隱藏在麻六甲騎行花車中的大道智者-伊斯蘭之光

頁面載入中...

當前位置:首頁 > 心靈綠洲 > 心靈綠洲

隱藏在麻六甲騎行花車中的大道智者

隐藏在马六甲骑行花车中的大道智者.jpg

馬來西亞,一個以伊斯蘭教為國教,同時以海納百川的心胸包容著其它各種宗教和文化的美麗國度,他們用自己的行動展示了《古蘭經》和聖訓教導的寬容與自由,馬來西亞33萬平方公里的土地上生活著67.4%的馬來人,24.6%的華人,7.3%的印度人和0.7%的其他種族,他們和睦相處,相互學習,融會貫通,造就了馬來西亞人獨有的靦腆、善良和溫文爾雅的特點,在馬來西亞,除了數不勝數的伊斯蘭教宏偉壯觀的清真寺,全境處處可以看到數目眾多的佛教寺院、道觀,宗祠和各種印度教的廟宇,甚至在道路兩側不經意間就會碰到供奉著土地等佛像和名號的佛龕,這讓我在剛剛到達馬來西亞後變得極其不適應,即便是在中國,任何人都不可以在宗教場合之外的公共場所隨意擺放這種供奉盒龕,偶像祭品,因為這會導致不同宗教信仰者之間的相互攻擊,所以這樣的禁令是非常合理的,也是必要的,但是我真的難以置信在以伊斯蘭教為國家,穆斯林人口比例超過70%的馬來西亞,他們的包容可以達到這樣的境界,各民族和宗教之間可以做到如此的和諧,剛剛到達馬來西亞的我不得不在這個特別的伊斯蘭教的國度裡不斷地欣賞著各種其他宗教廟宇的畫梁雕棟和香煙嫋嫋去感受和尋找馬來西亞的伊斯蘭教帶給我這個中國穆斯林的感觸,直到我到達了粉色清真寺、鋼鐵清真寺、國家大清真寺、維拉耶特大清真寺之後讓我切切實實的感受到了以伊斯蘭教為國教的馬來西亞的真面目,但是清真寺外的各種多神崇拜和廟宇讓我心生遺憾!直到我碰到了那位在麻六甲城裡蹬踏著用塑膠鮮花裝點,不知車上哪個地方隱藏的擴音器裡播放著各種民族音樂的花車老闆後,我才感覺到自己的這種認識是多麼的狹隘,自己的信仰知識是多麼的淺薄,自己與伊斯蘭最根本的內涵有多麼的遙遠,我徹底地被這位拉著遊客游轉景點為生的智者、篩海所折服,我被他對伊斯蘭的認識所感動,我也被他對伊斯蘭深深的熱愛所傾佩。

麻六甲,作為馬來西亞的一座沿海城市,這裡曾今是鄭和下西洋旅途中重要的一個補給港,這裡華人大聚居,中華文化滲透到了城市的各個角落,有時候會突然感覺自己身處中國南方某個城市一般,會給人一種穿越時空的錯覺,在麻六甲有一個以中國小商品銷售為主的雞場街為中心的旅遊景點區,主要反映著曾今的鄭和下西洋時這裡的繁榮與昌盛,一條清澈而湍急的麻六甲河穿城而過,給麻六甲城帶去了更多的愜意與浪漫,遊客如織的紅房子廣場上許多裝點豔麗的小三輪花車好似景點中的一簇簇鮮花更加體現出這是一座以旅遊為主的城市。

我帶著大大小小的家人,看看密集的遊客不斷三五成群的跟在導遊高舉的集合彩旗後面一撥兒一撥兒的從我身旁經過,我擔心家人走散就來到一個花車前打算租用花車旅遊一番,眼前的這個花車老闆個子不高,臉色黝黑卻非常健康,一臉積極向上和馬來人特有的質樸與善良表露無遺,我的心中絲毫沒有在其他地方擔心被宰的憂慮,開始詢問價格,老闆說送達三個景點20馬幣,全部景點60馬幣,一番討價還價之後最終以40馬幣送達所有景點為最終的價格,老闆認真的整理著坐墊上的褶皺,鋪平之後幫我先把孩子抱到了中間,他再三叮囑我們抓緊孩子,一臉堆笑的騎上了他的花車,我們在鮮花簇擁之下開始了我們的麻六甲景點之旅,我讓老闆關閉了令我在炎熱之中煩躁的車載音樂,開始享受著麻六甲特有的“敞篷車”帶給我們全家的快樂。

