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時代阿訇的人格魅力-伊斯蘭之光

頁面載入中...

當前位置:首頁 > 中國穆斯林 > 觀察與研究 > 觀察與研究

新時代阿訇的人格魅力

(資料圖:呂金虎阿訇)

“阿訇”是波斯語的音譯,一般是作為擁有伊斯蘭知識的學者、教師的稱謂。在中國,阿訇的職責因地域實際情況多有不同,但“替聖傳道,宣揚主命,消除愚昧,為人師表”的根本責任從未改變。在中國穆斯林的認同中,“阿訇”也約定俗成的被界定為在清真寺率眾禮拜、執掌教務的人,與阿拉伯文的“伊瑪目”義近。

穆斯林大眾的認同和尊崇,為阿訇的使命賦予了神聖性,對阿訇的身份尊予崇高性,將其奉為“耀世明燈、人生梯行”。在穆斯林的世俗認識中,將阿訇喻為“穆斯林頭上的一枝花”,顧名思義,阿訇被穆斯林群眾奉為高尚無暇的形象代言人。

伊斯蘭教是提倡求知、追求真理的完美宗教。在伊斯蘭的經典和教義中,求知、學習、思考、研究等內容總是融為一體的,並且上升到一定高度,將提升人的性靈、規範人的言行、完善人的修養歸結到具備“智慧”的範疇。故《古蘭經》昭示:  “他以智慧賦予他所意欲的人,誰稟賦智慧,誰確已獲得許多福利。”(2: 269)能夠充分說明“智慧”來自于真主,得到真主所賦予的智慧,就得到了源源不斷的益處。這裡想講的是,一名具備穆斯林群眾公認的,有著良好意志品質、道德風尚和服務水準的阿訇是真主所賦予的“智慧”的授予者、實踐者、傳播者,也是新時代阿訇要具備的人格魅力所在。

作為阿訇,學識修養上要做到精通經典。專業要精通是對職業的基本要求。換而言之,能夠熟知《古蘭經》和“聖訓”是阿訇的基本功。在對《古蘭經》的學習和實踐方面,作為阿訇,重點強調的是誦讀、詮釋和傳揚,誦讀又是詮釋和傳揚的“開篇之作”。真主在《古蘭經》中對誦讀《古蘭經》的規範做了明確的昭示:  “你要諷誦古蘭經。”(73:4),  “諷誦”的原理就是字句分明、抑揚頓挫,目的就是將《古蘭經》文辭美妙、韻律協調、意境雅逸的特點通過誦讀的方式表達出來,在人們賞心悅目中真正領會經典風格獨特、意理深遠、結構嚴密的境地,更好的學習和遵循《古蘭經》。作為弘揚主道的阿訇,顯然責無旁貸。    作為阿訇,身份操行上要做到嚴於律己。在現今,引人思進(進取)、引人思敬(敬畏)、引人思淨(潔淨)已經成為了阿訇追求的主旋律。  “己所不欲勿施於人”、  “身教重於言教”等古訓告訴我們,導人者必先自導。《古蘭經》昭示:  “你們是讀經的,怎麼命人行善而忘了自身呢?難道你們不理解嗎?”(2:44)先知(願主福安之)也教導:命人行善、自己行善,導人作惡、自己作惡。可見,阿訇是導人上主道、上正道的人。在現實生活中,我們也注意到,有一些阿訇疏于自我約束、自我教育和內心的自我和諧,私欲多了一點、財心重了一點、目光短了一點、心胸窄了一點,導致教內不團結、教外不和諧的問題還比較突出,一定程度影響到阿訇在穆斯林心目中的威信,不可避免的傷害了阿訇在社會上的形象,也一度影響了聖教大業的傳播和發展。明末清初的伊斯蘭學者馬注在他所著的《清真指南》中說道“一坊掌教,必須做到苦讀鑽研;端正自身、清正廉潔、以身作則,講一章,進一步;說一句,行一事。學業不精,就不能進行教化,行為不端,就不能勸戒他人。”阿訇的德行和操守由此可見一斑。

