培養青年一代的“烏瑪”意識-伊斯蘭之光

頁面載入中...

當前位置:首頁 > 處世 > 教育 > 教育

培養青年一代的“烏瑪”意識

 許多國家都從民族的統一中獲取力量。這種統一維繫著族群的凝聚力。在人類歷史的長河中,許多民族往往憑藉其人數眾多的優勢,擴展財富積累的管道,保持經濟上的繁榮,組建強大的軍隊,使其產生威懾力,以實力捍衛自己的領土和利益。

“統一”作為一個術語,其含義介於政治統一與地理統一之間;它可以指思想上的統一,這種統一將歸屬於某種思想的人不分地域的凝聚在一起;也可以指一種社會實踐,通過它使獨立的個體建立關係,形成一個依照近似的文化、社會觀念而互相維繫的社團。

 

統一烏瑪的含義

尊貴的《古蘭經》和純潔的聖訓都強調了穆斯林烏瑪的統一性。這種統一性基於其成員共同信奉伊斯蘭教,而無視他們的種族、地理背景等因素。十幾個世紀以來,穆斯林一直生活在統一的“大國家”中。這個國家為所有信奉伊斯蘭的民族敞開大門,而沒有劃定區域上的界線。真主在《古蘭經》中說:“你們的這個民族,確是一個統一的民族,我是你們的主,故你們應當崇拜我。”(眾先知章92節)先知說:“眾信士互相友愛,互相憐憫,互相同情,猶如一個人,當他身體的某個部位生病時,全身都為之痛苦和難眠。”

所謂民族國家的誕生,對削弱穆斯林的政治統一,和根據地理因素劃分穆斯林國家,起到了推波助瀾的作用。但是,宗教、思想、經濟、科學方面的落後,也在加劇穆斯林國家之間的分裂方面發揮了很大作用。甚至每個國家視其他國家的人民為外邦人,儘管他們並不是敵人。也許在一些時期穆斯林國家之間所發生的戰爭和爭端能夠作為例證。這些戰爭窮根究底都是為殖民主義勢力的目標而服務——雖然殖民主義者們撤退了,但其思想依然控制著人們的頭腦,影響著阿拉伯世界統治們者的決策。

 也許,一些老年人曾體驗過穆斯林原有的統一性,或者穆斯林烏瑪的統一至少曾是他們心中的一種美好夢想,年輕一代或許已經完全沒有這種感受了。因此,在他們看來,穆斯林民族之間的完全疏遠已經成為一種根深蒂固的觀念。這預示著在未來,穆斯林各民族的成員之間將更加疏遠。雖然加強團結的方式多種多樣,但增進穆斯林民族關係的機會將越來越少。

 今天,全世界包括阿拉伯世界在內,都在發生著巨大的變化,當我們觀察世界形勢,展望穆斯林民族的未來時,會發現積極培養青年一代的迫切性,以建立穆斯林民族之間互相合作的可能形式,因為,它所產生的巨大價值也許是他們現在無法想像的。

 

讓青年人具備烏瑪意識

教育學和倫理學的部分理論強調:當兒童具備了有關某一行為的清晰而又具有說服力的資訊時,他們就會更好的實踐那種行為。也許,在這裡心理學的認知理論更加明顯,它強調人與他所接收到的資訊之間產生互動,並且在頭腦中對它進行處理的重要性,直到這些資訊轉變成能實現個人目標或願望的行為。

比如說,可以通過讓兒童認識奉獻的重要性及真主的巨大回賜,來培養其施捨的習慣。因此,我們發現很多瞭解施捨及其尊貴的兒童,在看到需要幫助的人時往往能主動施捨,甚至會提醒他們的親人,要求他們施捨。

基於這一教育理念,必須在兒童的頭腦中培養全面的認知結構,但前提是它要符合他們對複雜概念的認知層次。如穆斯林各民族之間的統一和團結。這需要建立有效的知識背景,在其中設置一些可以很容易的將理念轉變為實踐的思想。

我們必須重視這個現象:兒童在成長過程中,都是遵循著人類共有的天性,那就是視所有的人都是平等的,但是,兒童往往受周圍環境的影響,產生種族主義或地方主義的偏見。當他看到周圍的人對某些人——他們都是穆斯林,都站在一起履行伊斯蘭的功修,如禮拜和朝覲——因膚色、語言、服飾而懷有各種偏見時,這種對某些人的偏見一定會影響他的心靈。正所謂,有其父必有其子。

