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著蓋頭在中國行走-伊斯蘭之光

頁面載入中...

當前位置:首頁 > 中國穆斯林 > 觀察與研究 > 觀察與研究

戴著蓋頭在中國行走

—— 一位加拿大移民戴蓋頭回國的體驗之旅

318764-1306100R33517.jpg

 一、第一次戴著蓋頭回國探親

二十多年前,我在北京讀研究生的時候,大學的校園裡第一次出現了一個堅持戴蓋頭的姐妹,她來自甘肅臨夏。儘管她的導師和系裡熟悉她的人都輪流做工作,讓她把蓋頭摘下來,可是在短暫的猶豫後,她還是選擇勇敢地戴著蓋頭在校園裡行走,在當時這的確是校園裡的一個特殊的風景和重要話題。那個時候的我雖然第一次如此近距離地接觸蓋頭,但對蓋頭的認識是非常模糊和陌生的,只是對這位姐妹的那份倔強有些說不清楚的尊重。

而今過去二十多年了,因為工作的緣故,我結識了很多戴蓋頭的馬來西亞姐妹,她們中有本國駐外大使、大學校長、教授及高管,也有普通的百姓。在國內我也有一些戴蓋頭的朋友,她們中很多都受過高等教育,在國內那種大環境下,她們都義無反顧地選擇戴著蓋頭行走,這的確引起了我的思考。

確切地說我認識的這些戴蓋頭好友,大都為人正直,虔誠善良,性格謙和,我從她們身上學到了很多難得的人生見識,更重要的是我發現在她們的蓋頭下隱藏著一顆敬畏而堅強的靈魂。在我的眼裡,她們不僅是戴著蓋頭的人,而且是帶著明顯的信仰靈魂而活著的人。我一直在用心體會戴蓋頭的理由,那個時候由於對經典的理解比較膚淺,我沒有從教義的角度去考證,而是從它對個人和社會的作用來觀察,我覺得戴蓋頭的確有很多好處。

首先,蓋頭可以保護頭髮,讓頭髮在炎熱的夏季避免爆曬在烈日下,防止水分流失;在嚴寒的冬季,它可以讓頭髮免遭嚴寒的襲擊,同樣也是保護頭髮。

其次,蓋頭可以讓婦女們不去做不必要的頭髮染燙和護理,很多人一生都陷入不停地燙髮、染髮和護理頭髮的惡性循環中,而這些染燙頭髮的材料基本上都是化學物品,對頭髮和人體健康的傷害都很大。帶上蓋頭,就不用浪費金錢去傷害自己的頭髮和身體了。如此,帶上蓋頭也是一種環保行為,將為子孫後代多做點善功,留下一點乾淨的地下水資源。帶上蓋頭的女人可以不去染髮燙髮,這樣的話就減少了染燙髮材料對地下水的污染。如果粗淺的做個計算,僅僅各種理髮館和洗頭房所消耗的染燙髮材料,中國每年就會把將近幾千萬噸的有害化學物質排放到地下,中國的地下水能不被污染嗎?的確,和穆斯林國家相比,中國的各種洗頭房和美髮室要多得多,這其實是最嚴重的地下水污染來源之一。

另外,帶上蓋頭,在颳風下雨等任何時候惡劣的天氣下,都可以使得自己的頭髮不會淩亂而影響個人形象,永遠保持頭部的端莊。同時,色彩鮮豔的各種蓋頭也是一種絕好的頭部裝飾,讓年輕的女孩更加美麗,讓中年的婦女顯得更加年輕。

還有,所有和蓋頭搭配的衣服都是端莊而嚴謹的,絕對不會有裸露或者性感的成分存在,這實際上是女性對自己的尊重和保護。

我一直是非常理性的人,儘管自己對於蓋頭的好處有些粗淺的瞭解和認識,但我還是慣于禮拜時帶上蓋頭,禮完拜就摘掉蓋頭。我也一度想效仿我的好友們,但是總擔心周圍的人在關注自己而感覺彆扭,所以就給自己找了很多理由。後來我移民到了加拿大,在這個提倡個人精神獨立的世界裡,我發現了更多的蓋頭,也終於領悟到了戴蓋頭在信仰和個人修養方面的更重要的理由,於是我終於選擇帶上了蓋頭。

不久前,我從加拿大回國探親,這是我第一次戴著蓋頭行走在中國的大地上,自然會有一些故事和感悟。我把自己這次戴蓋頭在中國所經歷的一些故事和思考寫出來,與所有贊成和反對戴蓋頭的,不戴蓋頭和戴著蓋頭的人共勉。

二、在北京街頭我沒有感到孤獨

在北京的街頭,除了牛街、主麻日的各個清真寺、以及使館區外,其它的地方很少能看到戴蓋頭的人。我曾經在北京學習生活過二十多年,這是除了故鄉,在中國的大地上我最熟悉的地方。不過,這一次是我戴著蓋頭出現在熟悉而又陌生的街頭,自然有更多的感觸。

有一次,我在地鐵裡正沿著滾梯而上,忽然間旁邊乘滾梯而下的兩個人大聲地喊著給我說‘色倆目’,我猜想這兩個年輕人可能是來自穆斯林國家的留學生或者遊客,他們好不容易在熙熙攘攘的北京街頭偶然發現自己家鄉那種久違的風景——蓋頭,所以顯得非常激動。滾梯已經走遠,他們還不時地回頭向我揮手致意,我覺得自己的蓋頭帶給他們的是異國他鄉一份難得的驚喜和安慰。

還有一次,地鐵上的人很多也很擁擠,進去後遠遠看見一個戴蓋頭的大姐,她也同時發現了我,我們只能間隔數尺微笑著打個招呼,然後我就站在擁擠的人群裡。通過她帶的蓋頭,我看得出來,她是來自蘭州或者西寧的姐妹。過了一會兒,一個小夥子過來告訴我:“阿姨,我媽媽喊你呢?”我有些茫然,但是隨著他的目光我發現就是剛才的那位戴蓋頭的大姐在等我。我走到她的身邊,她說:“我們馬上就下車了,你坐這裡吧!”她的這種特殊關照,讓擠在人流中有些疲憊的我頓時感覺到輕鬆和溫暖。

