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啟的療法如何影響疾病-伊斯蘭之光

頁面載入中...

當前位置:首頁 > 理解伊斯蘭 > 穆聖及聖訓 > 穆聖及聖訓

天啟的療法如何影響疾病

 

ghi-erics00418.jpg

真主創造了人類及其身體的各個器官,並把各器官調試到完美狀態。因此,當某器官變得不完美時,就會感到疼痛。真主也為器官之首一一心靈設計了完美狀態。當心變得不完美時,就會由於各種疾病而一蹶不振,如悲傷、痛苦等。   

同樣,當眼睛失去了視力、耳朵失去了聽力、舌頭失去了言語時,這些器官也會變得不完美。

心靈的被創造是為了去瞭解它的創造者,去熱愛他、崇拜他、得到他的喜悅而感到心滿意足。而且心靈的被造也是為了去依靠真主、愛其所愛、厭其所惡、對其忠誠、與真主的敵人為敵,並時常紀念真主;是為了愛真主勝過愛其他人或物,托靠真主而不寄希望於他人或物。只有擁有了這些特徵,心靈才會如汲取了食物、健康及活力一樣變得喜悅、幸福和歡快起來;當心靈失去了營養、健康、生命時,悲傷和痛苦就會接踵而來,並且佔據心靈。

最惡劣的心病是舉伴真主,犯罪、遺忘並無視真主的喜悅,萬事不托靠真主。心疾同時也包括仰靠真主之外的,並拒絕真主的抉擇,懷疑並無視真主的警告和承諾。

當思索心病時,人們會發現我們提到的上述原因都來源於病人自身。因此,對這些心病,唯一有效的就是先知醫學中的一些處方。前面我們已經說過,治療疾病需要找准位置,同時根據先知的療法來對症下藥。

認主獨一是僕人通向美好、幸福、喜悅和歡快的大門。同樣,向真主懺悔能夠治癒所有有害的、犯罪的心病。進一步講,認主獨一能幫助心靈遠離一些醜陋之物,因為認主獨一能阻斷邪惡之門,而幸福以及各種美好事物之門也將通過認主獨一而開啟,所以人們通過向真主懺悔和求恕,關閉邪惡之門。

古代的醫生曾說:“要想身體健康,應該減少飲食;要想心靈健康,應該遠離罪惡。”同樣,薩比特也曾說:“少食有益於身體,少言語能夠慰藉口舌,少做惡可以撫慰靈魂。”   

罪惡就如戕害心靈的毒藥——即使不能摧毀心靈,也會削弱其力量。因此,當心之力量變弱時,人和疾病做鬥爭時就會變得更為被動。

心靈最為嚴重的問題是私欲,因此淡化這些私欲就是最有效的治療方法。同時應值得一提的是,無知和不義最初是被創造在私心裡的,因為私心本來就是不義的,並且,有私心者會認為治癒心病就是要跟隨欲望,那怕這條道路最終會導致毀滅和死亡。因為自身的不義,它不會接受良醫的診斷,因此自身會選擇疾病,並拒絕、避免服藥,這樣其他許多疾病便會趁虛而人。此時,醫生就無法治療,藥物就變得無效。最危險的災難要數一個人沉浸在罪惡情緒之中,反而不停地抱怨命運及其主宰,這種感覺最初只是隱藏在內心,隨後就明顯外露。①

當病人達到如此狀態時,便沒有了治癒的希望,除非憑藉真主降下的慈憫。真主賞賜他,使他獲得新生,這就是為何伊本,阿拔斯(願主喜悅他)傳述的聖訓中,講述苦難之時的禱辭中包含了認主獨一、唯拜真主、讚頌真主,真主確實是最赦宥的,真主是大能、至慈、至善和至恕的,同時還是至高、至赦的。這則聖訓中也描述了真主超越眾世界,並位於巨大無比的寶座之上,強調真主是完美的主宰,要求僕人只崇拜真主,熱愛、畏懼、希望、讚頌、順從只歸真主。還強調真主完美超絕,僕人應該承認所有完美全歸真主,並否認真主有任何缺點或不足,不能用其被造物與之等同。此外,真主至赦的屬性證明他對於他的被造物確實是至慈的、至善的。

