充滿樂趣的求知是穆斯林的天職-伊斯蘭之光

頁面載入中...

當前位置:首頁 > 處世 > 教育 > 教育

充滿樂趣的求知是穆斯林的天職

       在公元七世紀初﹐伊斯蘭從地平線上出現了﹐四十年後﹐一個新興的穆斯林民族(穩麥)登上了世界知識的頂峰﹐因為﹐從伊斯蘭傳播的一開始﹐就以宣傳求知為人類新文明的基礎。 真主向他最後使者最早的啟示﹐是要他傳播知識﹔真信士﹐必須求知﹐有知識的人更接近真主。

 

求知是天職

       先知穆聖在公元611年﹐萊麥丹月的第27日﹐第一次領受真主的啟示。  真主通過吉卜利里天使對他說﹕「你應當奉你的主的名義而宣讀﹐他曾用血塊創造人。  你應當宣讀﹐你的主事最尊嚴的﹐他曾教人用筆寫字﹐他曾教人知道自己所不知道的東西。」(96﹕1-5)

       在以後的年月裡﹐真主不斷有新的啟示下降﹐指示他的使者向人間傳播真理﹐其中有許多關於引導信士求知的教誨。 例如﹕《古蘭經》說﹕「他們說﹕『假若我們能聽從﹐或能明理﹐我們必不淪於火獄的居民之列。』」(67﹕10)

       《古蘭經》說﹕「你說﹕『有知識與無知識的相等嗎﹖ 唯有理智的人能覺悟。』」(39﹕9)

       《古蘭經》說﹕「誰帶來真理(指使者)和確信其中者(指信士)﹐這些人就是敬畏的。」(39﹕33)

       《古蘭經》說﹕「你說﹕『我的主啊﹗  求你增加我的知識。』」(20﹕114)  真主指示他的使者﹐這樣指導他的弟子們﹐向真主祈禱知識。  知識是真主對信士的的喜悅﹑恩惠和援助。

       對於常人來說﹐知識不是「生而知之」的遺傳本能﹐但是真主賦予每個人具有吸收知識的能力﹐人們可以通過一切方法和途徑追求知識﹐豐富自己的頭腦﹐增強理智﹐提高對週圍事物的觀察和判斷能力。  因此﹐求知和探索真理﹐就是善功﹐加深對真主的感恩和敬畏。  知識形成了力量﹐提高了人性﹐改良社會﹐俗話說「知書達理」﹔人類知識的增長﹐有善意和善心﹐真主給求真理者巨大的報酬。

       先知穆聖在他執行真主使命的二十多年裡﹐向他的弟子們說過許多鼓勵學習的金玉良言﹐值得我們總結和回憶。

       先知穆聖說﹕「知識﹐即便遠在中國﹐亦當求之。」

       先知穆聖說﹕「求知﹐從搖籃到墳墓。」

       先知穆聖說﹕「求知﹐是每個穆斯林男女的天職。」

       先知穆聖說﹕「學者的墨水勝過烈士鮮血的高貴。」

       先知穆聖說﹕「真主啟示我宣告﹕『凡是走在求知道路上的人﹐我將引導他走向天堂。』」

       先知穆聖說﹕「祈禱的最佳形式﹐是求知。」

       先知穆聖說﹕「學者們應當把知識傳授給別人﹐向缺少知識的地方提供教育。 因為﹐哪裡沒有知識﹐那裡就悲慘。」

       有弟子來向先知穆聖求教﹕「誰的學問最大﹖」  他回答說﹕「不斷求知的人學問最大﹐因為真正的學者﹐如飢似渴地求知﹐永無之境。」

       先知穆聖說﹕「尋找知識和智慧吧﹗  只要裝載知識的船還在航行﹐你們就不會失敗。」

       先知穆聖說﹕「認真地深思熟慮一個時辰﹐勝過七十年的禮拜功修。」

       先知穆聖說﹕「細心傾聽學者的講話﹐再向其他人傳輸﹐比任何祈禱動作都高尚。」

       先知穆聖說﹕「求知的利益﹕使有知識的人分清是非曲直﹔照亮了通往天堂之路﹔如同在荒漠中遇到了好友﹔在舉目無親的孤獨之中找到了好夥伴。  知識給我們帶來幸福﹐知識幫助我們度過難關﹔知識是朋友之間的裝飾﹔知識是抵禦敵人的盔甲。」

       從先知穆聖時代開始﹐知識提高到了地位﹐社會繁榮富強﹐日新月異﹐穆斯林穩麥保持強盛延續了一千年。  在伊斯蘭掌權的那個漫長的時代裡﹐知識受到推崇﹐學者受到尊重﹐鼓勵善功﹐提倡信仰﹐榮耀遵紀守法的人。   知識推動了社會法紀﹐知識助長了科學﹐知識闡明了天道人倫﹐知識倡導社會道德﹐對人寬厚﹑仁慈﹑善良。  在穆斯林社會﹐廣袤萬里﹐從南到北﹐從東到西﹐一致遵循《古蘭經》和聖訓真理。

