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啟之經-伊斯蘭之光

頁面載入中...

當前位置:首頁 > 理解伊斯蘭 > 古蘭經 > 古蘭經

天啟之經

《每週一談》

每年一到萊麥丹齋月,全世界穆斯林都會興起一個誦讀和聆聽《古蘭經》的高潮,除了齋戒和禮拜,人們比平時更用功學習《古蘭經》,因為他們堅信這是造物主賜給人類天經——《古蘭經》的月份。這個吉祥之月也是《古蘭經》背誦家和朗誦家們最忙的季節,聆聽他們誦讀《古蘭經》特有的天籟雅韻,人們如醉如癡百聽不厭。

如果有人想當然地以為《古蘭經》是先知穆罕默德的作品,穆斯林就會認為這是對《古蘭經》的大不敬,因為任何人的思想產物,都不可能做到像《古蘭經》那樣歷經千年而無懈可擊。更何況先知穆罕默德是個文盲,不可能寫出一部其思想性、科學性和藝術性內容都一步到位而永無缺陷的經典,他自始至終堅稱《古蘭經》是造物主安拉乎啟示給他的最後一部天經。

天經,即天啟之經典,非人為的思想作品。在大部分中國人的傳統觀念中,天經是凡人不可能看得懂的天書,玄妙深奧神秘之極。而在天啟宗教中,天經就是造物主啟示給人類中肩負特殊使命的先知和使者以教化和引導同類,用當時先知或使者的母語組成,人人皆可讀得懂其中內容的經典。

啟示,是造物主在人類的理性認識之外特賜的一種真知。啟示與理性之間的關係,猶如光線與眼睛的關係,在沒有光線的情況下,即使構造完美的眼睛也無法看到物體。理性雖然也是造物主賦予人類有別於其它動物的恩典,是人類求知和認識客觀世界的基礎。可是人類的理性認識來源於感官經驗,而有限的感官經驗無法解答非經驗的問題,也不能給出終極的善惡標準。僅靠理性知識尋找正確答案,就像在沒有光線的黑暗中摸索道路一樣,很容易誤入歧途,又怎能解答諸如人類的起源和歸宿、生命的終極意義、宇宙深處的奧秘等問題呢?這些問題的答案,只有在造物主啟示的天經中才能找到。

人的理性認識能力和生命一樣是相對有限的,終極知識的來源和評判善惡的最高標準只能來自造物主的啟示。與人的相對的理性認識不同,來自客觀絕對的神聖啟示是沒有任何缺陷的。人類需要信仰啟示給出的答案——即天經中所說的內容。

按照伊斯蘭經訓的解釋,造物主安拉乎給先知和使者們的啟示,主要有四種形式:

(1)以大天神為媒介的啟示,即派遣伽伯利勒大天神把啟示的內容原原本本地傳達給先知,使其銘記在心。據《布哈裡聖訓錄》記載:先知在接受啟示時,有時會聽到一陣急促的鈴聲,然後便心領神悟啟示的內容;有時,大天神以美男子的形象出現在先知面前向他講話,於是他便心領神會所說的內容。

(2)有幔帳的啟示,即用一種隱蔽的語言或聲音將啟示以火光的形式顯現,被啟示者可聽到火光中主的聲音,卻看不見主的本體。《古蘭經》中有描述先知穆薩憑藉火光聽到聲音而受啟示的故事。

(3)直接的夢示,即將啟示的內容通過夢境告訴受啟示者。《古蘭經》中有敘述先知伊布拉罕在夢中受到啟示,用自己的兒子伊斯瑪儀勒向主獻祭,以表示其堅定信仰的故事。

(4)靈感式的啟示,即通過某種特殊的徵兆和跡象,給被啟示者一種暗示和指點,從而開導和啟迪其靈感。

自人類有史以來,安拉乎啟示給歷代先知和使者們的天經很多,其中包括《古蘭經》中提到的:

1)啟示給先知伊卜拉罕(亞伯拉罕)的天經;

2)啟示給先知穆薩(摩西)的“討拉特”,即聖經舊約《摩西五經》;

3)啟示給先知達伍德(大衛)的“則蔔爾”,即舊約詩篇《讚美詩》;

4)啟示給先知爾撒(耶穌)的“引吉勒”,即聖經新約《福音書》;

5)啟示給先知穆罕默德的《古蘭經》。

所有的天經和啟示都有三個共同原則:

1)信仰造物主;2)相信後世報應;3)鼓勵人們以善行親近主。

伊斯蘭原則上接受造物主啟示給人類有史以來歷代先知和使者的一切天經,但由於年代久遠和人類保存天經的技術不完善之故,大部分天經已經失傳,流傳至今的只有《聖經舊約》、《聖經新約》和《古蘭經》。然而,這三部天經中的兩部聖經卻遭到了人為的篡改,已嚴重失真和真假難辨。