老李師傅是我多年前在工作單位認識的一個熟人,他給我們大家留下的印象就是非常正直。儘管多年不見,當我戴著蓋頭出現在他面前時,他依然認出了我,微笑著和我打招呼,只是眼神裡多了一點疑問。我們住的賓館正好是他工作的地方,所以就不時會遇到他。直到第三次遇到時,他才開始輕鬆地問我:“你熱不熱啊?”當時的北京氣溫的確很高。我微笑著告訴他:“我不熱,人最容易發熱的地方就是暴曬在太陽下的頭和脖子,我戴著蓋頭後,我的頭部和脖子都被頭巾遮蓋著,這樣可以擋住陽光,熱量就會少吸收一些,而且頭巾也比較透氣,所以會感覺更涼快一些。”他說:“原來是這樣的,有一定道理,我還以為你那樣帶著很熱呢。我記得你從前一直沒有帶,對嗎?”我說:“是的,之前我也不是很瞭解帶它有很多好處,現在明白了,就帶上了。”

同樣的地方,同樣的人群,我自己當初生活在這裡的時候,沒有勇氣帶起蓋頭,我覺得最重要的原因就是那個時候我的生活重心錯了。作為穆斯林,首要的事情是要意識到我們生活的重心應該是為了取悅真主。我們每個人都會念清真言“萬物非主,唯有真主,穆罕默德是主的使者”,但是我們很少理解它的真正含義。清真言的核心意思就是要在自己的生活中時刻牢記只有真主才是我們唯一的主宰和最後的歸宿,無論我們做什麼,都應該首先看是否會得到真主的喜悅;同時,我們的人生一定要以我們的穆聖(願主撫安之)為榜樣,去敬主愛人。這樣無論我們走到那裡,無論我們做什麼都會時刻意識到真主永遠與我們同在,即便是一個人孤獨在戴蓋頭行走在熙熙攘攘的人流中,也不會感到孤獨和寂寞,因為真主時刻都在自己的心中。有了這樣的精神準備,我們就會時刻選擇真主喜悅的方式去打扮自己;有了這樣的心態,我不再擔心熟人朋友的疑問,還可以從容地解答了他們關心的問題。

其次,當我們沒有把取悅真主作為生活重心的時候,我們要麼以自我為重心,要麼以滿足他人為重心,如此我們會淪為現實的奴隸,而不是真主真正的僕人。儘管我們也禮拜把齋,表面上看起來是虔誠的,但是實際上,我們還沒有學會托靠真主。

當我們生活重心以自我為重心的時候,我們會把自己想像得非常重要,總以為所有的人都很在意我們的打扮和存在。其實在茫茫人海中,也許根本沒有人會在意我們的存在,只有那些能看懂我們的人才會在意我們。

當我們的生活以滿足別人的需要為重心的時候,我們就會把周圍人的眼光看得非常重要,我們的一切,包括我們的著裝都是在為了贏得別人對我們外表的認同。實際上那樣生活很累。我們遲早都會明白,我們不可能讓所有的人理解和接納我們,並對我們滿意。芸芸眾生,瞭解我們並且最終成為我們的知己和朋友的都是那些對我們的內心和人品最瞭解的人,其他人如同過眼雲煙將永遠消失在我們的記憶裡。真正的朋友都不會因為我們的外表和著裝來衡量與我們的親疏遠近,而是因為我們的內心世界的乾淨和人品高尚而親近我們,如果有些人因為我們帶上蓋頭而遠離我們,那肯定不是真正需要的朋友。

當我們沒有把取悅真主放在生活的重心的時候,我們就會被世俗的物質世界所累,把各種人情世故、權利地位、金錢利益等都看得非常重要,甚至會以它們為生活的重心,這樣其實是另外一種偶像崇拜,只是我們自己沒有意識到。只有把安拉放在心中,我們才能清空我們內心世界,讓我們的心變得光明、強大而柔和,我們就可以用安拉喜悅的方式為人處世,處理和周圍世界關係,那樣我們會無往不勝。

所以,當我這次回到北京,行走在同樣的北京街頭,儘管我的裝束與從前不同,但是我絲毫沒有感到陌生和孤獨。儘管在滿大街的人流中,我的蓋頭好似浩瀚沙漠中的一點綠意,但是我並沒有感到孤立,因為真主時刻都在我的心中,這份陪伴讓我的心境永遠平和坦然。

三、被誤解的蓋頭

對於另類文明的偏見和排斥是人類社會最頑固的陋習,絕大多數都是由於個人的無知和傲慢造成的。根除這種陋習,宣導人類不同文明之間的對話和尊重是目前很多有良知和遠見的學者們正在努力的方向。但是學會對另類文化和信仰的尊重是需要一定的修養和境界的,這是當下人類最需要培養的人文環境。

在陝西的兩次經歷,讓我明白戴蓋頭的姐妹目前在國內的確有很多挑戰和壓力。第一次是在西安乘坐高鐵的時候,安檢口的一個員警小聲而有禮貌地問我:“你是回族還是維族?”我微笑地問他為什麼這個問題,他說:“如果是維族的話就需要再檢查一下你的行李。”我知道他在執行公務,而且他的態度的確很和藹,我也問他:“你感覺我像維族還是回族?”他看了看我身邊的孩子和先生,讓我走了。

在目前這種特殊的情況下,對於他的檢查和問話,我並沒有感到意外。但是,在經過的眾多的車站和機場中,似乎只有這裡有這麼一個小小的問話插曲。我並沒有因為自己是回族僥倖躲過檢查而高興,反而為新疆地區那些戴著蓋頭的姐妹感到擔憂。在今天複雜的新疆局勢下,戴蓋頭出行對於新疆的姐妹們來說可能的確不容易。感覺烏魯木齊的街頭蓋頭比往日稀少了很多,儘管如此,依然還有蓋頭的身影。

另外一次是我在自己老家經歷的故事。我的老家在陝南的山區,全縣有三個回族鎮和十三個清真寺,這裡的回族居住得比較分散,經濟和文化水準幾乎與周圍的漢族相當,在歷屆的縣政府領導班子裡都會有回族的副縣長和各級官員,所以,無論是漢族官員還是民間群眾對於回民都不陌生,但是這裡的回民在服飾上已經沒有特色,除了清真寺裡禮拜時男人們戴的白帽,婦女們戴的蓋頭,出了清真寺大門,很少能再見到帶白帽的男人和戴蓋頭的女人。所以,這裡的人們對於蓋頭是比較陌生的。