       公元一千年前後﹐是伊斯蘭出現後的三百年﹐穆斯林世界百業興旺﹐學術盛行﹐人們向世界各國求學﹐穆斯林學者彙集了東來的中國學問﹐北來的印度知識﹐西來的希臘哲學。  當時的伊斯蘭世界﹐自然形成了許多學術中心﹐如大馬士革﹑巴格達﹑開羅﹑科爾瓦多和撒馬爾汗。 在這一片廣闊的土地上﹐阿拉伯語是學術的語言﹐是商業的語言﹐是外交的語言﹐是世界的語言﹐通過阿拉伯與直接傳播經訓的思想﹐統一了全體穆斯林的道德準則。  穆斯林科學家在許多領域領先全世界﹐為今天的科學的分科和發展奠定了穩固的基礎。  穆斯林創建了世界上最早的大學和醫院﹐例如建於八世紀的艾資哈爾大學。  伊斯蘭代表文明﹐代表科學﹐代表社會道德﹐一切都是來自於穆斯林學者孜孜不倦的求知成果。  坎貝爾說﹕「歐洲的醫學﹐不僅來源於阿拉伯﹐而且整個思路和建構都是阿拉伯人創造的成就。  阿拉伯人是現代歐洲的文明先驅。」

 

求知的樂趣

       真主賦予了人類求知的能力﹐也恩賜了人類求知的精神樂趣﹐真主啟示人類求知﹐並以知識的樂趣給人精神賞賜。  求知是人類與生俱來的慾望和歡樂﹐從嬰兒開始﹐直到老邁﹐活到老﹐學到老。  清貧的學者﹐兩袖清風﹐內心裡是個富翁﹐為他的學習成就無比驕傲和自豪﹐體現了人格的價值和高風亮節的品德。  每個孩子都是在求知中成長﹐每個年齡段都有他們學習和求知的需要和樂趣﹐對孩子最大的鼓勵是「這孩子懂事了。」

       人的大腦﹐求知的機能和慾望超過軀體的發育和成長。  年青人過了青少年時期﹐身體停止了長高﹐但求知的能力絕不比兒童時小。 人到中年﹐身心容易疲勞﹐但求知的願望還十分旺盛﹐四十歲還來得及學習一門新專業﹐開創一個新的事業。 老年人﹐體弱多病﹐但是學習新知識仍舊保持年青人一樣洋溢熱情。  七老八十的耄耋老者照樣興趣昂然地在讀書﹑看報﹑做研究﹐發表真知灼見。  求知使人感到生活充實﹐感到世界美好﹐感到人性優美﹐感到真主造化的無窮奧妙﹐更加敬畏真主。  人的一生過程﹐時刻在求知﹐少中老年齡的不同階段﹐會有不同的知識追求和學習特徵﹐如記憶﹑思考﹑分析﹑歸納﹑判斷﹐但求知永無停止的時候﹐精彩紛呈﹐而且不論職業﹑愛好或目標﹐求知其樂無窮﹐人人都能有深刻體會。

       知識的範圍極其廣泛﹐凡是天底下存在的東西﹐都有人專心研究和喜好。  有喜好﹐就必求知﹐積累新知識﹐豐富了人類的知識寶庫。  大部份頭腦清醒的人﹐一輩子對自己有規定﹐每天必學新知識﹐三天不讀書﹐感到面貌醜陋﹐語言乏味。  學習的方式很多﹐不限於讀書看報﹐可以是體力的﹐如旅行﹔可以是友誼的﹐與人交談﹔可以是獨創的﹐如設計發明﹔可以是用心的﹐如觀看和思索。   知識是光明﹐知識是芬芳﹐知識是俊美﹐知識是成熟﹐而且隨著時間的推移﹐更亮﹐更香﹐更美﹐更老練。  先知穆聖說﹐知識把人提高到完美﹐接近高貴﹐與天地同步﹐獲得復活日的安寧。

 

眼前是反面教育

       假如我們檢討現代伊斯蘭世界的落後﹐首先應歸咎於學術落後﹐技術落後﹐社會落後﹐一切落後都是從求知慾減退開始﹐發展到今天這樣的惡果﹐受人凌辱和壓迫。 當我們的穆斯林社會停下腳步的時候﹐睜開眼睛看看西方世界﹐他們快速發展的求知之路走上了錯誤﹐對我們也正是反面教育。  無神論者不認真主﹐他們也是在孜孜以求拼命讀書﹑學習﹑發展技術﹐但他們失去了信仰﹐使當代資本主義成為人類道德的低谷﹐各種醜惡的現象不堪入目。  我們今天的落後﹐並非沒有積極意義﹐可以讓我們冷眼旁觀﹐看看那些失去正信的「發達國家」多麼可憐﹐可悲﹐可嘆﹐可怕。  西方工業發達﹐商業興旺﹐燈紅酒綠﹐但給我們的教訓是人性墮落﹐剝削加劇﹐文明腐敗﹐良心淪喪﹐一切都是為了錢﹐不擇手段獲得金錢。  有了錢﹐沉沒在色情﹑吸毒﹑酗酒﹑犯罪和家庭破裂之中﹔抱著大金磚﹐人在苦惱中﹐追求娛樂刺激﹐醉生夢死。  這些反面的教育﹐對於穆斯林也能變毒草為肥料﹐滋養我們的心靈﹐幫助我們提高警惕性﹐成為前車之鑒﹐端正方向。  當再次出現伊斯蘭文明曙光之時﹐穆斯林不會重蹈覆轍﹐跌入當今資本主義同樣的泥坑。  在伊斯蘭光輝下求知﹐追求真理﹐是穆斯林的天職務和光榮﹐也是生命的樂趣﹐兩世吉慶。

       (阿里編譯自The Pleasures of Seeking Knowledge by Dr Ibrahim Syed)


感謝流覽伊斯蘭之光網站,歡迎轉載並注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