也許,與人的原初天性最符合的思想就是:人類從根本上是平等的,真主說:“我確已優待阿丹的後裔,而使他們在陸上或海上都有所騎乘,我以佳美的食物供給他們,我使他們大大地超過我所創造的許多人。”(夜行章70節)在孩子小的時候,當我們向他們說:“阿拉伯人不必非阿拉伯人優越,非阿拉伯人不比阿拉伯人優越,白種人不比黑種人優越,黑種人不必白種人優越,除非憑藉敬畏,人來來自阿丹,阿丹來自泥土。”時,就會堅定真主在他們心中所賦予的對他人的原初觀念,並建立堅實的根基,使根據種族、部落、區域、職業、經濟來對人作出區別的偏見無立足之地。

也許,有些社會已經習慣了因物質財富或職業劃分而產生的階層意識,對於生活在這樣的社會中的人,他們的生活在很多方面都建立在這種階層意識所導致的與社會其它階層相隔離的狀態。與此相對,我們依然會看到許多社會選擇社會成員之間的淳樸、互助的生活,而放棄會導致人們互相歧視的那些標準。在這樣的社會中,人人互相尊重,沒有高低之分。

 

對烏瑪觀念的具體實踐

當教育者們將不同層次的統一思想在穆斯林中普及時,培養青年一代就變得十分容易了。但問題在於,有些教育者本身就具有殘餘的歧視意識,他們往往基於自己的種族和區域來對待他人,非常遺憾的是,在一些教育機構裡,這是可以觀察到的現實,這些人會把他們的偏見傳授給下一代。

 語言是間接產生教育影響的最重要的工具之一,當教育者為了實現教育目標,而以清晰的形式使用它時,語言會發揮更大的作用。先知對待聖門弟子的行為就是其中的一個例子。據麥爾魯勒·本·蘇威迪傳述,他說,我在拉布宰遇到了艾布·宰勒,他的僕人穿的衣服與他穿的完全一樣。我問他怎麼回事,他說:我罵了某某人,侮辱了它的母親。先知對我說:艾布·宰勒啊!你侮辱了他的母親嗎?你是一個具有蒙昧意識的人,你們的僕人是你們的兄弟,真主讓他們為你們服務,誰有僕人的話,應該與他吃同樣的飯,穿同樣的衣服,不要強他們所難,要求他們完成任務時,應當幫助他們。

在艾布·宰勒侮辱了他的僕人的母親之後,對於他以自己身為阿拉伯人而驕傲,貶低他人的意識,先知說:你是一個具有蒙昧意識的人。艾布·宰勒用實際行動來糾正自己的錯誤,他讓自己的奴隸穿上了與主人一樣的衣服。

先知對艾布·宰勒的行為的描述是“蒙昧意識”,這是他不願聽到的,出於心中對真主的敬畏,他深受震撼,他不願意自己具有蒙昧意識,因此,他急於消除這種意識,接受真主和先知的判決,摒棄自身的驕傲——這是惡魔對他的蠱惑。所以,他在行為上恪守先知的命令,並對問起此事的人毫不掩飾的進行解釋。

 在當代社會中,我們也許會忽視很多與伊斯蘭的友愛相悖的語句。我們會在不知不覺中,讓這些語句進入我們孩子的心靈,隨著不斷的重複,它們就會成為偏見和種族觀念的誘因,成為穆斯林統一意識、民族團結、信仰兄弟情感的堅固屏障。這種現象會出現在一些場合,如學校,在面對其他國家的穆斯林兒童時,它會導致以人與生俱來的某些東西做判斷標準的歧視意識增加。因而,它們就很難接受由多種紐帶維繫在一起的人類互助的觀念。

人的早期教育都是在家庭中完成的,父母及其他家庭成員都會發揮作用。父母必須高度重視遠離任何歧視他人的觀念,此外,還要通過一些簡單的表達加強伊斯蘭友愛的理念,以便培養這種理念,並在他們成長的不同年齡階段重視它,直到在真主的襄助下,達到我們預期的目標。

【作者:穆罕默德·舒萊姆博士 翻譯:賽義德】

(原文連結:http://albayan.co.uk/MGZarticle2.aspx?ID=2371)

 


感謝流覽伊斯蘭之光網站,歡迎轉載並注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