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蘭經世界觀與人類文化-伊斯蘭之光

頁面載入中...

當前位置:首頁 > 古蘭經 > 古蘭經研究 > 古蘭經研究

古蘭經世界觀與人類文化

任何一種文化體系都有它內在的世界觀,這種世界觀就是一個民族的特定心態,可以轉化為實際行動。人們對這種世界觀的深思熟慮越是明朗、積極、靈活,越能把他們的文化體系表現準確,思想敏銳,行動迅速。

《古蘭經》世界觀是社會改革的良好基礎。這個基礎必須發揚光大,證明伊斯蘭社會在體制、實踐和成就上的有效性、一貫性與合理性。由於(多數穆斯林)對伊斯蘭世界觀的系統與內容缺乏正確認識,咎由自取,造成了巨大的損失,使人們看不到社會的生機、適應性和知識生產力。儘管眾多學者在積極思考、勤於寫作、發表文章,講述伊斯蘭的光榮傳統和認識世界的方法,但可惜沒有使伊斯蘭文明強盛起來,沒有充分發揮伊斯蘭的原則、概念與價值觀。

我們必須向人們展現一個明確的、穩定的、現實的世界觀,形成強大的思想力量,使廣大民眾從心理、精神和智慧上堅強起來,引導他們有原則的行動。脫離現實的世界觀使一個民族脆弱無力,對個人的生活或對整個社會都出現心有餘而力不足。今天的穆斯林社會,由於缺乏思想追求的自覺性,感情冷淡,對伊斯蘭世界觀的態度缺少熱情。這是社會變遷的結果,驗證了我們所看到的過去數百年裡衰退、被動與落後的無情事實。

西方的科學進步與物質成就使穆斯林知識界產生迷茫,因此紛紛以學習和模仿西方生活方式為榮,競相效仿他們的文化和思想感情,精神上受到西方世界觀潛移默化的侵蝕。我們當前急切需要從歷史傳統中,汲取經驗和教訓,改造我們的思想,適應世界新環境。這項研究將幫助我們認清穆斯林社會在思想、社會和文化上全面衰退與落後的真正原因。穆斯林知識界是社會的中流砥柱,責任重大,先從遏制崇洋媚外著手,以客觀和公正的態度研究歷史,珍視我們的傳統文化。我們的穆斯林社會必將復興,挽回我們丟失的歷史光輝,因為我們擁有的強大伊斯蘭思想基礎,賦予我們知識、心理與感情的巨大動力。

先知穆聖生活的時代與他之後的正統哈裡發時期,他們的成就斐然,創下歷史的偉業,應歸功於鼓舞他們奮勇向前的時代精神,那就是活力充沛與行之有效的世界和文化觀念。這個觀念使他們積極進取,熱情奔放,能量無窮,智慧無限,產生了震撼天地的巨大影響。想當年,那些淳樸的人民大眾創造的歷史性豐功偉績,至今還保存在穆斯林社會的良知與意識中。我們有必要認識和瞭解曾經指導和鼓舞早期穆斯林前進的思想動力、精神特質和有效運作方式。

面對當前穆斯林世界的不幸狀態,我們在借鑒歷史教訓時必須分清兩種基本概念:一種是早期穆斯林受到鼓勵的精神力量,另一種是他們的接管者給我們留下的精神負擔。當今穆斯林的普遍心態,是對現實艱難生活的被動回應,迫使人們屈從外來壓迫、欺淩和排斥。另一方面,《古蘭經》的世界觀在過去的成功之處,是鼓舞社會群體中每個人自覺和奮鬥的精神。當時,生活在《古蘭經》世界觀早期時代的穆斯林,團結一心,共同遵守和維護全社會的公正、慈善、情誼與和平的價值觀。萬能的真主在《古蘭經》中啟示說:“這只是對於全世界的教誨……,對於你們中欲循規蹈矩者的教誨。”(81:27 – 28)

