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斯林在一戰中的犧牲與貢獻-伊斯蘭之光

頁面載入中...

當前位置:首頁 > 文化 > 文化

穆斯林在一戰中的犧牲與貢獻

2018,是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的第一百個年頭,全球各地都開展了各式紀念活動,但是,很少有人在官方紀念活動中提及穆斯林在一戰期間作出的巨大犧牲與貢獻。

對此,歷史學家倍感不滿,他們呼籲,我們應當主動承認穆斯林在歷史上作出的各類貢獻,他們認為,這會從某種程度緩解全球範圍內不知所以的伊斯蘭恐懼症。

據“穆斯林體驗”介紹,一戰期間,來自南亞、北非等西方列強殖民地的穆斯林軍士們與英法等國並肩浴血奮戰,作出了巨大犧牲。

“穆斯林體驗”(Muslim Experience),是一個專門收集穆斯林在全球範圍內歷史貢獻的非營利向組織。在談到一戰與穆斯林的關係時,其負責人哈彥•巴巴(Hayyan Bhabha)表示:“穆斯林軍士在一戰期間英勇奮戰,可是,歷史卻將他們遺忘。不僅如此,某些極右分子甚至直言,穆斯林的本質就在於與全世界為敵,穆斯林從未對世界文明發展作出任何貢獻,他們甚至狹隘地認為,穆斯林對非穆斯林只有敵視。可事實上,一百多年前,我們穆斯林就與他們的先輩一道奮戰,為人類的自由與未來而奮鬥。”

據不完全統計,一戰期間,僅英國軍隊內就有逾40萬來自印度的穆斯林士兵參戰。

 

英國薩里郡,英國軍隊中的印度穆斯林士兵正在禮拜。

 “穆斯林體驗”之所以開展這一最新項目,主要是為了強調穆斯林軍士在一戰期間所做的巨大貢獻,喚醒人們對穆斯林所做貢獻的認知,進而讓世人看清極右分子的反動本質。

巴巴先生表示,他的團隊已經收集到大量史料,詳盡記載了穆斯林在一戰期間的活動範圍及貢獻。他說:“我們查閱了來自19個國家的各種史料,我們發現,有約400萬穆斯林參與到一戰之中。”

 

法國聖母洛雷托國家公墓內的穆斯林墳墓

 “穆斯林體驗”旨在收集穆斯林軍士在一戰期間的經歷,同時也希望穆斯林能夠因此而感到自豪。

穆斯林與一戰的往事雖然不為人所知,但卻比比皆是。來自諾丁漢的伊爾凡•馬力克(Irfan Malik)醫生在與一個病人交流時就偶然發現,他的兩位曾祖父在一戰期間就為英國軍隊奮戰。

 

穆斯林士兵在空地禮拜

馬力克醫生的兩位曾祖父古拉姆•穆罕默德上尉(Ghulam Mohammad)及蘇比達爾•穆罕默德•汗(Subedar Mohammad Khan)上尉都來自一個名叫杜裡米爾(Dulmial,今巴基斯坦境內)的小鎮,一戰期間,他們村460名穆斯林士兵被派往前線參戰。

馬力克說:“我聽到我曾祖父的故事實屬偶然,我有個病人是專門研究第一次世界大戰的學者,跟他聊天時,我提到我老家杜裡米爾有個紀念一戰的炮臺,隨後,他和我分享了一些他的研究成果,刷新了我對自己先輩的認知。我發現,我的兩位曾祖父竟然都代表英國參加了第一次世界大戰,我甚至拿到了我曾祖父當時的戎裝照片。對我來說,這一切都意義非凡,我堅信這些發現能讓那些極端分子閉嘴,讓他們認識到穆斯林群體很早以前就已融入英國社會。”

 

伊爾凡•馬力克醫生對記者展示其曾祖父蘇比達爾•穆罕默德•汗的照片

馬力克醫生是幸運的,他找到了自己先輩的光輝歷史,但更多的穆斯林幾乎沒有機會接觸這類史料。

巴巴先生指出,很多穆斯林都對這些歷史一無所知,可是,他們並非對此漠不關心。他說:“絕大多數歐洲穆斯林都對軍事歷史毫無興趣,那是因為他們認為這些歷史與自己毫無關聯,因為,他們所接觸到的歷史,都沒有提到穆斯林。換言之,我們所教授的歷史,沒有反映出真實、客觀的歷史。”

 

來自杜里米爾村的穆斯林軍士

著名智庫“英國未來”(British Future)研究發現,只有22%的英國人知道穆斯林曾隨英國軍隊參與了第一次世界大戰。該智庫發起一項名為“一同銘記”(Remember Together)大型活動,希望在英國各級學校中講述這段歷史。

“英國未來”負責人史蒂夫•巴林傑(Steve Ballinger)指出:“穆斯林軍士曾與英國軍隊共同奮戰,他們曾為了英國人民的自由作出巨大犧牲,我們必須銘記歷史。”

 

倫敦伊甸女子學校組織學生學習穆斯林在一戰期間的貢獻

14歲的穆斯林女孩達麗莎•納茲(Daleesha Naz)就讀于倫敦伊甸女子學校,對她而言,這段歷史意義重大。她說:“今天,我才知道40多萬穆斯林曾隨英國軍隊參加了第一次世界大戰,這讓我感覺很自豪,我甚至感覺自己與英國歷史愈發親近了。”

正值第一次世界大戰一百周年之際,諸多歷史學家攜手穆斯林團體向世界宣佈:穆斯林在一戰期間所做的貢獻不容忽視!