作為阿訇,使命任務上要做到教學相長。阿訇就是師長,根本任務就是傳道(宣傳)、授業(教授)、解惑(化解知識的疑點)。《古蘭經》昭示:  “你應憑智慧和善言而勸人遵循主道,你應當以最優美的態度與人辯論,你的主的確知道誰是背離他的正道的,他的確知道誰是遵循他的正道的。”(16: 125)在伊斯蘭教的傳播方式中,基礎要領強調的就是“智慧”,即對事物能迅速、靈活、正確地理解和處理的能力。這種能力是一種綜合體現,是以理服人、充分說理的表現形式。用“善言”“勸人”,目的就是憑藉真主的慈憫傳播真理,用好心辦好事、用善心辦善事,讓人易於接受,才可以追隨。提倡雖是“辯論”,但態度還要“優美”,以循序漸進的方法,  “不強求、非暴力”,以至於心悅誠服、如釋負重。實踐中,我們也體會到,源於地域差別較大、專業知識欠缺、社會知識匱乏,一部分阿訇還存在著“傳”不通暢、  “授”不達意、“解”不透徹等情況,傳播知識的效果和作用也就達不到應有的目的。

作為阿訇,價值取向上要做到情系群眾。阿訇是堅持主道、導人向上,堅持敬畏、導人向善,完善品德、無私奉獻的人。真真誠誠、踏踏實實的為穆斯林辦點好事、辦點實事是阿訇開展群眾工作、建立群眾基礎的一種途徑,也是阿訇提升個人品質,塑造人格魅力的一種方法,更是阿訇付出自己的小愛、收穫真主大愛的高尚行為。在我們的日常生活中,提升阿訇教務服務的意識、能力和水準顯得十分重要。要用《古蘭經》和“聖訓”教育人、引導人、鼓舞人、幫助人。注重伊斯蘭教的宣傳,在依據古蘭、聖訓的基礎上,做到“三貼近”:即貼近實際、貼近生活、貼近穆斯林弟兄。阿訇應該以平常人、平常事、平常的心態去作宣傳。待人接物上,不嫌窮忌富;在對事判斷上,要公正客觀,視穆斯林大眾為父母,把任職的地方當故鄉,把視覺的觸點、重點集中在穆斯林中的弱勢、貧窮、孤苦、殘疾、受災等需要關愛的群體之上,在這些穆斯林共用真主的慈愛的過程中體現我們阿訇的人文關懷,阿訇在穆斯林心目中的形象得到進一步提升,這樣,  “替主揚法、替聖傳教”的使命才會有力顯現。

新的歷史時期對阿訇也有新的要求。阿訇提升自己的人格魅力,是聖教得到不斷傳揚、科學進步、和諧進取的根本因素。在履行教務的過程中,我們也不可避免、或多或少的碰到一些新情況、新問題,有時很迷惑,有時也很茫然,直接影響到了阿訇教務能力的提升、教務水準的提高。這就需要我們進一步處理好一些關係:

一是要處理好阿訇職業與事業的關係,這是阿訇履行使命的動力所在。

用社會學的觀點來衡量,職業是謀生的一種手段,是一種社會角色。事業是人們所從事的,具有一定目標、規模和系統的對社會發展有影響的活動。站在宗教學的角度講,職業是我們獲取“衣祿”的一種方式,而事業是我們追求主道的一個平臺。顯然,事業建立在職業之上,是一種境界、一種高度、一種奉獻和一種追求。伊本·歐麥爾的傳述,他說:我聽安拉的使者說:  “你們每個人都是一個‘牧羊人’。你們每一個人都要為自己的‘羊群’負責。領袖是牧羊人,要為自己的百姓負責。男人是全家的牧羊人,要對他的家人負責。女人是丈夫家中的牧羊人,要對家庭負責。僕人是主人財產的牧羊人,要為所管理的財產負責。你們每個人都是一個牧羊人,都要為自己的羊群負責。”(兩大聖訓集)

在物欲橫流、利慾薰心的社會弊端面前我們少數阿訇也受到些影響;因生活條件的局限、經濟收入的窘迫,事業追求上受到一定制約,疲於奔命、不務正業、愚弄“高母”的現象還時有發生,阿訇形象受毀、信譽受損,威信受到影響。這就要求我們在強化對經典教義的學習和領悟上進一步端正“學風”,在弘揚主道上進一步端正“教風”,與其他不同的是,我們要深刻領悟真主把我們創造為引領穆斯林大眾遵循主道的人,我們所從事的不僅是糊口謀生的職業,更多的還是獲取真主慈憫的事業,我們因而要不斷的在感贊真主。