在先知時代結束之前,萬能的真主逐漸降示了全部教誨,構成完美的伊斯蘭世界觀,成為那個時代和後來繼承人的指導。先知穆聖時代的親傳弟子們逐漸年邁歸真了,他們都是直接接受真主啟示和真理滋養的穆斯林精英。在他們之後,出現了獨裁的帝國時代,如波斯帝國和拜占庭帝國。在那個時期,出現了叛逆的阿拉伯人部落,他們在軍事上的勝利,奪取了穆斯林政權,操縱政治。長期生活在沙漠區域的阿拉伯人,從基礎上就缺少伊斯蘭文明薰陶,他們世世代代的沙漠部落文化和傳統習俗侵入伊斯蘭社會,至今猶存。

他們生活在物質奇缺的廣袤沙漠裡,自然條件極其惡劣,部落之間長期角逐與隔閡,養成了各種陋習,無法適應伊斯蘭所提倡的家庭、社會、公民與國家的社會制度。《古蘭經》中有許多啟示,指責貝都因部落的野蠻行為和落後意識。當正統的哈裡發接近尾聲時,這些人的負面勢力在伊斯蘭的政治生活中占了上風,他們建立了殘暴的倭瑪亞王朝。這個王朝所代表的落後意識與種族主義,在社會行為和人際關係中進一步削弱了正當的《古蘭經》世界觀。另一股異端思潮來自古希臘思想與邏輯學的形式主義,鼓吹希臘的宗教和哲學,表現了對神秘主義和形而上學的癖好,長期以往,影響極大。

這些外來影響在社會與政治領域中所產生的依賴性,在許多方面對《古蘭經》世界觀起到了衝擊和扭曲的作用。於是,正當的宗教退化成政治的附庸,被當權者及其官僚們玩弄和擺佈。理智與教義的混亂,產生了對伊斯蘭世界觀的嚴重歪曲,隨之而來的後果,是穆斯林社會對精神信仰的淡漠。到了倭瑪亞王朝的後期,這樣的惡劣局勢更加明顯,政治混亂,政權分裂,《古蘭經》啟示的原則喪失殆盡,對美好文明社會的憧憬越走越遙遠。

根據伊斯蘭的原則,人類是真主指派的合法代治者,身負治理社會的重任,認主獨一,敬主愛人,生活有目的,行為有道德,遵循伊斯蘭世界觀的原則:公正、情誼、善良、協商、自由、互助,人人努力,攜手共進,推動社會發展。

穆斯林社會早期的成功、創新、進步與和諧,來自明確的生存目的和社會改善的精神動力,驗證是遵循正道的成果。崇高目的與精神動力一旦喪失,社會就發生倒退,精神變得空虛,只能聽到鎮壓與恐嚇的野蠻怒吼,人人感情冷漠,行動無力。局勢繼續惡化,地方勢力衝突不斷,社會失去有效功能,人民大眾愚昧落後;邪惡當道,獨裁統治,政治黑暗,民不聊生,這就是後來發生的伊斯蘭帝國的局面。

有人傳說,在真主的啟示與穆斯林社會的理性之間有矛盾,這是荒誕不經的錯誤言論,違背人類本性與客觀事實。他們懷疑許多要害問題,如真主啟示的文字經典、真主造化的人類本性或宇宙存在的規律。理性的功能是見證真主的啟示,對人類本性與宇宙規律描述的準確性。既然真主下降的啟示與真主造化的宇宙規律都是同一來源,而啟示的目的就是指導人類的理性去認識世界,那麼,這三者之間互相溝通和印證,絕不應當發生矛盾。

《古蘭經》的啟示,在關於人類“理性”或“思考”問題上從來都不是孤立片面的。凡是提到思想或理性,都不以人們常說的格言或成語為依據,因為這些是僵化的常規,而《古蘭經》的啟示教人如何實際運用,發揮理性與思維的社會功能。