我正在給家人誇耀我討價還價的本事的時候,蹬車的老闆用很熟練的英語問我是韓國人還是中國人?我告訴他:我是中國人,他說華人都是好人,他很喜歡華人,於是我們的交流就這樣不由自主的開始向深處延伸開來,雖然我感覺他是地地道道的馬來人,但是我還是問了一下他是馬來人還是其他民族的兄弟,他看著我的妻子帶著穆斯林紗巾,就用阿拉伯語說“感贊安拉,我是穆斯林,是馬來人”,簡單三句話的回答,突然讓我感覺他並不一般,他並沒有直接回答我的問題,告訴我他是馬來人,第一句感贊安拉表明了他的信仰,讓我們的距離大大的拉近了;第二句我是穆斯林,他教育了我民族並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們都是穆斯林,最後一句他才回答了我的問題,我本來想,我這樣的分析是不是想多了,但是之後的交流讓我證實了我對他的認識是正確的,他在接下來的交談中給我上了一堂扎扎實實的信仰課程,讓我心生敬佩,讓我對自己做了一次重大的審視,他竟然讓我修正了我內心深處暗藏的一個巨大詬病,他告訴了我一個道理:智慧並不單單屬於學者,虔誠要有可以與私欲作鬥爭的勇氣才可以更加堅強!他讓我蔑視自己的自以為是,他讓我認識到:“原來,長久以來,我在某些信仰認識上根本不如一個在麻六甲蹬踏自行車的穆斯林兄弟,我們每個人都太渺小了”感贊安拉,我將為大家繼續敘說這位在我看來隱藏在麻六甲騎行花車中的智者帶給我的震撼與智慧。

他一邊非常有勁的蹬踏著花車,一邊左右開弓的用手‘指畫’著兩邊的景點,給我們詳細的講解著每一個景點的歷史和特點,我也不斷地給旁邊的妻子翻譯著他給我講解的內容,每到一個景點,他都會讓我們下車參觀,並不斷的高舉著我的手機,變換著各種讓人覺得奇怪而又可愛的姿勢為我們全家拍照留影,我越來越覺得他太善良了,上了車我們開始向下一個景點緩慢的走去,我對他說:“你是個好人,我也想把剛才談好的40令吉,改為50令吉”,他高興的說:“願安拉回賜您”,此時我的內心也感覺到無比的滿足,我這樣的一個舉動讓我們之間的關係變得更加貼近了,我們之間的交流也變的更加深刻和沒有防線了。

我突然對他說:“Brother,我想問你一個問題,既然馬來西亞是一個穆斯林國家,為什麼你們的政府會允許這麼多的廟宇宗祠、佛龕道觀在馬來西亞如此盛行,而不加以限制和禁止呢?”主啊,我終於把這個問題向別人一吐為快,這個問題自打我來到馬來西亞讓我憋的透不過氣來。我想找到一個知音與我一起憎惡,與我一起批判政府的這種政策,最起碼可以有個人和我一起出出這口憋屈,讓我輕鬆一點。

他聽到我的這個問題後不假思索的問我:“Brother,你會誦讀《古蘭經》嗎”我說:“感贊真主,我可以誦讀”,他又問我:“誦讀之後你會學習他的下降背景和含義嗎?”我回答道:“當然了”,接著他又問我:“你會背誦《古蘭經》第109章—不通道的人們,這一章嗎?”,我回答道:“當然會背誦這一章,我經常在禮拜中誦念這一章”,他滿臉笑容的對我說:“那,我們一起誦讀好嗎?”,由於早上從賓館出來洗了小淨,我就開始與他一起誦讀起了這一章由6節經文組成的,我已經熟練的再不能熟練的《古蘭經》章節了:

奉至仁至慈的真主之名 

1.你說:“不通道的人們啊!

