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世傑:伊斯蘭對人類文明的貢獻-伊斯蘭之光

頁面載入中...

當前位置:首頁 > 文化 > 文化

潘世傑:伊斯蘭對人類文明的貢獻

 

一、伊斯蘭出現前的世界文明格局

季羨林認為:“世界上歷史悠久、地域廣闊、自成體系、影響深遠的文化體系只有四個:中國、印度、希臘、伊斯蘭,再沒有第五個;”其實,比這四個文明更早的兩個世界文明也曾經輝煌數千年之久,那就是被稱為世界文明搖籃的兩河流域文明和尼羅河文明,這兩大文明有6、7 千年的文明史,比華夏文明、印度文明、希臘文明和伊斯蘭文明都悠久,遺憾的是這兩大文明盛行幾千年後最終還是進入了歷史博物館,而給這兩大文明帶來滅頂之災的則是古羅馬和古波斯兩大帝國。

在伊斯蘭教出現前一千多年間,東方與西方的較量就沒有停息過,從西元前500 年歷時半個多世紀“希波戰爭”,到羅馬帝國與薩珊帝國戰西元三世紀至七世紀初的歷時400 年的數百次戰爭,已經造成數百萬人淪為奴隸,當時的世界真是動盪不安。

阿拉伯蒙昧時代的社會狀況:一是戰爭連綿,社會混亂。以血緣為紐帶所組成的不同氏族和部落構成半島遊牧社會的基本細胞,氏族成員絕對效忠各自的氏族部落,並熱衷血親復仇,一百多年內,發生1700 次戰爭,活埋女嬰,哀鴻遍野;二是經濟困難,資源匱乏,各氏族和部落為爭奪畜群、牧場和水源,始終處於綿延不絕的劫掠和曠日持久的廝殺中,致使半島弱肉強食;三是多神偶像崇拜雜亂,阿拉伯半島盛行原始宗教和拜物教,其崇拜物繁雜,在卡爾白天房供奉有360 多個不同的偶像,不同偶像的信徒之間大打出手;四是半島生存危機加劇,兩大帝國拜占庭和薩珊王朝長期在西亞的角逐和爭霸,薩珊佔領兩河流域,羅馬佔領了埃及、敘利亞,兩大帝國早已對阿拉伯人垂涎已久,把阿拉伯人當作囊中之物,遲早會把他們鯨吞掉。

就在阿拉伯社會動盪不安,戰爭連綿,內憂外患,民族存亡的之際,在人們迫切渴望和平的歷史時刻,一位偉人應運而生,他就是伊斯蘭教的先知穆罕默德(570—632),他傳播了和平之教——伊斯蘭教(順從、和平),通過20 多年的傳播,伊斯蘭教統一了半島。伊斯蘭教以共同的信仰打破了半島以血緣為紐帶的狹隘部落關係,消除了部落割據、劫掠為生和血親復仇的痼疾,促進了阿拉伯人的融合與團結,從而為統一的新國家的建立奠定了堅實基礎。伊斯蘭的出現不僅挽救了阿拉伯人于水深火熱之中,還迅速改變了當時的世界格局,讓已經形成上千年的世界格局重新洗牌,並從此形成了延續上千年的世界新格局,從而為不同民族營造了千載難逢的和平發展契機,對東西方世界文明都產生了巨大的影響。

二、伊斯蘭文化的淵源

伊斯蘭文化是一種源于伊斯蘭教的文化,是在《古蘭經》和“聖訓”的精神指導與鼓勵下,由世界各族穆斯林在中世紀共同建立和發展起來的一種博大精深的文化。它與中國文化、印度文化、希臘——羅馬文化並稱為世界古代四大文化體系,而且對其它三大文化及世界文明都產生過深遠的影響,在世界思想史和文化史上佔有極其重要的地位。

伊斯蘭文化有兩大淵源,第一淵源是《古蘭經》。《古蘭經》是伊斯蘭教的基本經典,其主要內容有四大領域:信仰領域、教法領域、道德修養領域和人文科學及自然科學領域,可謂包羅萬象,應有盡有。人文科學領域主要涉及歷史、人物、家庭、社會、哲學、心理學、語言學、文學等,自然科學領域主要涉及天文、地理、醫學、生物學、植物學、海洋學、山脈學等許多內容。

值得一提的是,《古蘭經》中有許多經文是鼓勵求知和思維的,如:“你應當奉你的造物主的名義而誦讀,你當誦讀,你的主是至尊的,他曾教人用筆寫字,他曾教人所不知道的。”(96 :1-5)“他(真主)把智慧賦予他所意欲的人;誰獲得了智慧,誰確已獲得了許多福分。惟有理智的人,才會覺悟。”(2:265)“有知識者與無知識者一樣嗎?