在《古蘭經》中,我們經常看到這些詞語出現在特定語境中,例如,認識與理解的過程(al-tadabbur)、利用理性思考(al-aql/al-ta’aqqul)、對問題進行反思(al-tafakkur)、用你的眼睛觀察(al-ibsar)。由於許多學者缺乏足夠的知識和資訊,在類似的事物中進行了錯誤的類比,他們僅僅採納與伊斯蘭法制精神匹配的解釋,並將之視為滿足民眾的生活福利,因此就產生了法律裁決中的“優選”(istihsan)原則。這種情況繼續演變,就產生了法學研究中的“伊斯蘭法崇高目的”理論(maqasid al-shariah),使伊斯蘭法律適合於社會生活的需要,滿足人們對精神與物質需要的利益。

對真主啟示的正當理解,不可能存在任何精神壓力和強制性要求,也不能存在違背人性原則或違背宇宙法則的行動。真主的啟示來到我們之中,是為了引導我們認識我們自身的本性和真主造化的天地萬物,指引我們創建一個公正、健康、發達的社會。真主啟示的目標,是敦促和引導我們人類行動起來,順從真主的意志,多行善功。例如《古蘭經》發出的命令,要我們“讀”,就是指導人類認真學習,理解啟示,崇尚道德,遵循正道,幫助人類獲得信仰、智慧和生存的崇高目的。因此,在人類本性和宇宙法則上,《古蘭經》世界觀就不可能出現任何衝突和矛盾。真主所有的教民為了尋找真理,必須在真主的大道上不斷探索和比較,鍥而不捨,持之以恆。

假如在先知穆聖和他的弟子之後,穆斯林社會繼續忠實於《古蘭經》世界觀,那我們就可能看到穆斯林社會的團結,社會文明,興旺發達,不會演變成互相削弱和內鬥的戰國時代。不幸的是,在歷史的進程中,我們丟失了真理,扭曲了人類善良的本性,穆斯林社會發生了分裂。假如《古蘭經》的原意和理解在穆斯林的心目中延續不斷,大家都會判斷先知穆聖的聖訓,在後代受到了沙漠裡阿拉伯部落人的歪曲和裁剪,被篡改了的聖訓是為了適應他們的特殊需要、能力、文化和歷史。在漫長的歷史歲月裡,《古蘭經》只被看作是一部純宗教經典,通過死記硬背和誦讀祈禱,尋求個人的精神安慰和上天的賜福,而忽視了《古蘭經》能夠解決現實問題的“創制”(伊智提哈德)。

通過對伊斯蘭學術思想的研究,可以清楚地發現伊斯蘭被演變的軌跡;首先是沙漠部落思想和生活方式的滲透,然後是大量的非阿拉伯人進入穆斯林社會,這兩股勢力對阿拉伯人的邦國體制產生的影響最大。但是,《古蘭經》的地位沒有受到動搖,這部經典被視為一切法律的淵源,是穆斯林世界永恆的啟示寶典,是生活嚮導,是精神號召,是沒有時代與地域差別的世界觀。《古蘭經》的功能不在於對具體事物的指示,不在於管理社會,而是代表真主的意志,成為人類永恆的精神指南,世人共同的思想模式。

先知穆聖的光榮傳統被繼承了下來,穆聖的言行錄和遺教受到麥迪那學者們的高度重視,紛紛以追隨他的思想和言行為榮,形成了麥迪那學派。後來的大學者伊瑪目伊本·罕百里創立了最後一個法學體系,他與麥迪那學派在學術觀點上有分歧,但被公認是遜尼穆斯林最有權威的法學大師之一。他的歷次演講和著作被彙集成冊,成為當時收集最為廣泛的聖訓大全,雖然原無此意,但事實上造就了一部宏偉的巨著,被光榮地稱作《聖訓百科》。

大多數學者高度重視個人的信德修養,他們描述真誠的信仰為“伊巴達特”(ibadat),意思是把信仰表現在一切言行中,不論公開或私下,一舉一動都是誠心誠意敬畏真主的表露。由此類推,學者們把大量時間用於增訂個人的功修制度,最關心個人的靈魂和今世的行為,而對社會管理和公共利益卻視而不見,使本來應當在公共事務與個人修養之間保持平衡的伊斯蘭世界觀失去活力,變得死氣沉沉。人們在穆斯林社會的所見所聞,多是厲聲恐嚇和威逼的喧鬧,迫使廣大穆斯林民眾對命中註定的前途愚昧無知。