因為時間匆忙,我回到老家後只是匆匆地見了一個非常要好的朋友,隨她而來還有另外兩位老同學,他(她)們都在在當地公安局工作。因為從前我沒有戴蓋頭,突然見到戴著蓋頭的我出現在面前,他(她)剛開始有些吃驚。但是因為是關係很好的老同學,所以短暫的幾分鐘後馬上就恢復了常態。最讓我感到可笑的是其中一個老同學對我戴蓋頭的調侃,他告訴我:“你這次回來聯繫到我們可是對了,你的這身打扮是我們公安系統的重點防範物件,要是沒有我們的陪同,也許我們的同事會把你當作來自新疆的恐怖分子。所以,今後你每次回老家就先聯繫我們,這樣我們可以保護你。”

老同學的調侃對於我來說是友好而沒有惡意的,但同時也讓我明白,很多年來在國內就存在一種對於帶蓋頭的誤解,這種誤解由來已久,二十多年前已經存在,今天依然如故,只不過新疆問題加劇了這個誤解。

帶著蓋頭、穿著嚴謹而得體的服飾、遮蓋羞體本來就是穆斯林女性服飾的基本要求和特徵,它彰顯了伊斯蘭文明對於婦女的尊重和愛護,讓女性以更有尊嚴、更莊重的形象出現在世人面前,杜絕女性裸露自己的身體,禁止把女性作為性感的工具進行審美和貶低。這本來是一種崇高的審美境界和精神,卻遭到了前所未有的誤解。在中國的個別高等學府,依然上演著禁止女學生帶蓋頭的風波。

在這個強權即真理的時代,超級大國以及跨國媒體集團永遠掌握著話語權,所有的穆斯林國家,無論是政治還是媒體,在實力上都處於弱勢地位,對很多與穆斯林有關的國際事件,都顯得有口難辯,有理說不清楚,所以穆斯林群體的正能量似乎很難被主流媒體傳播出去。

穆斯林婦女的蓋頭在中國正在經歷的種種考驗和挑戰,也是全球穆斯林正在經歷的考驗的一個部分,並不足為奇。在這種考驗面前肯定會有人選擇逃避,遠離信仰;而有些人會更加堅定地回歸信仰。對於那些迫於壓力而摘掉蓋頭的人,我覺得是可以理解的,畢竟這是特殊的時期;但是在考驗面前依然能夠勇敢地戴著蓋頭的人,則更加讓人佩服,這的確需要來自真主給予的特殊勇氣和自信心,否則很難做到。

在這樣的時代,伊斯蘭和穆斯林都遭到了前所未有的誤解,穆斯林成了極端和恐怖分子的代名詞。這是對所有穆斯林的一個挑戰和考驗。面對這些嚴峻的考驗,我們不能一味地抱怨和憤怒,我們每一個穆斯林都有責任站起來去用我們的行動去糾正這種誤解。我們應該自信地帶著信仰標誌和身份特徵去敬主愛人,勸善規過,弘揚正氣,用自己的行動和愛心給周圍的人和社會帶來和平和安寧,做安拉喜悅的事情。這樣人們就會通過我們的外表和我們的品德認識到:穆斯林群體中絕大多數人都是好人,他(她)們品德高尚、信仰虔誠、與人為善,這些人才是穆斯林的代表。只有這樣我們才能徹底糾正媒體給我們帶來的偏見和負面影響;只有這樣我們才能讓更多的人瞭解伊斯蘭是宣導和平的宗教,穆斯林是敬畏真主、給周圍的人和社會帶來和平和安寧的人。

在這樣的時代,各種跡象都呼喚著穆斯林必須用積極和正確的行動來宣傳伊斯蘭,否則,如果我們不宣傳,一些別有用心的人或者一些無知而淺薄的人就會劫持我們的信仰進行反面的宣傳。

在這樣的時代,穆斯林要更加清楚地認識到今世畢竟是短暫的,任何世俗的力量和權力都不是永恆的,永恆的只有真主和他的真理,最公道的裁判權最終都在真主手裡,我們應該回歸信仰,把真主放在生活的重心。牢記安拉對我們的忠告:“真主的僕人是在大地上謙虛而行的,當愚人以惡言傷害他們的時候,他們說:‘祝你平安’”(《古蘭經》25:63)。安拉在這裡告訴我們,真主的僕人在對待各種傷害的時候,選擇了‘以善待惡’和‘忍耐’,這是人生的最高智慧和境界,擁有了它,我們將永遠輕鬆地而平和地面對任何誤解和挑戰。

四、我們能給這個社會做點什麼?

的確,這個社會對於蓋頭存在著誤解和偏見,要改變這種狀況需要我們自己去努力,我們必須用行動糾正這種誤解,那麼我們究竟如何行動呢?

陝西是我的老家,也是我在這次回國探親期間停留時間最長的地方。在這裡,我發現了很多問題,同時也發現我們還有很多機會去給這個社會發揮一點作用。

在西安的日子,有一段時間我需要每天打車去診所,因為路很長,我就有機會瞭解一些計程車司機的生活。這裡的計程車司機對於我帶的蓋頭沒有表現出任何好奇,他們幾乎都認為我是西安回民坊上開店的回民。這並不奇怪,因為這裡的人都知道市中心的回民坊,那裡很多開店的婦女都戴著蓋頭,所以他們自然會覺得我是其中之一。

我的蓋頭沒有讓他們感到奇怪,反倒是他們的抽煙習慣讓我感覺非常奇怪。我發現幾乎所有的計程車司機都抽煙,所以每次我上車後,如果看到他們在抽煙,我就會禮貌地告訴他們我自己聞不了煙味。他們都很聽話,立刻熄滅煙頭。於是我告訴他們坐在車裡抽煙的種種危害,每個人都無奈地告訴我:“我們都知道,可是沒有辦法戒除。”於是我告訴他們:“我認識的幾個人,因為年輕的時候長期抽煙,後來五十多歲的時候就得了肺癌,每個人到發現的時候就是晚期,而他們大多數都是抽了幾十年的煙後才發現得癌症的。抽煙的人應該經常想到煙囪被長期熏燒的結果,自己的肺就是煙囪,抽煙時間久了,肺和煙囪一樣,能不得病嗎?”聽到我這些話後,他們都地表示贊同,有的人說將下定決心戒煙。

