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爾達威:希吉萊遷徙是為了塑造一個信仰的民族-伊斯蘭之光

頁面載入中...

當前位置:首頁 > 歷史 > 歷史

格爾達威:希吉萊遷徙是為了塑造一個信仰的民族

世界穆學聯主席,優素福·格爾達威博士說:選擇以穆聖遷徙為伊斯蘭歷史的紀元,是因為穆聖遷徙本身就是塑造伊斯蘭社會的開始;是在尋找一個伊斯蘭的國度和一個信仰的民族;締造一個公正、善行、文明、信仰的國度。他呼籲穆斯林利用伊曆新年開始,紀念穆聖遷徙的契機反省自身,展望未來。

在上周的主麻演講中,格爾達威博士在卡塔爾首都杜哈的歐麥爾清真寺,講述了穆聖在麥迪那所建立的伊斯蘭社會的支柱:崇拜獨一的真主、信士間兄弟的情誼、建立在公正、發展和社會管理基礎上的經濟。格爾達威博士在演講中還闡明了穆聖是如何消除蒙昧時期社會的基礎的

他說:就在幾天前,我們辭去舊歲,迎來了希吉萊新的一年。我們當利用這個時機反省自身,展望未來。每當希吉萊新年來臨,我們就會紀念這一偉大的事件——穆聖從麥加遷徙到麥迪那。這一事件被穆斯林選定為伊曆紀元之始,並在歐麥爾——伊斯蘭國度的第二位締造者——的帶領下,確立為穆斯林歷史紀元的開始。

伊斯蘭國度的第一位締造者——先知穆聖,他在麥迪那創建了第一個伊斯蘭國家,制定了立法和管理的基本原則。歐麥爾則宣導穆斯林為自身立史,以希吉萊遷徙為穆斯林歷史的紀元元年。

在談到穆聖遷徙的原因時,格爾達爾博士說到:穆斯林並未把先知的誕辰和歸真的日子作為伊曆紀元的開始;也沒有把光復麥加和白德爾戰役作為伊曆紀元的開始,而是選擇了穆聖的遷徙,因為隨著穆聖的遷徙,伊斯蘭社會開始初創。此前,伊斯蘭在麥加僅是個體的信仰,但是到了麥迪那,穆斯林創建了一個在穆聖領導下的伊斯蘭社會,實現了遷徙的目的。因此我們說:遷徙是為了尋找伊斯蘭的家園;塑造一個信仰的民族;締造一個公正、善意、文明和信仰的國家。

在演講中,格爾達威博士還闡述了為伊斯蘭所反對的蒙昧社會的基礎。他說:伊斯蘭之前的蒙昧社會有其存在的社會基礎,但是已經不能適應新型的社會目標。蒙昧社會的基礎,第一是對偶像的崇拜;第二是盲目的宗派意識,所以,蒙昧時代的阿拉伯人為了一位婦女的母駝而爆發了延續40年的內戰;第三個基礎便是互相欺詐和虧負,強者欺淩弱者。這就像我們當下的社會一樣,窮人是沒有任何權利,也得不到任何的救助。至於第四個基礎,則是混亂,沒有領袖,沒有主事者,也沒有將領,每一個部落就是一個王國、一個國家,沒有任何的規定。第五個基礎是對真理的粗暴踐踏和詆毀。

格爾達威博士在演講中說到:穆聖先知註定被派遣到這樣一個社會,去根除這些蒙昧社會的基礎,建立一個完全不同的、建構在崇拜獨一真主基礎上的新社會。這個新社會呼籲所有的人,包括有經人來建設伊斯蘭的新社會。其基本標誌就是對真主的叩拜和崇拜。

因此,穆聖先知在遷徙抵達麥迪那之後,為構建伊斯蘭社會而展開的第一項工程就是建造清真寺,並和聖門弟子一起建蓋清真寺。

隨著清真寺的建立,穆斯林集體履行拜功。不是你一個人禮拜,而是同你的所有穆斯林兄弟一起禮拜,感受信仰的力量。集體禮拜確是強有力的,它集對真主的敬畏和喜悅於一身。“從第一天起就以敬畏為地基的清真寺,確是更值得你在裡面做禮拜的。”(懺悔章:108)

