之)誕辰的月份,世界各地的穆斯林都準備著慶祝聖紀,聆聽動聽的演講、優美的贊詞,慷慨激昂的發言,各路媒體也將聚焦這一盛事。這是穆斯林對他們的使者、他們的摯愛穆罕默德(願主福安之)思念愛慕的最基本的表達。此事無可厚非,也不屬“新生異端”,這是愛的表達,正是這份愛推動者所有穆斯林依合乎教法的形式歡慶聖紀,此乃人之常情,實屬可嘉!

但是,安拉的僕人們!我想問一問,當我們慣性地在這吉慶的月份裡歡天喜地慶祝這盛會的時候,我們也看到伊斯蘭民族在效法踐行方面的鬆懈怠慢和急劇的倒退滑坡。這可真是太另人驚歎、失望!

一方面是形式主義的活動,一方面是現實行為中以各種理由、藉口或命目地違背穆聖(願主福安之)留給我們的寶貴遺產,而被到處卷起的東西方之風所蠱惑。這正是我們當代“穩邁”的怪相!真的,形式主義的活動若不能把其精神融入我們的現實行為中,不僅不能使我們接近安拉,而且徒增我們對穆聖(願主福安之)的羞愧,我們言不由衷的講述穆聖(願主福安之)時,只是讓我們深感無地自容。

每當聖紀的清風在這吉慶的月份吹起時,每每都吹起我對穆斯林熱火朝天般形式主義的慶典和現實行為間另人歎息的不統一!吹動我記起這段揪人心肺、令人駭懼戰慄、毛絨驚恐的聖訓:穆斯林、穆宛塔及其他聖訓輯收錄,艾卜·胡萊唻(祈主悅之)說:安拉的使者(願主福安之)歸真前的幾日拖著病弱的身體在幾位高貴的聖門弟子的攙扶陪伴下來到了“白格爾”墓園向所有的亡人祝賀了“賽倆目”平安後,站在那裡飽含思念地說:“好想念我的兄弟姊妹啊!好渴望我的兄弟姊妹啊!

在場的部分聖門弟子便問道:安拉的使者啊!我們不是您的兄弟嗎(我們就在您跟前呀)?

穆聖(祈主福安之)答曰:“你們是我的同伴,我的兄弟姊妹是那些後輩的教生。我將在仙池旁等候他們。”

這時有人問道:安拉的使者啊!您何以認識他們(後輩的教生未曾與您謀面)?

穆聖(祈主福安之)答曰:玉頂白蹄駒的主人在黑馬群中,可否一眼找到自己的良駒?!

眾聖伴們答道:是的,一眼便可識得!

穆聖(祈主福安之)曰:我也將如此般認出他們,小淨留給他們面容白亮,四肢潔淨的特徵。我在仙池旁等候著他們,到時將有些人他們象迷失的駱駝想要混入駝群似的擁擠其中卻被天使阻攔、驅趕著,不得到我的池畔。

我大聲地喊著他們說:“喂!你們快到這裡來啊!喂!你們快到這裡來啊!”

這時有聲音對我說:你實不知他們在您覆命歸主以後是何等地反叛悖逆、偏斜聖道!

我說:“趕走、趕走、趕走吧!”

你們知道安拉的使者(願主福安之)說:我之後,你們將遇到自私自利出現。那時你們要忍耐,直到在仙池邊跟我相會。——兩大聖訓集。你們看看我們自身,我們也同樣給這句忠言抹黑了,我們把利他換成了利己,把安拉命令我們高舉的大旗,命令我們堅持的原則換成了心中的私欲。我們的私欲很快就與使者教導我們的忠告大相徑庭了。

安拉的僕人們啊!安拉的使者(願主福安之)說的對啊!他曾與部分聖門弟子一起路過一隻被丟棄的死羊羔旁邊,他抓著羊羔的耳朵說:“你們誰花一個迪爾汗從我這裡買走它?”

弟子們說:“安拉的使者啊!我們不喜歡的東西,我們拿它來做什麼?”

使者(願主福安之)說:據安拉看來今世比這個還不值一提。”

我們聽到了安拉的使者(願主福安之)所說的今世,如果是我們來給今世定位,則會把自身的利益放在首要的第一位,你們難道沒看到我們早晚奔波積累財富,甚至不管其合法還是非法?

我們看到我們自己就是聖訓中的活例子:“假如一個人有一山谷的財富,他會想兩山谷;假如他有兩個山谷的財富,他會想三個山谷的財富,只有黃土才能填滿他的欲壑。”(伊本阿巴斯的傳述,兩大聖訓集收錄)只有死亡使他知足,只有等著他的墳墓能斬斷他對財富的欲念。

在安拉的使者告知我們今世及其價值還不如一隻死去的羊羔之後,我們今天的情況卻是如此!

安拉的使者(願主福安之)說:“你們中的一個人不曾歸信安拉,直到他喜愛我勝過喜愛他的財產、子女和所有人。”

又一正確傳述(勝過他自身和周圍的一切)。我們看看如果我們放棄自身所有利益只為喜愛安拉的使者(願主福安之)結果會是如何?