2.我不崇拜你們所崇拜的 ,

3.你們也不崇拜我所崇拜的 ;

4.我不會崇拜你們所崇拜的 ,

5.你們也不會崇拜我所崇拜的 ;

6.你們有你們的報應 ,我也有我的報應。”

我和他一起帶著一種極其謙恭的語調,誦讀完了這節經文,然後,他說:“安拉在《古蘭經》的這一章節中並沒有命令我們敵視和詆毀異教徒,更不允許我們禁止他們所崇拜的,一個人能否獲得正道只有來自于安拉的引導,即便是我們尊貴的先知,他只向人類傳達安拉的箴言,能否成為一位穆斯林完全來自與偉大的安拉的引導不是嗎?”

此時,我突然感覺到自己感受到了什麼,全身有一種被電觸到的感覺,我繼續聽著他敘述他的觀點,他接著說:“我們穆斯林對異教者所做的就是用我們優美的言語、和善的目光、謙遜的態度去尊重他們,去用自己的行為告訴他們什麼是伊斯蘭,而要做到這些美德,我們只有效仿我們的穆聖(願主福安之)的聖行,我們偉大的先知在麥加宣教之初,難道那裡的人們都是穆斯林嗎?難道先知收復麥加之後用限制、禁止和大多數欺辱小部分來對待了當時人們的人權嗎?”

這樣幾句排比式的設問句,讓我慚愧不已,我將我的兩手合併在我的兩膝之間,重重的低下了我的頭,繼續聽著他用有些喘氣和顫抖的聲音講述先知的美德,他說:“先知宣教之初,麥加和麥迪那充斥的是多神教徒和拜火教徒,他們之所以最終成為穆斯林就是因為穆聖和所有追隨穆聖的蘇索哈白們用人類最美好的待人方式對待了他們,他們用善良接待惡意攻擊,他們用忍耐面對非穆斯林殘忍的迫害,他們高舉長袍抵擋著不斷向他們襲來的石塊,走上街頭用文明和和平的方式向人們宣揚(萬物非主,唯有真主)這一穆聖終生奮鬥的目標,在最終光復麥加之後,穆聖在阿拉法特的辭朝演講之中告誡全人類:阿拉伯人不優越于非阿拉伯人,非阿拉伯人也不優越于阿拉伯人;白人不優越于黑人,黑人也不優越于白人。”。

說到這裡他將蹬踏的三輪車停了下來,哭著說:“穆聖為我們忍耐了所有我們應該忍耐的,穆聖為我們承擔了所有我們應該承擔的,他的一生是那樣的艱難,可是我們今天生活在他作為安拉的使者帶給我們的偉大信仰的吉慶和平安之中,卻不能習從他的聖行,用美好的言行去感化旁邊的非穆斯林,而恰恰有很多人用相反的做法去傷害非穆斯林”

突然,他狠狠的用半握的拳頭砸了兩下自己的胸脯說:“他們沒有能成為穆斯林,是我們的責任,我們做的不好,我們沒有按照穆聖教導我們的方式去對待他們,我們不能粗暴的對待他們”,他的這一舉動驚嚇到了我們一車的家人,我能感覺到三輪車劇烈的震動,然而此時的我再也無法忍受自己內心激烈的震顫而早就已經要爆溢而出的淚水,坐在旁邊的妻子由於不懂英語用一臉詫異看著我們,我對妻子說:“等回去了我再告訴你吧”,我輕輕的拍了拍三輪車老闆的後背,他用他那雙黝黑的手將流淌到臉頰豆大的淚水均勻的擦抹在了自己的臉上後,微笑著說:“對不起”,可是此時的我已經再無欣賞景色的心情了,眼淚模糊了我的雙眼,我看著路邊的一個皇宮的大門,眼前浮現著馬來西亞脫離英殖民地歷史的艱難,曾經的馬來西亞穆斯林何嘗不是被統治的少數族裔,他們並沒有被曾經的非穆斯林統治者消滅殆盡,今天成為統治者的他們能認識到這些,也就不奇怪了!此時,先知的辭朝演講中的教導再次縈繞在我的耳際:“阿拉伯人不優越于非阿拉伯人,非阿拉伯人也不優越于阿拉伯人;白人不優越于黑人,黑人也不優越于白人。”

同時這位可愛的隱藏在麻六甲騎行花車中的智者帶給我的震撼的感悟也深深的植根在了我的心田:

“和我們生活在一起的非穆斯林沒有能成為穆斯林,那是我們做的不好,我們沒有完美的習從聖行,我們沒有用我們優美的言行感化他們,他們沒有錯,錯在我們!”