當心靈認識到這些後,它會主動去熱愛並讚頌真主,這樣其心靈會獲得欣喜與歡樂,從而幫助其戰勝苦難帶來的各種情緒,如悲傷和痛苦。事實上,只要病人一旦聽到使心靈歡快的訊息,身體對疾病的抵抗也會隨之增強。除此之外,當人將苦難中的消極情緒與祈禱辭中重要意義作比較時,他將發現這些話語能極好地幫助心靈消除壓抑,並能為其帶來欣喜、幸福及歡樂。只有那些曾有過這些感覺以及內心充滿真理之光芒的人,才能深刻懂得此中含義。

先知曾說:“永生的、自給自足的主啊!我希求你的慈憫。”這對消除悲痛有著特殊的作用。

真主的存在是一種屬性,其中包含了各種完美的特徵,而自給自足這一屬性就說明了真主的完美。這就是為什麼永生的( Al-Hayy)、自給自足的(Al-Qayyum)包含在真主的美名中,如果僕人以此名向他呼喚,他便回應;如果僕人以此名向他乞求,他便給予。

另外,與疾病和缺點相對的是完美的生命,因為天堂的居民不會生老病死,也不會感到悲傷和痛苦。當生命將要終結時,意味著行動存在諸多不便,人的生命無法繼續延續。只有永生不滅才能做到維護眾生,而永生不滅的真主沒有任何缺點與不足,自給自足意味著真主只要意欲就能做任何事情,這就是為何其美名,永生的、自給自足的對於消除生命及能力的對立面有著深刻的影響。(審讀)

與此同時,先知(願主福安之)曾乞求真主通過吉卜利勒、米卡伊勒和伊斯拉菲勒(願主賜他們平安)來引領他,從爭議中獲得真理,因為人的心靈需要倚仗正確的引領與指導。這三位天使主要負責生命的各種必需條件,如吉蔔利勒(願主賜他平安)主要負責傳達真主的啟示,這是心之所需;米卡伊勒(願主賜他平安)主要負責世間的各種物質,這是身體之所需;伊斯拉菲勒(願主賜他平安)負責在審判日吹響號角,這意味著靈魂復活並重新回到各自的身體中去。通過這三位負責生命中各種職責的天使向真主祈求具有特殊效果。

dua_etmek.jpg

因此,通過向自給自足的真主祈求,對於真主應驗祈禱並結束苦難有著特殊作用。阿布,哈亭聖訓集中傳述,先知(願主福安之)曾說:“真主最為偉大的尊名在於以下兩節經文:‘你們的主宰是獨一的應受拜者。應受拜者,惟有他。他是至仁的,至慈的。’”(《古蘭經》2:163)

 “艾立甫,倆目,米目。真主,除他外再沒有應受拜的,他是永生的,維護萬物的。”(《古蘭經》3:1-2)

《提爾密濟聖訓集》也承認這是一則真實的聖訓。

在伊本,海巴聖訓集中傳述,艾奈斯曾說:“有人曾祈禱道:‘主啊!我祈求你,讚美你,除你之外沒有可受崇拜的,憐憫的、施恩的、創造天地的、威嚴尊貴的主啊!永活自立的主啊!我只祈求你!’穆聖(願主福安之)說:‘他以最大尊名祈求真主,有祈必應,有求必應。’”

這就是為何先知(願主福安之)祈禱時常說:“他是永生的,他是維持萬物的。”

先知曾說:“主啊!我企盼你的慈憫;求你不要拋棄我,哪怕一瞬間;求你改善我的一切,除你之外,絕無受崇拜的主。”   

這則祈禱辭包含了對真主的祈求,因為一切恩典都來自他,也包括對真主的托靠,祈求真主引領僕人的事業走向成功;還祈求真主不要讓僕人只依靠自己的力量,最後提到了真主的獨一性,這些都對消除內心的憂慮有一定幫助。在類似的情況下先知還說過:“真主是我的養主,我不以任何物配主。”

在伊本·麥斯歐德傳述的聖訓中,先知說:“主啊!我是你的僕人,是你的男僕女婢的兒子……”

這則聖訓表明,除《古蘭經》外,沒有哪一本書能夠解釋來自真主的知識以及人與真主間的主僕關係,它也表明任何人及其父母都是真主的僕人,每個僕人的命運都由真主掌握,真主將憑自己的意願來對待他的僕人。若非真主意欲,僕人不能帶來任何利益或危害,也無法隨意規定死亡或複生。一旦僕人的命運落人他人手中,僕人將一無所有,相反,他會成為受人操控的囚犯,因為所有權力歸於其主人。

先知(願主福安之)還曾說:“主啊!你的決策必將來臨,你的判決定是公正的。”

