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穆斯林女博士在矽谷-伊斯蘭之光

頁面載入中...

當前位置:首頁 > 中國穆斯林 > 觀察與研究 > 觀察與研究

西安穆斯林女博士在矽谷

2000年11月,  當馬越博士告別西安親人登上飛機航班時,心裡忐忑不安。因為此行目的地——美國矽谷,是當代科技競爭的頂級平臺,是全球IT行業群星薈萃之地,多少專業英才無法進入,  自己真的能在那裡站住腳嗎?

飛向矽谷

馬越是土生土長西安穆斯林女子。小學、初中、高中沒有離開過家門,本科、碩士、博士沒有走出過西安。從黃河廠子校,到西安交大附中,再到西安電子科技大學,家門附近的三個學校裡,讓她苦讀了二十年。

馬越在校時英語學得好,  曾代表西安電子科技大學參加西安地區首屆大學生英語演講比賽。平時坊上外賓絡繹不絕,她愛聽那些南腔北調的英語發音,想不到後來為她在海外生存發展帶來很大便利。

馬越讀碩和讀博期間,參加過三個科研項目,都獲得了國家級獎勵。長輩們常對她說三句話:托靠主,認定然,念知感。這是很深刻的人生教育,使她從不敢驕傲自大。

拿到博士文憑後馬越經同學介紹到深圳一家美國公司打工。她的上司和周圍同事都是博士,每天仍然面對著電腦螢幕和那些數位公式,所以環境氣氛比較熟悉。這使第一次出遠門的她克服了心理障礙,逐漸適應下來。

互聯網時代萬里之遙如同隔牆。美國公司高層很快注意到了中國深圳分公司這位新人的不俗實力,數月過後,決定調她到矽谷總部搞研發。這樣的調動還無先例,馬越和同事們都覺得很突然。由於簽證順利超乎預料,馬越來不及細想就踏上了國際航班。一直到了聖·弗

蘭西斯科機場降落,她的心理感覺仍然像時差一樣,沒有調整過來!

大風大浪

矽谷表面風平浪靜實際暗潮洶湧。最拔尖的人才到這裡都不能不變成工作狂。有些人連續多日加班,後來仍然消失,新的身影繼續在那兒熬夜。由於競爭淘汰激烈,人事更換頻繁,馬越到來沒有引起任何人注意。

馬越仍是在校生那種模樣,清秀的面容帶著校園的寧靜與單純,普通同事竟弄不清她是幹啥的。沒過多久,馬越就脫穎而出。一年多後,她進入了總部的核心技術研發圈。

但一個意料不到的事情發生了!

公司這支優秀團隊在矽谷充滿殺機的“叢林世界”裡,遭到了全軍覆沒的命運!這是馬越事先絕對沒有想到的。出國之前馬越對吃苦、拼搏、競爭有心理準備,就是沒有想到公司會倒閉!資本主義弱肉強食和自由市場經濟大魚吃小魚的殘酷過程,恰恰讓她碰上了。那是一場驚心動魄的“職場地震”,公司裡到處彌漫著恐懼和絕望的氣氛。全體員工面臨失業,繁忙的總部大樓失去生機,顯得冷冷清清、空空蕩蕩,一片蕭瑟和悲涼。

幸虧是有例外的。

大公司不僅要“咬死”小公司,還要“吃掉”它的核心骨幹人才。科技企業兼併說到底是人才重組,大公司“攻城拔寨”的最終目標其實就是掠取高端人才。各種資料擺放在勝利者的桌案上,經過反復甄別,精心挑揀,優中擇優,最終確定了4名人選,而馬越的名字恰恰就在這個珍貴無比的“接收名單”上!

經過這次大風大浪,公司遭遇滅頂之災而馬越絕處逢生。她被“大地震”的強大氣浪淩空拋起,升到了一個更高科技競爭平臺。從此一步跨入了矽谷著名的PixeIWork_s公司。 PixeIWorks是美國頂級的視頻晶片製造公司,是國際公認的科技領先方陣,它的根基紮牢在歐美發達市場,進入這種跨國公司總部本身就是一種很大的成功!

這是一次身不由己的飛躍。

走向成功

大公司內部競爭更加激烈,但馬越開始逐漸適應,變得成熟起來。她見慣了冰冷人事變動,學會了低頭做事,不聞不問。

當研發部只剩下自己一個“元老”時,馬越終於松了一口氣,有了安全感。

後來公司明確規定由馬越牽頭承擔核心研發業務,她心裡才真正踏實下來,就把女兒和丈夫先後接到美國。這時,PixeIWorks公司決定讓馬越領導和管理研發部,提拔她為研發部主任!這當然是可喜可賀大好事,但現實的難點是,馬越從小沒當過一天班幹部小組長,從家庭到學校再到職場一直都是“被管理”者,現在突然轉換角色進入管理層,變成選拔和管理人才的人,領導幾十位優中選優來的同事,她有這種金剛鑽,能攬這種瓷器活嗎?她是不是具備企業家的素質和潛力呢?