是的,我們也有對使者風俗習慣上的愛,在讚美他的口舌上,在歌頌他的口舌上,至於我們的內心,則已經被今世控制了,已經被各種私欲控制了。

我想問一下:如果我被邀請到這樣光彩的場合去,我是該發言還是該沉默?羞愧的沉默,為了表達對民族現實中漸漸失去的那些穆聖曾強調過的忠告和命令的沉默。我認為最合適我的就是沉默,因為我言不由衷地說著對穆聖的喜愛與思念時,我發現我與穆聖之間已經有了一堵由私欲貪樂鑄造的銅牆鐵壁了。今世已經控制了我的本身,我感覺到我在說謊,我感覺到我戴著一副已經控制了我內心的矛盾的假面具。

安拉的僕人們啊!我說的是我自己。我想像著穆聖在遙遠的後世呼喚著我們:我已經和你們說過,我離開你們,離別今世。我給你們留下的裡外純潔的生活方式,你們為什麼違背了我給你們留下的正道?你們為什麼沉迷在那些讓你們眼花繚亂的嬉戲中?

安拉的使者(願主福安之)告訴我們:“如果穆斯林知道宵禮和晨禮的貴重,(即他們要是知道到清真寺湊眾禮宵禮和晨禮的重要性)他們就是爬著也要去的。”再看看我們自己吧!當夜幕降臨的時候,我們通宵達旦的熬夜,在餐廳和咖啡館消磨,在玩樂的地方虛度,直到五更天,然後疲倦困頓的回到家。這時晨禮的時間到了,清真寺打開大門迎接人們的到來,我看到大部分的清真寺除了少部分心存熱愛安拉的人之外,幾成空城。至於那些紈絝子弟,那些高層人士,他們中大部分人則不用爬也不去了。

我深思在使者時代去清真寺的路是什麼樣的!沒有路燈的照亮,曾經佈滿泥濘,儘管如此,但聖門弟子們心中信仰之光照耀著他們爭先恐後地前往清真寺湊眾禮拜。至於今天,則道路平整寬敞,燈火通明,清真寺很近很近,但是很多人已經厭煩了穆聖的教導了。

穆斯林兄弟們,看看歐麥爾本·罕塔蔔(願主喜悅之)的事蹟就知道我們當代的穆斯林與第一代聖門弟子之間的差距了。在應基督教徒邀請去沙姆(今敘利亞)的時候,因為沒有替換衣物歐麥爾就穿了一件打滿補丁的衣服去赴約,艾卜歐拜德委婉地責備了他。他說:“艾卜 歐拜德啊,真希望這話不是從你嘴中說的。我們是安拉以伊斯蘭而使我們榮耀的民族,除了安拉的榮耀我們還奢求什麼呢?”

你們是否深思過這句話的意思?是否深思過這句話意味著什麼?

這話的意思是:在我們頭上閃光的伊斯蘭的桂冠,不是靠我們自身的財力物力,也不是靠我們自身的文明,也不是靠強大的軍隊而鑄造的,而是安拉為我們鑄造的,以此使我們榮耀。當我們忠誠于帶來榮耀的伊斯蘭的時候,安拉把這頂桂冠戴在我們的頭上。如果我們沉醉在這頂桂冠中,卻忘記了桂冠的鑄造者;如果我們沉醉在恩典、文明和我們享受的富足中,卻忘記了給予我們這一切的主;這是最最卑鄙的事情啊!全人類都知道阿拉伯半島的人,不是依靠自身的努力走向文明的,而是當他們忠誠於這個宗教的時候,安拉使他們飛躍直上至文明的巔峰。

今天,我們眼看著這頂讓民族歷史閃光的桂冠,陶醉其中。是的,但是我們忘記了桂冠的鑄造者。

安拉的僕人們啊!允許這樣嗎?我們談論著伊斯蘭民族的歷史,我們談論著超越其他一切文明的阿拉伯文明,這讓西方學者直至今日仍大為不解的超越。我們以這頂桂冠為榮,但是我們卻違背了桂冠的鑄造者,違背了以這頂桂冠讓我們榮耀的主。我們的目光已經投向那不著邊際的地方。至於不久的將來,我們每個人都將死去,都將進入僅能容身的墳坑,都將被復活並帶到眾世界的養主跟前。在那時,你們將說什麼呢?

【敘利亞】謝赫 穆罕默德·拉馬丹·布推 

 


感謝流覽伊斯蘭之光網站,歡迎轉載並注明出處。
頂:173 踩:183
對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
當前平均分:-0.22 (707次打分)
對本篇資訊內容的質量打分:
當前平均分:-0.53 (713次打分)
【已經有3141人表態】
913票
感動
731票
路過
753票
高興
744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
發表評論

網友評論僅供網友表達個人看法,並不表明本網同意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復【已有0位網友發表了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