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蘭的召喚和教育的目標-伊斯蘭之光

頁面載入中...

當前位置:首頁 > 處世 > 教育 > 教育

伊斯蘭的召喚和教育的目標

一切讚頌全歸真主,全世界的主宰,祈願真主賜予我們的領袖,穆罕默德先知和他的後裔,以及全體聖門弟子們和他們的追隨者得享真主的慈憫與平安!

伊斯蘭宣教的對象與核心是人,其目標是培養和塑造一個嶄新的人。伊斯蘭既把人作為宣教的對象,也把其作為宣教的目標。在伊斯蘭看來,人是真主在大地上的代治者,是在大地上執行主道的建設者;是承載真主所授使命的傳承者。因為真主讓人獲得了其它被造物所不具備的特質,人類憑藉這一特享的資質而獲得真主在大地上的代治者的殊榮;獲得了貫徹和執行真主誡命的榮譽。

因此,我們的領袖穆罕默德先知的內心才會成為真主啟示的降臨之地。在真主降示的第一節經文中,真主明確指出,人類之所以有別於其他物種之處——“你應當奉你的創造主的名義而宣讀,他曾經用血塊創造人。你應當宣讀,你的主是最尊嚴的,他曾教人用筆寫字,他曾教人知道自己所不知道的東西。”(血塊章:1-5)

這些在第一次降示的經文,指出了人類具有學習的能力和資質;指出了人類學習的工具,以及學習是真主藉以讓人類利用和支配天地萬物的管道和手段。

為此,人成為穆聖先知的召喚對象。這些人中如大賢艾布·伯克爾、穆聖的妻子,信士之母哈蒂澈;青年中的楷模大賢阿裡;富人中的典範阿卜杜·拉赫曼·奧菲和大賢奧斯曼,以及曾經美衣錦食的青年穆薩阿布·本·毆麥伊勒和貧人之子安馬拉·本·亞斯爾、蘇哈依伯·魯米、阿卜杜·本·麥斯歐德等人,他們在聽到伊斯蘭的召喚后,迅即回應了伊斯蘭呼喚。

因此我們說,伊斯蘭的召喚針對的是人,也只有人才承擔著建立公正、幸福和傳播伊斯蘭正道、援助真理的歷史責任。

這些聖門弟子們,伊斯蘭的召喚來臨於他們,他們便回應了伊斯蘭的呼喚。他們傳播伊斯蘭,捍衛伊斯蘭,為伊斯蘭的崛起而奮勇前進,積極進取。

是的,在穆聖先知歸真後,在大賢艾布·伯克爾和奧斯曼的積極開拓下,伊斯蘭國家的雛形得以建立;在安馬拉、蘇哈依伯、比拉勒等聖門弟子的努力和堅持,以及他們前赴後繼的犧牲下,伊斯蘭社會的力量在抗爭一切暴君和狂妄者中,逐漸增強;在聖門弟子阿卜杜·本·麥斯歐德和穆薩阿布·本·毆麥伊勒的努力下,古蘭經的光輝四處傳播,引人于正道。所有這些人,他們都為伊斯蘭國家的雛形和伊斯蘭社會的構建奠定了基礎。

穆聖先知對這些聖門弟子的教導並不僅僅是把他們召集到一起,加以組織和管理,而是通過每一位聖門弟子來構建美好的伊斯蘭社會的基礎。對於組成這個社會基礎的各種互補的因素,綜合起來說,就是通過正確的信仰,改變人們在思想和認識上的錯誤;通過認主獨一的信仰而致力於建立起人同真主的正確的關係。這一關係建立在信士對真主熱愛、畏懼和知恥的基礎上,它讓人的內心覺悟而時刻敬畏真主,以便讓人心這個容器盛滿人對其養主的神聖之愛;讓愛心驅策他去順從他的養主;去規避對真主的任何違抗。

對真主的神聖之愛,它源于對清高的主的堅定的信仰。信仰他的養主是他所獲恩惠的恩賞者;信仰真主賦予了他完美而健全的存在,讓他得享人類所獲的各種恩惠;讓他獲致真主賜予他的僕民的慈憫。