惟有理智的人能覺悟”(39:9)“安拉的僕民中,只有學者們敬畏他。”(35 :28)在《古蘭經》裡,僅理智一詞就出現49 次之多,知識、科學、學問一詞竟出現了811 次,值得一提的的是,信仰一詞也正好出現了811 次,足見《古蘭經》對理智和科學的重視,甚至把知識上升到了與信仰同等重要的地位。

伊斯蘭文化的第二淵源是“聖訓”。“聖訓”即先知穆罕默德的言行錄,是對《古蘭經》的詮釋、詳解和實踐。聖訓的內容和所論述的問題十分廣泛,除先知穆罕默德對《古蘭經》的詳細注解和教法實踐外,也包括他處理和協調伊斯蘭教和穆斯林社會所面臨的諸如政治、經濟、軍事、文化、外交、司法、教育等方面的一系列重大問題的生活實踐和社會實踐。聖訓中有關追求知識的教誨俯拾即是:“求知是每個男女穆斯林的天職。”“學習應從搖籃到墳墓。”“智慧是信士的遺失物,無論在哪裡發現,都最有資格接受。”無疑,這些膾炙人口、家喻戶曉的經訓對穆斯林追求知識和傳播知識具有強大的感召力。

伊斯蘭文化以《古蘭經》和“聖訓”為中心,兼收並蓄人類古文化遺產,熔東西文化為一爐,去其糟粕,取其精華,從而形成一個具有鮮明伊斯蘭特色的知識形態的多學科文化體系。它概括為四大領域:1、宗教學(古蘭學、經注學、聖訓學、認主學、教法學、比較宗教學等)。2、哲學(自然哲學、宗教哲學、邏輯學、倫理學等)。3、自然科學(數學、天文學、醫學、光學、化學、醫藥學、物理學等,包括科學試驗法)。4、人文科學(歷史學、地理學、政治經濟學、社會學、教育學、語言學、文學、藝術等)。

三、伊斯蘭對世界文明的貢獻

著名科學史專家薩爾頓熱情洋溢地誇獎:

“人類的主要任務已經由穆斯林們完成了。最偉大的哲學家法拉比是穆斯林,最偉大的數學家艾卜·卡米勒和伊本·希南是穆斯林,最偉大的地理學家和百科全書家麥斯歐迪是穆斯林,最偉大的歷史學家泰伯裡是穆斯林。”這到底是一家之言的溢美之詞呢,還是客觀事實?下面我們從以下幾個層面介紹以下伊斯蘭對世界文明的貢獻:

哲學方面:伊斯蘭教是個重視理性的宗教,《古蘭經》裡理智一詞曾經出現過49 次之多,因此穆斯林在阿拉伯半島便掀起了一場規模浩大的史上罕見的百年翻譯運動。穆斯林把希臘哲學及外來科學文化的一系列著作由希臘語、敘利亞語、波斯語、印地語、希伯來語、科普特語、奈伯特語和拉丁語等外來語翻譯成阿拉伯語。阿拔斯時期,經過哈裡發曼蘇爾、拉希德,尤其是馬蒙等哈裡發的不懈努力,建造智慧宮,使百年翻譯運動達到了空前的鼎盛。

伊斯蘭對哲學的貢獻是舉世公認的。首先他們保存了古代的學術文化。眾所周知,古希臘和古羅馬哲學家的很多哲學原作,在中世紀多已散佚,阿拉伯人的翻譯運動,不僅保存了大量希臘古代文化典籍,而且也保存了很多印度和波斯的古代典籍。由於希臘古典著作在中世紀的散佚,歐洲人在西元12 世紀以前,幾乎無人瞭解柏拉圖和亞里斯多德。另外他們啟蒙了西歐思想。12世紀後,東西方文化交流日益頻繁,一些西歐國家的學者到西班牙和西西里學習,以巴黎大學和義大利的巴杜亞大學為中心建立的阿威羅伊(伊本·路西德)主義學派,在近代實驗科學誕生之前的歐洲思想界佔有重要的地位,對歐洲的哲學思想產生過積極影響。