該聖訓中包含認主獨一中兩個重要方面。首先,聖訓中強調了前定以及真主的安排必然會到達僕人,屆時僕人是無力逃脫或防範的。

真主對任何僕人的定然都是公正且仁慈的。因為不公正是一種缺陷,是私欲、無知或濫用職權的體現,這絕不會是真主的行為,因為真主對萬物是全知的,他對任何人、任何事無所需求,相反,任何事、任何人都需要仰仗他。他對萬事判決最為公正。來自真主的決定永遠充滿著智慧和完美,正如一切全憑他的力量及意欲一樣。真主的智慧是包羅萬象的,因此先知胡德(願主賜他平安)的民眾想用偶像嚇唬他時,他說:“我求真主作證,你們也當作證,我是和你們所舉伴的無關的。你們全體來算計我吧!不必寬限我。我已經托靠了真主一一我的主和你們的主。沒有一種動物的命脈不歸他掌管。我的養主確在正道上。”(《古蘭經》11:54-56)

這節經文表明,儘管真主掌握著僕人的命運,並能任意處置他們,但真主是處於正道上的,意味著他對僕人們作出的判決永遠都是明智、公正、善意且充滿慈憫的。使者說:“你對我的安排必將到來。”

就如真主在《古蘭經》中所說:“你們全體來算計我吧!不必寬限我。”(《古蘭經》11:55)

使者說:“你的決策是公正的。

就正如真主在《古蘭經》中說:“沒有一種動物的命脈不歸他掌管。”(《古蘭經》11:56)

同樣,使者說:“你的判決是公正的。”

這就如真主在《古蘭經》中說:“我的主確是在正路上的。”

於是,使者呼喚著真主的尊名並向其祈求佑助。這些尊名中有為我們所知曉的,也有那些不為人知的尊名。有些除了真主外,連天使或先知都不曾知道。這種禱辭是最為優美、最親近真主的,對於那些不斷追求、渴望的人也極為有益。

先知(願主福安之)祈求真主在其心中注入《古蘭經》,就如同為飛禽走獸賜予泉水一般;先知也請求真主通過《古蘭經》來治癒悲傷和痛苦,就如能消除病痛的藥物,能使身體恢復青春與健康;他還祈求真主通過《古蘭經》來祛除心中的腐朽及污穢。當病人心懷摯誠時,這種方法必定能消除病症,恢復病人健康活力的本來面貌。

Allah-Noor-2.jpg

先知尤努斯的禱辭中包含了對認主獨一的強調及對全美真主的讚頌,也包括了僕人對自身的不義以及所犯罪行的承認。這使得該禱辭能更有效地消除內心的悲傷及痛苦,同時還能幫助僕人親近真主,從而獲得自己不斷追尋的東西。認主獨一及贊主包括承認真主的各種完美屬性,同時否認真主存在任何不足。當一個人承認了自身的不義,就表明了僕人的信仰及對獎懲的信念,這也能使僕人變得謙遜,並向真主懺悔、祈求他原諒僕人的種種錯誤,以示自己臣服、歸順于真主。該禱辭中蘊含四個層面的內涵:認主獨一、贊主、承認主僕關係及承認自身過錯。

艾布·烏瑪傳述的聖訓中說:“真主啊,我求你保佑,免遭憂愁和煩惱。”

這則聖訓共包括了向真主尋求八個方面的庇佑,共分為四對:憂愁與煩惱,懦弱與懶惰,貪婪與吝嗇,欺壓與債務。當一件不受人喜歡的事到人的心中後,要麼當下就產生憂慮,給人帶來悲傷痛苦;要麼使人為將要帶來的憂慮而躊躇,從而影響到僕人的重要利益。

當一個人不能獲得最重要收益時,是因為此人不能或不願獲得這些利益。當一人無法為他人或自身帶來利益時,這是由於他要麼是一個膽小鬼,要麼就是一個吝嗇鬼,不願花費自己的一分一毫。當一個人受他人操控,很可能是因為此人身負債務或受其他不義之人擺佈。該聖訓包含了向真主尋求庇護而遠離各種邪惡。

尋求饒恕對消除悲傷、痛苦、憂慮及壓抑有著巨大的影響,各民族中的智者都對此表示認同。這是因為罪惡及過錯會給心靈帶來悲傷、痛苦、恐懼、擔憂、憂慮或其他方面的心理不適,慢慢地,做慣壞事的人就會受到上述問題的困擾,這時,他們就將持續犯錯,妄圖以此驅散心中的壓抑及孤獨。由於這些罪惡及過錯來自于心靈,所以唯一的治療方法即是向真主懺悔並尋求其寬恕。

