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紀念和慶祝白拉特夜的教法判律-伊斯蘭之光

頁面載入中...

當前位置:首頁 > 理解伊斯蘭 > 教法律例 > 教法律例

關於紀念和慶祝白拉特夜的教法判律

关于纪念和庆祝白拉特夜的教法判律.jpg

針對紀念和慶祝白拉特夜的問題,伊斯蘭法學有兩項基本原則:

第一:特定某些地點和某些時間,而堅持踐行某些善功,只要踐行者並不將其所做的善功視為穆民必定履行的“瓦直蔔”(義務)時,那麼這些善功便是合法之舉。

第二:紀念和慶祝宗教節慶,如在清真寺內,以集體紀念的形式而復活舍爾巴月(伊曆八月)的白拉特夜,是合法之舉,並非受憎惡和標新立異的異端,但條件是這樣的紀念和慶祝活動,不得以強制方式讓人參與。

首先,伊曆舍爾巴月(伊曆八月)的白拉特夜是一個尊貴之夜。這在許多聖訓中都述及其尊貴性和優越性。這些聖訓之間相互印證,按照聖訓學的標準來說,其可信度已經上升到良好聖訓的程度。因此重視白拉特夜,並復活該夜屬於幹辦教門的事務,這一點是毫無疑問的。

至於那些述及該夜尊貴的部分相對軟弱的聖訓,或偽造的聖訓,我們則可以忽略不計,不予考慮。

講述白拉特夜的尊貴的聖訓如:

由聖妻阿依莎傳述說:“白拉特之夜,我在家沒有見到穆聖先知,於是我走到外面去找他,看見他在“白格亞”抬頭看著天空。

他說:阿依莎啊,你擔心真主和他的使者會拋棄你嗎?我回答說,沒有,但是我猜想你到你的其他妻室那兒去了。

穆聖說道:在白拉特夜,至尊的真主的命令降臨到近天,赦宥了為數眾多的信眾。”(由艾哈邁德、伊本·馬哲、提爾密濟傳述)

據穆阿茲·本·加拜勒傳述自穆聖先知說:“白拉特夜來臨後,真主檢視眾生,赦宥了所有人的罪過,但是以物配主者和堅持以異端分裂教門者除外。”(由艾哈邁德·伊本·昔班尼、伊本·馬哲傳述)

據大賢阿裡傳述自穆聖(願主福安之)說:“當白拉特夜來臨之際,你們當在夜間立站,封該日的齋。因為在夜幕降臨後,真主來到近天說:凡有祈求恕饒之人,我就饒恕他;凡有祈求衣祿著我就賞賜他;凡有病患者,我就讓他康復等等,直至第二天黎明時分。”(伊本·馬哲傳述)

在白拉特夜來臨之際,在昏禮拜後集體誦讀三遍“雅辛”章是可以的。這樣的做法屬於復活白拉特夜,屬於對真主的紀念之舉。因為在教法原理中規定:在一些特定的時間和地點,長期踐行一些特定的善功是教法上認可的合法之舉,條件是踐行這些善功之人,不認為這是教法上必定的義務;也不將放棄該善功之人妄斷為有罪者。

因而,據阿卜杜勒·本歐麥爾傳述說:“每個星期六,至聖先知都走路或騎馬到古巴伊清真寺。”(布哈裡傳述)

聖訓學家伊本·哈傑爾在《布哈裡聖訓精注》中注釋這段聖訓說:“由多個傳述系統傳述的這段聖訓,證明了允許特定一些時日,或特定一些善功堅持不懈加以履行。”

聖訓學家伊本·拉傑蔔在《知識精要》中注釋這段聖訓說:“沙姆地區的伊斯蘭學者對復活白拉特夜的做法,有兩種不同的主張:

第一,以集體的形式,在清真寺中復活白拉特夜是教法上受喜的嘉儀。在白拉特夜,伊本·哈立德·本·馬達尼、魯格曼·本·阿姆爾等先賢們曾經穿著最好的衣服,噴上香水,到清真寺內集體復活白拉特夜,立站拜功。

對此,伊斯哈格·本·拉哈威亞是認同的,他對在這一夜,集體到清真寺立站拜功的做法說:“這不是異端,而是傳承自聖門弟子哈勒布·卡爾木對這些問題的做法。”

第二種主張認為,在白拉特夜間,在清真寺內集體禮拜、還補和做“杜阿”是受憎惡的行為。但是個人單獨在清真寺內的禮拜,則不是受憎惡的行為。這是沙姆地區伊瑪目兼法學家奧紮伊的法學主張。

