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運的黑奴”——阿尤巴•蘇萊曼•迪亞羅-伊斯蘭之光

頁面載入中...

當前位置:首頁 > 文化 > 文化

“幸運的黑奴”——阿尤巴•蘇萊曼•迪亞羅

阿尤巴•蘇萊曼•迪亞羅畫像

在很多西方人看來,伊斯蘭屬於新興外來信仰,他們總是帶著敵意看待伊斯蘭和穆斯林。

如今的穆斯林,就好似一個多世紀之前的猶太人,備受屈辱。當今猶太人在西方所取得的成就和社會地位,往往使人們容易忽視這一問題甚至對此產生疑問。然而,反猶主義思潮在西方歷史上確實一直存在,19世紀末到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美國還曾出現過兩次反猶主義高潮。

至於伊斯蘭,它是否真的屬於西方新興信仰呢?對此,很多人都會給出肯定答案。畢竟,穆斯林在西方社會嶄露頭角,似乎就是在近幾年。

然而,早在美利堅合眾國成立之前,穆斯林就在美洲大陸生活。

據考證,最早抵達美洲大陸的穆斯林,源自大西洋奴隸貿易(又稱跨大西洋奴隸貿易)。16世紀至19世紀時期(也有人認為早至15世紀,並持續至20世紀),西方殖民者在環大西洋地區綁架非洲大陸人民,作為廉價勞動力賣給美洲大陸殖民者。奴隸的來源主要是非洲西部和中部,這些地區本就是穆斯林聚居區。然而,提到黑奴歷史時,歷史學家只承認那是一段黑暗的歷史,關於黑奴身份、宗教信仰等資訊,我們鮮有耳聞。

2012年,卡塔爾博物館管理局與倫敦國家肖像藝術館達成一項重要合作協定,卡塔爾同意將一幅黑人畫像借給英國保存五年,用於展覽及共同研究。報導稱,此畫繪於1733年,畫中人為阿尤巴•蘇萊曼•迪亞羅(Ayuba Suleiman Diallo),是18世紀英國知名的非裔穆斯林,迪亞羅對英國理解非洲文化、身份和宗教方面起著恒久的影響和作用。這幅畫被視為西方社會最早表現奴隸獲得自由的畫作。

今天,就讓我們一起探尋迪亞羅滿是坎坷卻又無比輝煌的一生,探究一名被販賣至美國的黑奴緣何會成為英國備受尊敬的學者級人士。

迪亞羅出生於塞內加爾一個宗教學者世家,他智力超群,聰慧無比,少年時期,他就通背古蘭經,並逐漸成長為塞內加爾著名的教法學家。

雖然迪亞羅在塞內加爾備受尊敬,但是,如很多非洲人民一樣,他也被迫淪為奴隸貿易的受害者。1731年,侵略者綁架他之後剃掉他的鬍鬚,將他賣著馬里蘭州(Maryland)一家煙草廠。

雖然淪為奴隸,但迪亞羅並未放棄信仰。每一天,他都會偷偷跑到樹林獨自禮拜。然而,奴隸主家的小孩發現他禮拜,總是用污穢物襲擊他,忍無可忍之下,他決定拼死逃離。然而,逃跑不久,迪亞羅就被捕了,隨後被扔進監獄。

一切都是真主的前定,在獄中,迪亞羅認識了一名英國律師,他叫湯瑪斯•布魯特(Thomas Bluett)。迪亞羅的虔敬、堅持、正直與學識令布魯特對他刮目相看,不知不覺間,二人成了無話不談的摯友。布魯特在其回憶錄中談到迪亞羅時說:“迪亞羅有著超群的記憶力,他十五歲就能完整背誦他們宗教的經典(即古蘭經),他曾默寫三部古蘭經。每當我對他說我忘記某事或某物,他都會笑我,因為他幾乎過目不忘,他以為每個人都擁有這種能力。”