《聖經舊約》已被猶太祭司們壟斷為以色列民族的專利,其它民族無權問津,他們出於自私的目的否認了先知耶穌(主賜福安)的使命,欲將他置於死地而後快,並將聖經的內容肆意篡改得面目全非。

《聖經新約》是在先知耶穌升天近一個世紀後,由使徒們回憶記錄下來的,如四福音書:《馬太福音》、《馬可福音》、《路加福音》、《約翰福音》等都是後人的回憶作品,其中摻加了許多非啟示的人為觀點。再加上後來多次為了不同的政治目的而修改的各種改革版本,相似相異的聖經舉不勝舉。基督教最著名的“三位一體”也是後人加工的結果,因有此一說,在不同的基督教教派中,聖經中的“主”是互相矛盾的。基督教允許各民族完全使用譯本聖經傳播福音,也為後人任意修改聖經打開了方便之門。據說全球的天主教、東正教和基督教新教大大小小的教派各自使用的聖經加起來有一千多個版本。與最初的希伯來語版本和最早的希臘語譯本相比,聖經的內容確實千差萬別。

《古蘭經》是造物主安拉乎派遣伽伯利勒大天神,啟示給他在人間的最後一位使者——先知穆罕默德(主賜福安)的最後一部天經,也是帶給人類的最大福音。為了避免出現類似天經被篡改的悲劇,先知在世時,跟隨他的聖伴們都已將《古蘭經》從頭到尾背誦得滾瓜爛熟,而且還有專門的書記員記錄了下來。這就保證了《古蘭經》自始至終沒有遭到過人為的篡改,它在一千四百多年前先知在世時是什麼樣子,現如今還是什麼樣子。

《古蘭經》是唯一一部自降世至今未被篡改的天經,它是安拉乎的言語,不是先知穆罕默德(主賜福安)個人的思想產物,更不是其追隨者們的作品。

眾所周知,凡是人的思想產物,都經不起時間的檢驗,歷代思想家和科學家的著作都有其時代的局限性,任何一個科學命題都會被不斷更新的命題和假設所代替。而《古蘭經》自降世以來,歷經1400多年的歲月,在隻字未改的情況下,其內含的思想性、科學性、藝術性和包容性令歷代哲學家、思想家、科學家和藝術家們深深折服並讚歎不已。

《古蘭經》是清楚明白的天經,它繼承並超越了以前所有先知帶來的天經,安拉乎在《古蘭經》中說:“我以真理降賜你這部天經,以證實和保護以前的一切天經。”(5:48)

安拉乎命令吉蔔利勒大天神將《古蘭經》以先知穆罕默德(主賜福安)的母語——阿拉伯語的形式,從“受保護的天牌”陸續啟示給了先知。整部《古蘭經》的啟示不是一次性完成的,而是從西元610年萊麥丹月(伊曆九月)的蓋德爾夜開始下降,歷時23年,根據當時發生的事件和實際的需要陸續降示的。直到西元632年先知去世,啟示便終止了。

《古蘭經》作為被安拉乎保護的最後一部天經,它自始至終未被更改過一個字,全世界穆斯林使用的《古蘭經》是同一個阿拉伯語版本。伊斯蘭教法允許每個民族可以使用本民族文字的譯本來説明理解《古蘭經》原文,但要求所有的穆斯林在進行禮拜和其它宗教儀式時,必須誦讀《古蘭經》原文,這在全球範圍內保證了《古蘭經》內容始終如一的純潔性。

由於教法鼓勵穆斯林努力學習誦讀《古蘭經》原文,所以穆斯林世界代代湧現《古蘭經》背誦家。那些其母語不是阿拉伯語的穆斯林,在學習《古蘭經》的過程中將會獲得主的更多回賜。

伊斯蘭教自傳入中國以來,先後出現過十多種漢譯本《古蘭經》。每有一個新的譯本出現,我們總能發現與之前的有所不同,這說明一代代穆斯林對《古蘭經》原文的理解在不斷深化。願主回賜這些譯者們的勞作!他們為使人們能夠理解《古蘭經》原文的內容而做出了巨大的努力和貢獻。

同時,我們也希望有更好的忠實于原文並能準確地將其優雅韻味和豐富內涵展現出來的譯本問世,以便讓更多的中國人正確理解和受益於《古蘭經》。

伊斯蘭教法要求穆斯林一律嚴格使用《古蘭經》原本,譯本只是起到幫助理解的輔助作用,屬於注解和解釋的範疇,並非不可更改的原文定本。這也是穆斯林主流始終沒有偏離天經啟示之正道的原因所在。

願主啟示的天經——《古蘭經》之光永遠照耀人類的理性,使我們在人生的航程中不迷失方向。

 


感謝流覽伊斯蘭之光網站,歡迎轉載並注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