如今的中國,人們對待很多社會問題的做法就如同抽煙和肺部的關係問題一樣,明明知道這樣做是非常錯誤的,長期下去,其危害是非常嚴重的,但是因為這種危害是潛在的和慢性的,沒有涉及到眼前的利益和安危,所以誰也不去想辦法根治,直到問題越來越嚴重,到了無法治癒或者災難臨近的時候才開始警覺,那個時候都是已經太晚了。所以,對於諸如抽煙、喝酒、賭博等一系列的社會問題,的確需要有人在早期的時候及時提醒並警告。而這些都是我們的信仰嚴格禁止的行為,我們比任何人更懂得它們的危害。

我不知道自己的這些說教對於我所遇到的那些抽煙的司機會起到什麼作用,但是,當我看到這些問題的時候,我覺得自己有責任告訴他們,哪怕拯救一個人,也是難得的善功。我覺得戴蓋頭並不是要我們與世隔絕,變得冷漠,而是要以自己的方式給這個社會和周圍的人做點力所能及的貢獻,哪怕是一點善意的提醒。

我曾經在美國馬里蘭洲一個清真寺裡聽到一個伊麻目主麻的演講,他說生活在美國的穆斯林應該看到這個社會非常需要伊斯蘭,尤其是當周圍的社會充滿著酗酒、吸毒和同性戀等非常嚴重的社會問題的時候,我們穆斯林不能視而不見,而是應該積極參與社區服務,積極尋找機會,從伊斯蘭教信仰的角度告訴這些人為什麼我們堅決反對酗酒、吸毒和同性戀,以及如何才能戒除這些陋習,這樣我們可以讓伊斯蘭教成為鮮活的宗教,深入人們的生活,幫助人們解決問題,從而挽救很多靈魂和生命,這才是我們應該給這個社會帶來的最好的禮物。

伊麻目告訴大家真主派遣我們的穆聖(願主撫安之)開始在麥加傳播伊斯蘭的時候,當時的麥加社會也是非常腐敗墮落的時期,我們的穆聖(願主撫安之)和他周圍的幾十個新皈依的聖門弟子憑藉著對真主的絕對服從,終於把伊斯蘭傳播到麥加周圍及整個阿拉伯半島,讓頑固、愚昧而四分五裂的阿拉伯人最終接受了伊斯蘭,而回歸了正道。今天的美國社會比起當初的阿拉伯社會,情況應該更好一些,所以生活在美國的幾百萬穆斯林應該更有信心把伊斯蘭的光亮帶給這個社會,讓更多的人認識和瞭解伊斯蘭,並從中受益。

我對這位元伊麻目的講話記憶優新,他說的非常正確,其實生活在中國的穆斯林也應該有這樣的意識,用我們的信仰常識去關注這個社會和周圍的那些需要幫助和提醒的人們,而不是一味地畫地為牢,保持距離。當我們看到地上的垃圾時,不要先去抱怨這裡的人不講衛生,而是把它拾起來放進垃圾箱。如果需要,我們可以走進社區,組織一些有關環境衛生的常識

講座。確切地說,作為穆斯林,如果我們發現這個社會存在問題,我們就應該盡可能用自己的言行來説明這個社會糾正錯誤,而不是逃避和埋怨。換句話說,生活在中國的穆斯林也應該學會使得伊斯蘭成為鮮活的宗教,用信仰所宣導的價值和精神為周圍的社會服務。只有這樣我們才能把信仰給予我們的價值發揚光大,才能使得周圍的人們從我們的身上認識什麼是真正的伊斯蘭。

信仰猶如一道光亮,有信仰的人心中有會有這種光亮閃爍,所以生活得非常明白而有方向。那些能夠把內心的信仰之光發揚光大,為周圍行走在漆黑道路上的人照亮方向者的信仰,是最有價值的信仰。我們應該祈求安拉給予我們這樣的光亮,照亮自己,也照亮別人。如果全球十六億穆斯林都在向這個方向努力,在世界的各個角落裡以身作則把伊斯蘭所宣導的和平、友善和公正帶給周圍的世界,那就是點燃了信仰的光亮,把信仰的光亮帶給了周圍的世界,那將是真主安拉喜悅的時刻,也是伊斯蘭復興之時。

有黑夜就會有黎明,有考驗就會有希望,這也許就是目前我們面臨的考驗背後蘊藏的的希望,需要我們用心體會,用行動去實踐。

490cf4f9x74d187681ff7&690.jpg

五、這個時代需要更多信仰符號和風景

在西安的一個診所裡認識了幾位元漢族女士,她們對我的這身裝扮非常感興趣,時常就我帶的蓋頭進行討論。其中有個老家是寧夏的女士第一次見到我的時候就這樣說:“我老家的回族人都這樣帶頭巾,我認為這樣帶頭巾很好,可以保護頭部和頸椎不受風寒,起到保健作用”。有一天,另外一個五十多歲的大姐突然問我:“我們漢族人能不能像你們這樣帶頭巾?”我問她為什麼要帶頭巾。她說:“我覺得這樣帶有很多好處,首先是不用染髮和燙髮,我自己的頭髮就是因為常年燙染而變得發焦,所以還有經常去花錢焗油,這樣來回折騰自己的頭髮非常不好。因為所有的染髮和燙髮的材料都是化學製品,對頭髮的傷害很大,對頭皮的傷害也很大,對身體沒有任何好處。與其這樣折騰,我還不如帶上你們這些漂亮的頭巾,這樣可以避免染燙髮對頭髮的危害,實際上不僅是在保養頭髮,也是在打扮自己,多好啊!另外,如果大家都少用燙髮水和染髮濟的話,也有利於環保。”看得出來她是認真的,她甚至問我在西安哪些地方可以買到這種頭巾,她準備去購買。

