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字軍東侵”對當代穆斯林世界的影響-伊斯蘭之光

頁面載入中...

當前位置:首頁 > 歷史 > 歷史

“十字軍東侵”對當代穆斯林世界的影響

人們總在爭論阿拉伯世界是否應該該繼續討論“十字軍東侵”這個話題。很多穆斯林堅信“十字軍東侵”依舊是和穆斯林世界密切相關的話題,他們認為,美國和以色列如今在不同穆斯林地區發起的衝突與戰亂就是對現代“十字軍東侵”的最好明證。

事到如今,依舊有不少穆斯林將西方政府、甚至把所有基督徒都視為“十字軍侵略者”。雖然這種說法會令很多人感到不悅,但是,它卻反映了穆斯林長久以來對“西方”的真實解讀。而美國著名東方學家伯納德•路易士(Bernard Lewis)認為穆斯林過於糾纏歷史上的“十字軍東征”,諸多其他東方學家也批評阿拉伯人一直沉溺在歷史中無法自拔。

由來已久的敵意

然而,不論東方學家怎麼說,我們並不認為“十字軍東侵”這個話題如今已經變得無關緊要。畢竟,時至今日,依舊有不少西方政府與個人持續不斷地發表著反伊斯蘭、反穆斯林言論。

穆斯林所看到的,是美國新當選的總統唐納德•特朗普公開宣稱要禁止穆斯林踏入美國境內,是西方諸多政府與地區頒佈了大量針對穆斯林與伊斯蘭的限制性法令,是在布希總統宣誓就職時為其做禱告的著名牧師佛蘭克林•格雷厄姆(Franklin Graham)公開侮辱伊斯蘭信仰以及伊斯蘭的先知……這一切,都讓穆斯林看到了“十字軍侵略者”的影子。

因此,穆斯林也會理所當然地將當代“伊斯蘭恐懼症”與歷史上基督徒對穆斯林的仇視聯繫到一起,這一點也無可厚非。就連上任教皇本篤十六世(Benedict XVI)也曾以早已過時的東方學家口吻對伊斯蘭作出了不當評論,他的語言與口氣跟中世紀基督徒用拉丁語批判伊斯蘭的口吻如出一轍。

對於穆斯林與阿拉伯人而言,自從“十字軍東侵”至今,西方世界就一直盛行著某種針對穆斯林與伊斯蘭的強烈敵視。

“十字軍”並非只是歷史上的曇花一現,它是一種基於宗教偏見的官方運動,“十字軍”自認為自己的所作所為都是上帝的指令,旨在摧毀另外一個信仰與文明。當然,隱藏在宗教因素背後的,乃是經濟因素。

“十字軍”的另外一個目的,就是擴展殖民、建立殖民王國與政府並征服當地原住民。西方人幾乎從不關心一點——“十字軍”不僅對穆斯林犯下了滔天罪行,也給大量生活在殖民地的基督徒與猶太教徒帶去了巨大傷害。

“十字軍”打著各種旗號展開了各種運動,他們的侵略行為延續了好幾個世紀之久,時至今日,我們很難相信西方政府以及西方人已經意識到那些運動的災難性後果。

西方人及其政府總是想要讓阿拉伯人以及穆斯林忘卻自己給後者帶去的災難與傷害,他們希望後者能夠忘卻那些戰爭與軍事佔領——不論是始於11世紀的“十字軍東侵”,還是始於2013年的新一輪中東戰爭,他們都希望後者能夠“寬宏大量”地原諒自己,他們希望阿拉伯人以及穆斯林能夠抹去一切記憶。

深遠影響

對於伊斯蘭歷史以及中東地理政治格局而言,“十字軍東侵”是極其慘烈的。對生活在阿拉伯世界的穆斯林與非穆斯林而言,這一系列事件表明,西方勢力的敵視與暴力干涉都對他們自己的國土與生活產生了巨大影響。

有些穆斯林通常會過於誇大宗教因素在“十字軍東侵”過程中扮演的角色,歷史學家則認為此外還有諸多政治及經濟因素,然而有一點是顯而易見的——從古至今,西方侵略者的藉口與託辭從未改變。

西方世界對阿拉伯世界與穆斯林國土的轟炸與侵略之下依舊暗藏著“十字軍戰士”慣用的託辭,對於他們來說,阿拉伯世界的國權與君權都毫無價值可言。

然而令人感到諷刺的是,西方文學與藝術依舊將“十字軍東征”描繪的無比浪漫,他們依舊將“十字軍”的侵略視為英雄行為,甚至是雷德利•斯科特(Ridley Scott)2005年製作的好萊塢大片《天國王朝》也故意遺漏了大量歷史史實,將“十字軍東侵”期間的阿拉伯人描述為負面形象。

有時候,我們感覺西方人遠比阿拉伯人更癡迷“十字軍東征”這個話題。然而,二者的區別在於,阿拉伯人會永遠銘記當代西方政壇反伊言論與中世紀“十字軍東侵”期間仇穆、仇伊言論與行為的相似之處。

否認事實,拒絕承擔責任

究其本質,西方與阿拉伯世界以及伊斯蘭世界之間的一切衝突都源於政治。雖然很多時候這種衝突都體現在宗教信仰之上,但是,一切仇視與衝突都與宗教沒有太大關係。

如果我們能夠認清這一點,如果我們能夠明白阿拉伯世界以及穆斯林對西方的厭惡與反感全都基於政治,那麼,東方學家們對所謂“宗教因素”的標榜就會不攻而破。

西方政府故意營造出一種假像,故意讓世人以為穆斯林討厭西方只不過是出於宗教因素,他們這麼做,只不過是為了逃避自己在阿拉伯地區發動戰爭與衝突的責任。

不論是何種歷史問題,它的遺留與否都取決於我們是否能夠解決眼前的問題。要知道,如今的阿拉伯人並沒有對蒙古人帶有仇恨,因為他們早已解決了歷史遺留問題。然而,如今的西方世界不願去談論“十字軍東征”,也不允許穆斯林談論“十字軍東侵”,這種沉默只會使穆斯林將“十字軍”與當今西方政府更加緊密地聯繫到一起。

需要再次確定的一點是,“西方世界如今的所作所為都出於宗教因素”,這種說法從跟不上是站不住腳的。然而不幸的是,當今西方世界所發起的世俗及宗教運動都把矛頭指向了伊斯蘭和穆斯林,現如今,某些極端無神論主義者就如極端基督徒一樣,他們都致力於攻擊穆斯林與伊斯蘭,致力於抹黑伊斯蘭和穆斯林的形象。

話說回來,要想做到不同族群與宗教之間的相互理解,光有語言是遠遠不夠的,縱然是對歷史事件表達口頭歉意,也無法完全消除一切隔閡。當然, 對於穆斯林而言,連口頭的歉意也屬癡心妄想——雖然教皇約翰二世曾經以很敷衍的口吻代表“十字軍”表達了一絲空泛的 “歉意”。

當今西方社會所盛行的反伊斯蘭、反穆斯林言論與思想很容易讓人產生“誤解”,很容易讓個別穆斯林以及別有用心之人拿宗教做文章。然而,極個別煽動分子並無力改變“十字軍東侵”給穆斯林帶來的影響,要想從跟不上讓所謂的“十字軍東征”化作歷史,西方政府就需要作出實際改變。

葉哈雅譯自《半島新聞》

http://www.aljazeera.com/indepth/opinion/2016/12/legacy-crusades-contemporary-muslim-world-161224124349711.html


感謝流覽伊斯蘭之光網站,歡迎轉載並注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