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驗香港穆斯林過“聖紀”-伊斯蘭之光

頁面載入中...

當前位置:首頁 > 香港 > 穆斯林在香港 > 穆斯林在香港

體驗香港穆斯林過“聖紀”

穆斯林紀念先知穆罕默德的宗教儀式,中文稱之為“聖紀”,即紀念聖人。香港穆斯林也注重過聖紀。

香港愛群道清真寺是由不同族裔組成的一個集體,用內地回族的說法是,他們組成一個寺坊。這個寺坊的組成人員有來自印巴的穆斯林後裔,也有來自東南亞諸國如印尼、馬來西亞和新加坡等國的穆斯林,還有香港華人穆斯林。由不同族裔組成的這個寺坊,在紀念儀式過程中會採用什麼樣的儀式呢?受本土文化影響的嗎?他們是如何協調一致,用同一種彼此接受來過聖紀呢?帶著一連串的問題,我在濛濛細雨中步入香港島灣仔愛群道清真寺的聖紀。

走進清真寺大殿,紀念活動已經開始了。平日禮拜的大殿中央已經放了幾個方桌,舉行贊念儀式的幾位宗教人士按部就班跪在桌子旁邊,桌上放著誦讀經文時用的經典(毛路德經)。從門口進去,左右兩邊已經有很多人圍著桌子坐了下來。左邊是男性,右邊是女性。年長跪不久的,選擇在後面的椅子上坐著。兩邊不分年齡長幼,按照先後到來順序席地而坐。右邊是一些在港做家傭的印尼、菲律賓婦女,還有平時多見的華人穆斯林婦女,也有幾位印巴婦女懷抱孩童,靜靜坐著等待紀念聖人誦讀儀式的開始。左邊前排坐著星期日專門來清真寺學習宗教知識的印巴穆斯林後裔。這些孩子平日在穆斯林創辦的中小學讀書,一到星期日,按照父母的安排,來清真寺學習。看年齡大小,有幼稚園的頑童,也有上初中的學生。在經師AbdulMuhaeminKarim的安排下,他們整齊地坐在前排,後面則是不同時間進門落坐的印巴人、香港華人穆斯林、印尼穆斯林等。印巴人較多,有的留著長髯,穿一身白色或藍色大褂。有的則西裝革履,穿戴整齊,一臉嚴肅。華人中年長者較多,年幼者只有三四個。印尼穆斯林是我常見到的那幾位,也是來港多年的勞工或者生意人。因為香港其他清真寺也會統一過聖紀,所以來的人沒有像星期五做聚禮禮拜時那麼多。我向旁邊一位華人穆斯林瞭解情況,他說,今天是星期日,很多以前住在附近後來搬到其他地方去的穆斯林,今天都來了。過聖紀是一個很重要的宗教活動,家裡沒有緊急事情的,都會來參加。

仔細翻閱了一下節目安排,我便明白,在這個多種族裔、多元文化共存的寺坊裡,組織者也是頗費精力,應該說做了面面俱到的安排。先是誦經師AbdulMuhaeminKarim用阿拉伯語誦讀,接著是長達近一個小時的贊聖,然後是用印巴人能聽明白的烏爾都語短講,接著是用華人穆斯林能聽懂的廣東話演講,最後是總結性的祈禱文。但凡來者,都會根據自己的文化和族裔背景明白此次過聖紀的儀式。

我進去時,誦念已經結束,在愛群道清真寺楊興本教長的主持下開始贊聖。我見周圍的人紛紛開始翻開小冊子,前排的印巴孩子們正襟危坐,等著毛路德經誦讀師石阿訇開始領頭。石阿訇清了清嗓子,翻開一本封面發黃的經書誦讀。後來儀式結束,我走上前去,專門翻看了誦讀用的經書。這是一本上世紀30年代在新加坡初版的印尼版本毛路德經,書頁發黃,日久風化,還有掉頁。石阿訇說這就是贊聖詞。

贊聖開始了,石阿訇先用廣東話說了念法。他帶頭先大聲贊念第一句,下一句在座的人都跟著念。這樣一前一後,前後呼應。石阿訇雖然年邁,大聲念出來,還是精神十足。印巴孩子應該是提前做了訓練,他們熟練地跟著石阿訇的節拍,清脆悅耳的童聲在整個大殿裡響起,令人倍感神聖。原本坐著的人,都跪起來,試著一起誦念。後來據楊興本教長說,贊聖在印巴穆斯林當中盛行,有的要把整本都誦完,需要兩三個小時。在這裡只誦念了不到1/3。這種贊聖紀念穆罕默德誕辰的儀式,在內地西北蘇菲派當中也很盛行,不過念法和所念內容各有特點,有的是一個人單獨高聲大贊,有的是清真寺的滿拉在阿訇的帶領下一起進行。香港過去也是這個念法,一代傳一代。現在石阿訇是唯一能夠帶領贊念毛路德經的人。

年過九旬的張廣義阿訇也在石阿訇父親的教授下,擔任愛群道清真寺教長時念毛路德經。當然還有一位在伊斯蘭聯會擔任主席的姓馬的兄弟,他的父親可是真正的MauloodKing(毛路德王),意思是贊聖時,從念法到聲音都比較特別,令聽者肅然起敬且很容易進入紀念聖人的專一與敬慕狀態。現在,石阿訇為了後繼有人,專門培養了還在讀大學的華人穆斯林後裔脫麥肯做繼承人。這個過聖紀儀式中,他專門把脫麥肯叫來,現場訓練。脫麥肯已經參加過這樣的儀式,所以在贊念時,也是聲音洪亮,沒有羞澀或膽怯的表現。

在石阿訇的帶領下,前後接應地誦念了近一個小時之後,石阿訇最後高聲贊念主和聖人。接著楊興本教長邀請《古蘭經》誦讀師、巴基斯坦籍的HafizAtiq-ur-Rah-man用烏都語短講。這時,華人穆斯林並不明白Hafiz在講什麼,他們紛紛閉著眼,默默地期待後面儀式的繼續。孩子們也是鴉雀無聲地聽著Hafiz的演講。我問旁邊的印巴人,Hafiz在說什麼。他說是有關穆聖生平的故事。接著楊興本教長開始用廣東話講穆斯林應該敬愛穆聖的道理。這時,聽不懂廣東話的孩子們開始坐不住了,交頭接耳地戲耍起來。在坐的人並沒有厲聲喝止,對於孩子,不管是華人穆斯林還是印巴穆斯林,始終保持著寬容。他們年歲還小,坐不住是正常的反應。不過其中一個小孩可能意識到了,他把手指放在嘴邊,做了一個“噓———”的動作,旁邊的孩子就不再作聲。接著是愛群道清真寺助理教長王孟揚做總結性的祈禱。他翻開《古蘭經》,捧起雙手,大聲地誦念了約5分鐘,然後帶領所有人輕輕撫在臉上,念著“阿米乃”。

這一儀式後,負責人通知來者去樓上吃茶點。到了六樓,印尼、菲律賓籍的穆斯林婦女早就準備好了吃的,人們有秩序地排隊用茶點。雖然來者有著不同的文化背景,但在精心的準備和安排下,過聖紀儀式順利圓滿地完成了。


感謝流覽伊斯蘭之光網站,歡迎轉載並注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