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婚姻與家庭的渴望是人類的天性-伊斯蘭之光

頁面載入中...

當前位置:首頁 > 處世 > 家庭 > 家庭

對婚姻與家庭的渴望是人類的天性

婚姻是先知的聖行,安拉的使者(願主福安 之)所帶來的傳統,世代更替的源泉,男人和女 人的榮耀,守護貞潔的壁壘,和人類高於其他 一切被造物的優越性的體現。

一、人類究竟是否一定需要以群居社會的方式生活並組建家庭呢?

獨一這個屬性只屬於全能的安拉,因為造物主將獨一性僅僅賦予了他本身,而其他所有的被造物都是以成雙成對的形式被創造的。因此,世間萬物都存在對於另一半的需要,同時在這些個體被創造的那一刻起,他們的天性中就 存在固有的不足和弱勢。Masiwa,即“安拉之 外的”——除了安拉之外的所有物——總是需要他們互相之間的合作,當然還有全能的真主 安拉的援助。

在所有的被造物中,屬人類對除自身之外的另一半的需求最為強烈,相對於其他的生物而言,人類竟有如此多的需要和要求!這是 因為人們總是希望可以在生活中得到物質和精神的雙重滿足,他們的需求總是不斷地增長,從不曾停止。困難、貧窮、痛苦、遭遇和災難都將為我們帶來無盡的人生難題。在我們身陷囹圄的時候,總是會去尋找另一個靈魂以求庇護,一隻可以在困境中握住的手。

因此,阿丹的後代在阿拉伯語中被稱作in- san,這個詞從uns或者是unsiyya而來,意思是親密關係。我們親近伴侶的需求竟然在文字學方面都有所體現!這種需求是我們的第一個特 質,人類也正是通過這個特質得以區分於其他 的被造物。

親密關係最明顯的體現就是男人和女人的結合,這對於人類來說是有必要的,甚至是有義務的,以滿足人類世代延續的需求。

成雙成對結合的必要性在所有的被造物中都可以得到體現,生物中有雌雄兩性,非生物也正極和負極之分。這個情況在古蘭經的許多經文中都有所陳述:

“我將每種物造成配偶,以便你們覺悟。”(《播種者》  51:49 馬堅譯)

“讚頌真主,超絕萬物!他創造一切配偶,地面所產生的,他們自己,以及他們所不知道的,都有配偶。” (《雅辛》 36:36 馬堅譯)

“我曾把你們造成配偶,”(《消息》78:8  馬堅譯)

被成對創造的本質即意味著被創造為男性和女性。進一步說,被創造的不是兩個相同種類的個體,若是這種情況,創造相同的另一個種類的個體顯然是多餘的做法,而做事冗餘不可能是全能的安拉的屬性。因此安拉創造的萬物皆為具有性別差異的伴侶,甚至每一個被創造的個體都是獨一無二的。安拉不會創造一模一樣的複製品,就算是雙胞胎也有許多生理和心理上的不同之處。

因此全能的安拉通過互補配對的方式創造世間萬物,同時賦予萬物異性間相互吸引的神聖法則,這樣他們可以彼此相互接近。他為這些伴侶們指定了精神上和物質上的發展方向, 以使他們有結合的可能。

雖然男人和女人之間相互吸引的一個非常 重要的目的是為了後代的延續,但這並不是他 們的唯一目的。異性吸引最重要的功能之一就是形成家庭穩定的基礎,創造出一個環境,在這個環境中每個人都能得到精神方面及社會方面的安定和平衡。這個目標只能通過muhabbat 安拉才能都達到,即充滿愛意的心向全能的安 拉靠近。

有時候人們對於安拉的愛可以通過世俗的愛得到:由萊拉的愛(人類的愛的原型)上升為造物主的愛(神聖的愛)。但要實現這個過程,必須要有一個萊拉作為開始不是麼!在此之後男人和女人間的愛意才能形成人類接近安拉的最初的一步。如果這種吸引是由被激發的自私的 欲望開始,那麼除非它擺脫了私欲,否則將無法成為真正的人類的愛情。只有當相愛的人互 相之間表現出雙向的具有神聖屬性的愛意,這種愛才能被稱作是真正的吸引和愛。

我們的心,是產生吸引力的微妙的中心, 通過伴侶之間的相互吸引得到鍛煉並且逐漸強大,由此獲得產生安拉的愛的能力。保持神聖 的愛的能力將通過對於家庭成果——對孩子的愛而得到進一步的發展。