穆聖把清真寺建為一個既是拜主的場所,又是協商的議會;既是教授知識和藝術的大學,又是外賓的接待場所。從這座清真寺走出了一隻為主道奮鬥的軍隊,開創了認主獨一的信仰建設和民族的統一。在清真寺內人人平等,對獨一主的崇拜,統一了所有的信士。

格爾達威在說到伊斯蘭社會的第二個基礎時,他說:信士間有著牢固的聯繫。遷士和輔士間建立了深厚的情誼。輔士敞開自家的大門迎接遷士。真主說:“那些逆產一部分歸遷士中的貧民,他們曾被驅逐出境。以致喪失自己的房屋和財產。他們尋求從真主發出的恩典和喜悅,他們協助真主和使者;這等人,確是說實話的。在他們之前,安居故鄉而且確信正道的人們,他們喜愛遷居來的教胞們,他們對於那些教胞所獲的賞賜,不懷怨恨,他們雖有急需,也願把自己所有的讓給那些教胞。能戒除自身的貪吝者,才是成功的。”(放逐章:8-9)

伊斯蘭社會的基礎之一就是真主給你規定了作為主命的天課。它是受施者的權利,施捨者的義務。其次是隨心的周濟,再其次是慷慨好義:去熱愛你的兄弟勝過愛自己,寧願自己挨餓也要讓你的兄弟吃飽;去保護你的兄弟而挺身而出。輔士在危機來臨時爭先恐後,在分享成果時又甘居人後。穆聖就是這樣讓遷士和輔士結為了信仰的兄弟的。

格爾達威還提醒說,像這樣的社會是一個締結了契約的社會。在阿拉伯社會矛盾重重之際,伊斯蘭來臨了,它解決了所有的矛盾,並把阿拉伯人團結到“萬物非主,唯有真主”的旗幟下,相互友愛,互為兄弟。遷士和輔士之間建立了兄弟般的情誼,使整個社會建立在天下穆斯林是一家的兄弟情誼的基礎上。真主說:“當時,你們原是仇敵,而真主聯合你們的心,你們借他的恩典才變成教胞”(儀姆蘭的家屬章:103)

格爾達威博士說,伊斯蘭社會建立的第三個支柱是經濟,它建立在公正與發展的基礎上,不欺騙不耍詐。穆聖先知教導我們說,穆斯林民族一定要成為一個經濟上富強的民族,不要向他人伸手:一個有求於他人的民族是一個貧弱的民族。真主說:“我曾創造鋼鐵”這段經文就指出了民用和軍事兩項工業,是穆斯林應當擁有的工業。歷史上,穆聖就曾經培植了強勁的經濟力量。

在建立起清真寺後,先知的第二項建設工程是建立市場,改變以前由猶太部落,拜尼·蓋伊噶人一手控制的穆斯林市場。興建了一個市場,建立不再由猶太人控制的自由經濟,既保障了個體的權益,也保障了社會的權益;既非過分強調個體利益,犧牲社會公益的資本主義制度,也非強調社會公益而忽略個體利益的共產主義社會。正如真主說:“我這樣以你們為中正的民族”(黃牛章:143)

格爾達威博士還指出,穆斯林新社會的第四個支柱是組織和管理。建立一個法制社會,既要保障信士的權益,也要保障還未加入伊斯蘭的群體的權益,保障當時還住在麥迪那的猶太人各個部落。只要他們與穆斯林共同生活在一起,那就應當有一個協定。於是,穆聖制定了在戰爭與和平兩種情況下的明確的約定,並賦予了每個群體明確的權利。

關於第五個支柱,格爾達威博士說:這個支柱建立在向社會提供安全保障的基礎上。伊斯蘭社會是一個新社會,有其自身的目標:試圖在真主的大地上建立起受主喜悅的公正——窮人不受侮辱,富人繳納天課;男人不得欺負女人,每個人的權利都得到關注。這些都是一個強國所應盡的義務,而不是去仰賴他人。真主說:“你們應當為他們而準備你們所能準備的武力和戰馬,你們借此威脅真主的敵人和你們的敵人,以及他們以外的別的敵人。”(戰利品章:60)

