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大迪拉茲長老談“古蘭的訓誡”-伊斯蘭之光

頁面載入中...

當前位置:首頁 > 古蘭經 > 古蘭經研究 > 古蘭經研究

艾大迪拉茲長老談“古蘭的訓誡”

譯者按語:本文作者是艾大五十年代著名長老,穆罕默德·本·阿卜杜勒·迪拉茲,也是上世紀五十年代,唯一一位留學法國多年,但是回國後仍然堅持穿著艾大傳統長袍,每個星期念誦一遍《古蘭經》的博士,其道德文章一直為整個伊斯蘭學界所稱頌。凡他所寫的文章,必是發前人之所未發,言前人之所未言,且文筆優美,語言犀利而精准。該文是作者于五十年代以《古蘭經的訓誡》為題而在埃及電臺所作的齋月講座之一,譯者不揣文筆淺陋而選譯出來,以饗讀者。

奉至仁至慈的真主之名,祝願遵循真主正道的僕民得享平安!

與“古蘭訓誡”一詞所對應的是“討拉特(舊約)的訓誡”和“引支勒(新約)訓誡”,或許聽眾會由此而聯想到在這三部經書中,每部經典所帶來的與另外兩部經所不同的宗教律法和指導;或者說,只要三部經在某一立法問題上看法一致的話,那麼,三者在表述上就會不謀而合。但凡講述這三部經典中的某一部者,無論如何,他不過是以其中一部經典的訓誡來召喚某一特定的群體,並引導該宗教的信仰群體。

而這種先入為主的錯誤想法,正是我所要阻止的。在我看來,這是對真正而有益的事實的片面理解。

首先,古蘭的訓誡不僅整合了舊約和新約中訓誡,而且還整合了全體眾先知和智者們的教義和教誨。

第二:“引支勒”(新約)中的教義其實質是對“討拉特”(舊約)中所有教義的傳承。

根據上述兩項事實,我們得出第三項,也是最為重要的事實:所有天啟就像堅柄那樣,沒有中斷也沒有分離。

不要以為我在這兒將給你們講述天啟指導在初期的統一性問題。當時,這些天啟的引導還是一件新鮮事物,古蘭啟示經文也還剛剛降示。自從《古蘭經》中確認了所有使命都是傳承一個宗教,並公開宣示了《古蘭經》對伊斯蘭之前的經典所持的立場後,對於天啟指導的統一性問題,《古蘭經》就不再涉及了。

因為,《古蘭經》已經把過去經典中的召喚作為了自身召喚的組成部分;已經把信仰這一召喚作為伊斯蘭信仰的基本元素。

我將向你們講述一個令人倍感驚奇的現象,這是在對當代三大天啟宗教律法比較研究後所證實的現象。它就是:即便《舊約》和《新約》的版本各不相同,二者又都遭致過增刪、篡改和曲解,但是,這三大天啟宗教之間,直到今天依然有著明顯的統一性;三大天啟宗教仍然保留永恆的實質;依然彰顯著一道筆直的劃線,穿越《舊約》和《新約》的歷史而直達《古蘭經》,以至於當研究人員細究這三部經典的傳承方式時,都幾乎可以觸摸到這一從頭至尾貫穿所有天啟的直線。

研究人員看到,啟示貫穿於天啟的各個階段,每個階段都站在前一個階段的基礎上,更上一層樓,開拓更高的境界,制定更為高尚的原則,於是後一個階段的來臨,揭示與前一階段的聯繫,同時展望下一階段,如此不斷揚棄,不斷前進。

或許,現在大家知道了三大天啟宗教都貫穿著同一個立法。這個同一性並非是重複同一種說法和泛泛而談,而是在同一條道路和連續不斷的行進步伐,以及不斷昇華的等級。開始是基礎的設定,接著是擴展到橫向的各個方面和縱向高度的昇華,直至達成完美的境界。在方略和方法上採取教育與德化,既依賴原則和穩定的因素,也不放棄進步和維新;既仰賴于對優良傳統加以維護的原則,也依據能夠令人受益的創新原則。一支踏上光明之旅的隊伍,它從不知退縮,而自毀其所獲成果,或者是抹殺自身的光榮歷史。同樣,它也不會一再陷入僵化和停滯不前的狀態下,自暴自棄,而是永遠向前進發,直到抵達目的地;直到最後降示經文說:“今天,我已為你們成全你們的宗教”(筵席章:3)

我們並非因此而否定天啟立法這支高聳入雲而恒古不變的巨樹下所派生出來的枝枝葉葉。在這顆巨樹上,由於一些處於特定時期和地域的暫時的原因而派生了依附於該時期的一些立法,隨後,當這些原因消失後,這些立法也隨之消失,這正如所有天啟立法在過去所發生的變化那樣。

但是,這些暫時變化並不能否定其核心內容。這就像春天的樹葉,一開始把樹枝裝扮得翠綠蔥蔥,而當秋風來臨,則讓樹木盡顯其剛勁和堅韌之美。樹木還是同樣的樹木,其根莖深植于堅實的土壤中,其枝葉繼續抽條分支,發芽生長,毫不在乎樹葉的凋零,這正好注解了真主說:“凡是我所廢除的,或使人忘記的啟示,我必以更好的或同樣的啟示代替它。”(黃牛章:106)這節經文。

因此,立法受時空所限,當環境改變之時,必定以更好的立法來取而代之。一項好的立法必有其產生的緣由,假若在某一階段被遺忘的話,那也會在新的時代以相似的立法重現。

這些都有《古蘭》經文所證實。這些經文基本上記錄了天啟宗教朝著穩定和進步這兩方面發展的歷史。同時,還有很多經文具體證實了這一發展進程。

我們在《古蘭經》中經常看到古蘭經在提及《引支勒》(《新約》)時一再提醒說,這部經有兩個特性:證實“討拉特”(《舊約》)——這是對優良傳統的繼承和保護。另外一個特性是對敬畏者的引導和勸誡——這是指出了新生的積極的一面。

同樣,我們也看到《古蘭經》兼集了這兩項特性:證實以前的經典,並超越於這些經典和闡明了這些經典中的分歧和不同之處;同時,古蘭經還是對信士的引導和慈憫。

不僅如此,我們也發現穆聖從未聲稱自己帶來了新的道德準則,而只是說他只為完善各項美德而派遣。他說:“我與我之前眾先知的比喻,就像一個人建造房子,他全都建造的很好,唯有一個牆角上缺了一塊土坯,人們圍繞著這個建築看,並讚賞之,他們說:‘這裡補上一塊土坯,就更完美的。’他說:‘我就是那塊土坯,我是封印的先知’。”

一句話,那些學習古蘭經的訓誡之人,也將會同時學習“討拉特”和“引支勒”的訓誡;學習真主所意欲的所有的教誨和訓誡。

(侯賽因譯自穆罕默德·阿卜杜勒·迪拉茲《穆斯林在宗教和生活的儲備》)


感謝流覽伊斯蘭之光網站,歡迎轉載並注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