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蘭經·夜行章》對面臨危機的當代伊斯蘭穩麥的啟迪與忠告-伊斯蘭之光

頁面載入中...

當前位置:首頁 > 古蘭經 > 古蘭經導讀 > 古蘭經導讀

《古蘭經·夜行章》對面臨危機的當代伊斯蘭穩麥的啟迪與忠告

  

سُبْحَانَ الَّذِي أَسْرَىٰ بِعَبْدِهِ لَيْلًا مِّنَ الْمَسْجِدِ الْحَرَامِ إِلَى الْمَسْجِدِ الْأَقْصَى الَّذِي بَارَكْنَا حَوْلَهُ لِنُرِيَهُ مِنْ آيَاتِنَا ۚ إِنَّهُ هُوَ السَّمِيعُ الْبَصِيرُ

 讚美真主,超絕萬物,他在一夜之間,使他的僕人,從禁寺行到遠寺。我在遠寺的四周降福,以便我昭示他我的一部分蹟象。真主確是全聰的,確是全明的。(17:1)

《夜行章》第一節經文就涉及穆聖夜行的故事,接著歷史的畫面回到以色列人在巴勒斯坦居留期間,他們在巴勒斯坦的所作所為。

以色列的後裔獲賜《討拉特》,並在現世中建立了自己的國家,他們期盼著這個建立起來的宗教國家,是一個奉行公正而非暴虐;按制度辦事,而非混亂與無序的國家。

但是,這個曾經在法老的專制下飽受磨難的以色列的後裔,沒過多長時間就像以前的法老一樣,在大地上為非作歹,多行不義,無所顧忌。

因此,這一章在經注學上除了被命名為《夜行章》外,又被稱為《以色列後裔》章。

《古蘭經》闡釋說,行政的拖遝,道德的淪喪是導致一個政權消亡,外敵入侵,奪取政權,懲罰作惡者的原因。

真主說:

وَقَضَيْنَا إِلَىٰ بَنِي إِسْرَائِيلَ فِي الْكِتَابِ لَتُفْسِدُنَّ فِي الْأَرْضِ مَرَّتَيْنِ وَلَتَعْلُنَّ عُلُوًّا كَبِيرًا

我曾在經典裡啟示對以色列的後裔判決說:「你們必定要在大地上兩次作亂,你們必定很傲慢。」(17:4)

此處的“經典”即在真主先天預定的檔案中。

َإِذَا جَاءَ وَعْدُ أُولَاهُمَا بَعَثْنَا عَلَيْكُمْ عِبَادًا لَّنَا أُولِي بَأْسٍ شَدِيدٍ فَجَاسُوا خِلَالَ الدِّيَارِ ۚ وَكَانَوَعْدًا مَّفْعُولًا

當第一次作亂的約期來臨的時候,我派遣我的許多強大的僕人去懲治你們,他們就搜索了住宅,那是要履行的諾言。(17:5)

當國家衰敗時,大地混亂無序,喪失獨立與自由。

建立在天啟基礎上,被賦予神聖的政權同“腐敗”與“專制”是兩個完全不相容概念。因此,對腐敗和專制者的懲罰也就更加嚴厲——陷於外國的殖民統治之下,倍受迫害與欺淩,直至他們自己撥亂反正,回歸正道,遵循對真主應有的禮節,重新獲賜原有的地位與尊嚴。

مَّ رَدَدْنَا لَكُمُ الْكَرَّةَ عَلَيْهِمْ وَأَمْدَدْنَاكُم بِأَمْوَالٍ وَبَنِينَ وَجَعَلْنَاكُمْ أَكْثَرَ نَفِيرًا

然後,我為你們恢復了對他們的優勢,我以財富和子孫資助你們,我使你們更加富庶。(17:6)

這並非是以獎勵來結束災難,而是新一輪的考驗。每個人都應當對此保持必要的覺悟和警覺。

َحْسَنتُمْ أَحْسَنتُمْ لِأَنفُسِكُمْ ۖ وَإِنْ أَسَأْتُمْ فَلَهَا ۚ فَإِذَا جَاءَ وَعْدُ الْآخِرَةِ لِيَسُوءُوا وُجُوهَكُمْ وَلِيَدْخُلُوا الْمَسْجِدَ كَمَا دَخَلُوهُ أَوَّلَ مَرَّةٍ وَلِيُتَبِّرُوا مَاعَلَوْا تَتْبِيرًا

“如果你們行善,那末,你們是為自己而行善,如果你們作惡,那末,你們是為自己而作惡。”(17:7)