伊本·路世德提出,宗教和哲學是不同範圍內的真理,二者來源不同,但並無矛盾,宗教真理源自天啟,它是人們道德行為的規範,旨在揚善抑惡,適應大眾;哲學真理是來自理性,通過思辨而獲得,哲學家能認識宇宙萬象,由此而推證造物主的存在,二者殊途同歸,所以他被稱為“雙重真理論”的奠基人之一。他的這一重要思想不僅使宗教和哲學各自得到獨立發展,也調和了哲學與宗教的矛盾。人們說“亞里斯多德解釋了自然界,而阿威羅伊卻解釋了亞里斯多德。”另外,伊本·赫勒敦被近世歐洲學者推崇為歷史哲學的奠基人之一。安薩里的著作在12 世紀也被譯成拉丁文,流傳於歐洲,對基督教思想產生了很大影響。總之,正是由於穆斯林的努力,許多希臘哲學著作的阿拉伯文譯本又重新被譯成歐洲各種文字,歐洲人接觸到真實的希臘古典哲學著作。“從而對於中世紀時代歐洲的哲學研究,發生了決定性的影響”

文學語言:伊斯蘭文學也是一顆璀璨的明珠。《天方夜譚》(《一千零一夜》)和許多優美的詩歌比如魯米的《瑪斯納維》、加米的《詩歌集》、哈菲茲的詩都是舉世之作而成為伊斯蘭世界的驕傲而永世流芳。波斯的繪畫,尤其是細密畫讓世人讚歎不已。還有,伊斯蘭世界的陶器、掛毯和細膩的金屬器皿和鑲嵌工藝也被外界描繪為“不可比擬的美”。

說到阿拉伯語的歷史地位,美國歷史學家希提指出:“在9 至12 世紀之間,用阿拉伯語寫成的著作,包括哲學、醫學、歷史、宗教、天文、地理等方面的各種著作,比較其他任何語言寫成的還要多些。”“在古希臘科學和哲學幾乎被西方完全遺忘的時候,伊斯蘭世界的文明卻保存並發展了這些知識。自古代殘存下來的希臘所有重要科學著作都被譯成了阿拉伯文,後來在中世紀西方,這些著作反過來又從阿拉伯文譯成了拉丁文。”

在《阿拉伯語對英語的貢獻》一書中,羅伯特說:“在所列舉討論的600 個借詞中,有256 個( 占42.6%) 直接從阿拉伯語進入英語,其餘344個經由各種管道進入英語”。如今,不論在建築、農業、藝術、天文、商業、工業,還是文學、數學、機械、醫療、音樂和物理學,在人類生活的全部領域之內,數以千計的英語單詞來源於阿拉伯語。

1. 被英語同化的阿拉伯語單詞,如:

alchemy 煉金術;alcohol 酒精 alcove 凹室,壁孔;algebra 代數 alkali 堿almanac

年鑒; 曆書 arsenal 兵工廠 benzoin安息香 candy 冰糖carat 克拉、克 cheque /Check 支票;chess 國際象棋 cipher 零coffee 咖啡 cotton 棉花;elixir 長生不老藥 jasmine 茉莉花 lemon 檸檬lute 古琵琶 magazine 雜誌mattress 墊子 mosque 清真寺;mummy 木乃伊musk 麝香;sesame 芝麻 simoom 熱風;sofa 沙發 sugar 糖syrup 糖漿 tambourine 手鼓

2. 經由拉丁文進入英語的阿拉伯語詞語,如:

alembic 蒸餾器 algorism 算術;amulet 護身符 antimony 銻

artichoke 洋薊 astrolabe 星盤bismuth 鉍bulbul 夜鶯; 歌手

burnous 有頭巾的外衣 cable 繩索calico 印花布 camphor 樟腦castle

城堡 cat 貓;cup 杯 dhow 獨桅帆船dinar 第納爾 dirham 迪爾汗

fattah 開端, 開始 fedayee 阿拉伯突擊隊員;felucca 二桅小帆船 gauze 紗

ghoul 妖怪 guitar 吉他hakim 法官,大學者;hashish 大麻 hazard 危險 henna 指甲花;howdah 象轎;駝轎 ill 疾病;jerboa 飛鼠 lime酸橙;lilac 丁香花 mohair 馬海呢;muslin 棉布 mountain 山脈naphtha 輕油 nitre 硝石;orange 柳丁 pepsin 胃蛋白酶;radio 收音機risk 冒險;roc 巨鳥 safflower 紅花seraglio 閨房 sherbet 冰凍果汁soda 蘇打 spinach 菠菜;tabari 歷史學家 taffeta 塔夫綢;tambourine 手鼓 typhoon 颱風;vizier 大臣 volcano 火山。