穆聖先知從未向聖門弟子們講述關於美好國度應當如何;也從未向他們宣揚未來的社會與政治。穆聖先知僅僅根據嚴峻的現實所需而給予他們對未來應有的期許,事實上,穆聖先知所做的就是在他們的內心深處種下對真主的熱愛,讓他們認識真主,認識獨一的主宰。

如果我們把穆聖的宣教生活劃分為兩個階段的話——遷徙前和遷徙後兩個階段——或者說劃分為基礎的奠定和後續的建設兩個階段的話,那麼,塑造人和培養人的任務則一直都貫徹於這兩個階段中,只不過在第一個階段的目的,正如上文所述,是構建正確的信仰,啟動源於正確信仰的感情和意識。當時,在麥加,穆斯林不僅通過理性的判律來建構信仰,而且還通過內心的感悟來認識事實真相。因此,對創造萬物並給予至睿的引導的造物主的認識,可以通過理性的思考和對宇宙的觀察而獲得。真主說:“你說,你們要觀察天地之間的森羅萬象。”(優努斯章:101);“在大地上對於篤信的人們,有許多跡象。”(播種者章:20)

通過對天地萬物中真主所顯示跡象的參悟,以及對真主所恩賞的不勝枚舉的恩惠的感悟,使得人更加理解宇宙的真相;更加認識了人的本質;更加感受到真主賞賜人類的浩蕩宏恩。隨著對宇宙萬物的參悟和對真主跡象的感受,人在內心深處對真主的熱愛更為熾烈,更加追求真主的喜悅。

在麥加階段,伊斯蘭的召喚深植於人的理性和心靈中。在信仰真主之後,對於信仰後世的問題,伊斯蘭在宣傳時,探討了人在認識這個問題上的各種疑惑,並指出:一個有理智的人,是絕不會把歸順者和犯罪者的命運等同起來。真主說:“難道我使歸順的人像犯罪的人一樣嗎?”(筆:35);“難道你們以為我只是徒然地創造你們,而你們不被召歸於我嗎?”(信士章:115)

就在人們對信仰後世有所懷疑時,古蘭經便闡述了後世複歸的可能性和真主在復活世人問題上的全知全能。

穆聖先知在麥加階段培養了一代有覺悟的人。他們對宇宙和生活的真相有著深刻的認識;對真主的本體、德行和後世有著堅定的信仰。這一代人奠定了未來伊斯蘭社會的基礎,為後續階段的神聖法律的降示和規範人的行為與關係的教法判律的執行奠定了基礎。

在遷徙之後,穆聖先知繼續其伊斯蘭的宣教與召喚,只不過在這個新階段,穆聖在信仰的基礎上,以新的立法制度的建立來應對舊有的不義的體制和制度。在麥加階段注重的是信仰的構建和伊斯蘭的教育,而在麥迪那階段,則注重伊斯蘭社會和伊斯蘭立法體的制建設。因此,穆聖遷徙麥迪那後,第一件事情便是建造清真寺,隨後讓聖門弟子們相互結為教胞兄弟,然後制定了伊斯蘭國家的憲法,或者說麥迪那公約。

清真寺的建立強化了伊斯蘭社會成員在順從和崇拜真主的前提下的友愛與互助關係。聖門弟子間相互結為教胞兄弟更是讓伊斯蘭社會成員之間的關係實體化。而麥迪那公約則對伊斯蘭社會所關注的各項關係做出了一個明確的宣示。

伊斯蘭從來都不僅僅是一種在清真寺履行的宗教功修,它還是一種文明的生活制度,這一制度建立在伊斯蘭的信仰與道德,覺悟與教育,以及囊括了生活各個方面的立法體制的基礎上。

祈求真主讓伊斯蘭民族回歸其正確的宗教,恪守穆聖先知的引導,以便讓這個民族的後繼者能夠像先賢們那樣,除弊維新,重振輝煌。真主確是至聰的,確是應答祈求的。一切讚頌全歸真主,眾世界的主!

 

(侯賽因編譯自穆斯林線上)

 


感謝流覽伊斯蘭之光網站,歡迎轉載並注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