先知穆聖對弟子們的教誨總是充滿仁愛、尊重、禮貌,承認他們的高貴品質、業績成就和社會奉獻。《古蘭經》世界觀的基本精神是道德風尚、認主獨一、明確目標、積極人生,表現了真主在造化中賦予的健康本性。因此,人類追求的前景,是在自然萬象的規律中,承擔起代治者和對大地資源管理及利用的責任。凡是遵循《古蘭經》世界觀原則生活的穆斯林,都能與大自然和諧相處,過上美好的生活。作為穆斯林的我們,有責任向我們的子孫後代傳播真理,在他們的心靈中培育仁慈、尊嚴與和平的種子。

在物欲充斥的現代世界上,儘管到處氾濫著負面的認知和頹廢文化,但我們必須認真研究社會心理學,弘揚《古蘭經》的精神,塑造穆斯林敬畏真主的氣氛。我們的研究和努力是多方面的,形式不拘一格,例如,可以通過文學作品,通過家長和學校對孩子們進行教育。針對成年人的宣教,重在喚醒他們對時代的認識和對人類使命的自覺性,以實際行動敬畏真主,表示感恩。

如果《古蘭經》世界觀的內容付諸實踐,各種社會機構積極行動,遵經守道,關心民眾日常生活,那我們可以想像未來社會的光明前景。我們將看到一個祥和的世界,到處有公正,人人有愛心,慈善與虔誠成為社會時尚。社會上的一切違背人性的腐敗與醜陋,如不公平、欺淩與暴戾,都將不得人心,沒有容身之地。把《古蘭經》世界觀作為我們的智慧和精神來源,日益改善我們的生活和社會,這就是我們的理想。我們的一切規劃和目標,一切行為和言論,都將受到《古蘭經》尺規的測量和檢驗。

這是一場在認知與文化戰線上的激烈對抗和戰鬥,敵對的一方在千方百計貶低我們的特徵,企圖消滅我們的文化和生存,扼殺我們改造和革新這個物欲橫流的物質主義社會的能力。婦女的權利與她們在家庭和社會中的地位問題,是一個突出的例子。穆斯林學者們歷來重視和保護家庭的體制,並且為之確立了許多具體法規。面對當今世界對家庭體制毀滅性的破壞和解體,我們的穆斯林家庭繼續存在著,保存了重要的社會地位和道德力量。假如我們失去了家庭這塊陣地,改革無效,家庭中男女互助的功能進一步削弱,這就等同於協助敵人毀壞我們自己的家園。

社會的基本組成,是由男人和女人組成的;男女兩性的互助與互補,構成了和諧的社會關係,滿足了他們對生活與心理的需要。男人和女人合成天衣無縫的一對,形成完美的結合。我們不能誤以為男人與女人的基本需求都一樣,因此都有同樣的思想和行為;穆斯林的認識應當是,既要看到男人與女人作為人體的共同性,更要看到他們有明顯的區別和差異,在生活中互助互補,相依為命,因此男女雙方才能共同生活在同一屋簷下,組成一個家庭。

唯物主義世界觀故意淡化男女差別,忽略男人和女人在心理與社會中的各自需求。這是西方社會呈現的虛無主義假像,違背基本的科學邏輯,因此造成對婦女兒童的不公平待遇。這些不公正的後果,既毀滅了家庭體制,也破壞了倫理道德賴以存在的基礎。婦女的社會負擔過重,剝奪了她們做母親的天性;假如她們希望二者兼顧,必然要為自己的選擇做出巨大的物質和心理犧牲。與此同時,男人們卻躲避了許多本應承擔的責任。