科學實驗法(試驗科學):在《古蘭經》和“聖訓”的啟發下,穆斯林特別重視觀察和思考,從而創立了一套完整的科研方法。在科學研究中,穆斯林首先採用了觀察、試驗、歸納、推理、總結等一系列方法。這種嚴密的科研方法後來傳到了歐洲並沿用至今。所以現代科學被稱為試驗科學應歸功於穆斯林。穆斯林早在英國的羅吉爾·培根提倡試驗科學三個世紀之前就已經提出了這種嚴格的科研方法。正如比爾雷特在《人性的建設》一書中所說:“羅吉爾·培根及與其同名的弗蘭西斯·培根都沒有資格以實驗科學方法創始人的身份自居,羅吉爾·培根只是一位把伊斯蘭科學和科學實驗法傳入基督教歐洲的使者,他曾直言不諱地說,學習阿拉伯語和阿拉伯科學才是獲得真知的唯一途徑。”

毋庸置疑,沒有科學的研究方法就沒有現代試驗科學,也更不會有什麼科學成果。穆斯林正是運用了正確、嚴密的科學研究方法,才能在自然科學領域獨領風騷數百年。

數學:在數學領域,穆斯林發明了零,並將印度的數位和十進位制加以運用和推廣,將代數發展為數學的專科,確立了代數、已知數、未知數、根、有理數、無理數等代數術語。在量度幾何中,穆斯林應用了數值代數,系統地提出了用圓錐曲線圖解求根的理論。他們還計算出了圓周率為3.14159。在三角學方面,他們建立了平面三角形和球面三角形體系,計算出了精確的三角函數表,提出了三角比的概念並確定了和角公式。在測量角度和三角學中,他們首先確立了正切、餘切、正割、余割、正弦、余弦等概念,從而奠定了現代數學的基礎。

值得一提的是, 在英語裡, 計算法(algorithm)、代數學(algebra)、零(cipher)、對數(logarithm)、不盡根(surd)、正弦(sine)都是從阿拉伯語音譯過去的。甚至世界各國的數字都叫阿拉伯數字(Arabic Numbers),足見阿拉伯對數學的貢獻之大。

穆斯林最著名的數學家有花拉子密(西元780—850),他的《代數學》於十二世紀被翻譯成拉丁文,成為歐洲各大學的主要教材達數個世紀之久。在英語、德語、西班牙語和其他歐洲語言裡,數學、計算法學科的名稱都是以他的名字命名的,包括幾何學也是他發明的。

天文學:在天文學領域,穆斯林天文學家最先提出了地球繞太陽運轉的學說,論證了地球是圓形體、地球自轉以及潮汐與月球運動的關係。穆斯林不僅否定了托勒密地心說,還訂正了托勒密關於黃道斜角、二分點的歲差和實差等錯誤。他們測出了地球子午線一度之長,以次推出地球的圓周及其直徑長度體積大小。制定了天文表和精確的曆法,測定太陽系已知星座的位置,並確立了各個星座及300 多個星宿的名稱。在英文裡,地球(earth)等許多天文學詞彙都是從阿拉伯語音譯過來的。在曆法方面,穆斯林計算出,太陽曆平年為365 天,經128 年置閏31 次,閏年未366 天,地球繞太陽一周需365 天5 小時48 分46秒,積8 萬年才誤差一天。

阿拉伯人創立了曆法,編纂了曆書和朝向方位指南;發展了計算精度極高的天文學觀測實踐與理論並制訂了天文表;為滿足天文觀測需要,創造發明了很多儀器裝置,諸如星盤、象限儀、平緯儀、方位儀、天體儀、地球儀、觀象儀和日晷等;阿巴斯王朝時期曾有3 座天文臺;天文學家法加尼寫了《天文學入門》。

伊斯蘭天文學傳人歐洲後,對歐洲的天文學發展起了重要作用,西方天文學家雷吉奧蒙塔努斯、哥白尼等都採用過伊斯蘭天文學的學術成果。正如德國著名的東方學者西格麗德·虹克博士在其名著《阿拉伯的太陽照在西方》中說:“真正對天文學做出貢獻的既不是希臘人,也不是印度人,而是阿拉伯人,只有他們才有資格引以為豪。”

穆斯林天文學家群星燦爛,最著名的有白魯尼( 西元973—1050)、伊本· 尤努斯( 西元950—1008 年)等。值得一提的是,人類至今還普遍使用的以震動次數為記時方法的擺鐘就是伊本·尤努斯發明的。他的天文學著作《哈基姆大曆表》在世界上影響很大,西方天文學家拉普拉斯曾利用他的觀點計算黃道斜角以及木星和水星的差距,西蒙也利用他有關日食、月食的觀點計算月球運動。

 