格爾達威博士強調說:穆斯林社會要想自保,則必須有著堅強的物質和軍事力量做後盾。但我們卻沒有準備任何的武力。我們時代的戰馬其實就是坦克、飛機,(由於沒有準備相應的武力,)因此我們才倍受強國的覬覦。

格爾達威博士呼籲“武裝的和平” ,即在擁有武力和武器的前提下,我們不藉以挑起事端。今天伊斯蘭民族的問題是:有著16億人口的穆斯林,假若精誠合作的話,那可以做許許多多的大事。而一旦互相內訌時,則一事無成。因此,我們這個民族之所以無所作為,就是因為我們貧弱無力,所以才為強國所覬覦。

他還補充說:上述指導正是源自於古蘭經。穆聖先知正是為了慈憫眾世界而被受遣為聖。伊斯蘭民族只有在充分瞭解了穆聖的指導後,才可能履行這個使命。穆聖的使命就是為了慈憫眾世界,不管是阿拉伯人,還是非阿拉伯人,抑或是非穆斯林。當穆斯林完全貫徹和實踐了他們的伊斯蘭,那這份慈憫就會越來越多,相互補充完善。真主說:“我派遣你,只為憐憫全世界的人。”(眾先知章:107)

格爾達威接著說道:每當我們紀念希吉萊新年,我們就要銘記穆聖是怎樣在麥迪那締造伊斯蘭國家的。當時的麥迪那四面都是敵對勢力,即便是穆聖的族人——阿拉伯人——也都敵意重重,千方百計反對穆聖,把穆聖趕出了麥加。但是真主在白德爾援助了信仰他的僕人;援助他們在以後的戰役中戰勝敵人。

他說:伊斯蘭是一個向全世界宣傳的普世宗教,穆斯林擔負著向全球傳達這個使命的責任。把伊斯蘭的使命它傳達給波斯人,傳達給羅馬人和他們身後之人。雖然,世界都站在穆斯林的對立面,但是真主援助了他的軍隊,讓眾聯軍潰敗而逃。

格爾達威博士在演講中還指出:伊斯蘭在其一千多年的歷史上,歷經來自東西方的種種考驗和侵犯。但是真主援助了這個宗教,伊斯蘭現在存在,將來也會存在。對此,我們應該做些什麼呢?我們應當援助這個宗教。我們知道自己該做些什麼嗎?我們應當為了伊斯蘭而互相援助。

他指出:猶太人曾經在安達盧西亞遭到種族屠殺時得到穆斯林的庇護,作為受保護民而與穆斯林生活在一起。我們把他們救助到我們伊斯蘭國度,而他們卻忘恩負義:當他們發現穆斯林衰弱後,便借機從巴勒斯坦的主人手中攫取並侵佔了巴勒斯坦,還將巴勒斯坦人趕出了這塊土地。

他非常遺憾地表示:現在我們低三下四地祈求和平,卻得不到和平。每一天猶太人都在掠奪巴勒斯坦的土地。古都斯在猶太人的侵佔下,穆斯林已經成為東古都斯地區的少數族裔。這是不折不扣的威脅。猶太人已經從四面八方包圍了古都斯。我們還剩下什麼?他們有舊約,我們也應當高擎古蘭經;他們聲稱有塔木德,我們則高舉穆聖的聖訓。如果說他們緊抓舊約,那我們則手拿古蘭經而丟失土地;不斷加深分歧;內部自我消耗。

格爾達威指導說:我們應當萬眾一心,統一力量。只有伊斯蘭才能將穆斯林凝聚為一股力量,這股力量令我們互為依存。只要緊握伊斯蘭,那這個民族就是最強健的民族。“你們當全體堅持真主的繩索,不要自己分裂。你們當銘記真主所賜你們的恩典,當時,你們原是仇敵,而真主聯合你們的心,你們借他的恩典才變成教胞;你們原是在一個火坑的邊緣上的,是真主使你們脫離那個火坑。真主如此為你們闡明他的跡象,以便你們遵循正道。”(儀姆蘭的家屬:103);“誰信託真主,誰確已被引導于正路。”(儀姆蘭的家屬:101);“如果真主援助你們,那末,絕沒有人能戰勝你們。”(儀姆蘭的家屬章:160)


感謝流覽伊斯蘭之光網站,歡迎轉載並注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