一段婚姻必須建立在神聖原則的基礎之上,才能夠始終被安拉的愛環繞著。純粹為了追逐肉體欲望的婚姻通常不會產生愛意。伊斯蘭家 庭所期望的通過愛讓心靈得到訓練和成長是不可 能由僅僅建立於欲望的家庭實現的,因為在這種 婚姻中伴侶事實上成為了奴隸。也不用再去考慮

精神方面的提升,這樣的夫婦甚至很可能會失去他們單身時期所享受過的精神境界。一個值得嚮往的婚姻應該是可以讓我們變得成熟,並幫助我們得到精神境界的提升的。一段以這種方式運作的婚姻關係展示了一個理想的完美案例,這就是在先知(願主福安之)的傳統中被稱作“半個宗教”的婚姻。獲得某樣事物的一半並不意味著停止對於另外一半的追求!我們應該盡我們最大的努力來實現婚姻最理想的屬性,只有在這樣的婚姻中我們才能夠達到成熟、和睦和安寧的目標。

儘管男女之間的親密關係是得到神聖的愛的能力的一種方式,但它並不是唯一的方式。 單身的人們也可以達到精神境界的提升,事實上有不少人有過這樣的經歷。在古蘭經中提到 過許多虔誠的單身男女,我們可以從麥爾彥【1】(Mary)和爾薩(Jesus)開始舉例(願真主喜悅他們)。事實證明不是所有的人都是以相同的自然能力被創造的。而環境,對於人們來說也有不 同的影響。在一些人的命運中,通向婚姻的道路被關閉了;阻止他們得到婚姻的障礙可能就 是他們神聖的考驗。對於其他人來說,婚姻可能是痛苦和失望的來源。全能的安拉賦予了這 些僕人中能夠忍受這些考驗的人們某些特別的 能力,通過這些能力他們可以得到等同于一個 正常家庭所能產生的精神方面的益處。安拉有些單身的僕人通過他們對於動物和植物的仁慈 和憐憫得到了極大的精神提升,而其他的則是通過忍耐他們婚姻的考驗。“板凳宣教士”, 這些組成了先知的同伴和追隨者的人們窮到甚至沒有辦法結婚,卻通過知識和不斷學習的習 慣達到了精神境界的頂峰。這些例子都是我們不應該忘記的,不過它們是非常特別的和例外的案例,普遍的原則仍應當是——人類應該結 婚並組建幸福的家庭。

一顆沒有愛和感情的心就像一個被空閒了很久沒有被耕種的土地,男人和女人之間愛情的 聯結可以讓它得到滋養。當然一段愛情關係要想 成功就不能基於自私的欲望之上,只有通過去 除自私的動機之後才有可能達到。就像我們所說的,一段自然親密的關係必須最終將它的方向轉 向神聖的愛情,因為男人和女人之間的愛情聯結 只有通過達到這種神聖的品質,他們的靈魂才有 可能在對安拉的愛意中得到昇華。在這種狀態下孕育新生就構成了對安拉的愛的第二個層次。下一個層次是對於親戚、朋友、導師和他人的愛。 我們的心靈因此而變得成熟,一步步的靠近它的最高目標,神聖的愛。在擁有了神聖的愛之後,他們本身也就成為了全能的安拉的僕人。這就是創造人類的目的。

簡言之,我們對於家庭和兩性結合的需要是造物主深藏在我們的天性中的一個事實,為的是讓我們瞭解我們最高層次的目標。我們越能理解這個目標,家庭的分支就會更好地生髮,最終結出社會和睦、安寧和和諧的甜美果實。 因此創立和睦的家庭環境是人們提升社會直至文明層次所需付出的最重要的努力。男人和女人以全能的安拉的名義發誓結盟,因為那個誓言標誌了他們願意依據他們被創造的目的而實現愛的真正意義的決心。在此基礎上他們之間的相互尊重、信任和真誠一定會有助和加強他們努力的效果。

二、在伊斯蘭的傳統中對於家庭是如何描述的?

基於之前提到的原因,伊斯蘭的思想家們對於家庭十分注重,家庭就像是社會的種子。

歷史上無數的事實證明,建立在堅實基礎上的家庭會對社會起到保護和調整的作用,而當家 庭中的伴侶在精神方面處於不平等狀態的時候,則有可能會摧毀他們所在的社會。

伊斯蘭的原則和標準可以讓人們建立快樂 和平衡的家庭,可以說伊斯蘭的目標就是通過家庭得到和睦和安寧,這也是為什麼說“人類 的天堂是家”事實上,遵守神聖規則而建立的家庭就如同地球上的天堂一樣。