說心理話,我很佩服這幾位漢族大姐的悟性,她們的確是善於思考的人,值得尊敬。

這是一個過於浮躁的社會,人們日常生活中所能夠耳聞目睹的都是充斥著物質享受和各種刺激的電視傳媒、影視歌曲、商品推銷等活動,人們的注意力都在追求物質利益和名譽地位,而沒有機會接觸和領悟信仰和精神世界帶來的高品位的生活。這就是過度世俗化的世界帶給人類的一種破壞——忘記信仰和自己的靈魂,一味地追求物質享受和名譽地位。最後的結果就是使得人們被物質和金錢所驅使,不擇手段地追求現世的享受,隨波逐流而無法停止腳步。準確地說,這是一個徒有物質而沒有靈魂的世界。

伊斯蘭的信仰是指導我們追求一種有別于動物的崇高的生活方式和境界,我們需要為今世和後世而努力生活,我們在追求現世生活的時候,時刻不能忘記真主在《古蘭經》中給予我們的後世的警告和消息。我們要帶著對真主的敬畏和順從去追求物質利益,但是絕對不能過分,這是一種既要有物質生活,同時又要有信仰的中正的生活方式。這個社會需要我們的信仰來提醒和告誡人們放慢追求物質利益的腳步,抽時間關注一下自己的靈魂和信仰。

可能在當下的中國大環境下,有很多人都感覺無法傳輸這些有益的知識給周圍的世界,怎麼辦呢?我覺得當我們帶著有信仰符號的衣著行走的時候,本身就在傳遞一種信仰的資訊和精神。和診所的人相處的時間不是很長,但是我自己感覺收穫很多。所有見到我的人都在關注我的蓋頭和蓋頭背後的信仰,我覺得他(她)們都是好奇而友善的,我回答了他(她)們想知道的所有問題,我覺得其中也有一些非常善於思考和學習的人,如同這位想戴蓋頭的漢族大姐。所以我認為大城市顯得非常稀少的戴蓋頭的身影,還有一種無形的作用,那就是啟發一些理智的民眾進行有益的思維。

如今的中國社會,人們信仰的缺失如同浩瀚無邊的沙漠缺乏雨水一樣,但是只要能看到一點綠洲,我們就有穿越沙漠的希望。這淹沒在熙熙攘攘人流中的蓋頭,也許就如同這點綠洲,能給那些渴望學習,善於思考的人一點提示,能達到這樣的效果也是難得的善功。所以,今天,在中國的大地上需要更多的信仰符號和風景。戴著蓋頭行走就是傳遞一種信仰的符號,增添一種信仰的人文風景。對於那些善於思考的民眾,當然是一種善功。

六、服飾對有信仰的人來說是一種神聖的傳統

 西安開往北京的高鐵上我們遇到了幾位尼姑,她們是中途上車的,座位離我們很近。看著我的兩個兒子在車廂嬉鬧,她們非常高興地和他們打招呼,並不時地誇獎孩子。她們給我的感覺是大方而自信,沒有絲毫另類的感覺。

另外一次在西安高鐵站等待進站的候,有一個道士正好排在我的前面,當時他正給陪送他的人低聲地講解著道家的人生觀。看得出來,他很年輕,穿一身嚴謹的道袍,但是說話充滿自信,舉手抬足也顯得格外輕鬆自如。

 於是我想起了修道院的修女,從古至今,她們永遠嚴謹的戴著蓋頭或出入教堂,或現身公共場所,從來沒有改變過。

 無論是佛教僧尼、還是道教的道士、或者基督教的神父和修女,他(她)們都是的專職的神職人員,是有信仰的人。他(她)們的服飾同時也是區別於塵世,彰顯自己精神世界的符號。

伊斯蘭教是提倡今世和後世並重的信仰,穆斯林是不允許出家修行的,所以沒有類似其他宗教出家修行的神職人員專門穿的服飾。所有的穆斯林都履行同樣的信仰功課:念、禮、齋、課、朝。伊斯蘭的信仰精神貫穿在每一個穆斯林的生活細節中,為眾人所熟知的是穆斯林比較注意乾淨衛生,穆斯林必須吃清真飲食等,這些都是信仰要求的外在體現。可以說從穆斯林的衣食住行等各個方面都能夠找到信仰的痕跡和影響,服飾自然也不例外。

今天,全球穆斯林人口已經達到16億,分佈在世界各個角落各個不同膚色的人種中,不同地區的穆斯林在服飾上也有鮮明的地方和民族的特徵,但是還能夠找到基本統一的標誌,那就是穆斯林男士的白帽和穆斯林女士的蓋頭。

穆斯林男士的白帽和穆斯林女士的蓋頭,也體現了其信仰精神,這是一種行走在今後兩世之間的橋樑和標誌,表達了穆斯林信仰的核心思想:中正和諧的兩世觀念,即重視現世的生活,又要時刻牢記後世的存在和警告。《古蘭經》是穆斯林信仰和生活的指南,目前伊斯蘭世界最著名的思想家法土拉·葛蘭先生說過:“儘管我們依然身處今世,當我們進入《古蘭經》所開啟的氛圍之中,就會感覺到自己正在穿越墳墓,正處於今後兩世之間的中間世界,正經歷著審判日和(連接天堂的)綏拉特橋的考驗------或為火獄中的恐怖景象而驚恐不已,或于天堂的靜逸美景中徜徉忘返①。”

而那些用《古蘭經》來指導自己人生的虔誠穆斯林,他(她)們的人生路上時刻都會彰顯信仰的痕跡。他(她)會在日常的生活中時刻牢記真主在《古蘭經》中給予人的忠告:“你們的上面,確有許多監視者,他們是尊貴的,是記錄的,他們知道你們的一切行為。”(《古蘭經》82:10-12)。這也是平常人們所說的“舉頭三尺有神明”,所不同的是,作為穆斯林,不僅應該知道,而且要在自己的日常的衣食住行中去身體力行。帶著白帽和蓋頭謙虛地行走在真主的大地上,做一個虔誠敬畏、謙恭而友善的人,做真主喜悅的事情,給這個世界帶來和平和安寧,只有這樣,到了後世才能有機會進入天堂,這是伊斯蘭信仰核心價值的集中體現,也是穆斯林服飾的精神含義——敬畏而莊重。

