祈禱,不能忽略的治療手段-伊斯蘭之光

頁面載入中...

當前位置:首頁 > 心靈綠洲 > 心靈綠洲

祈禱,不能忽略的治療手段

穆斯林都習慣于做杜阿,或者在各種特殊情況下念祈禱詞,但是可能不在知道祈禱對治癒的力量和效果。

我們很多人在身體稍有不適的時候,可能更習慣於喝些中草藥茶或是服用些非處方藥,而他的家人也似乎更習慣於為他煲湯,而不太可能去念一段杜阿,祈求他身體恢復健康。

然而,現代醫學證實了祈禱本身具有超強的治癒能力,也能增強其他藥物的治療效果。

經訓中的依據

古蘭經和聖訓中指引我們,有兩種祈禱有助於恢復健康,其一是可以在任何地方完成的,另一種則必須是接觸病人才能完成。前者被稱為杜阿或者祈禱詞。

安拉說:信士們啊!你們當用堅忍和拜功求[安拉的]襄助。安拉的確與堅忍忍者同在。(2:153).

你們的養主說:你們要祈求我,我就聽取你們的祈禱。對於拜我上高傲的人,即將卑鄙著進火獄。(40:60)

當一個人親自為病患祈禱健康的時候,可以是在杜阿時候完成,更多時候是在"魯奇亞"療法中進行,其通常是由一個人背誦特殊的祈禱詞或者古蘭經章節,經右手傳遞到病患身體上。

通常會有專業的信仰治療師完成,有時普通人也可以用古蘭經文治療他人。

阿依莎記載的聖訓中提到:“我們中如果有人生病了,安拉的使者(願主福安之)就會把他的右手放在病患身體上輕柔,並且說:噢,人類的養主啊,賜予他健康吧,治癒他,你是偉大的治癒者。雖然沒有專業的信仰治療師,但病患的身體康復了,病痛去除了。”

開端章是最經常被用來祈求治療的章節,特別是在不瞭解針對某種病症的特殊祈禱詞時,通常建議誦讀這一章節。

阿斯瓦德進一步解說了阿依莎的轉述,說“先知(願主福安之)允許人們用魯奇亞治療法醫治被毒物蜇傷的病人”,並且”安拉的使者說,你們可以按照天書實施魯奇亞治療法,並收取報報酬。”

科學的解釋

儘管在現代醫學中,用祈禱治療病人的方式並不像西醫那樣得到專業上的認可,但是這一療法已經被廣泛的接受。在哈佛醫學院和世界上其他上百家醫學院裡都有關於對用祈禱治療的研究。

在哈佛研討會上展示了一個研究結果,共有406人參與了這項研究,其中一半人接受了祈禱詞治療,另一半人沒有。

這次以體征健康指標提高與否為評判標準的研究結果顯示,那些接受了祈禱詞治療的所有人員的全部十一項指標都有提升。

更令研究人員人驚訝的是為他們念祈禱詞的人,十一項中有十項健康體征也有提升。

另外,研究人員也肯定了(對我們穆斯林已經顯而易見)這兩種祈禱方法都是有效的。

在拉裡.多絲(Larry Dossey)的著作《重塑醫學》中指出:"研究人員用心地尋找過在兩個人思想交流的時候是否有某種微弱的能量傳送,或者當一個人為另一個人遠距離祈禱的時候,是否有某種能量傳送。目前為止沒有任何細微的證據表明這種能量的存在。".

於是研究人員總結為這些祈禱詞並沒有經過任何類似於電話線或者衛星發射波之類的載體被傳送到另一個人身上。

因此,祈禱詞到達另一個人身體的強度並不會因為距離而受到影響。同樣,祈禱詞也不受時間和空間的影響,所有的效果都是立竿見影的。研究者把這種穆斯林稱為杜阿或者魯奇亞治療的方法稱作“非本地性治療法”,並且承認這樣療法不受時空限制。

求主讓我們在祈禱中獲得治癒

那麼,祈禱詞到底是怎樣治癒一個人的呢?亨利.伯格森Henri Bergson是一名醫學研究的先驅,他總結為我們所說的“思維”並不需要幫助就可以在任何地方。

既然思維是無處不在的,它沒有必要“去”還是被“收”,因此不需要發出者或是載體。他解釋說,大腦不產生思維,但與它進行交流。他還用無線電和無線電波進行了簡單的類比。

我們知道,無線電不產生電波,它僅檢測,傳送並篩選它們。同樣的,當我們祈禱痊癒時,我們只是體現出安拉的屬性,並傳達了安拉已經給我們的癒合這一資訊。

正如無論你是否關掉你的收音機,電臺仍舊是在傳送的。所以安拉時時刻刻傳送給我們健康和其他各種賜福,我們只需要用祈禱和杜阿“調”到這個賞賜,我們就可以接收到我們被承諾的所有好處。

與之相比,美國每年都有十萬人因藥物反應而死亡(這相當於每天有一架客機墜毀造成的死亡),因此我們至少不應該排除以祈禱的方式作為輔助治療的手段。

拉裡.多絲(Larry Dossey)在他的著作中指出“一位內科醫生通常只會在當下從病人體內尋找病灶的原因。而一個相信後世的人會考慮時間和空間,病人體內和體外各個方面因素,為病人尋求解決的辦法”。

祈求安拉引導我們,讓我們獲得後世的天堂。祈求安拉襄助我們,應答我們的祈禱,治癒我們的疾病讓我們恢復健康。

(綠色童年撰稿人阿依莎張譯)


感謝流覽伊斯蘭之光網站,歡迎轉載並注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