 PixeIWorks高層清楚馬越的“底細”,在提拔的同時安排她去斯坦福大學參加企業管理高級研修班。費用由公司承擔,允許她移交工作去進修。矽谷很少有所謂“脫產培訓”,高價的脫產培訓幾乎聞所未聞。但馬越激動了一陣就冷靜下來。她對企業管理實在心裡沒譜,真害怕學劍不成,一腳踏空,失去自己的技術優勢和競爭退路。思來想去,在征得公司同意後,她一邊工作一邊學習,開始了赴美最難熬的日子。斯坦福的進修必須百分之百努力,而公司業務絕不能有一絲一毫鬆懈,兩個百分之百疊加在一起,是一次真正的“極限挑戰”,但這為馬越贏得更大聲譽。當馬越把優秀成績單拿回公司時,研發部在她拼搏精神激勵帶動下也有了新起色。後來馬越領著這支朝氣蓬勃的團隊連連告捷,還組建一支海外新軍,業務拓展迅猛,證明了自己的實力與潛力。

現在馬越已成為PixeIWorks“資深研發總監”,這個職級,  離公司副總裁位置僅剩一步之遙。

與此同時,矽谷一些“獵頭公司”以敏銳嗅覺聞風而至,積極與馬越接觸,不僅超出專業,而且跨越行業,  已完全把她當成企業家來看了。中國陝西回族女兒阿依莎——馬越,經過十多年艱苦努力,終於在“灣區”  (以矽谷為核心的美國西部高新區)牢牢站穩了腳跟!   

目前馬越關心女兒的教育問題。美國是個移民社會,多元文化的碰撞常使新來孩子迷失自我。有句流行語說:  “捨不得孩子移不了民”,雖是調侃卻包含深切教訓。鄰居一位猶太老人也善意提醒馬越: “美國社會色彩斑斕,一定要為孩子塗上心理底色,否則孩子一輩子都感覺不到幸福!”

技術移民是以成熟心智來美定居的,與黑人幾百年後尋“根”不同的是,他們從來不曾淡化“根”的記憶。馬越經常“夢回長安”,現在她要用記憶的長線幫女兒織“長安夢”。中國——西安——回坊,這是馬越自己成長的背景,也是她要為女兒濃重薰染的文化心理底色!

心靈史略

馬越的巴巴(爺爺)是西安南城清真寺馬傳真阿訇。馬傳真秉承了先賢胡登洲經堂教育的思想,不僅重視宗教經典研修而且強調文化知識學習,  以此作為治學的方針和教育後代的家訓。

馬越生於七十年代,  她知道巴巴是安康東關南正街人,從小跟韓阿訇到西安,30歲在南城開學,爾林深厚,名重一時,坊民們三次為他立匾。後來患病,清涕晝夜長流不止,  巴巴就用毛巾紮住鼻子,繼續熬夜看經。由於積勞成疾,終年僅45歲!娜娜是西安老戶,親戚遍及西羊市、化覺巷、大皮院、廣濟街、學習巷、灑金橋,更不用說南城坊。巴巴歸真後,娜娜歷盡艱難支撐家庭並傳承家風,辛辛苦苦拉扯孩子們成長。因此“娜娜過去咋樣咋樣”成了馬越最耳熟能詳的家訓。

在馬越兄妹上學時,父親講起娜娜的事常常到深夜。馬越感到娜娜離自己很近,一直想把娜娜對自己的影響梳理出來。尤其是到了矽谷,思鄉之情越來越深,這念頭越來越強烈。可惜多年來她總是忙,沒有系統思索整理的時間。在斯坦福大學參加研修培訓的時候,機會

終於來了,那是一次一舉多得的最佳機會!