服飾對於所有信仰的人來說都是一種神聖的傳統,應該繼承,否則,我們今天的世界將失去很多對神聖傳統的記憶和痕跡。無論是穆斯林帶有信仰符號的白帽和蓋頭,或者是僧人尼姑的道袍,還是神父修女的職業服裝,都在用不同的方式向周圍的世界彰顯自己的信仰境界和精神,都是敬畏造物主的標誌和符號,都應該得到這個世界應有的尊重。今天的世界各地,尤其是充滿無神論思想的社會裡,這樣的服飾已經很稀少了,所以更顯得珍貴。在這個已經過分世俗和過於自我的瘋狂年代裡,如果我們還一味地排斥或者否定信仰精神和傳統,那就是對神明的不敬。

如今,人們僅僅把服飾作為物質進行消費和欣賞,甚至把女人和女人的服飾作為性感的工具進行宣揚和讚美的時代裡,人們已經而全然不顧及服飾最初的精神價值——羞恥心,一味地追隨物質利益和個人享受的結果就是縱容女人的裸露和各種奇裝異服,其結果是把女性和她們的服飾變成了性的工具進行肆意的宣傳,供心懷叵測的人們玩樂。相反,對於帶有信仰符號的傳統服飾和人群進行防範和詆毀,其結果只會葬送造物主賦予人類有別於動物的那種崇高精神品味——羞恥和敬畏之心,從而把人變得和動物無異,這是現今社會對女性人格最大的侮辱。失去敬畏和羞恥心的人類,將潛伏著最危險和最讓人可怕的結局。

我相信一個能夠讓歷史和現實、世俗和信仰、傳統與現代和睦共榮的社會,一個在發展物質文明的同時懂得敬畏造物主的社會,才是真正健康有序的社會,才是真正寬容和諧的社會,才是會得到造物主憐憫的社會。

七、還原蓋頭的歷史

 戴蓋頭並不是穆斯林婦女的專利,為基督教和伊斯蘭教所推崇的,為世人皆知並且十分尊敬的聖母瑪利亞的形象,無論在什麼地方出現,都戴著蓋頭;因為終身奉獻于慈善事業而獲得諾貝爾獎的人間慈善大使,信仰天主教的德蘭修女總是戴著蓋頭出現在世人面前;幾千年來,修道院的修女無論在任何地方出現,依然帶著她們從來沒有改變過的蓋頭。她們已經成為人間女性善良、純潔和敬畏的象徵。

歷史上猶太教和基督教的婦女也曾經是戴著蓋頭的,後來就婦女是否戴蓋頭這個問題,基督教在經過幾百年的辯論後不了了之,今天,猶太教中的正統派依然在要求婦女戴蓋頭出門。可是猶太教和基督教在經過理性主義的全部洗禮,已經基本上走上了全面世俗化的道路。早期傳統的服飾,尤其是婦女的蓋頭幾乎在猶太教和基督教普通婦女中悄然無息地消失了。

 記得我的一個馬來西亞的姐妹告訴我:在馬來西亞,蓋頭也經歷了一個從丟失到回歸的過程,英國殖民地統治時期的那幾代人慢慢地都丟失了蓋頭。就在馬來西亞獨立以後開始,馬來人的信仰意識開始回歸,年輕一代的姑娘們很快就悄然無聲地帶上了蓋頭。

無論是前蘇聯統治過的中亞穆斯林國家,還是歐洲殖民地統治過中東、北非及南亞的穆斯林國家,有些地區穆斯林婦女的蓋頭都和穆斯林的信仰一樣夠經歷了從丟失到找回的艱難過程。當殖民地的統治結束之後,穆斯林的信仰開始了曲折和艱難的回歸之路,蓋頭就是信仰回歸的一個標誌。

 眾所周知,土耳其儘管沒有經過外國殖民統治,但是在近現代歷史上世俗政權的統治者,也曾以法律條文的方式強迫婦女們摘掉了蓋頭。但是,當土耳其民族的信仰意識開始回歸並且最終形成潮流時,婦女們又悄然無聲地帶上了蓋頭。

第二次世界大戰至今,穆斯林國家和地區開始陸續向歐洲、北美和澳洲等地移民。來到這裡的穆斯林在西方文化的包圍中更加清醒地意識到回歸伊斯蘭的重要意義,所以他們籌建清真寺並興辦學校,積極營造適合自己信仰和傳統生存發展空間。在這期間,越來越多的穆斯林婦女帶上了蓋頭,表達了回歸的精神和願望。在西方生活的穆斯林婦女戴蓋頭也曾經經歷了很多考驗,尤其是在世俗化極高的法國社會,遇到的阻力最大。但是,她們沒有被嚇到,依然選擇用法律的手段維護自己的尊嚴和權利。

在西寧參觀馬步芳公館的時候,有一張老照片引起了我的注意。這張照片是陳列在馬步芳公館裡的一個有關解放軍進駐西寧的歷史陳列室裡,內容注釋是‘西寧的回族婦女歡迎解放軍進駐青海’。從這張照片上我們可以看到當時在西寧街頭歡迎解放軍的所有的回族婦女都是戴著蓋頭的。那麼中國回族婦女的蓋頭究竟是什麼時候消失了呢?又在什麼時候又悄然地回來了?這是一段非常值得探討的歷史。

世俗化和現代化正以前所未有的方式挑戰著人類曾經擁有的各種神聖傳統和信仰價值,有數千年歷史的佛教、印度教、猶太教、基督教及中國傳統文化都無一不例外地受到有史以來最大的挑戰。儘管各大信仰中也不乏有識之士勇敢地站起來奔走呼籲,以維護和傳承人類歷史上有價值的神聖傳統和理念,但是由於主流媒體不屑於傳遞的這種聲音,因而這類努力經常被淹沒在物欲橫流、聲色喧囂的塵世裡,絕大多數人是無法聽到的。相比較而言,穆斯林維護自己傳統信仰和價值觀的努力則顯得更加積極和徹底。

到目前為止,西方列強對穆斯林世界的殖民和半殖民統治所帶來的直接後果有二:第一在原本統一的穆斯林世界創造了更多的民族國家和國王,從而加劇了穆斯林世界的分裂;第二導致穆斯林世界最大限度的世俗化效應。