二是要處理好阿訇與社會的關係,在自己對新鮮事物的學習與鑒別中與時俱進,不偏激、不退步,恪守中道,體現阿訇是主流社會的一員。

古往今來,阿訇在社會的發展中總是引領時代潮流,從未游離於社會之外,也沒有與社會的發展脫節。這是因為“阿訇引領群眾”、“群眾促進阿訇”、“阿訇與群眾相互促進”是穆斯林社會一種積極向上的發展方式。從伊斯蘭教傳播的特點來看,之所以經典始終能夠引領不同的時代、不同的國度、不同的人群,根結就在於伊斯蘭教的根本教義能夠與時俱進,無一背離時代發展的潮流。

憶往昔,我們有著打破世襲的勇氣,所以伊斯蘭教史上有著著名的“舒拉會議”,將穆聖(願主福安之)的繼承人通過協商的形式確定,避免了流血犧牲;我們有著民主的任教方式,所以“聘任制”一直是作為清真寺教職人員優勝劣汰的選拔機制。故步自封、墨守成規必然會遭到社會的淘汰。在現今“新媒體”戰略下的中國,電腦、手機、網路、QQ、微信、微博等資訊傳播方式已經成為了穆斯林交流思想、聯絡感情的橋樑和紐帶,更為伊斯蘭經典教義和穆斯林道德風尚的傳揚提供了便捷、通達的平臺,及時學習研究、實操掌握這些先進工具,是阿訇要努力具備的能力之一。   

三是要處理好國法與教法的關係,將“法律”最低限度的容忍,最高限度的保護的特性通過阿訇引領穆斯林群眾堅持正信、正行體現出來。

嚴格來講,國法與教法的法學原理都是“保護合法、制止非法、打擊犯罪、懲戒結合”,在穆斯林群體中,國法與教法互為補充、相得益彰。在實踐過程中,包括我們一些阿訇在內的穆斯林群眾,片面理解和宣傳教義教法,甚至曲解經典內容,導人於誤區,給教門帶來了很大的負面影響。如一些穆斯林地區,置公民的權利與義務於不顧,結婚只念“尼卡哈”,不領結婚證,孩子落戶、就學時不能出示有效證明時,還振振有詞,甚至強詞奪理,有損形象;極少數穆斯林,置國家的婚姻法于不顧,包“二奶”、找“小三”,觸犯法律,還曲解穆斯林可以娶四個老婆,國家不宜干涉;在制止零散朝覲的問題上,有的阿訇的認為在朝覲的條件中沒有規定要跟誰去、不要跟誰去,誤導穆斯林走了一條自身權利不保、朝覲功課不順的旁門左道。

殊不知,作為一坊的領袖,阿訇不僅僅是宗教儀式的領導者、宗教教義和教法的解釋者、伊斯蘭知識的傳播者,而且是穆斯林社區內最具向心力,並深受本坊及外坊穆民尊重的道德典範,沒有堅定的國家意識,往往會給本坊甚至整個穩麥帶來災難性後果。我們只有在法律法規的規範下,合法合理開展教務工作,維護法律尊嚴,維護人民利益,維護民族團結,維護祖國統一。這是保持中國伊斯蘭教事業健康發展的前提。

四是要處理好阿訇與穆斯林群眾的關係,當好穆斯林的服務員,當好穆斯林的代言人,當好穆斯林的領頭羊。

泰米穆·本·奧斯的傳述:先知說:宗教就是忠實。我們問:忠實於誰呢?先知說:忠實于安拉、忠實于安拉的經典、忠實于安拉的使者,忠實于穆斯林的領袖,忠實于穆斯林大眾。(穆斯林聖訓)這段聖訓要求阿訇愛崗敬業,忠於職守。

阿訇是執掌教法的執行官,是是非曲直的判斷官,是高舉“法槌”的法官。穆斯林群眾視阿訇為自己的貼心人,阿訇因其信仰的“正能量”所在,  “職務”的公信力非同一般,這就要求我們阿訇的“法槌”落下時做到“一錘定音”、  “案結事了”、  “心悅誠服”。

總而言之,阿訇與穆斯林是魚和水的關係,只有在對專業知識、社會知識不斷的學習中,增強自己的大局意識、服務意識,提高自己的教務水準、業務能力,用經典教義引導穆斯林、用真心誠意服務穆斯林、用人格魅力感化穆斯林,努力成為穆斯林群眾可以信託的人。

 注:此文系“雲南省伊斯蘭教協會第十屆《古蘭經》誦讀比賽暨‘伊斯蘭教和諧與發展’研討會”交流發言材料

(作者:昆明市伊斯蘭教協會會長、 雲南省伊斯蘭教協會副會長)    責任編輯/馬汝雲

 


感謝流覽伊斯蘭之光網站,歡迎轉載並注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