顯然,猶太人沉湎於病態和偏執的心態中,因此,穩定的情況持續不到一個時代,他們就又走向作惡與不義,再次遭致真主的懲罰,然後他們再次向真主懺悔。

عَسَىٰ رَبُّكُمْ أَن يَرْحَمَكُمْ ۚ وَإِنْ عُدتُّمْ عُدْنَا ۘ وَجَعَلْنَا جَهَنَّمَ لِلْكَافِرِينَ حَصِيرًا

(如果你們悔改),你們的主或許會憐憫你們。如果你們重新違抗我,我將重新懲治你們。我以火獄為不信道者的監獄。(17:8)

歷史告訴我們:以色列後裔第一次作惡所遭致的懲罰是亞述人攻陷了猶太國,摧毀了所羅門聖殿。

接著,在遷居於到第二個國家後,他們又故態復萌,作惡亂紀,遭致羅馬人的毀滅性打擊,再次受到懲罰。猶太人也因此長期流徙海外。

這之後,在真主意欲下,穆斯林也沾染上了猶太人的惡習,為滿足私欲而在建立在啟示精神的國家中,為非作歹,多行不義!

命運對此的懲罰是:讓以色列人在拋棄了《古蘭經》的阿拉伯人的廢墟上建國,並深植于阿拉伯人土地之上!

今天阿以之間的衝突真的令人奇怪。因為穆斯林拋棄了天啟的精神,以自己的私欲投入到種族衝突中!而猶太人卻高舉《舊約》的旗幟,尊奉安息日的規定。

即,一邊是擁有真理的啟示,但少有援助者;一邊是受到篡改增刪的啟示,但卻被高度尊奉。

وَجَعَلْنَابَعْضَكُمْ لِبَعْضٍ فِتْنَةً أَتَصْبِرُونَ ۗ وَكَانَ رَبُّكَ بَصِيرًا

我使你們互相考驗,看看你們能忍耐嗎?你的主是明察的。(27:20)

讓我們先回到《夜行章》,我們發現該章有一個特殊的地方。

這就是在該章中,“古蘭”一詞重複了近十一次之多,而這在其它章是沒有的事!難道這與我們現在所講的阿以衝突的本質有什麼聯繫嗎?還是讓我們先看看以下幾節經文吧。

1、“這部《古蘭經》必引導人於至正之道,並預告行善的信士,他們將要享受最大的報酬。”(夜行章:9)

2、“在這部《古蘭經》裡,我確已反復申述這個宗旨,以便他們銘記。這種申述只會使他們更加憎惡。”(夜行章:41)

3、“我在他們的心上加了許多罩子,以免他們瞭解《古蘭經》;又在他們的耳裡造重聽,當你在《古蘭經》裡只提到你的主的時候,他們憎惡地離去。”(夜行章:46)

4、“當你們誦讀《古蘭經》的時候,我在你們和不信後世者之間安置一道隱微的屏障。”(夜行章:45)

5、“當時我曾對你說:‘你的主是周知眾人的。我所昭示你的夢兆和在《古蘭經》裡所詛咒的那棵樹,我只以這兩件事物考驗眾人,並加以恫嚇,但我的恫嚇只使他們更加蠻橫。’”(夜行章:60)

6、“……並在早晨誦讀《古蘭經》,早晨誦讀的《古蘭經》確是被見證的。”(夜行章:78)

7、“我降示可以為信士們治療和給他們以恩惠的《古蘭經》,它只會使不信道者更加虧折。”(夜行章:82)

8、“你說:“如果人類和精靈聯合起來創造一部象這樣的《古蘭經》,那末,他們即使互相幫助,也必不能創造象這樣的妙文。””(夜行章:88)

9、“在這部《古蘭經》裡,我為眾人確已申述各種比喻,但眾人大半不信。”(夜行章:89)

10、“這是一部《古蘭經》,我使它意義明白,以便你從容不迫地對眾人宣讀它;我逐漸地降示它。”(夜行章:106)

在本章中以“精神”之名來指稱《古蘭經》。“他們問你精神是什麼?你說:‘精神是我的主的機密。’你們只獲得很少的知識。”(夜行章:85)

通過上下文,可以說明這是對“精神”的又一注釋,如果說這是可以接受的話。

同樣,《古蘭經》作為代詞還出現在以下經文中,真主說:“我只本真理而降示它——《古蘭經》——而它——《古蘭經》——也只含真理而降下。我只派遣你做報喜信者和警告者。”(夜行章:105)

只有夜行章具有這個特色,穆斯林應當理解這部曾經鑄造了一代精英的《古蘭經》,只有它能夠再次鼓舞民族的領袖,消除他們內心對現世的貪戀和對死亡的懼怕,在他們的心中注入勇氣,追求真理,捨生取義!