但是這並不是說穆斯林和世俗生活是絕對對立的,穆斯林追求的是中正和諧的兩世並重的生活,我們既要現世的物質生活,但是我們時刻不能忘記等待我們後世結局。所以我們的現世生活不能脫離信仰的要求和規範,而是應該在真主許可的法度內過一種有所敬畏的生活。舉例來說,過度地提倡個人享受而無節制地開發自然資源,從而破壞生態環境,是我們的信仰反對的;所有奢侈享受、腐敗墮落、行賄受賄、吝嗇錢財、商業欺詐、高利貸等都是我們的信仰堅決禁止的行為;所有的非法的兩性關係以及同行戀等都是我們的信仰所絕對禁止的。所以,伊斯蘭強調的是遵循造物主的規則,過一種有節制的現世生活,而不是一切以滿足人類的欲望為目的,無視真主的法度的那種無節制的世俗生活。

防止和抵禦全面世俗化的重要方法之一就是堅持那些神聖的傳統,讓信仰的光輝展現在人們的日常生活中,這樣才能充分體現人類對於造物主的敬畏和服從,才可能不被完全世俗化。讓信仰脫離人們的生活,回歸寺院,讓人類生活失去信仰的標記和符號,這樣的做法最終會使得伊斯蘭教的信仰和其它已經被世俗化的信仰一樣,失去原有的生命力。

對於穆斯林婦女而言,在近現代歷史上,蓋頭作為一面旗子,是維護信仰的尊嚴和權利,回歸傳統和信仰的標誌之一。儘管一些理性的學者也在為穆斯林婦女不戴蓋頭尋找經訓的理由,表面上看起來似乎也是合理的。但是我個人認為儘管蓋頭的重要性不能和穆斯林必修的五大信仰功課一樣相提並論,但是蓋頭在歷史傳承中已經帶上了信仰的符號和精神,已經被賦予了一種神聖的使命——傳承造物主特殊恩典,維護人類服飾所固有的神聖精神和靈魂。所以它是一種無法繞開的有價值的神聖傳統,必將跟隨信仰的腳步一起沉浮。

八、蓋頭在大西北找到的歸宿感

無論是徘徊在青海西寧的街頭,還是走在甘肅蘭州的大街上,或者漫步在寧夏銀川的廣場,儘管不是多數,但是蓋頭在這些地方並不感到寂寞和陌生,你時常能夠找到自己的同類。而在臨夏、循化、同心和韋洲等大西北的二線和三線城市的街頭巷尾,蓋頭已經是司空見慣的風景,戴著蓋頭在這裡行走,你立刻如同匯如大海的浪花一樣,沒有特色,蓋頭在這些地方的確找到了歸宿。

因為這些地方戴蓋頭的女人越來越多,蓋頭以及與蓋頭相般配的穆斯林婦女服飾都已經成為一種新興的產業進入了大西北的商家和店鋪,在這些地方的商店裡你隨時可以看到琳琅滿目、色彩鮮豔的各種各樣的蓋頭。我終於明白在這些地方戴蓋頭已經是一種時尚,女人們都帶著適合自己的最時髦的蓋頭,自信地行走在屬於自己的土地上,顯得更加莊重、優雅而美麗。這裡的蓋頭已經超越了蓋頭本來所擁有的基本功能,賦予了更多的作用:美觀而時尚。

在這裡,我似乎又找到了在加拿大的時候所見到的類似的風景。加拿大的穆斯林也是少數族裔,那裡的穆斯林有的是帶著自己堅定的信仰移民到加拿大的,有的是到了那裡以後發現了自己信仰的光亮,義無反顧地回歸了信仰的群體。面對西方文化的強式包圍,穆斯林突破重圍的辦法就是在這裡創建自己的小社會,積極籌積資金興建清真寺,辦學校,舉辦各種信仰講座和培訓班,積極發展兒童教育。隨之而來的是穆斯林把自己故鄉的傳統服裝也帶到了加拿大,在各種穆斯林自己的節日和培訓大會的活動中,最多的商品就是來自各個穆斯林國家五彩繽紛的穆斯林婦女傳統服裝和蓋頭。而參加這些活動的婦女幾乎都是身著傳統服裝,頭戴蓋頭的姐妹。這些服飾共同的特點就是莊重大氣又不失絢麗多彩,有傳統顏色莊重的各式袍子,也有印巴女性那種顏色搭配醒目豔麗的長裙。這些服飾設計的目的似乎要把大自然最亮麗的色彩都佩帶在女性身上,這的確是最好的服裝設計效果。在這裡,有時候你會產生一種錯覺,似乎到了一個穆斯林國家。其實,這是穆斯林用自己的行動創造自己的社區文化。這只能說明一個問題,穆斯林婦女對於傳統服飾的獨特感情。

在各地穆斯林婦女湧動的一種服飾回歸潮流中,中國大西北的婦女似乎捷足先登,她們不僅積參加各種學習班補習信仰的功課,而且在著妝上也悄然回歸了傳統。她們絢麗的蓋頭和莊重的服飾在彰顯著一種自信和精神,無聲無息地配合著世界其它地方穆斯林婦女服飾的潮流,走在回歸的路上,儘管身處大西北,但是她們並不寂寞。

看得出來,生活在大西北的穆斯林婦女正以前所未有的熱情還原蓋頭本來的歷史,這種努力是一種無意識的,也是必然的結局。儘管這只是大西北二線或者三線城市才有的風景,但是我相信這樣的風景遲早會帶來更多善於思考的民眾的觀賞與思考,它必將以一種獨特的美展現在世人面前。

走在大西北的土地上,回味在加拿大和馬來西亞所看到的穆斯林婦女服飾的變遷,我最大的體會就是穆斯林婦女的服飾不僅永遠不會消失,而且遲早會以一種新的潮流展現在世人面前,這種潮流將帶動全球婦女對於服飾文化審美的全新認識,把女性服飾應該具有的知恥和敬畏精神展現在世人面前,讓更多的人回歸傳統的價值觀。