地理學:大地測量學的先驅馬蘇迪的《黃金草原》是一部集宇宙學、歷史學和地理學於一體的百科全書式著作,它成為以後數百年間的自然史和地理學著作的資料源泉。12 世紀,宗教法學家卡因丁·丁亞提(zayn al-din al-dmyati)寫道:“天房之于全世界的居民就像圓心於圓。所有地區皆面向天房,恰如天房圓環繞圓心一樣環繞著它,而每個地區則面對天房的特定部分。”阿拉伯最偉大的地理學著作是11 世紀的比魯尼寫的《城市座標定位》是歷史上第一個運用球面三角學技術確定準確地理位置的專著。13 世紀,葉門人寫了《太陽、月亮以及恒星運動——給渴望者和探求者的禮物》一書,闡明了一種地理體系,以天房為中心,周圍有12 個地理區域,可能還包括72 個小的地理區域。方位角(azimth)來自阿拉伯語(al-sumut)這種大圓測量體系為新的計算地理距離和方向奠定了基礎,也為馬蒙繪製世界地圖奠定了基礎。

醫學:穆斯林在醫學領域取得的貢獻是舉世矚目的。他們對醫學進行了分科,提出了血液小迴圈理論,並對各科的症狀、病理、臨床、診斷治療、藥物等方面提出新的見解,在外科、眼科、神經病及傳染病方面為近代醫學德發展提供了臨床經驗和理論依據。中世紀的穆斯林已知道酒精、消毒和麻醉。他們還發明了過濾、蒸餾、蒸發、沉澱、結晶等方法,並發現了硝酸、鎦金水、銻、砷、鋅、磷、銨、鉍、酒精、硝石等。

穆斯林醫學家界學者如雲,最著名的有拉齊、伊本·西拿、宰赫拉威、伊本·麥蒙等,他們的醫學著作曾在西方做教材數世紀,被稱為現代西方醫學的淵源。阿拉伯醫學對中國的醫學也有深遠的影響。

西格麗德·虹克博士在《阿拉伯的太陽照在西方》一書中介紹說:“在600 年前,巴黎醫學院有一個世界上最小的圖書館,該圖書館只藏有一部著作,而這部著作就是偉大的阿拉伯人寫的------ 為了紀念這位偉人在醫學方面的巨大貢獻,巴黎人還在醫學院的大廳裡立了他的雕像,並將他和另外一個阿拉伯人的畫像掛在薩吉爾曼大街的另一個大廳裡------ 這個人是誰呢?他就是拉齊,毫無疑問,另外那個人就是伊本·西拿。”

光學:在光學方面,穆斯林否定了歐幾裡得和托勒密的錯誤觀點,提出了光線是來自觀察的客體, 光是以球面的波狀形式從光源上發射出來的,從而推論出物體光線反射和折射的定律。而當時希臘的這些科學家們都錯誤地認為,眼睛是發光的,光線是從眼睛發出,射在被觀看的物體上的。

阿拉伯著名的光學家首推伊本·海塞姆,他被譽為阿拉伯的“光學之父”,其《光學寶鑒》是世界第一部科學的光學著作,整個中世紀的光學都是以該書為基礎的。特別是開普勒和牛頓的光學研究產生過影響,羅吉爾·培根就曾大量引用他的光學理論和光學成就。

化學:在化學方面,歐洲的化學起源於阿拉伯的煉金術。穆斯林將古代的煉金術與化學相結合,提出金屬可以通過某種媒介實現相互轉化和四元素相克的理論,對金屬的煆燒和還原以及提煉中的純化、熔化和結晶過程作了科學的解釋。確立了應用化學的基本概念,製造了化學實驗的儀器和設備,併發明瞭硫酸、鹽酸、硝酸銀的制法,以及蒸餾、昇華、結晶熔化等一系列的化學反應,為近代化學的發展做出了巨大貢獻。在英語裡,許多化學術語都來自阿拉伯語,如酒精(alcohol)、蘇打(soda)、蒸餾器(alembic)、堿(alkali)等等。賈比爾·伊本·哈揚是硫酸和硝酸的發現者,他對化學中的煆燒和還原過程作了科學的解釋,改進了金屬純化、融化和晶化的方法,修正了亞里斯多德關於金屬構成的學說。他的不少有關煉金術的著述被後來的歐洲化學家們奉為經典。歐洲目前使用的不少化學詞彙都來源於阿拉伯語。還有,拉齊對許多化學變化過程如蒸餾、煆燒、過濾等作過詳細的描述。他是將酒精分離出來並用於醫療實踐的第一人。