基於此,我們認為,按照上述方式復活白拉特夜,是教法上所認可的合法之舉,並非異端,也不是受憎惡的行為。但條件是不要將復活此夜的做法強加於人,強迫信眾務必遵守。如果強求他人,那必定會將不參加活動之人視為犯罪,並由此而將真主和他的使者所未強制要求的,上升為強制性的行為,而成為一種異端。也正是基於這一顧慮,部分前輩學者中認為,集體復活白拉特夜是受憎惡的,但是如果避免了強制他人參與紀念活動的話,那麼,在復活這一夜就不再是受憎惡之舉了。

其次,我們要說:舉辦各種不同類型的宗教紀念活動,只要活動中沒有違背教法的地方,都是教法上所鼓勵和宣導之舉。這是因為經訓明文中,三令五申明確要求穆斯林信眾要紀念真主的日子。

如,真主說:

 وَذَكِّرْهُم بِأَيَّامِ اللَّهِ ۚ إِنَّ فِي ذَٰلِكَ لَآيَاتٍ لِّكُلِّ صَبَّارٍ شَكُورٍ

“你應當以真主的一些紀念日提醒他們。對於每個堅忍者和感恩者,此中確有許多跡象。”(14:5)

穆聖先知也在一段由穆斯林收錄的健全聖訓中說:有人問穆聖為何封星期一的齋,穆聖回答說:“這一天,是我出生之日,也是我接到天啟,受譴為聖之日。”

據伊本·阿巴斯傳述說:穆聖先知來到麥迪那後,發現猶太人在阿舒拉日齋戒。於是便問猶太人說:“你們所齋戒的日子是什麼日子?”

猶太人回答說:“這是一個偉大的日子。在這一天,真主拯救了穆薩聖人和他的民眾,淹死了法老和他的民眾。因而穆薩在這一天齋戒,以示對真主的感謝。故而,我們也在這一天齋戒。”

真主的使者於是說道:“那我們比你們更有權,也更應效法穆薩聖人,在這一天齋戒。”

於是,穆聖封了阿舒拉日的齋戒,並命令聖門弟子們也持守這一天的齋戒。(穆斯林聖訓集)

因此,按照教法規定,紀念和慶祝各類宗教節慶,這是教法上允許的合法之舉,並非受憎惡或標新立異的異端行為。事實上,這些慶祝和紀念活動恰恰是對真主標識的尊重。因為真主說:

َٰلِكَ وَمَن يُعَظِّمْ شَعَائِرَ اللَّهِ فَإِنَّهَا مِنتَقْوَى الْقُلُوبِ

“誰尊敬真主的標識,那是心中的虔誠發出的。”(22:32)

关于纪念和庆祝白拉特夜的教法判律2.jpg

【編者按語:一年一度的尊貴的白拉特夜即將來臨,總是有些聲音妄自菲薄地判定這一在伊斯蘭世界傳承千年的紀念和慶祝活動是異端行徑,並妄言說什麼“關於這一紀念活動的聖訓都是軟弱和偽造的,以前的學者阿訇們都未曾識別出這些軟弱和偽聖訓。”

姑且不論這些軟弱和偽造的聖訓,是否早已被伊斯蘭學者阿訇們甄別、鑒定完畢,就憑如此武斷的大言炎炎,就著實令人懷疑持有此言論之人,是否具備相應的學術資質,而敢於在聖訓學上妄自菲薄,以至於斷言前代學者阿訇們,未曾識別出關於白拉特夜的軟弱和偽造的聖訓。因為不可否認的是,當代人的無知,並不意味著作為先賢的伊斯蘭的學者們,未曾完成對聖訓的甄別與鑒定工作。

更不要說,在關於紀念白拉特夜,這樣的宗教節慶中,當代人為何就不看看經訓明文中三令五申的原則性規定;為何就不考量一下那些因傳述明文與傳述線索得到相互印證,且按照聖訓學的標準,其可信度早已經上升為良好的聖訓呢?!而偏偏刻意關注那些早已經被伊斯蘭學者判定為軟弱和偽造的聖訓呢?!的確,以這些偽聖訓為論據,其論點其實早已被論證。但是如此有悖常理的論證,讓人不得不揣測其真實動機和目的。

事實上,不要說在國內,就是在整個伊斯蘭世界,像紀念和慶祝白拉特夜的活動,無論在過去,現在,還是將來,都沒有,也不會因為某些蚍蜉和宵小之聲而有任何的遲滯,穆斯林大眾千年的傳承將一如既往地薪火相傳!伊斯蘭千年傳承的中正激流,早已經將這些近兩百年來泛起的極端思潮的沉渣沖刷的無地藏身,乾乾淨淨!

雖然,現如今,極端思潮仍然在做垂死掙扎,並不斷利用傳媒之便蠱惑對伊斯蘭正統宗教知識缺乏瞭解的年輕人,但是真理已然來臨,虛妄是必定要消逝的!

為此,特將埃及教法判令機構網公佈的,關於白拉特夜的教法判律全文譯介,正本清源,以饗讀者。】


感謝流覽伊斯蘭之光網站,歡迎轉載並注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