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北半球齋月各有其妙-伊斯蘭之光

頁面載入中...

當前位置:首頁 > 文化 > 文化

南北半球齋月各有其妙

全世界穆斯林共同遵守的齋月(萊麥丹月),一年一度,儘管民族的文化與習俗不同,但齋月裡的法規基本統一,主要活動包括白日停止飲食,增多禮拜、祈禱、懺悔、善功、穆斯林社區或家庭聚會,保持高尚的精神狀態。 在穆斯林人口眾多的國家或地方,社會生活改變了模式,習以為常,年年如此,這一個月被視為特別貴重,有濃厚的節日氣氛,好像天天在過節。

但在穆斯林居民是少數人口的許多地方,完全看不到齋月景象。 當地的穆斯林,堅守齋月禮儀,困難重重,因為與社會步調不一致,生活和工作都很不方便,例如在基督教文化的西方國家。 如今穆斯林人口在全球大幅度流動,凡是有城鎮人口聚居的地方,幾乎都有了穆斯林人群,而且那裡肯定有清真寺和清真食品供應,也有了屬於精神生活的禮拜和齋月。

全球的齋月發生在同一個時期內,那麼,就天氣而言,地區性差別特別明顯。 就以西曆的六、七、八三個月為例,北半球與南半球氣候環境完全是兩個世界;北半球的夏季正是南半球的冬季。 例如今年的齋月,正當印度的穆斯林忍受酷暑之煎熬,南非城市開普敦,恰是冷風瑟瑟,陰雨霏霏。 北半球最北的國家,如冰島,所處位置接近北極圈,夏季是沒有黑夜的“極晝”,日落數小時裡天有白光,很快能看到太陽冉冉出現,但運行軌跡很低,看不到“豔陽高照”。 紐西蘭位於地球南端,在此同一時期裡,夜間長而日照短,紐西蘭的南島城市丹尼丁,六七月份正是冰天雪地的隆冬,冰冷的寒風直接從南極洲吹來。 上午將近九點鐘,太陽才姍姍來遲,下午五點鐘就天黑下來。 那裡有一個穆斯林社會群體,他們守齋月並不困難,白天禁食不過八個小時,夜間有充足的時間禮拜,聚會和休息。 丹尼丁有座著名的胡達清真寺,據說是地球上與麥加直線距離最遠的清真寺。

紐西蘭和冰島位於穆斯林居住地圖的南北兩端,是五十年前幾乎沒有聽說過伊斯蘭的地方。 現在紐西蘭穆斯林人口超過五萬人,絕大多數集中居住在奧克蘭,全國主要城市都有清真寺,積極向社會宣教。 當地原住民族毛利人,從本世紀初開始,人口中逐漸有了皈依伊斯蘭的新穆斯林,據2013年全國人口普查主動聲明信仰伊斯蘭的毛利族民眾超過一千人。《半島》記者採訪了一位元毛利穆斯林,他原名是卡洛斯·布羅金,現在改名阿卜杜·拉齊茲,家族部落歷代居住在赫斯廷斯,他同鄰居和親友選擇了伊斯蘭信仰,成為最新的穆斯林。  他說:“伊斯蘭的思想境界最高,但被許多人所誤解,不知其中的奧妙和真理。 一旦看到伊斯蘭的美德,人人都會希望全世界的人都應歸順這個崇高的信仰。” 

他說,周圍的人看到我身穿穆斯林的服裝都表示驚奇。 這有什麼可以奇怪的,看看他們身穿的西方人衣著,標誌著歐洲特徵,也都不是我們民族本來的面貌。  我們土著人,很受歧視,自身也有問題,現代化的“自由”給我們帶來了毒品、酗酒、家庭暴力,自從接受了伊斯蘭,看到了我們民族的光明前途。 “在齋月裡,加強禮拜、懺悔、學習、追求知識;對人和平,禮貌,善良,感到社會和家庭溫暖。 伊斯蘭改變了我本人,也能改變全民族,恢復我們民族的優良傳統。 個人感到堅強,整個民族也能堅強起來。”

我們再把注意力轉向北半球的冰島,如今在那裡居住著一千二百多位穆斯林,夏季看不到黑夜。 斯弗瑞爾·易蔔拉欣最早在1973年就移民冰島,現任冰島穆斯林協會會長。  他說當初曾為齋月時間安排感到困惑,怎樣遵守伊斯蘭法度確定齋月生活制度:“從日出前守齋到日落”。  每天開齋後,晚間的泰勒威拜功怎麼辦呢?  他說:“居住在首都雷克雅維克的居民,在六七兩個月,看不到黑夜,24小時都是白天。” 

當地的穆斯林,對齋月的生活安排不知所措,意見難以統一。 有人一天堅守長達23小時的齋戒,許多中東來的穆斯林移民按照麥加的每天時間表。  他們曾給埃及一位教長去信詢問,得到的回答說,確定在日出前封齋,參照麥加的一天時間長度守齋戒,不必等到日落才開齋,最多十五個小時。

穆斯林齋月有教法為依據,遵循《古蘭經》,是全世界人類共用的精神功修。 儘管南北半球氣候有差異,每天時間也不同,大家遵守共同的法度。  在穆斯林是少數人口的國家,齋月裡的生活很艱難,例如冰島,但嚴峻的考驗使堅忍者獲得真主更多的喜悅。

(阿立編譯自:www.aljazeera.com/2916-06-30)


感謝流覽伊斯蘭之光網站,歡迎轉載並注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