力學:在力學方面,穆斯林研究了拋物體運動和引力作用,提出了動量概念,認為物體之間的引力大小是二者之間的函數,為爾後經典力學的創立鋪平了道路。

物理學:科學家拉齊發展了一種獨立的關於時空理論的宇宙學。他還提出了一種特殊形式的原子論。比魯尼對亞里斯多德物理學的很多基本假設如形式質料說等提出了批判,主張利用推理和對自然現象的觀察與實驗來認識自然物理現象。伊斯蘭照明學派的創立者蘇哈拉瓦迪提出了“光的物理學”理論。此外,穆斯林學者在動力學、重量研究等領域的理論建樹,曾對近代西方自然科學家如伽利略和牛頓的很多科學思想產生過影響。

動物學:賈希茲的《動物之書》被當時譽為動物學的經典。該書彙集了阿拉伯、波斯和希臘的動物學資料,研究了大約350 種動物,並按它們的運動方式將其分為四大類。賈希茲還對動物心理學進行了研究。

在農業和水利建設方面,穆斯林通過嫁接等栽培技術來改良水果品種,並把許多農作物和經濟作物比如棉花、甘蔗、咖啡和瓜果等品種以及各種農業生產技術介紹和傳播到歐洲甚至美洲。穆斯林科學家還注重水利建設的計算和測量工作,並在西亞和北非等地區築壩攔河、興修水渠、掘井、造戽水車和挖運河。穆斯林特別研製了以風力、水力、畜力和人力為動力的戽水車。還有一種叫“坎那”的地下供水系統,用以解決乾旱地區的供水問題。它是由成百上千個間隔一車定距離的豎井構成,豎井下由地下水渠相連,一般長達數公里或數十公里以至上百公里。這種供水設施至今還在伊郎、阿富汗、中亞和中國新疆地區使用,可謂是伊斯蘭水利建設的傑作。許多穆斯林學者根據物理學原理進行過簡單機械的應用研究,研製發明了很多機械裝置,如風車、水等,為解決灌溉等很多實用技術做出了貢獻。穆斯林的能工巧匠製造的機械裝置,大多充分地利用自然力和人力資源,有利於維持自然環境的生態平衡。

 

四、伊斯蘭對中國文明的貢獻

唐永徽二年(西元651 年)伊斯蘭教第三任哈裡發奧斯曼(644-651 在位)曾派遣大食(阿拉伯)使節到唐朝首都長安。之後,來自阿拉伯伊斯蘭國家的“大食”和波斯商人來華便絡繹不絕地來到中國,在唐宋時期,“大食”派遣的使節多達85 次之多。當時他們主要居住在廣州、泉州、揚州和杭州,及長安(今西安)、開封等都市。主要從事香料、象牙、珠寶、藥材和等的販賣,並帶回中國的絲綢、茶葉、瓷器和其它商品。就這樣,伊斯蘭文化通過絲綢之路傳到了中國。

經濟方面:這些穆斯林是中阿文化交流的友好使者和東西穿梭來往的國際鉅賈,享有很高的經濟地位,史書上稱他們“皆富有”,“富盛甲一時”。他們曾對唐宋時期的經濟發展和社會繁榮做出過突出貢獻。據載,他們通過海上國際貿易給宋室帶來的經濟收入一度曾占當時全部歲入的五分之一。大食穆斯林商人在中國一般居住在“番坊“,在“蕃坊”內,由中國當局任命一位德高望重的穆斯林為“蕃長”,負責管理蕃坊事務,主持宗活動,並招攬胡商。路陸也就是舉世聞名的“絲綢之路”,海路方面,自七世紀後葉到十五世紀末,中國沿海港口及接近海港的地區,如廣州、泉州、福州、明州、揚州等地,經常接待來自各國穆斯林和少數的伊斯蘭教學者、旅行家。在貿易最盛行的時候,一個港口上曾居留過數千以至數萬外國穆斯林商人。同時,中國商人,包括中國穆斯林在內,也到東南亞及印度洋沿岸各地進行貿易。西元八、九世紀間,巴格達城中,有專門銷售絲綢、瓷器等中國商品的“中國市場”。

在唐宋時期,從外國運銷中國的貨物有香料、藥材、蔗糖、吉貝、象牙、犀角、珊瑚、珍珠、琥珀,大批香料本草豐富了中國人社會生活。中國主要出口有絲綢、錦、綾、絹及其他絲綢織品和茶、瓷器、漆器、金銀器皿、麝香、藥材等。