由於這樣一個崇高的理想狀態只有通過高尚的方式和基於真愛的合法基礎才能夠實現,因此伊斯蘭以對彼此的誓言作為這段精神之旅的開始。伊斯蘭法律要求夫妻雙方以安拉的名義給予對方一定程度上的允諾。

俗話說“婚姻中有奇跡”,表達了婚姻契約在建立和諧家庭方面的重要性和益處。我們所作所為的內在價值取決於我們的意圖。未正式結婚而同居的伴侶關係沒有清晰的誓言交換來表達我們的用意,這種關係的結果將會是令人失望的,它不但損害了當事人本身,同時在社會層面也產生了不良影響。這也是為什麼伊斯蘭禁止未婚同居,並將其看做是一個非常嚴重的罪行。後世中對於這種行為將會有非常嚴厲的神聖的懲罰。

三、婚姻是先知的聖行,是安拉的使者(願主福安之)的聖行,是男人和女人的榮耀,也是人類高於其他一切被造物的優越性的體現。

人們在結成婚約的時候需要有兩位元男性當場作證,為的是將這個資訊向大眾公佈。男人和女人的結合是社會形成的基礎要素,因此它的開始需要讓公眾知曉。通常並不是所有的情況下對 我們的意圖進行表達都需要有見證人在場,不過婚約是需要有人作證的,這樣才可以讓周圍環境中的人們接受這個事實。單身的男女可能總會被他人追求,而當一對夫妻宣佈了他們的婚姻之後,這樣的追求就會自然停止,配偶們也就正式歸屬了彼此雙方。這是一個健康的家庭和社會的基礎。人們通常會在婚禮儀式之後舉辦婚宴,目的也就在於可以讓整個周圍的社會環境見證婚 約,即使這時兩個正式的見證人已經足夠讓婚約有效成立。婚禮的慶祝也不僅僅是分享新婚夫婦的喜悅,更是為了向人們宣佈他們的結合。綜上基於婚約的種種特徵我們可以將它看作一個神聖的指令,旨在保護人們的名譽。

根據伊斯蘭,婚姻是一個家庭不可忽視的基礎,它同時也推動和促進了人們對下一代的 撫育、培養和教導,還包括人類的價值和榮譽的傳承。伊斯蘭非常重視這樣的基礎,拒絕一切令人痛苦和卑劣可鄙的關係去損害它。在這方面伊斯蘭禁止通姦,並將其看作是所有非婚姻關係中最惡劣的一種,因為通姦對於婚約的高尚、優美和合法性是一種損害,同時也是一個嚴重的罪行,破壞正常的後代養育。沒有什 麼比選擇卑劣的通姦而放棄和睦美好的家庭生 活更加愚昧無知的行為了。因此,一個國家的任何地方都不應該存在將這種具有極大破壞力 的行為予以讚揚和美化的不道德的情形。

我們不應忘記一個國家是發展還是消亡的基礎是它的道德和倫理的結構。婚約是保護這個結構最有效的方式。因為這個原因,安拉的使者(願主福安之)曾警告穆斯林們不要人為地複雜化婚姻,他說:“最好的婚姻就是那些最簡單的婚姻。”(阿卜•達吾德:《婚姻》,32)因此,由於習俗方面的花費而增加了額外的結婚負擔的行為都是無效和白費的;它們只是在伊斯蘭 之前無知時代的遺留而已。

全能的安拉希望他的僕人們都能過上貞潔和安寧的生活,而最能有效保護貞潔的行為 就是婚姻。人們若有能力結婚,則應當選擇婚姻,而穆斯林社會也有責任幫助那些沒有能力結婚的人們。這在如下的經文中也有所陳述:

“你們中未婚的男女和你們的善良的奴婢,你們應當使他們互相配合。如果他們是貧窮的,那麼,真主要以他的恩惠,使他們富足。真主是富裕的,是全知的。”(《光明》24:32 馬堅譯)

在奧斯曼帝國時期,特別的宗教基礎設施 就是為了這個目的建立的。他們的開國奠基者們非常清楚一個社會的道德和秩序是建立在每 一個純潔平和的個人的基礎之上的。

伊本•阿拉比(Muhyiddin ibn‘Arabi,願安拉使他安息)向我們描述了幫助人們締結姻緣的美 德:“最好的持續不斷的善行就是幫助人們結婚;因為這些提供幫助的人們,將可以分享經由他們協助而結婚的夫妻的後代們因實施善行而受到的回賜。”