那些參與解體穆斯林社會文化與傳統的人們,是因為他們缺乏對《古蘭經》世界觀的深層理解和認識。男人與女人互助互補、相依為命的存在,是萬能真主的造化和註定,這樣確定了男女雙方社會存在的關係,因為在《古蘭經》中,男女雙方的權利與責任都有明確定論,例如他們互相恩愛(al-mawaddah)、親切(al-rahmah)、善行(al-maruf)、施捨(al-ihsan)。

通過男女雙方的婚姻結合關係,可以更進一步地深刻體會男女的合理存在,婚姻的結合保障了男女雙方在財產、政治、社會與教育方面的共同利益。根據《古蘭經》啟示的原則,這種結合對以上許多方面的利益起到了保護作用,從而在大社會中,保證了穩定存在的小家庭體制。

根據《古蘭經》啟示,一個社會或一個國家,是人類群體生活不可缺少的組織形式,保障民眾共存共榮,完美的社會體制就是一個大家庭,互助互依。《古蘭經》說:“真主應許你們中通道而且行善者(說):他必使他們代他治理大地。”(24:55) 這段啟示的對象,既針對個人,也針對社會或全人類。

《古蘭經》提醒人們,成功之道必須建立三個基礎:堅定不移的信仰;行為的積極成果;在正道上有成效的努力。根據《古蘭經》的啟示,是什麼原則主宰著個人與社會的正常關係?這個問題是理解人類社會與個人生活的核心思想。《古蘭經》的認主獨一觀,要我們看到整個宇宙是一個完美的整體。對我們個人與社會而言,所謂的“其他人”,是“我個人”的一部分,就像所謂的“我個人”也是“其他人”的一部分一樣。

《古蘭經》的認知觀向我們顯示,個人與他人形成的人群(圈子)互相依存的關係,對自己有利,也對他人有利,互助互利,互相依靠。在一個多元化的世界上,個人與其他人都屬於不同的人群或部落,在某種形式的社會關係中和諧相處。《古蘭經》說:“他的一種跡象是:天地的創造,以及你們的語言和膚色的差異,對於有學問的人,此中確有許多跡象。”(30:22)

世界的多元化是真主造化的事實,所以,人們就有可能在團結奮鬥中合作與配合,達到他們的目的:充分利用這個星球的自然資源;改善自己和人類同胞的生活;創造人類文明與豐富多彩的文化產品。“我個人”與“其他人”的關係,必須建立在公平合理的基礎之上,即便彼此曾經有過怨恨或敵對,或是素不相識的外鄉人。同樣道理,在關係密切的親朋好友之間,生活在一個共同的社區裡,個人與他人相處也須避免不公待遇或彼此欺淩。《古蘭經》說:“誰侵犯你們,你們可以同樣的方式報復誰。”(2:194) 這裡須要講清楚,“侵犯”與“報復”都屬於同樣性質的暴力和攻擊行為,都應該儘量避免發生。不論多麼有理,親人同胞之間發生暴力衝突,都越過了某種禁忌的底線。《古蘭經》告誡我們,任何越軌的行為都是破壞公正,所以我們行事必須要有克制和忍耐;不論做什麼事,克制和忍耐就能產生公正的果實。

伊斯蘭誕生了,是引導正道的思想源泉,掀開了人類文明的新篇章,所以《古蘭經》是面對人類大眾的普世真理。《古蘭經》不是針對原始蠻荒人群的神話傳說,而是面對現代人類的說理。《古蘭經》講述的是知識、閱讀、反思、領悟;是理性、辯解、規勸;是嚮導、情誼、公道與和平。伊斯蘭是真主降示給人類的最後啟示箴言,《古蘭經》期待人類發揮真主賦予的特殊人性和潛力,成為大地的代治者,替主行道。伊斯蘭世界觀為人類關係確定了公平合理與和平穩定的處世原則。當前,我們應當提高警惕,不要把信仰的號召(da’wah)與伊斯蘭國家(dawlah)混為一談。國家是一個政治概念,存在的目的是維護權力和建立社會機構。