主啊!感贊您讓我今天能遇到這位可愛的到現在連名字都不知道的教親,並通過他,讓我的信仰有了一個新的提升,我這才緩過勁對他說:“Bother, 能告訴我你的名字嗎?”他說:“我叫阿卜杜拉.納義木”,我告訴他:“我叫努倫丁”,我給他說:“阿卜杜拉,我們回去吧,回到紅房子那兒去,本來由於那是一座在麻六甲有名的基督教教堂而不願意讓同去的孩子們過多的接近和拍照的,現在我想去看看”,於是我們調轉車頭往紅房子方向走去。

回去的路上,我們的聊天還是沒有停止下來,我問他:“我聽說馬來西亞大部分成年穆斯林都在年輕的時候朝過覲,您也去過了嗎?”他極度愉快的說:“是呀,我去過三次了”,“蘇布哈南拉,這樣來說你是很富有的人了,為什麼還要以蹬踏三輪車來謀生呢?因為,在中國首先能得到去朝覲的名額就非常難,再加上一次朝覲需要至少5000美元的費用,讓很多人因此而不能完成自己的夙願,而你已經完成了三次了”,他說:“馬來西亞用不了那麼多錢,大概只有6000-7000令吉(人民幣大概一萬多塊錢)就可以去了,我每天騎車賺來的錢我會讓妻子把所有生活所需的費用拿出來後,剩下的存起來,積蓄我們朝覲和副朝的費用,每次攢夠了費用,我們就去副朝,這就是我的生活,簡單,自由”他邊說邊很滿足的摸了摸後腦勺,不經意間我們已經到了紅房子旁邊,我走下車拿出100令吉對他說:“納義木兄弟,祈求安拉慈憫你,感謝你今天給我上了一趟生動的信仰課程,馬來西亞有你這樣的穆斯林,我相信一定會越來越美麗,越來越美好,請接受這100令吉,多出的部分請填放在你和妻子再次朝覲的基金中,等你們再次去朝覲的時候請為我們做好個杜瓦”,他接過我的錢,伸出雙手想擁抱我,我擁抱著他用手輕輕拍打著他的後背,眼淚又一次濕潤了我的眼圈,告別他之後我和家人逐漸淹沒在了諸多遊客的人群之中了,身邊不斷的有華人和印度人經過,我再也不像以前那樣覺得他們不屬於馬來西亞了,每每看到他們看著我們一家的時候,我微笑著向他們微微點頭示意,他們也向我投來溫暖的眼神,我突然感覺那樣的美好!

第二天是吉慶的主麻日,為了不耽誤主麻聚禮,我沒有繼續向下一個城市行進,而住在了麻六甲的賓館裡,第二天聚禮時我來到了位於雞場街的一座古老的清真寺,這也是一座歷史悠久的古建築,是一處到了麻六甲不得不參觀的景點,從外觀看,這座清真寺帶著明顯的東南亞建築風格,禮完主麻拜後,大家和平時每一番禮拜結束之後所做的一樣向左右的兄弟們互致色蘭,相互握手,我才發現我的右邊跪著的竟然是昨天為我蹬踏三輪的阿卜杜拉兄弟,我又驚訝又欣喜,他也很吃驚的用幾乎要喊出來的音訊分貝叫了我一聲;“努倫丁兄弟”,我久久的握著他的手,看著他那張已經被曬得烏黑的臉龐對他說:“別忘了下次去朝覲要為我做好杜瓦宜”,他搖動著我的手說:“因善安拉,向中國穆斯林說賽倆目!”

看著他走出清真寺的背影,我久久坐在已經散去的禮拜大殿裡,聽著殿外水池裡的噴泉有節奏的噴水聲,再一次回味起昨天那難忘的信仰教育和對我靈魂的深深撞擊。先知啊!我們真的很慚愧沒有能完美的習從您的聖行,偉大的真主啊!祈求您賜予我們堅定的跟隨穆聖優美品行的能力,讓我們用穆聖的方式宣揚我們偉大的伊斯蘭而永不懈怠!阿米奈!

 

2016年5月於馬來西亞麻六甲

2016年11月20日完稿于山東青島


感謝流覽伊斯蘭之光網站,歡迎轉載並注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