與這裡的姐妹們的蓋頭相比,我自己的蓋頭已經非常過時了。

九、蓋頭是一種自我修行和昇華

服飾的首要功能是遮醜,羞恥心是人類有別於動物的最重要的標誌之一,是真主給人類的一種恩典。所以,服飾一開始就不僅僅是物質,還是人類一種崇高的精神象徵。隨著人類的繁衍發展,出現了不同的族群,服飾便開始有了地域和族群的區別,所以攜帶了更多文化和精神信仰的符號和特徵。所以不能僅僅把服飾作為一種物質進行消費和欣賞,更重要的還要把它作為一種高貴的精神符號進行審美和認同。

穆斯林婦女的蓋頭就是純潔和敬畏的象徵,是對三大一神教婦女服飾所代表的神聖傳統和精神的繼承。戴蓋頭就是在提醒自己和周圍的世界,要在這個充滿物欲的世界裡帶著信仰和靈魂有所敬畏地活著,而不是隨波逐流地被物質世界所左右。這是一種可貴的符號和精神,一種用自己的裝束和堅定的信念來回應這個世俗的世界,保持虔誠而純潔的靈魂,從而捍衛對造物主的敬畏之情,這是這個時代最需要的精神情懷。

一位曾經在馬來西亞高校任高管的大姐就這樣對我說過:“戴著蓋頭能夠讓我時刻心系真主,約束自己,時刻感受到造物主的恩典,時刻檢查提醒自己不要超越法度去做真主不喜悅的事情。尤其是像我這樣常年在外出差的女人,各種誘惑無處不在,而蓋頭能夠時刻提醒自己自尊、自愛,做一個安分守己敬畏真主的女人。”

早在2002年的時候,我和西北高校的一位姐妹去印尼參加一個有關穆斯林婦女問題的培訓會,在那裡遇到了來自東南亞的穆斯林姐妹。有戴蓋頭的,也有不戴蓋頭的,但是來自泰國的姐妹幾乎都戴著蓋頭,當討論穆斯林婦女戴蓋頭的問題時,泰國姐妹們的解釋至今讓我記憶猶新。她們說:“在泰國,穆斯林是少數群體,穆斯林姐妹們帶上蓋頭,並且相互提醒要自重和自愛,在泰國的色情行業裡沒有戴蓋頭的穆斯林婦女,所以戴蓋頭的穆斯林婦女贏得社會的尊重和認同。因為我們是少數群體,所以我們戴蓋頭可以讓我們相互認識,並且相互提醒和支援,大家戴著蓋頭以高尚而純潔的面目出現在眾人面前,與人為善,讓那些不戴蓋頭的人和不瞭解我們的人認識和瞭解我們,從而尊重我們和我們的信仰。”

馬來西亞的姐妹道出了蓋頭對個人行為的約束功能,完善自我品德的價值和意義,泰國的姐妹總結了帶蓋頭對於群體自我精神昇華和提煉的意義。實際上,我的體會是蓋頭的確會幫助我們完善自己的修養,這身裝扮會提醒我們在即將動怒的時候選擇了忍耐;在即將出言不遜的時候能夠管住自己的舌頭;在利益衝突面前,選擇了禮讓。因為我們時刻牢記真主的叮嚀,所以我們選擇了真主喜悅的方式與周圍的世界交流,這樣我們的心態就會更加平和和從容,這樣才能帶給我們周圍的人友善和寬容。

所以無論對於群體還是個人,戴蓋頭都是一種自我修行,當我們戴著蓋頭的時候,我們肩負著更多的責任,我們更應該敬畏、忍耐而寬容,把最美和最純潔的靈魂彰顯在實際行動中,與人為善,謙和順從,給周圍的人和社會帶來和平和安寧。只有這樣,我們才沒有辜負真主給予我們特殊的使命和恩典,才能把蓋頭的真實意義表達出來,才能讓周圍的世界認識和接納我們。這樣無論對於我們個人,還是我們的群體,都將是一份無法拒絕的善功。

戴蓋頭已經成為一種潛在的潮流和精神認同正從四面八方湧來,即使在中國的這種大環境下,戴蓋頭的潮流也已經開始在大西北和其它地方湧動。能夠頂著各種壓力和考驗,堅持

帶上蓋頭行走在中國大地上,的確需要十足的勇氣和對於造物主的絕對虔誠,這也是一種在艱難環境下的自我修行與提升。

蓋頭對於周圍的世界,它是一道值得觀賞和探索的風景,它最終將留給世人一份難得的善功。帶上蓋頭謙虛地行走在真主的大地上,在這個充滿物欲的今世,帶著對造物主的敬畏和虔誠的靈魂活著,給這個信仰缺失的世俗世界增加更多的信仰痕跡,這本身就是一種值得尊敬的境界和精神,所以,戴蓋頭是一種精神上的自我修行和昇華。

結束語

在這裡我要感謝所有戴蓋頭的好友,是你們的虔誠和友善打開了我對於蓋頭的認識之門,讓我通過你們所帶的蓋頭最終認識到了真主的偉大。在我的人生中,你們的出現猶如一道亮麗的風景。在這個蓋頭被誤解的年代裡,我感覺自己最有責任站起來告訴周圍的人們蓋頭所擁有的真正價值,這是我寫這篇文章的真正目的。感謝你們對我這麼多年不戴蓋頭的那份耐心陪伴和真實的友誼,祈求安拉回賜你們兩世吉慶! 

同時,也以此文獻給我認識的第一個倔強地戴著蓋頭在大學校園行走的姐妹,很遺憾自己在那個時候沒有選擇帶上蓋頭勇敢地和你站在一起,但是你的勇敢和倔強一直提醒我去思考蓋頭背後的含義。感贊真主!二十年後的我終於領會你當時的那份倔強的含義,這是今天生活在中國大地上所有的穆斯林姐妹都需要領悟和堅守的一種信仰境界和精神。希望有一天,我戴著蓋頭陪同你回到我們的大學校園,一起去看望那些頭髮已經斑白的老師和同學們,希望那個時候的大學校園會有更多戴著蓋頭行走的姐妹。

 阿伊莎· 安朏朏 2015年9月12日於多倫多

-------------------------------------------- 

法土拉葛蘭先生《智慧珠璣》,P8,宗教文化出版社。


感謝流覽伊斯蘭之光網站,歡迎轉載並注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