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蘭留給美國的五個歷史痕跡-伊斯蘭之光

頁面載入中...

當前位置:首頁 > 歷史 > 歷史

伊斯蘭留給美國的五個歷史痕跡

 

美國的國會圖書館的圓頂,代表伊斯蘭的是一個標有“物理學”的蒸餾器,代表了穆斯林物理學家對世界科學的貢獻。

在當今這個反穆斯林情緒盛行的政治大環境中,我們很難想像美國曾經也是一個尊重並包容外族人種及文化的國度。至於外族文化,通常人們能想到的就是希臘或羅馬文明,這裡,我們將簡要指出伊斯蘭留給美國的五個令人意想不到的歷史痕跡。

一、哈佛大學法學院

 

哈佛大學法學院圖書館門口展示了三十三則史上最著名的正義宣言,正門口最顯著位置的三則來自希波的聖奧古斯丁(Augustine of Hippo)、英國《自由大憲章》以及古蘭經。此處引用的古蘭經文出自第4章第135節,即:“通道的人們啊!你們當維護公道,當為真主而作證,即使不利於你們自身,和父母和至親。無論被證的人,是富足的,還是貧窮的,你們都應當秉公作證。真主是最宜於關切富翁和貧民的。”哈佛大學法學院教職員工及學生之所以選擇這節經文,是因為它“證明了人可以通過法律來實現其對正義與尊嚴的渴求”。

二、美國最高法院

 

位於首都華盛頓的美國最高法院審判席上方的大理石板上雕刻著史上最偉大的十八名領袖肖像,這些人都為法律體系的健全作出了傑出貢獻。這十八名領袖中包括東羅馬帝國皇帝查士丁尼(Justinian)、西羅馬帝國查理曼大帝(Charlemagne)、英國約翰王(King John)以及先知穆罕默德(願主福安之)。

這些雕刻於1935年的雕像在1997年引起了巨大爭議。某穆斯林組織指出展示先知穆罕默德(願主福安之)雕像是伊斯蘭所禁止的,他們要求最高法院淡化肖像的面部。時任最高法院首席大法官的威廉•倫奎斯特(William Rehnquist)對此作出了如下回應:“該雕像只是單純地表達了對該人物成就的認可,我們認為他是法律史上最偉大的立法者之一。”

北美伊斯蘭協會教法委員會的一名教法官Taha Jaber al-Alwani也發表了一篇冗長的教法判例,指出該雕像只不過是非穆斯林的一個善意舉措,旨在表達對伊斯蘭先知(願主福安之)的敬意。隨後,最先對最高法院提出異議的穆斯林組織也放棄了對此事的進一步深究。

三、美國國會大廈

 

從最高法院出來以後穿過一條街就是美國國會大廈。大廈內部眾議院會議廳的牆壁上懸掛著二十三個人物畫像,這些人物都是“為奠基美國司法體系立下巨大功勞的歷史偉人”。這面畫像牆建成於1950年,其中包括摩西(Moses,即穆薩)、近代國際法學奠基人格勞秀斯(Grotius)、拿破崙大帝(Napolean)、美國黑石集團(Blackstone)以及美國第三任總統傑佛遜(Jefferson)。議會大廳東北角,在西班牙哲學家邁蒙尼德(Maimonides)與教皇英諾森三世(Innocent III)中間,是奧斯曼帝國的蘇萊曼大帝(Suleiman)。

蘇萊曼大帝如今最令人津津樂道的就是他對建築學方面的熱愛,他資助修建了伊斯坦布爾蘇萊曼清真寺以及耶路撒冷古城牆。然而,他最著名的還是在司法方面的貢獻,當時的他被稱為裁決者。據歷史學家金魯斯爵士(Lord Kinross)記載,蘇萊曼大帝所制定的法律極其縝密,舉例而言,他廢除了當時對猶太人的血祭誹謗,還減輕了基督徒的稅收,同時提高了帝國內基督徒的地位,讓他們可以自由遷徙移民至帝國內部各個屬國。

四、美國國會圖書館

 

美國國會圖書館是全球最大的圖書館,主館內天花板壁畫由愛德溫•布拉什菲爾德(Edwin Blashfield)作於1987年,該壁畫主要展示的是人類對科學的認知過程,上面畫著一位被兩個小天使環繞著的女性形象。壁畫周圍還畫有十二個帶翅膀的形象,據稱,它們代表了不同歷史紀元對西方文明作出的傑出貢獻。這些畫像展示包括古巴勒斯坦的裘蒂亞(Judea)、希臘、羅馬、義大利、西班牙、英格蘭、法蘭西以及伊斯蘭信仰。此處代表伊斯蘭的是一個標有“物理學”的蒸餾器,代表了穆斯林物理學家對世界科學的貢獻。

館內壁畫簡明扼要的指出了伊斯蘭文明對物理科學的重大影響。該壁畫也展示了很多源自阿拉伯語的科學術語,其中很多詞彙都以“al”開頭,即英語中的定冠詞。這些詞彙中包括數學中的代數學(algebra)、運算法則(algorithm)、平均值(average)、零(zero)、破譯密碼(decipher)以及阿拉伯數字;也包括不少天文學詞彙,如天底(nadir)、天頂(zenith)、年鑒(almanac)以及絕大多數的行星名稱;還包括諸多化學詞彙,如酒精(alcohol)、堿(alkali)、汞合金(amalgam)、苯(benzene)、冶煉(elixir)以及早期化學術語點金術(alchemy)。

五、湯瑪斯•傑弗遜圖書館

 

美國國會圖書館東部的稀有珍貴書籍閱讀室內有一個湯瑪斯•傑弗遜的個人圖書館,館內收藏著一個分為兩卷的古蘭經英文譯本,譯者為喬治•塞爾(George Sale),上面有美國第三任總統傑佛遜的親筆簽名 。1765年,傑佛遜在努力學習成長為一名律師時購買了這部古蘭經譯本,2007年,凱斯•埃裡森(Keith Ellison)被選為美國首位穆斯林國會議員時,就手握傑佛遜購買的這部古蘭經完成了宣誓。

埃裡森指出,他使用傑佛遜總統的這部古蘭經進行宣誓其實是想表達一個重要資訊,他說:“我想讓人們明白,我們這個國家建國伊始就有諸多遠見卓識者,他們對待不同的宗教都有著包容態度,他們堅信任何資源都能為我們帶來知識與智慧,這其中就包括古蘭經。湯瑪斯•傑佛遜這樣的遠見卓識者並沒有擔心不同的信仰體系會給他帶來任何威脅,這表明,宗教包容是我們這個國家基石之一,我們根本不必畏懼不同宗教間的異同之處。”

或許,埃裡森的這一席話正是我們這次尋找伊斯蘭痕跡之旅的意義所在。這些痕跡並不僅僅關於伊斯蘭,它們更多的是代表了美國這個國家,它們所講述的是人類共同文化遺產對美國的貢獻,再現了一個被當今世界所遺忘的歷史概念。

或許,這對美國穆斯林以及諸多穆斯林國家而言都是一個極具實際意義的教訓——只有通過回歸最好的傳統與伊斯蘭原則,我們才能在這個最糟糕的時代取得勝利。

葉哈雅譯自:

http://www.islamicity.org/10187/five-surprising-places-find-islamic-history-united-states/


感謝流覽伊斯蘭之光網站,歡迎轉載並注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