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斯林婦女對古典伊斯蘭文明的貢獻——醫療護理-伊斯蘭之光

頁面載入中...

當前位置:首頁 > 文化 > 文化

穆斯林婦女對古典伊斯蘭文明的貢獻——醫療護理

穆斯林婦女對伊斯蘭文明的發展作出了不可磨滅的偉大貢獻,其中,穆斯林女學者們在教法、聖訓學及人文學科方面的貢獻早已被多數人所熟知,而穆斯林婦女在科學、醫學、政治等方面的貢獻卻依舊鮮有人知。

……

縱觀伊斯蘭歷史,從伊斯蘭的早期起,穆斯林婦女就對各自社會伊斯蘭文明的發展發揮著重大作用。舉例而言,為世人所熟知的聖妻阿伊莎(願主納悅之),她有著特殊的管理才能,同時也是著名的聖訓學家、法學家、教育家、演講家。

此外,不少文獻中都指出,穆斯林婦女在醫學、文學、教法學等學科都作出了突出貢獻。這種“傳統”也延續到了當代,當今世上首位女性戰鬥飛行員薩比哈•格克琴(Sabiha Gökçen)就是一名穆斯林,她也曾擔任土耳其航空局首席培訓師。

在這裡,我們簡要為您介紹幾位穆斯林女性對數學、醫學、天文學、儀器製造、慈善及政治方面所做的貢獻,以重新激起穆斯林女性的學習熱情。

醫療護理

縱觀伊斯蘭歷史,自從穆聖(願主福安之)時代起,穆斯林婦女就對社會及經濟發展作出了巨大且傑出的貢獻,她們的努力與付出極大改善了自己所處時代的生活及經濟水準。

歷史上的穆斯林婦女曾積極參與到教育、醫學、管理、宗教等各個社會層面中,因為她們一直以來都特別關心自己族人以及世人的福祉。伊斯蘭信仰要求每一個穆斯林都應當關心社會的發展與安危,因此,我們也看到歷史上的穆斯林迫切地追求著科技發展,歷史上的穆斯林總是對科學知識充滿了渴望。

就醫學而言,隨著伊斯蘭信仰的發揚光大,越來越多的婦女開始公開行醫,尤其是在戰場上,她們可以醫治任何傷患,不必拘泥於性別的差異。但是,由於伊斯蘭對男女兩性的接觸與交往有較為嚴格的規定,穆斯林女子醫療工作者通常只會給自己的親屬醫病,穆斯林女子的病患大多數情況下也會由女性醫療工作者來醫治。下面,就讓我們認識幾位元在醫學及醫療方面作出突出貢獻的穆斯林女前輩們。

據史料記載,伊斯蘭歷史上第一位醫護工作者是薩德•阿斯拉米亞的女兒魯菲妲•阿斯拉米(Rufayda Bint Saad Al Aslamiyya)。自伊斯蘭早期起,各類文獻就記載了不少穆斯林女性醫療工作者,其中包括:努賽巴(Nusayba Bint Kaab Al-Mazeneya),她曾在著名的烏乎德戰役中沖上前線救死扶傷;烏姆•思南•伊斯拉米(Umm Sinan Al-Islami),皈依伊斯蘭之後,她遂即請求穆聖(願主福安之)允許她與戰士們一道上前線,請求穆聖(願主福安之)允許她履行一名護士的職責;烏姆•瓦拉格(Umm Waraqa),她不僅參與了古蘭的收集工作,更在白德爾戰役期間隨軍提供醫護服務。

接下來,就讓我們盡可能詳細地去追溯那些輝煌的歷史,從而激勵我們更好地展望未來。

魯菲妲•阿斯拉米

 

薩德•阿斯拉米亞的女兒魯菲妲•阿斯拉米生活在穆聖(願主福安之)時期,她被稱為伊斯蘭歷史上首位正式醫護工作者,即如今的護士。西元624年3月13日的白德爾戰役爆發時,魯菲妲曾跟隨先知穆聖(願主福安之)一同趕赴前線冒著生命危險救死扶傷。

魯菲妲的父親是一名外科醫生,父親行醫時,魯菲妲經常會在他身邊協助他。魯菲妲將自己的一生奉獻給了醫護事業,她熱衷於幫助病患減輕痛楚,並最終成長為一名專家級的醫療工作者。她曾在戰場上搭建的臨時醫院中進行醫護工作,穆聖(願主福安之)甚至曾下令將所有都傷患抬到魯菲妲所在的醫護帳篷,因為魯菲妲有能力幫助到他們。

據記載,魯菲妲極為友善,她對醫護工作極為用心,她也是一名優秀的醫護管理者。憑藉她的專業知識與才能,魯菲妲又培養了大量穆斯林婦女成長為醫護工作者。不僅如此,她還是一名社會工作者,她曾幫助族人解決很多難題。此外,魯菲妲也特別關注少年兒童、孤兒、殘疾人及貧苦百姓的疾苦。

希法•賓提•阿卜杜拉(Al-Shifa bint Abduallah)

希法是一名女聖門弟子,她在早期穆斯林社會有著極高的聲譽,她是當時穆斯林群體中最為聰慧的女信士之一。在愚昧時期那種不崇尚女子教育的背景下,她卻學習成長為一名有學識的女信士,尤其在公共管理及醫學方面卓有建樹。她的本名是“萊拉”,當時的人們之所以稱她為希法,主要是因為她在護理及醫療方面所作出的傑出貢獻,因為阿拉伯語中的“希法”一詞含有“治癒”之意。

希法發明了一種預防螞蟻叮咬的方法,穆聖(願主福安之)對該方法表示贊許,並要求希法在穆斯林婦女中間教授並傳播該預防方法。

努賽巴•賓提•哈里斯•安薩里(Nusayba bint Harith al-Ansari)

努賽巴又稱烏姆•阿提雅(Umm ‘Atia),她曾以醫護工作者的身份奔赴前線為傷患提供救治,並為戰士們運送食物、飲用水及急救物資等。

十五世紀奧斯曼帝國穆斯林女子醫療工作者

自伊斯蘭早期起,穆斯林社會中就湧現出了大量女子醫療工作者,但是,對於她們的記載卻是少之又少。縱然如此,我們還是可以從某些歷史文獻中找到一些關於她們的蛛絲馬跡。

十五世紀的奧斯曼土耳其帝國有一位名叫賽熱福丁•蘇本措魯(Serefeddin Sabuncuoglu)的外科醫生,雖然他是一名男性醫生,但是他所撰寫的醫學巨著詳細描述了產科及婦科相關知識,同時還描述了針對女性患者的一系列治療方法及步驟。而關於這名醫生的重點在於,他曾與大量女性醫生及醫護工作者共事過,與之形成鮮明對比則是同時期的西方世界——當時,西方醫學界由男性主導,而女性醫療工作者則備受打壓。

奧斯曼帝國安納托利亞地區湧現出了大量女性醫療工作者,她們最擅長的,就是女性生殖系統疾病、婦科疾病及生產相關的疾病。有趣的是,在賽熱福丁的著作中,我們還發現了不少穆斯林女醫生行醫的繪圖。賽熱福丁的著作也從另外一個方面反映了伊斯蘭文明的開放與包容,畢竟,賽熱福丁是一名男性醫生,而他的著作中卻包含了諸多婦科病的內容。

總而言之,我們如何看待女性在醫學發展史中所扮演的角色,最終將直接反映出我們社會對待婦女的態度。

葉哈雅譯自:

http://muslimheritage.com/article/womens-contribution#sec_1


感謝流覽伊斯蘭之光網站,歡迎轉載並注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