家庭生活始于阿丹和哈娃仍處於天堂之時,由阿丹的後代們通過婚姻的神聖法則傳承至今,伊斯蘭在這一點上解釋得非常清楚。在實際 中伊斯蘭為家庭生活樹立了一些特殊的原則,從而將天堂的安寧帶入了家庭。為了能夠獲得這樣的幸福,我們應該遵守全能的安拉的法則,效仿 阿丹和哈娃他們的家庭生活。我們應該用愛去接受彼此,讓我們的心和靈魂融合,就像我們的父親阿丹和母親哈娃過去做的那樣。

儘管對於實際的婚姻狀態我們往往並不十分留心,然而兩個陌生人通過結婚這個行為結成 了不可思議的聯盟,這中間其實是蘊含了非常深 刻的智慧的。兩個年輕的靈魂離開他們的父母, 只因安拉安放在他們內心中的愛和感情而對彼此 產生不斷加深的依戀。兩個人從原本完全陌生的 狀態直到彼此之間發展出現這種不可思議的親密,這難道不是一個超絕的神聖的展現麼?這奇 跡的確是一個神聖的課程,值得我們深思。

全能的安拉讓婚姻成為穆斯林社會受護佑 的來源,他讓所有依據古蘭經和聖行建立起來的家庭都成為地球上幸福的天堂。

目標建立人類社會具有尊嚴和榮耀的生活的伊斯蘭,給予了女性極高的重要性,並且指出 如果忽視她們將有可能會產生的後果。女人猶如水晶燭臺,當她們的婚姻生活充滿祝福和光明的 時候,她們可以照亮整個社會。她們守護了家庭 的尊嚴和純潔。她們猶如燈塔般挺立,對抗罪惡 的漩渦。而若是情形相反,則整個一代人都將迷失。世代的迷失將破壞人與人之間關係的聯結, 還有智慧的傳播,最終發展的結果將會是社會的終結。對他人的傷害變得普遍,感性和人性的知覺將不復存在,麻煩和醜聞四起,這些都是一個社會即將潰散的先兆。

女人的幸福只有在婚姻存有溫情的前提 下才能實現,而若婚姻中無溫情可言,這時女人可能就會開始訴諸其他的方式。如果一個女人讓自己遠離了原本的主要目標,她的不幸福就將摧毀家庭生活的安寧。女性對於雇用環境的參與度應該根據其必要性而定;如果她參加工作,則需要挑選符合她天性的工作。必要性的程度我們應該客觀地判斷,要將整個社會的需要納入考慮的範圍。她的工作應該在合理合法的範圍之內。任何其他的情形都是一種自我欺騙,終將得到令人失望和挫敗的結局。有許多的穆斯林女孩已經迷失在了由於她們的漫不經心而造就的漩渦之中,對神聖的真理視而不見,以至於親手摧毀了自己得到幸福的可能。

伊斯蘭的思想家們將女性的道德、社會身份以及名譽與她們婚姻的婚姻狀態聯繫起來。女人進入了婚姻就進入了一個全新的世界,也許她將開始和一個原本完全陌生的人一起生活,可能還包括他的親戚。而通過安拉賦予婚姻的特殊的祝福,這兩個陌生的靈魂將變得接近直至彼此依戀,最終他們變成了世界上最親近的人。這些情形都在如下的經文中有所描述:

“他的一種跡象是:他從你們的同類中為 你們創造配偶,以便你們依戀她們,並且使你 們相互愛悅,相互憐恤。對於能思維的民眾, 此中確有許多跡象。”(《羅馬人》30:21 馬堅譯)

因此,家庭幸福最重要的因素就是丈夫和 妻子間的愛、真誠和仁慈。

---------------------------------------

注【1】. 麥爾彥的名字在古蘭經中被提及了34次,在短句“麥爾彥的兒子爾薩”中也被提到了23次,此外古蘭經的第十九章也是以她的名字命名。她是古蘭經中唯一以她本人的名字被提及的女性。正如古蘭經的注釋者們所猜測的那樣,在這個特殊對待的背後有一些智慧的 意圖,包括:

(1)先前被貶低的女性形象通過我們的聖母麥爾彥得到了提升。

(2)她作為最偉大的先知之一的母親被不斷地提及,這體現了伊斯蘭對於母親的重視。

(3)對於聖母麥爾彥的貞潔的強調表達了女性保護其自身貞潔的重要性;保護貞潔在伊斯蘭中是一項義務。

(4)女性特殊的美德通過麥爾彥的人格得到了突出和強調。通過她我們學習到諸如貞潔、高貴、耐心、 順服、堅忍和勇氣等美德,這些美德提升了女性在全能的安拉麵前的地位。


選自《一個安寧的家——今世的天堂》

作者:奧斯曼·努日·托普巴希

翻譯: 龔曉薇

 


感謝流覽伊斯蘭之光網站,歡迎轉載並注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