有時,無知的理由可以被人們所接受,但是對真理的漠視和自大,棄正道而就迷路則成了遭致真主惱怒的緣由。

曾幾何時,真主讓多神教徒統治著以色列的後裔,因為他們沒有給予他們的經典應有的尊奉。因此,當穆斯林疏忽《古蘭經》之後,真主讓那些輕視他們並和蔑視他們權利之人管制穆斯林。

回歸的道路明明白白:把信仰、律法、道德、社會交往的準則建立在古蘭經的源泉基礎上。

再次激發穆斯林的勃勃生機,熔鑄出一個尊奉啟示精神,崇拜真主的民族。

凡踐踏真理,追隨謊言者必將在傍晚收穫他們早晨所種植的苦果!每一個人都有期限在等待他,不管結果是喜是憂。

一個人不會在朝夕間轉變,一個文明也不可能在旬月間就興盛繁榮。預期的結果需要按照不變的規律,日積月累才會實現。

儘管穆斯林不斷向真主祈禱,但是他也必須忍耐真主永恆的宇宙法則。“人祈禱禍患,象祈禱幸福一樣,人是急躁的。” (夜行章:11)

考量時間的因素,等待時機的成熟,正是以下經文所談論的內容。

“我以晝夜為兩種跡象,我抹掉黑夜的跡象,並以白晝為明亮的,以便你們尋求從你們的主發出的恩惠,以便你們知道曆法和算術。我明白地解釋一切事物。”(夜行章:12)

隨著時間的流逝,國家興亡和衰敗,猶太人也時而處以強勢時而處以弱勢,正如啟示在本章開篇部分所闡明的那樣,猶太人也像其他民族那樣,時運周轉。

但是,人始終為自身負責,正確的抉擇取決於健全的理智,而非對正道的迷失。

“誰遵循正道,誰自受其益;誰誤入迷途,誰自受其害。一個負罪者,不負他人的罪。派遣使者之前,我不懲罰(任何人)。”(夜行章:15)

這個法則適用於所有個體和每個民族。

在此處,《古蘭經》揭示出:享樂是一個民族腐敗的第一前兆。那些追求享樂之人,他們就像細菌和傳染病一樣,逐步侵蝕和腐化機體,並一步步滑向深淵。“當我要毀滅一個市鎮的時候,我命令其中過安樂生活者服從我,但他們放蕩不檢,所以應受刑罰的判決。於是我毀滅他們。”(夜行章:16)

建立在宗教基礎上的文明,將能夠免於遭受如此的境遇,它將高擎正教的旗幟,遠離對享樂的追求、無聊的嬉戲,以及冷硬的內心。

這個文明一旦明確界定了它對後世所持的立場和態度之後,其結果即必然如此。“凡欲獲得現世生活者,我將在現世,以我所意欲的報答他們中我所意欲者。”(夜行章:18)

“我所意欲者!”,這是一個多麼決然的表達啊!真主的確不強制人們的選擇,我們所遭致的都是我們自己選擇的結果,與其他人毫無關係。虛假的信仰既不蒙真主的喜悅,也不會給偽信士帶來絲毫助益。在此,真主說:“在努哈之後,我毀滅了若干世代。”(夜行章:17)

這若干的世代,指的是穆罕默德先知派遣之前的民族。

至於穆聖之後的民族,則在另外一節經文中講述了這些民族中罪人的結局。“一切市鎮,在復活日之前,我都要加以毀滅,或加以嚴厲的懲罰,這是記錄在天經裡的。”(夜行章:58)

此處所謂的“天經”指的是記錄真主先天知識的檔案。這是對我們和全體人類的警告。

那麼,什麼是獲得拯救之道呢?

《夜行章》(以色列後裔章)以兩頁的篇幅講述了真主給予世人的忠告,這些忠告護佑人們免遭毀滅,將他們導入正道,保障他們即將到來的後世得享真主的眷顧。

這些忠告開始于真主說:

“你的主曾下令說:你們應當只崇拜他,應當孝敬父母。……”(夜行章:23)

最後這些忠告結束于真主說:

“這是你的主所啟示你的智慧,你不要使任何神明與真主同受崇拜,否則,你將在受責備和遭棄絕的情況下被投入火獄。”(夜行章:39)

所有這些忠告,在開始和結尾時都要求做到認主獨一,因為,在真主之外,內心另奉神明者,毫無希望可言,也不會完全按照認主獨一的要求而盡善盡美地力行正道。


感謝流覽伊斯蘭之光網站,歡迎轉載並注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