高研班的演講訓練有一道必選題,要求每個學員舉出對自己影響最大的人並且闡述理由。這個題目似乎有比較趨同的模式,學員們舉出的都是歷史偉人和當代名人。只有馬越說,對她影響最大的人是她的奶奶——一個沒有文化的家庭婦女。這很出人意料,簡直讓人大跌眼鏡。但是美國高等院校頗鼓勵“與眾不同”、  “另闢蹊徑”、  “標新立異”。所以這個選題註定了馬越勝出。導師仔細審讀了馬越的演說提綱,感到內容豐富,邏輯清晰,  富有理論張力和說服力,就安排她作公開演講。這是一種很特殊的待遇,只有內容獨到、思考成熟、見解精准的講題,才安排公開講演,  以展示高研班的成果、擴大高研班的影響。

演講那天聽眾座無虛席,許多陌生面孔連導師也沒見過。顯然PixeIWorks公司的研發總監、來自中國的女博士的演講預告,引起許多人的好奇與興趣。這既是對演講者的考驗,也是對高研班的檢閱,所以導師應該也不輕鬆,但看著從容自信,還不時微笑聳肩以安穩馬越情緒。

馬越遵照導師意見對演講稿作了反復修改調整,又通過越洋電話核實了一些細節,站在臺上反而不緊張了。她想起萬里之外的親人親情,回味自己孤身在美的掙扎與奮鬥,百感交集,有一種想流淚的感覺。真誠和自然是演講成功的前提。這一點馬越真正做到了。

演講摘要

在我的科技生涯中,對我影響最大的人是一位不懂科技的人。這是我的祖母,我們稱作“na-na”  。

我出生時,我的娜娜已經去世。但我是聽著她的事蹟長大的,我熟知她的苦難、頑強和教導。娜娜陪伴我穿越人生困境,是我的精神導師。

娜娜沒文化。她在新中國才有自己的名字——馬俊芳,但是她老人家始終不會寫出這三個字。

娜娜對我的影響當然不是在文化上與專業上。娜娜對我的影響,是在精神上、心理上、性格上、氣質上、人格上,一句話,是在非智力因素  (Non intelligence factors)方面。

我把娜娜的優秀品質歸納以下三點,與各位分享:

第一,  包容。這既是做人的良好素養,也是一種優秀管理品格。我的爺爺是一個穆斯林社區的宗教領袖,娜娜因此被稱為“師娘”一一這個詞由導師與母親組成,表示信仰與母愛的集合。這裡我要講一個故事。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  日本軍隊入侵我們國家,到處瘋狂燒殺搶掠造成億萬戰爭難民。難民潮從東部淪陷區向西部大後方湧動,有一部分湧入了我的故鄉西安,其中就有不少穆斯林。當時西安很封閉,從沒見過這麼多“離鄉人”,我的爺爺奶奶盡力歡迎“離鄉人”來到自己教區,以至外來教民的人數迅速與老教民持平。外來教民一半是女眷,娜娜在這一半教胞中起到了無可替代的核心協調作用。她尊重陌生鄉俗,費力辨聽各種難懂的方言。她用信仰開導破產者們,用母性的溫柔安慰離鄉的淚水。外來教民遇到喪葬大事就在我們家由娜娜親自動手籌辦料理後事。不大的教區儼然成了一個放大的家庭。我可以自豪地告訴大家,後來西安一些著名品牌餐飲企業就是我們教區的新來教民創立的,比如清雅齋、白雲章等等。西安第一位洋行代理人、西安穆斯林第一位汽車貨運業主,也在我們教區。中國著名學者金家禎教授這個時期遷居西安,執教于西北大學,每個星期及宗教節日都不辭路遠到我們教區參加聚禮,為教民帶來許多新文化資訊。抗戰時期各省穆斯林教胞在西安和諧相處,而我們教區成為典範!  包容體現著愛的心胸,這種心胸不是來自書本,而是來自信仰與良知。普通人的相容能力決定生存能力而管理者的相容能力決定著團隊的凝聚力。

第二,  堅強。娜娜的堅強意志,是在爺爺去世後表現出來的。我的爺爺在內戰後期因病離開人世。他把一生獻給宗教而沒有個人財富積累,留給娜娜的是一個貧窮的家和六個未成年的孩子。爺爺的突然離世導致了家庭經濟崩潰。全家被悲痛擊倒、被恐懼淹沒,而災難仍在襲來。僅僅三個月後,娜娜最心愛的也是最小的兒子因病無錢醫治,不幸夭折,又過了兩個月,她相依為命的母親在憂愁、焦慮和勞累中撒手人襄。半年時間內接二連三失去至愛親人,徹底失去生活依託,我不知道一個女性在一生之中還會有多少無法承受之重!我無法想像娜娜不到一米六的身材怎樣面對每一個沉重的黎明。當時,我的國家被饑餓、貧窮、災荒和戰亂籠罩,就像今天的索馬里或埃塞俄比亞。那是一段沒有希望的歲月。有人勸娜娜把孩子們送人,也有人勸娜娜改嫁,但我的娜娜選擇了守望。她要用生命和愛心撐起我們的家。幸虧她的兄弟們以及新老教民們盡力相幫,這種雪中送炭的幫助我們永不忘記。新中國成立後,隨著經濟恢復和政府救濟及民族政策實施,娜娜帶著我們全家,終於走出了絕望的低谷。娜娜的堅守奠基了我們家後來的發展,而她自己背負了太多人生苦難,我對她漸漸遠去的歷史背影一直懷著深深的敬意!各位,女性不是軟弱的代名詞,信仰和愛心使人無比堅強。娜娜是我永遠的楷模,她永遠在激勵我成為生活的強者!