西方社會在採納科學管理方法上熱情奔放,但他們拒絕接受伊斯蘭認主獨一的世界觀。自從西方人放棄宗教以來,宗教的威望一落千丈,落到了迷信與荒誕的地位。反觀伊斯蘭文明,《古蘭經》所傳達的目的、價值與理念,保持了永恆不變的特色本質,不受空間與時間的限制,到處都能適應。人類社會的環境發生了日新月異的變化,今非昔比,而伊斯蘭價值觀和理念的運用方法也應隨機應變,適應發展中的新環境。

在特定環境下和特定時期內,伊斯蘭價值觀與理念的運用,是對穆斯林知識、智慧與機敏的考驗。《古蘭經》是真主的語言,是針對全人類的最後啟示箴言,也是指導人類正當生活的思想來源,啟迪人類開發利用大自然資源,發現天地萬物運行的規律。先知穆聖的傳統和聖訓,是伊斯蘭認知的第二思想來源,向我們傳遞了實際運用伊斯蘭價值觀、原則與理念的智慧。

《古蘭經》世界觀與先知穆聖的言行遺教,都是切實可行的生活指南,鼓舞人心,樹立正氣,勸人行善,遏制人間的各種歪風邪氣,如奢侈腐敗、貪圖享受、思想邪惡、做事不公、自私自利。穆斯林社會首先要承認世道衰敗的現實,而且這些災難的形成過程,大家都有目共睹,如何自強自立,人人也都心明眼亮。穆斯林社會要改良,首先必須學會實事求是,避免不切實際的胡思亂想。  

穆斯林的思想家、改革派、教育界的大師們,大家齊心協力,共同努力,看清現實,分析原由,診斷當今伊斯蘭社會的各種病症。各行各業的人們都動員起來,從自我做起,解剖病情,查明真相,對症下藥,希望我們的社會儘早恢復健康,重振旗鼓,承擔起文化先驅的光榮角色,讓《古蘭經》的世界觀恢復到它本來的位置,成為我們前進的路標。  伊斯蘭是一艘救生艇,可以把我們送到安全的陸地;伊斯蘭是一個精准的方向盤,指引我們前進的方向,幫助我們成功結束這次旅行。伊斯蘭不是一件種族主義的工具,被少數人玩弄於股掌之間;伊斯蘭不是虛無縹緲的修道院,充滿愚昧、奴役、羞辱和神秘的幻想;伊斯蘭不是空想的唯物主義,鼓吹人類是適者生存的叢林野獸。實際上,伊斯蘭是切合實際的生命之道,是發人深省的精神食糧,永遠滋養人們健康成長。伊斯蘭設想的前景無限光明,為滿足人類的需要而創造一個安全、公義、和平的世界大環境。

------------------- 

選自《古蘭經世界觀——文化改革的跳板》

作者:阿卜杜哈米德·阿布蘇萊曼(AbdulHamid AbuSulayman)

縮寫者:艾裡斯·萊克

漢譯者:阿立·蔣敬

---------------------------

作者簡介

阿卜杜哈米德·阿布蘇萊曼,1936年生於沙烏地阿拉伯的麥加,埃及開羅大學學士和碩士,美國賓州大學博士。現任國際伊斯蘭思想研究所所長,兼任美國兒童發展基金會會長。他曾經擔任過馬來西亞國際伊斯蘭大學校長(1989–1999年)。他勤於筆耕,出版過多種著作,如《國際關係學:伊斯蘭思想方法的新方向》(1987年);《穆斯林的思想危機》(1987年);《婚姻糾紛:重振人類尊嚴的伊斯蘭精神》(2003年);《振興穆斯林世界的高等教育》(2007年),以及許多阿拉伯文的論文和書籍。阿布蘇萊曼博士是世界各地伊斯蘭學術研討會、專題座談會或專家會議的常客,因為他是許多伊斯蘭國際會議的組織者、主辦者或主講者。


感謝流覽伊斯蘭之光網站,歡迎轉載並注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