“穆斯林體驗”專案負責人盧克•費里爾(Luc Ferrier)說:“倘若我們真心想要與穆斯林群體有深層次接觸,我們就必須承認穆斯林在歷史上對這個世界所作出的巨大貢獻。穆斯林與第一次世界大戰毫無關係,他們本可以與世無爭、袖手旁觀,但他們卻選擇浴血奮戰。我們只有承認這段歷史,承認他們的犧牲與貢獻,才有可能真心感謝他們,讓他們感到一絲溫暖。”

“穆斯林體驗”收集了大量珍貴圖片,其中一張為英國國王喬治五世(George V)在法國前線慰問穆斯林軍士,為表敬意,國王與兩名阿爾及利亞藉穆斯林騎兵合影時選擇下馬站立。

喬治五世是英國國王及印度皇帝,溫莎王朝的開創者,現英國女王伊莉莎白二世的祖父。喬治五世在位期間見證一九二一年大英帝國的顛峰時期,帝國領土是全球土地面積的22.6%。

 

喬治五世慰問穆斯林士兵

此外,還有一張摩洛哥穆斯林士兵照顧德國俘虜的照片。這一照片曾經引起巨大爭議,歐洲人不敢相信他們竟如此對待敵對方的俘虜。

 

法國維勒魯瓦戰區的摩洛哥士兵照料德國俘虜

盟軍官員在前線巡視時發現摩洛哥穆斯林士兵堅持照料俘虜,他們驚訝地問摩洛哥士兵為何要如此,摩洛哥士兵答道:“根據我們的古蘭經和聖訓,我們必須善待俘虜,我們要照顧他們、給他們吃飯、讓他們保留尊嚴。”

據記載,一戰期間,派往戰區的穆斯林伊瑪目、基督教牧師、猶太教拉比都會互相學習各自信仰中的殯葬禮儀,以便士兵能夠以符合自己信仰的方式離開人世。

1914年12月,法國國防大臣亞歷山大•米勒蘭(Alexandre Millerand)就曾要求前線官兵集體學習伊斯蘭的清真言(Shahada),以便他們能夠在穆斯林士兵彌留之際在他們耳邊誦念清真言,讓他們安心歸真。不僅如此,他還命令法國軍隊學習伊斯蘭送葬及掩埋屍體的方式,確保為國捐軀的穆斯林士兵的臉能夠朝向麥加。

費里爾在其著作《無名的陣亡者》(The Unknown Fallen)一書第58頁提到了上述史實,其內容源自米勒蘭大臣的一封親筆信。

 

法國“杜奧蒙公墓”國家公墓(Douaumont ossuary)內的穆斯林墓地

或許,一戰期間最為著名的穆斯林士兵,就是胡達達•汗(Khudadad Khan)。汗是一名普通的機槍手,他和兩萬多印度穆斯林同胞被派往法國布倫港(Boulogne)及比利時紐波特(Nieuwpoort)狙擊德軍。

據英國外交和聯邦事務部檔記載,該地區德軍數量是汗所在師的五倍,雙方軍力極為懸殊,然而,他們依舊浴血奮戰,堅持到最後一刻。時年26歲的汗雖然身負槍傷,但他依舊射殺五名德軍士兵,最終,胡達達•汗爬在屍體堆中裝死,僥倖逃過一劫。他也成為這場戰役中英聯邦方面唯一的倖存者。

胡達達•汗及其同胞們以如此巨大的犧牲,為盟軍贏得寶貴的時間,最終成功阻止了德軍的進一步入侵。胡達達•汗也因此成為第一個被授予英聯邦最高級別軍事勳章的穆斯林勇士,即維多利亞十字勳章(Victoria Cross)。

 

胡達達•汗的孫子阿里•納瓦茲(Ali Nawaz)

胡達達並非唯一一位獲得維多利亞勳章的穆斯林勇士,此後不久,來自現巴基斯坦國的米爾•達斯特(Mir Dast)也獲得了這一最高榮譽。1915年3月,他隨軍抵達法國,彼時,他已經是一位有著20年軍齡的上尉。同年4月,達斯特所在的師奉命與法軍一道向當地德軍發起反擊,滅絕人性的德軍在戰場中釋放有毒氣體氯氣,盟軍被迫不斷撤退。可是,達斯特等人卻堅守崗位,阻止了德軍的進一步入侵。

英國外交和聯邦事務部檔記載,當天,達斯特憑藉一己之力護送八名英國及印度軍官撤離危險區。戰後,時任英國國王喬治五世在布萊頓英國皇家別墅向達斯特授予維多利亞勳章。

 

喬治五世接見米爾•達斯特

此外,穆斯林下士沙哈麥德•汗(Shahamad Khan)也於1916年4月被授予這一最高榮譽。

這樣的故事數不勝數,我們只是希望,這些故事及史實能夠進一步促進不同族群之間的理解與融合,讓世人看清穆斯林的光輝形象,從而抗擊某些右翼極端分子發起的無端仇恨與反穆斯林浪潮。

---------------- 

編輯:葉哈雅

出處:BBC、Global News、The National

原文: Forgotten Muslim soldiers of World War

連結:http://suo.im/4qYtIq

http://suo.im/4yuDW1

http://suo.im/4OhGCO


感謝流覽伊斯蘭之光網站,歡迎轉載並注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