皈依之旅,回家之途-伊斯蘭之光

頁面載入中...

當前位置:首頁 > 心靈綠洲 > 心靈綠洲

皈依之旅,回家之途

【本文作者阿伊莎來自澳大利亞,屬猶太後裔,曾與基督徒結婚,後因真主的引導皈依伊斯蘭。此文發表于穆斯林皈依者網站(MuslimConverts.com),簡要敘述了她的信仰歷程。】

奉至仁至慈的真主之名。

願真主的平安、慈憫與吉慶降臨於你們。

感贊安拉,我是一名新穆斯林,在這裡,我想與大家分享一下我皈依伊斯蘭的歷程。我發現這裡有很多人暫時還不是穆斯林,但是,他們似乎對伊斯蘭很有興趣,因此,若主意欲,我真心希望我的故事能夠對他們有所激勵。

我從青少年時期就接觸到了伊斯蘭信仰,當時的我就與伊斯蘭有過許多交集。我有過一些穆斯林朋友,我也曾對伊斯蘭文化以及中東地區有過濃厚的興趣。當然,我並不是說伊斯蘭只與阿拉伯文化有關。

多年以後,通過學習不同的文化、與不同的人一起工作、到不同的地方旅遊,我又開始重新考慮一個從我少女時代就困惑我的問題:到底什麼才是真正的信仰?那時,我就開始研究我的猶太血統,於是,我找了些關於猶太教的粗略資訊,然後鼓起勇氣撥打了當地猶太教堂的電話,可是,我的努力卻無果而終——拉比(猶太教神父)告訴我,我根本不可能成為猶太教徒,因為我的母親並不是猶太人(我的父親是猶太人,但我的母親摩門教徒)。

高中時我有過一個穆斯林同學,那時,我偶爾會在學校圖書館和他一起做英語作業。當時的我根本沒有想過,十五年後,這個陌生男子竟然成了我的丈夫。贊主清淨!

在此之前,我已經結過一次婚,我曾嫁給一名信奉耶和華見證會的男子。我曾花費大量時間與精力去研究“耶和華見證會”的思想,當然,我所做的研究不全是出於我的主觀意願。但是,我最終還是無法相信這就是真理,我無法相信他們所說的“上帝有個兒子”,我也無法相信他們提出的一次又一次虛假的預言,比如他們所預言的1918年、1974年即為“世紀末日”說。雖然當時我與前夫的生活非常滋潤,可是,錢畢竟不是萬能的,光有錢也是不夠的,我一直都在努力搜尋某種能夠讓我的人生充滿意義的東西。我知道,如果我誠心誠意地祈禱,終有一天,造化萬物的主宰肯定會應答我。

有一天,無助的我跪倒在地祈求造物主指引我,當時的我並不知道這就是穆斯林禮拜的姿勢,可我依舊從心底祈求造物主能夠讓我找到他。隨後,我甚至又無意間作出了穆斯林禮拜中叩頭的姿勢,我讓自己的前額緊貼著地面,同時默默的祈禱:“主啊,造化萬物的主啊,請指引我找到真理。”多年以後,當我最終皈依伊斯蘭以後,我才發現我當時作出的動作竟然都來自于穆斯林禮拜的動作。贊主清淨!

之後,我心底的謎團也接連被打開。我有個朋友曾經在夜總會工作,她介紹我認識了她的一些穆斯林朋友,當時的我對他們的宗教很好奇,不過他們看上去有點不好意思,因為他們的信仰並不是很強。我意識到他們並不是在真正身體力行的踐行伊斯蘭,可他們的確對伊斯蘭有種熱愛與激情,雖然之後我再也沒有見過他們,但是,我對伊斯蘭信仰的渴望卻一發不可收拾。於是,我在網上查找了一些關於伊斯蘭信仰的資料,當我發現古蘭經從降世至今都沒有做過任何改動,甚至沒有修改過一個字母時,我震驚了。此前,當我研究“耶和華見證會”時,我甚至嘗試過學習希伯來語以及阿拉姆語,因為我想讀到聖經未經人為修改的真正內容。而當我研究伊斯蘭信仰時,我看到的是一本每個人都能自由研讀的經典,一本自始至終都只屬於一種語言的經典,這不正是我一直在尋找的跡象嗎?講心裡話,這真的如一根救命稻草一般解開了我心底最後的謎團。

在我研究伊斯蘭的過程中,我學習到的每一點新知識都是那麼的自然與和諧。我說我的皈依之旅其實是回家之旅,因為我認為只有“回家”兩個字才能描述我皈依伊斯蘭時的真實感受。自從皈依以後,我從未對伊斯蘭要求我必須做到的事物有過任何疑惑,比如禮拜、封齋、出散天課等等。當然,我也曾有過整整三個月之久的糾結,我曾糾結良久才最終決定佩戴頭巾外出。剛開始,我只是會在參加一些穆斯林婦女集會時才佩戴頭巾,後來,我去商店購物時也逐漸開始戴頭巾,我的穿著也越來越得體,差不多半年以後,我又做了一個決定,我決定試著穿長袍外出。當時的我去某些地方時會穿長袍,去另外一些地方時又會換掉長袍,這讓我感覺自己有點虛偽,於是,我決定只要外出就穿我的長袍遮住我的身體。對當時的我而言,最讓我感覺難受的只有一點,那就是我的寵物小狗,皈依伊斯蘭的我不得不放棄它。感贊真主,雖然我真的很難過,但我也很開心,因為我是為了求得安拉的喜悅才會把它送給別人。

皈依之後繼續回到正常的工作也是一件充滿挑戰的事。我的一些客戶甚至認為我戴頭巾是想和他們開玩笑或惡作劇,這真的讓我感到很傷心——人們竟然把伊斯蘭信仰視為某種笑資……

我的老闆也不怎麼待見穆斯林,尤其是當我的穿著變得越來越得體時,她就越來越無法接受我了。我想,作為一名“女權主義者”,她可能認為我所做的一切都是她所鄙視的,而我,也只能選擇默默承受這種壓力。後來,我結婚了,然後我有了一次流產,然後,她建議我應該先回家修養一段時間,她讓我先休息幾個月再跟我談工作的事,可是,她再也沒有聯繫過我,而我,也沒有再去打攪她。我感覺有點累了,我不願意再每天都提心吊膽地進行自我辯護。你可以說我是膽小鬼,但是,我真的受夠了,於是,我就用這節經文慰藉自己:“你們應當安居於你們的家中,你們不要炫露你們的美麗”「古蘭 33:33」,我用這節經文告訴自己,我安居在家,也是在謀求真主的喜悅。

以上,就是我皈依伊斯蘭的一個速寫。雖然清高的安拉給了我不少艱難的考驗,但他也給了我諸多容易,他還給了我一名偉大的丈夫(即我的高中同學),他喜愛我,他敬畏安拉。感贊真主!

再次願真主的平安、慈憫與吉慶降臨於你們。

來自于你們的穆斯林姐妹

阿伊莎

書於澳大利亞

葉哈雅譯自:

http://muslimconverts.com/converts/Aliyah.htm


感謝流覽伊斯蘭之光網站,歡迎轉載並注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