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們怎樣說穆罕默德-伊斯蘭之光

頁面載入中...

當前位置:首頁 > 聖訓 > 聖訓

人們怎樣說穆罕默德

  在十字軍的年代,人們捏造種種誹謗之詞,對穆罕默德聖人(願主賜福給他)極盡詆誤之能事。隨著時代的演進,時至今日,人們崇尚思想自由,對宗教採取寬容態度,而西方學者對穆罕默德聖人(簡稱穆聖)的生平及其性格的描繪,亦迥異從前。在本文後半郃,我們列出一些非穆斯林學者,對穆罕默德聖人的意見,以証明這一論點。

  但是,關於穆罕默德是上主派遣給全人類真正的最後一位使者這一偉大事實,西方人士仍須作更進一步的體會。盡管客觀事實俱在,而人們亦受到啟迪,但西方人士仍缺乏誠意,不肯以客觀的態度,去探求了解穆罕默德是真正上主派遣的使者。奇怪的是,人們對穆聖完美的人格和成就,都樂於加以頌揚,但對於他是上主派來的使者這一事實,卻或明或暗地拒絕接受。在這一問題上,我們確實需要用心細想,檢討一下甚麼叫做客觀環境。

  為了使讀者能以不偏不倚、合乎邏輯和客觀的態度去斷定穆罕默德是否上主派遣的使者,我們謹將穆聖生平,光輝燦爛的事實,記述如下:

  穆聖在四十歲之前,從沒顯露過他在政治、傳道和演講方面的才華。人們從沒見他討論過超自然的玄學、倫理道德、法律、政治、經濟和社會學等問題。無疑他的儀表、正直的人格和修養都非尋常可比,但人們看不出他有甚麼特殊和不平凡的地方,更料不到他對人類的將來有偉大和革命性的影響。

  但當他帶著新的信息,從希拉山洞出來的時候,他已脫胎換骨,全然改變。既然他是個具有上述品德的人,會突然之間變成為一個“騙子”,把自己說成是上主派來的使者,而犯眾怒嗎?人們或者會問:“他為甚麼甘受苦難?”只要他不傳揚他的宗教,當時的人都願奉他為王,把當地的財寶都獻給他。然而,他對金銀財帛的誘惑,全不動心。面對種種來自他本族人的侮辱、抵制、甚至肉體攻擊而毫不氣餒,堅持獨力傳揚他的宗教。

  在諸多反對和陰謀殺害他的情況底下,穆聖屹立如山,終使伊斯蘭教得以掘興,作為人類生活唯一的指引,難道這不是全靠上主的支持,穆聖本人根深蒂固的信仰和他那堅忍不拔、要傳揚上主信息的精神,有以致之嗎?況且,如果他存心要跟基督徒和猶太教徒作對的話,那麼他為甚麼要人們相信耶穌基督、摩西和其他使者(願主賜福給他們)呢?還要把相信這些使者,作為穆斯林的基本要求呢?

  穆聖四十歲之前,目不識丁,過的是十分正常和平凡的生活,但到了四十歲,他開始傳道,全部阿拉伯的人都大感愣然和詫異,同時亦對他那能言善辯的表現深感折服。這難道不是無可置疑的証據嗎?他所帶來的信息,確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整個阿拉伯最負盛名的詩人、傳道者和演講家都膛乎其後。而最令人驚奇的,是他帶來的古蘭經,提倡符合科學根據的真理,而在他那個年代,根本無法辦得到的,這又是甚麼原因呢?

  最後很重要的一點是:他得到權勢之後,為甚麼還要過著艱苦的生活呢?只要細味他臨終時的一句話,我們便可思之過半了!他說:“我們身為上主的使者,並不繼承任何財物,而我們所留下的也只作為施贈。”

  事實上,自地球有人類以來,上主曾在不同年代不同地域派遣使者到來,而穆罕默德(願主賜福給他)是最後派來的一位。

  下文所述的是西方學者對穆聖有關的評論。

  1.林馬田著“Histoire de la Turquie”,卷二第二七六至七頁一八五四年在巴黎出版(Lamartine:“Histoire de la Turquie”Vol. II, P. 276-77, Paris, 1854)

  「如果我們以(1)目標遠大(2)條件缺乏和(3)驚人效果作為衡量人類奇才的準則,在現代史中,有哪一個偉人能跟穆罕默德相比呢?最著名的人物所締造的不外乎是武器、法律和帝國。就算是真的了不起,他們所創造的只不過是物質世界的權力,一切都是過眼雲煙,會在他們眼前瓦解。穆罕默德震撼的,不單是軍隊、法例、帝國、人民和朝代。而是當時活在世上的三分之一,數以百萬計的人。這還不止,他更使人類對聖祭、神靈、宗教、觀念、信仰以至靈魂等都大為改觀。他獲勝利而能克制;他的志願是全心向主,而非為了爭取成立自己的王國。他無休止地祈禱,與主進行神妙的交談;他去世之後卻仍得到勝利

  --凡此種種,都証明他不是個騙子,並非欺世盜名,而是基於頑強的信念,使他深具魄力,恢復教義信條。教條含有兩個義理:其一是真主獨一無二,其二是主的非物質性。前者說明真主究竟是甚麼,後者說明真主不是甚麼;前者以實際行動推翻了假神,後者以文字闡明信仰。總而言之,穆罕默德集哲學家、雄辯家,傳道者、立法者和勇士於一身;他改變了人們的觀念,恢復了合理的教條和非偶像的崇拜,建立了二十個世上的帝國和一個精神帝國。就算我們以任何的標準去衡量世界偉人,試問有誰能超越他呢?