建築方面:中國穆斯林也表現了卓越的才能。他們最早在長安、廣州、泉州、杭州等地區建立了清真寺。十四世紀初,阿老丁在杭州創建的真教寺,曾為當時來華的阿拉伯旅行家伊本·白圖索所稱讚,該寺幾經重修,至今猶存。亦黑迭爾丁是個大建築家,他于元年至元三年奉命規劃元代大都宮闕的建築,今天我國首都北京的故宮就是在這個基礎上發展起來的。唐宋時期是伊斯蘭文化在中國的移植時期,在這一時期,穆斯林在“番坊”內建築的清真寺不下十餘座,如廣州懷聖寺、楊州仙鶴寺、杭州等。這些清真寺在中國的落戶,標誌著阿拉伯伊斯蘭建築傳入了中國,從而為伊斯蘭文化在中國的傳播奠定了基礎。

政治方面:出現了許多著名的穆斯林人物,根據元代宰相表,回回任宰相者有50 多人,最著名的有賽典赤·瞻思丁(1211—1279),他先後任陝西和雲南行政長官,到處建立屯田制度,辦學校,建築清真寺,修山路橋架,開闢驛站,並在雲南興建水利,傳入新的作物品種、宣傳先進生產技術,整理了水利工程,發展了當地的社會經濟,由於他成績卓著,公正廉明,一直為雲南人民所稱道。他的兒子納速刺丁(?—1292) 和忽辛(?—1310) 和上文提到的畫家高克恭、著作家瞻思,也都是著名的政治家。在他們之後,還有歷史上被稱為“清官”的明代回人海瑞(1514—1587)。他在南京任官期間,曾組織農民抗災,減輕農民負擔,打擊地主豪強,恢復發展生產,為人民辦了不少好事,他的事蹟,至今仍在民間傳頌。

 

航海技術:“七下西洋”、世界聞名的中國穆斯林航海家鄭和。他是雲南的回族穆斯林,本姓馬,他的祖父和父親都到過麥加“朝覲”。西元1405 年, 他奉明政府的命令, 率領一支由六十二艘每艘長44 丈,寬18 丈的航船,有二萬七千八百人組成的龐大艦隊,遠行西洋。以後又先後屢次航海,從1405 年到1433 年的二十八年中,出海七次,訪問亞非三十五個國家。他是航行到非洲赤道以南東海岸的第一人,比西方哥倫布、達·伽馬等的航行早半世紀以上,他的航隊不僅規模大,且船隻之多,都超過西方航海家二十倍,是世界航海史上的空前創舉,是中國海洋話語權的標誌。

文化生活方面:哲學、文學、詩歌、元曲、中國各族穆斯林善於發展本民族的文化並學習兄弟民族的文化。維吾爾、哈薩克等民族的音樂、舞蹈,回族、東鄉族、撒拉族稱作“花兒”的歌唱,是中國文化中鮮豔的花朵。十一世紀70 年代穆斯林玉素甫·哈斯·哈吉甫寫成的長達13,290 行的敘事詩《福樂智慧》和長期流傳在維吾爾民間,包括340 首歌曲的《十二木卡姆》,都是中國文學的巨作。敘事史詩《瑪納斯》是柯爾克孜族優美民間文學的代表作。在十三、四世紀時,高克恭(?—1310) 善畫山水,寫林巒煙雨,能治各名家之長而獨造新境; 所繪墨竹為一代的精品。薩都刺( 約1300—1360) 的詩以清新俊逸見稱,所在吟詠,傳誦一時。此外,瞻思(1278—1351)作為一個淵博的學者,寫出了豐富的著作,對於文學、哲學、歷史、數學、天文學、地理學、水利工程,無不究心。十五世紀以後,中國穆斯林不斷出現詩人、文學家和畫家。穆斯林畫家改琦(1774—1829) 工畫人物,尤長蘭竹小品。伯篤魯丁、買閭、丁鶴年、金大車、金大輿、閃繼迪、馬世俊、賽嶼等,是其中比較著名的人物。

值得一提的是十六世紀的學者李贄(1527—1602)。他是一個著作頗豐的思想家、史學家和文學評論家。他對當時尊奉的某些封建思想和封建的社會秩序,進行了大膽的批評,揭露了他們對社會發展的危害。他的學術成就一直受到中國學術界的重視,他的代表作有《藏書》、《焚書》、《續焚書》。

另外琵琶、嗩呐來著波斯中亞穆斯林地區的樂器在唐宋時期傳入中國,並成了中國人的民樂。日常生活方面:刷牙,淋浴,蒜,菠菜(波斯菜),石榴,無花果,藏紅花胡椒等作料等。

