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斯林女學者——伊斯蘭的瑰寶-伊斯蘭之光

頁面載入中...

當前位置:首頁 > 文化 > 文化

穆斯林女學者——伊斯蘭的瑰寶

著名聖訓學家伊瑪目祖哈裡曾向當時聞名伊斯蘭世界的古蘭經學者戛希姆•本•穆罕默德求教,希望他能向他指點迷津,伊瑪目戛希姆則建議祖哈裡先去聽聽著名女教法學家阿瑪拉•拉合曼的講座。

伊瑪目祖哈裡聽從了戛希姆的建議,定期去聆聽阿瑪拉的講解。出於對阿瑪拉學識的敬佩,伊瑪目祖哈裡將阿瑪拉稱為“知識的海洋”。

伊瑪目祖哈裡並非阿瑪拉唯一的著名男弟子,阿瑪拉門下還有很多著名學者,譬如艾布•伯克爾•穆罕默德、葉哈雅•本•賽伊德等。

阿瑪拉也並非伊斯蘭史上唯一的著名女學者,她絕非個例。伊斯蘭史上著名的女學者數不勝數,最早可以追溯至聖妻阿伊莎,她即是著名的聖訓傳述人,也是聞名於世的法學家。從現存的史料中,我們至少發現2500多名女性學者的名字,然而,她們的生平與學識卻不為今人所知,外界甚至斷言,穆斯林婦女就是愚昧無知的代名詞。

然而,現如今,穆斯林女學者走在學術前沿、引領男女穆斯林共同學習信仰的時代似乎早已不復存在。縱觀當今伊斯蘭學術界,我們鮮見穆斯林女學者的身影,但是,倘若我們回顧歷史,我們發現,穆斯林女學者曾經在各個學科閃閃發光。

我們不禁要問,到底發生了什麼?我們的穆斯林女學者們到底去了何方?過去300多年間,我們為何再也沒有見到一位聞名於世的女學者?我們甚至很少見到穆斯林女子參與到伊斯蘭古蘭經學、聖訓學、教法學等學科的研究。

隨著古蘭經的降世,伊斯蘭賦予了穆斯林婦女前所未有的權利與地位——在蒙昧時期的阿拉伯社會,婦女想都不敢去想,自己有朝一日也會出人頭地。總而言之,婦女在兩個不同時代的地位可以用天壤之別來形容,而這種差異的背後究竟暗藏何種緣由,我們也不得而知。我們能做的,就是銘記歷史,深刻反省,反思歷史上穆斯林婦女取得顯著成就的緣由,進而挑戰當今社會中對於穆斯林婦女的種種偏見。

回顧歷史,早在7世紀,伊斯蘭就賦予了婦女前所未有的自由與權利,極大提升了婦女的地位。古蘭經中很多經文都直接提到了婦女權益,旨在消除針對婦女的不公、不義與磨難。

然而,坐擁這些教誨是不夠的,我們要做的,是實踐古蘭經對我們的教導。

伊斯蘭初期,整個社會都在變革,這些變革都極具進步性,且都是為了滿足社會的需求。然而,在變革的同時,很多蒙昧時期的習俗卻依舊保留了下來,因為,在當時特定的社會環境下,全盤推翻過去的習俗過於極端,不利於伊斯蘭信仰的發展。

可悲的是,穆聖(願主福安之)及其繼任者們社會變革的前進腳步,卻隨著社會的發展,產生了停滯不前甚至倒退的勢頭,尤其在過去的近三百年間,這種勢頭尤為明顯。

曾幾何時,穆斯林崇尚真理,敬仰古蘭經和聖訓,而如今,信仰似乎已經成為一種習慣,某些族群甚至將伊斯蘭視為只屬於他們的風俗。早期穆斯林婦女是我們所有人的楷模,她們的經歷與成就跨越了時空的界限,也超越了外界強加給她們的“物理限制”。這些楷模,在人類社會發展與進步過程中發揮了重大作用,她們的身影曾遍佈各個社會層面,她們中有宗教學家、學者、作家、詩人,也有商人、政客,更扮演著無數平凡的角色。