第三,恒心。娜娜雖然沒文化但有理想和追求。最值得稱道的是她在家庭教育中的恒心與執行力。舉一個例子。中國的穆斯林有一個傳統,叫做“經書並舉”,意思是有宗教信仰的人應該重視文化知識學習。我的爺爺發展了這個傳統,強調新學堂新知識的學習。由於爺爺英年早逝,他的原則就由娜娜在我們家執行。我的父親告訴我一件小事:他年幼時爺爺去世,家裡陷入絕境,但是娜娜有一次對他說:  “你以後要去出洋留學。沒錢不要緊,可以‘勤工儉學’!”這至今令我感動和追思。“勤工儉學”是上世紀初期即著名的五四時期北京天津等城市的新說法,流傳於東部地區。娜娜從教胞中聽到這新鮮資訊,不僅聽懂了記住了,而且變成對子女的期盼教導。她在逆境中鼓勵孩子出洋留學實際是激發孩子堅定的求學進取精神。我的父親後來擔任國際經貿方面的領導工作,他的國際視野是娜娜啟蒙的。在爺爺榜樣薰陶和娜娜精心呵護下,我們家一代一代都有濃厚學習氣氛。比如,我的大伯馬良驥,從小苦讀經典並努力學文,在宗教事業上成績卓著,曾任中國伊斯蘭教協會副會長,從1957年埃及收回蘇伊士運河邀他在百萬人慶典集會上誦讀《古蘭經》以來的半個多世紀裡,他越來越有國際影響力。我的三叔則學習並從事經濟會計專業,後來成為一個大型國有上市公司的高管。我的四叔研究中國哲學,是享受中國國務院特殊津貼的專家教授,擔任學術領導職務。我的一位在西北大學工作的兄長,用四年時間以典雅剛勁的中國書法抄寫了全部的中譯《古蘭經》,被鐫刻於昂貴木板鑲嵌於清真寺大殿。我的三位兄長在中央機關和地方政府擔負領導工作,對學習鍥而不捨。我的妹妹在北京創立的廣告公司已經擁有先進製作能力,在3D技術領域完全達到領先水準。我的侄輩和外甥們,也在茁壯成長……娜娜不懂全球化,但她堅持有宗教信仰的人應該學習新文化,順應了這進程。我今天站在世界頂級大學——斯坦福大學發表演講,我的娜娜會感到無比欣慰。她老人家的靈魂會從天堂微笑地看著我。我此刻想說的是,娜娜,我所有的話也是說給您聽的……

馬越淚水悄然湧上眼眶,她怕自己情緒失控就匆匆說了“謝謝大家”結束講演。

聽眾席一片靜寂,突然爆發熱烈的掌聲。在散場出門時馬越聽到人群中有人模仿“娜娜”發音。那是她在導師支援下採用的西安回坊原聲,很自然順口,使娜娜一詞從語流中“跳”出來,頗能給人留下印象。

馬越感到中西文明溝通有時並不複雜。娜娜得到學友們的認可和尊重使她很受鼓舞,也使她在西方社會教育女兒有了底氣。女兒升中學後闖進全加利福尼亞州中學生徵文前5名。馬越希望女兒知曉南城舊事,  續寫回坊的歷史,在新的環境綻放新葩。

永不忘本

馬越的丈夫馬超,祖居西安西羊市,是回坊“天錫樓”家族後裔。馬超從西安交通大學本科畢業參加工作,結婚以後努力鑽研電腦專業,現在也已在美正式落戶。他們在矽谷一個高檔社區購買了住宅,為孩子健康成長及融入主流社會鋪平道路。一家三口仍然保留坊上的生活習慣,女兒回家說漢語,是坊上語音語調,讓人十分舒服。

馬越赴美前到化覺巷清真大寺請伯父馬良驥阿訇念“起發”。大伯對她的要求是:牢記根本,不忘傳統。根本是伊斯倆目教門,她絕對牢記!那傳統是什麼呢?馬越認為,是娜娜精神!娜娜精神實質是陝西穆斯林、中國穆斯林的傳統精神。老娜娜們是回坊文化的重要守護者和傳承者。記住娜娜就記住了傳統。馬越期盼娜娜精神在女兒這個小“美籍華人”身上重放異彩。

(作者系中央電視臺編輯)


感謝流覽伊斯蘭之光網站,歡迎轉載並注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