科學技術:穆斯林數學、醫學、天文學、曆法等學科也相繼輸人中國。據考證,早在宋代,阿拉伯的藥用蒸餾器就已傳到了中國。在元代,元朝政府特別重視對伊斯蘭科技文化的引進,成立了“回回司天監”、“回回藥物院”、“回回炮千都府”、“回回國子學”等科研和文化機構,從而推動了中國自然科學的發展,豐富了中華民族的文化寶庫。在元代,阿拉伯大醫學家伊本·西拿的《醫典》翻譯成了中文,在明代,《回回藥方》盛行一時。毫無疑問,伊斯蘭醫學的輸入,大大促進了中華醫學和本草學的發展。

在元世祖至元四年(1267 年)朝,阿拉伯天文學家紮馬魯丁編寫《萬年曆》(回回曆),即伊本·尤努斯的《曆表》,進獻元朝,回回曆在元代傳入中國後,曆元、明、清三代而不衰,影響深遠。為了在中國推廣伊斯蘭天文學,元朝政府還在上都建立了回回司天監。值得一提的是,中國穆斯林在元朝製作了混天儀、方位儀、春秋分儀、平緯儀、天球儀、地球儀、阿拉伯星盤等重要的天文儀器,為中國天文學的發展做出了巨大貢獻。

對中國四大發明的傳播:中國人的重要發明,包括造紙術、羅盤針、火藥,也都經過穆斯林的介紹,傳播到歐洲各國。中國人雖然發明了四大發明,但是真正將其推廣、利用和在世界範圍內廣泛傳播的則是穆斯林。中世紀的穆斯林不僅將中國的四大發明(造紙術、印刷術、指南針、火藥)加以推廣和利用,而且還將其傳入了歐洲,從而促進了東西方的文化交流,為世界文化的傳播創造了有利條件。

結語

獨步中古的伊斯蘭文明在自然科學領域成績斐然,碩果累累,在自然科學方面的書籍更是汗牛充棟。這些書籍被翻譯成拉丁文後,成為西方各大學的主要教材,在西方自然科學領域占主導地位達六個世紀之久!伊斯蘭文化這顆燦爛的明星,透過西班牙和西西里島兩個視窗終於照亮了歐洲漆黑的夜空,引起了歐洲諸國的文藝復興,為世界文明的發展做出了不可磨滅的貢獻。

雖然伊斯蘭文明的輝煌歷史幾乎已被人們遺忘,現代人都把目光轉到了令人眼花繚亂的西方文化,但是公正的學者們並沒有被西方文化的光環所迷惑,他們通過對人類的文明史進行追本溯源,發現西方現代文明確實得益于伊斯蘭文明。我們以以下幾位西方學者的話作為結束語,也許更具說服力。

美國近代著名東方學家希提在其《阿拉伯通史》一書中說:“在8 世紀中葉到13 世紀初這一時期,說阿拉伯話的人民是全世界文化和文明火炬的主要舉起者。古代科學和哲學的重新發現,修訂增補,承先啟後,這些工作都要歸功於他們,有了他們的努力,西歐的文藝復興才有可能。”“講阿拉伯語的各國人民,是第三種一神教的創造者,是另外兩種一神教的受益者,是與西方分享希臘——羅馬文化傳統的人民,是在整個中世紀高舉文明火炬的人物,是對歐洲文藝復興做出慷慨貢獻的人民。”

比爾福特在《人性的建設》一書中說:“科學是阿拉伯文明帶給現代世界的一份厚禮……除科學外,伊斯蘭文化中的許多東西都已注入了歐洲,從而給歐洲的生活帶來了曙光。”“我們的科學應該感謝阿拉伯科學的並不在於他們為我們提供了一些新鮮的命題和驚人的發現,而在於現代西方科學存在的本身,就應歸功於阿拉伯文化。”

前美國總統尼克森在其《抓住時機》一書中也說:“當歐洲還處於中世紀的蒙昧狀態的時候,伊斯蘭文明正在經歷著它的黃金時代……幾乎所有領域裡的關鍵性進展都是穆斯林在這個時期裡取得的……當歐洲文藝復興時期的偉人們把知識的邊界往前開拓的時候,他們所以能眼光看得更遠,是因為他們站在穆斯林世界巨人的肩膀上。”

這些觀點不僅得到了史學家和政治家的認同,也得到了恩格斯的贊同,正如他在《自然辯證法》的序言裡所說的:“古代留傳下歐幾裡得幾何學和托勒密太陽系,阿拉伯留傳下十進位制、代數學的發端、現代數字和煉金術;基督教的中世紀什麼也沒有留下。”

【潘世傑,博士,河南省社會科學院哲學與宗教研究所研究員,中國回族學會副會長、河南省伊斯蘭教協會副會長、中國伊斯蘭教協會委員。】


感謝流覽伊斯蘭之光網站,歡迎轉載並注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