禮拜對於慰藉心靈也十分有效,因為其能強化心靈,並為內心帶來喜悅。禮拜是將人的內心、靈魂和真主聯繫起來的紐帶,能使人親近真主,常記真主,因與真主對話而感到幸福。站在主的面前,用整個身體及全身力量來實踐這種主僕關係,並給身體各器官賦予實踐這種主僕關係的權力,從而使心靈忘卻被造物,忘卻對世事的處理或訴說,心靈及軀體只關注造物主。在禮拜中可免受惡魔的干擾,這就是為何禮拜是健康心靈最好的良藥及營養之一。而病人膏肓的心靈,就如病危的身體一般,不宜食用普通的食物。

禮拜是獲取今世和後世美好生活的最佳途徑,因為其能抵禦今後兩世中的傷害,防止人們進行犯罪,它還能治療身心疾病,從而為臉龐和心靈帶來光亮,為肢體和靈魂帶來能量。它也能帶來給養、消除不義、幫助受壓迫之人、驅散內心的私欲,並能減輕災害、避免痛苦、帶來恩典、維持幸福,預防人體器官所遭受的疾病。

伊本·馬哲在其聖訓集中傳述,艾布·胡萊賴(願主喜悅之)說:“真主的使者(願主福安之)看見我由於胃痛躺著,於是他對我說:‘艾布·胡萊賴呀,你胃痛嗎?’我說:‘真主的使者呀,是的。’他說:‘你起來禮拜吧,禮拜確實能治療疾病。’”

也有傳述說這些話不是先知說的,而是艾布·胡萊賴對穆佳希德說的。

那些偽善的醫生並不能心悅臣服地接受這些事實。我們和他們討論醫學學術,我們對他們說禮拜是對身體和靈魂的鍛煉,因為它包含了不同的動作和肢體活動,比如站立、鞠躬、叩頭、打坐,在這些動作之間進行轉換需要動用身體的大部分關節。同樣,大多數的身體器官在禮拜中也能得到鍛煉,如胃、腸以及身體的其他消化器官。誰還能否認這些動作對身體的鍛煉作用呢?尤其當禮拜增強和撫慰靈魂之時,身體就會更加強健,病痛就會褪去。

那些偽善者拒絕承認使者們帶來的真理,無神論者已無藥可醫,只能把他們留給火獄!

真主在《古蘭經》中說:“我曾以發焰的烈火警告你們。只有最不幸的人才進入它。他不信真理並背離它。”(《古蘭經》92:14-16)

奮鬥對消除悲傷和憂愁也有很大作用,當心中的邪惡最終占了上風,具有了明顯的優勢後,其所帶來的憂傷、壓抑、恐懼和悲痛就會加劇。但是當靈魂為真主而進行奮鬥時,真主就會將這些悲傷和憂慮轉化為幸福和力量。真主說:“跟他們戰鬥吧!真主將用你們的手懲罰他們,淩辱他們,並使你們戰勝他們,還將撫慰有正信群體的心靈。他將消除他們心中的憤怒。”(《古蘭經》9:14-15)

沒有什麼行為能比奮鬥更能祛除內心的憂慮、悲傷和痛苦了。

 “萬物非主,唯有真主”這句話則能消除壓力。因為這句話包含著承認一切事物、力量和權利唯屬真主。這也包含對真主的完全服從、不否認真主擁有至高的地位和權利,承認世界上的任何改變都來自于真主。在這點上,沒有任何言語能取代這句話。

據說,如果沒有“無計無力,只憑真主”這句話,任何天使都不能從天堂中降下或升人天堂中,總之,這句話對於驅逐魔鬼有著極其巨大的作用。

①  編者按:在阿語中,Ruh指靈魂,而Nafs指自身。有時人們對這兩個詞的理解會產生混淆。大多數人認為,靈魂在被創造時都是純潔無瑕,隨後由於周圍生活環境的不同,靈魂受到一定影響,並在審判日會接受相應的裁決。另一方面,  自身一般被認為是我們與生俱來的獸性,它需經伊斯蘭教法進行訓練或制約。撒旦,即惡魔引誘人並教唆其犯罪,這樣會對靈魂產生負面影響,我們也應付相應責任。


感謝流覽伊斯蘭之光網站,歡迎轉載並注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