在獄中,迪亞羅給遠在非洲的父親寫了一封信,不知為何,這封信從美國馬里蘭州抵達了英國,最終落入格魯吉亞殖民地開創者詹姆斯•奧格爾索普(James Oglethorpe)手中。1733年,奧格爾索普命人翻譯將信件從阿拉伯語翻譯為英語,隨後被信中內容歲感動。他折服於寫信人的執著、虔誠與勇敢,隨即派人遠渡重洋前往美國買下迪亞羅,將他帶到了英國。

不僅如此,奧格爾索普還在他的格魯吉亞殖民地廢除了奴隸制。然而,奧格爾索普於1742年離開格魯吉亞返回英國不久,繼任者們就恢復了當地的奴隸制。

迪亞羅寫給父親的信件原文

陪伴迪亞羅從馬里蘭遠赴英格蘭的,正是他的摯友布魯特。布魯特回憶,漫長旅途中,迪亞羅總是在禮拜、祈禱。出於宗教考慮,迪亞羅不願隨意去吃船上的肉食。布魯特隨即出資給他買牲畜活禽,迪亞羅自己以伊斯蘭的方式完成屠宰,並自己烹飪。雖然六周的航海時間迪亞羅一直都在暈船,但他還是跟隨布魯特學會了講英語。

到英國後,迪亞羅便以自由人的身份生活,受邀與基督教牧師及神父交流、辯論。迪亞羅身上好似有魔力一般,每個與他交談的人都會被他的才學與品德折服。就連英國國王與王后,也對他讚譽有加。很快,迪亞羅就被英國精英社會所接受,他甚至被納入斯伯丁紳士協會,享受英國上流社會人士的讚賞。

然而,迪亞羅本人並不認為自己有多偉大,他只是感恩自己終於重獲自由,重新找到了做人的感覺。

正因如此,英國著名肖像畫家威廉•霍爾(William Hoare)才會選擇為一位黑人畫像。縱觀西方藝術史,霍爾畫筆下的迪亞羅是整個西方社會首位前黑奴畫像。彼時的西方對於黑人的描繪極其負面,西方社會總是以惡魔或懦夫的形象刻畫黑人群體,而迪亞羅的畫像卻和當時西方社會上流精英們的畫像一般,端坐微笑,散發著高雅。有學者甚至認為這副畫是西方史上第一張黑人穆斯林畫像。

在接到畫像的請求後,迪亞羅表示同意,但他要求霍爾給他畫上傳統穆斯林服飾。遺憾的是,當時的英國根本找不到他家鄉那種傳統服飾,於是,迪亞羅通過口頭描述,幫助霍爾畫出了一個身著傳統服飾的迪亞羅。畫像中,迪亞羅脖子上掛著一本紅色的書,那就是迪亞羅親手默寫的古蘭經。

1734年,迪亞羅返回塞內加爾。彼時,他的父親早已過世,妻子也已改嫁,他的故居也被夷為平地。然而,迪亞羅並沒有因此而氣餒,他不斷努力奮鬥,最終重新獲得國人的尊敬。

對現今的我們而言,迪亞羅的事蹟屬於一種巨大的鼓舞。如今的穆斯林群體經歷著前所未有的新型考驗,每個人似乎都很浮躁。倘若我們能夠學習迪亞羅在絕境中對信仰的堅持,若主意欲,我們或許也能逃離低谷、再創輝煌。

生活在西方、尤其是美國生活的穆斯林,請你們記住,你們並非新興移民,你們在美國有著源遠流長的歷史,你們見證了美國的誕生與發展,你們是美國社會不可分割的重要組成部分。

簡言之,對於黑奴歷史,西方社會貌似做了諸多記錄,但是,這些記錄似乎並沒有正面刻畫出黑奴的光輝形象。對於黑奴、尤其是穆斯林黑奴對美國社會及文明發展作出的諸多貢獻,歷史似乎並不願過多提及。作為後人,我們務必時刻向前人學習,時刻堅守信念、堅守信仰,以堅忍度過難關,時刻期待真主襄助的降臨。

-------------- 

編輯:葉哈雅

出處:Why Islam

原文:Ayuba Suleiman Diallo: “The Fortunate Slave”
連結:https://www.whyislam.org/african-americans/ayubadiallo/


感謝流覽伊斯蘭之光網站,歡迎轉載並注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