  2. 愛德華吉朋和西門、奧里合著:“撒拉遜帝國史”第五十四頁,一八七○年於倫敦出版(Edward Gibbon and Simon Ocklay“History of the Saracen Empire”London, l870, P. 54)

  「古蘭經在印度、非洲和土耳其經過十二個世紀,屢受離經叛道者的摧殘之後,應使我們驚奇的,不是穆罕默德的宗教仍得到廣泛的傳播,而是伊斯蘭真理永恆不滅,因為他昔日在麥加和麥地那宣揚的教義仍原原本本保存下來。穆罕默德的信徒一致抗拒任何誘惑,絕不容許將他們信仰和崇拜的目標降至人類官能幻想的程度。伊斯蘭簡單永恆的宣言是:“我信真主獨一無二,和穆罕默德是真主的使者。”真主大智的形象從不因任何世俗可目睹的偶像而有所貶損。穆罕默德所應得的榮耀從不超越人類美德所及的範疇,而他的門人都能緊記他的教訓,對他的恩德感激歌頌,都不會喻越理智和宗教的規範。」

  3. 波士和夫'史密斯著:“穆罕默德及穆罕默德教”第九十二頁,一八七四年於倫敦出版(Bosworth Smith:“Mohammad and Mohammadanism”London l874 P. 92)

  「穆罕默德集凱撒大帝和教宗於一身:他是教宗而沒有教宗的虛飾;他是凱撒而沒有凱撒的兵團。他沒有常備軍,沒有保鏢,沒有宮殿,沒有固定的稅收。如果有人有權說他是以神權來統治的,那人定必是穆罕默德,因為他具有絕對的統治能力,而不需任何憑藉,任何支持。」

  4. 安妮'瑟辛著:“穆罕默德的生平和教導”第四頁,一九三二年於馬德拉斯出版(Annie Besant:“The Life and Teachings of Mohammad”Madras l932 P4)

  「任何研究這阿拉伯偉大先知的生平和性格的人,任何認識他如何生活,如何教導人們的人,對這位偉大的先知--上主的其中一位使者--是絕不會不肅然起敬的。我要對你們說的,有許多你們都可能耳熟能詳;但每次我重讀這些記敘時,都有一種新的欽羡,對這位偉大的阿拉伯導師的敬仰之心,油然而生。

  5. 孟主穆利著:“穆罕默德在麥加”第五十二頁,一九五三年牛津出版社出版(W Montgomery:“Mohammad at Mecca”P.52 Oxford l953)

  「他為了自己的信仰,隨時都準備接受迫害;相信他而以他為領袖的人,都是品德高尚之士;穆罕默德本人最後亦得到偉大的成就;凡此種種,都說明他是個品格完美的人。硬說穆罕默德是個欺世盜名的騙子,不但不能解決問題,反而會引起更多問題。可惜得很,歷史人物在西方社會所得的評價侑有比穆罕默德所得到的更槽!」

  6. 占米士'美查拿著:“伊斯蘭被誤解的宗教”見美國版讀者文摘一九五五年五月號第六八至七○頁

  (James A. Michener:“Islam The Misunderstood Religion”in the Reader’s

Digest(American Edition) for May l955 P.68-70)

  「穆罕默德是位受到真主感召而復興了伊斯蘭教的聖人。他在公元五七○年生於一個崇拜偶像的阿拉伯部落。他一出生便成孤兒,因此對貧苦無依者,孤兒寡婦、奴隸備受壓迫的人,都特別憐恤。二十歲那年,他已是個成功的商人。不久,他為一位富孀料理一隊駱駝商隊。二十五歲那年,僱主賞識他的才能,向他提出婚約。雖然新娘子比他大十五歲,他仍是娶了她,並對她始終如一。

  正如先於他在世的大多數使者一樣,開始穆罕默德總覺得自己力有不逮,不敢自詡為傳達真主信息的使者。但後來天使命令他:“唸呀!”據我們所知,穆罕默德不能讀也不能寫,但他仍是默誦真主啟示給他的信息:“真主獨一無二”。這個信息後來在世上起了革命性的影響。

  穆罕默德在種種事情上都很講求實際的。當他的愛子伊布拉欣(lbrahim)去世時,發生了日蝕,於是人們便紛紛傳言這是真主的弔唁。穆罕默德只好出來闢謠說:“日蝕是一種自然現象,不應將它與人類的生死混為一談。”

  穆罕默德本人去世後,有些人想把他奉為神靈。他的繼承者於是發表了一篇宗教史上地位崇高的文告。其言日:“如果你們崇拜的是穆罕默德,則他已死了;但如果你們崇拜的是真主,則他永遠存在!”

  7. 米高哈著:“一百名歷史上影響力最大的人物”第三十三頁,一九七八年紐約哈定出版社出版(MichaeI H. Hart“The l00 A Ranking of the Most Influential Persons in History”)

  「在所列出世上最具影響力的人物之中,我選擇了穆罕默德居首。這個做法,有些訪者可能感到詫異,有些訪者甚至會提出質問;但不論在宗教或世俗的層面上,他實在是歷史上唯一最成功的人物。」


感謝流覽伊斯蘭之光網站,歡迎轉載並注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