我們絕不可否認穆斯林婦女對伊斯蘭社會乃至整個世界文明的貢獻,然而,依舊有很多對穆斯林婦女持有偏見的穆斯林或非穆斯林表示,歷史上的偉大穆斯林女性,大都源自虛構,因此,他們堅信,當代穆斯林婦女根本不可能甚至無力對社會發展作出多大貢獻,換言之,他們從根本上抵制穆斯林婦女的發展。

可怕的是,這些人不僅自己堅持這種觀點,更會在各種場合大肆宣揚這種謬論。

我們要明白,榜樣是我們前進的力量。歷史上那些偉大的穆斯林女性,就是我們的榜樣,她們代表了穆斯林女性的努力、奮鬥與榮耀,我們每個人都應當向她們學習,就如伊瑪目祖哈裡一般,虛心求學,不要因為某人是女性,就認為自己高人一等。

縱觀歷史,從穆聖(願主福安之)到正統哈裡發,再到各個清廉的統治者及學者,他們都極其敬重女性,更加敬重那些擁有學識的女學者。倘若我們不去守護女性,不保障她們求學的合法權益,那我們的社會註定會停滯不前,甚至產生退化。

隨著穆斯林帝國的陷落,不少穆斯林地區淪為西方列強殖民地。無疑,殖民時代給整個穆斯林社會留下了深深的傷痕,但是,倘若我們把伊斯蘭世界的衰落一味歸咎於此,我們其實是在自欺欺人。當然,對於某些不思進取、不反思、不懺悔的穆斯林而言,西方的殖民與侵略確實是一個很好的藉口。

眾所周知,內因是事物發展的根本原因,因此,我們不可一味怪責外部因素,反之,我們應積極自省,從自身找原因。作為穆斯林,我們應當從現世的角度出發,客觀的看待我們遇到的問題,而非一味沉溺於過去,不去做任何努力,卻憑空幻想真主的援助。

就婦女問題而言,早在穆聖(願主福安之)時代,伊斯蘭就賦予了穆斯林婦女諸多權益,西方社會所鼓吹的“婦女解放”,伊斯蘭在一千四百多年前就已經作出了明確指令。

或許,穆聖(願主福安之)設置的起點對於今天的我們而言過於高大上,以至於21世紀的我們依舊在糾結一些最基本的婦女問題。

須知,從一開始,伊斯蘭信仰就徹底顛覆了社會對婦女的觀點與態度,極大提升了穆斯林婦女的地位,將婦女視為獨立、自由的個體。舉例而言,古蘭經中一共出現了24位女性,最為人所知的五位是:先知爾薩之母麥爾彥(即基督教所稱的“聖母瑪利亞”),示巴女王拜萊蓋絲,麥爾彥之母漢娜,哈瓦(夏娃),以及穆薩之母。

在21世紀以來,隨著部分穆斯林群體在內憂外患之下的覺醒,婦女受教育程度顯著提升。在西方,皈依伊斯蘭者日益激增,皈依者絕大多數為接受過西方世俗教育者,他們將伊斯蘭信仰融合至西方價值觀之中,促生了新一輪的穆斯林內部“婦女解放”運動。出於對穆斯林婦女現狀的同情,有志之士們積極宣揚穆聖(願主福安之)及先輩時期穆斯林婦女所作出的巨大貢獻,希望以此喚醒人們的良知,打破地區及民族禁忌,返璞歸真,讓穆斯林婦女重新享受真主賜予他們的合法權益與自由。

從古至今,婦女一直都是整個社會發展的半邊天,她們在社會各個崗位貢獻自己的力量。穆斯林婦女也毫不例外,她們堅守信仰,同時也希望為社會發展貢獻屬於自己的一份力量。然而,長久以來,穆斯林婦女遭受著穆斯林內部及外部的諸多考驗,她們要忍受男子根本無法想像也不必經歷的壓力與磨難。

感贊真主,隨著新一代穆斯林群體的覺醒,我們發現,越來越多的穆斯林婦女開始如前輩般發揮自己的智慧,她們開始在社會各個學科及崗位中發光發亮。前輩穆斯林婦女們的偉大與光輝不應淪為歷史,我們應當重視歷史,通過這些偉大的人物,激勵更多的穆斯林婦女運用真主賦予她們的智慧去提升自己、服務社會。

-------------

葉哈雅譯

http://suo.im/5dReii


感謝流覽伊斯蘭之光網站,歡迎轉載並注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