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斯曼王朝時期清真寺中的宇宙景觀-伊斯蘭之光

頁面載入中...

當前位置:首頁 > 文化 > 文化

奧斯曼王朝時期清真寺中的宇宙景觀

伊斯蘭建築中的清真寺,是穆斯林在其中修功辦道的主要建築,他們在其中履行拜功,朝夕紀念真主。因此,在伊斯蘭文明中,修建清真寺就具有了極其重要的地位,清真寺往往也就成了在各個征服地區所修建的第一所建築,也是伊斯蘭社會的其它建築所圍繞的一個中心。

在不同的文明和環境中,清真寺的造型設計也各不相同,每一種風格反映著不同的元素特徵,這可以很容易地從不同造型的宣禮塔、圓頂和裝飾中看出來。

但是,在清真寺所包含的那些建築元素和細節的背後,還隱含著很多的標誌和象徵意義,需要仔細端詳、思考和長期接觸,才能琢磨出個中意味。

本人有幸幾度遊覽和參觀了在伊斯坦布爾、布爾薩和安哥拉的一些古老清真寺,讓我時不時地萌生出很多的想法、疑問和思考,讓我得出這樣一個結論:建築設計師創建了這些清真寺,把清真寺作為是刻畫宇宙奇觀的一個縮影,通過建築的細節、裝飾和藝術造型,來加以充分表達,有時也用雕刻在清真寺牆壁上的古蘭經節文來表達,這為其它一些需要思考和參悟才能夠理解到的象徵意義給予了某種直接提示。

下面,讓我們從奧斯曼帝國的幾個清真寺所包含的宇宙景觀,來開始我們的思索之旅吧!

第一,天空VS圓頂

早期的清真寺都是按照麥迪那聖寺風格設計,露天院落是基本元素,四周圍著很多的帳篷和側翼,然後逐漸發展和變化,最後呈現出以圓頂為主題的風格,這也是奧斯曼帝國清真寺的風格特色。

這裡的圓頂,一方面具有建築功能,可以覆蓋大半個清真寺禮拜大殿,而只是在圓頂四周才輔以柱子;另一方面,也喻示著作為一種宇宙跡象的天空,證明了偉大造物主的大能——他升高了天空,而無需任何柱子。

第二,太陽VS枝形燈架

奧斯曼帝國時期,清真寺建築中的圓頂喻示著天空,在伊斯坦布爾的艾哈邁德國王清真寺和其它一些清真寺,我都注意到了這一點。

在我數次參觀艾哈邁德國王清真寺期間,我還注意到了其中枝形燈架的設計,懸吊在禮拜正殿中的圓頂天花板上,基本設計就是一個比較適中的圓環,從圓環中伸展出一些喻示著太陽光線的波狀線條。

在另外一個清真寺,比如新清真寺中,在禮拜殿中的燈架就採取的是以圓形為主題,也可能是多個圓形,上面懸掛著各種燈盞,其情形喻示著天上的繁星閃爍,想像和觀感合二為一,燈架,要麼象徵太陽,要麼象徵天上的繁星,這裡把觀感和想像結合了起來;清真寺的圓頂,就象徵著天空,而燈架象徵著帶著和煦陽光的太陽,或者是天空的繁星,這些帶有象徵意義的宇宙景觀,繪製成了一幅幅以思考為主題的畫面,表明了“清真寺就是一個小宇宙”,或者說“清真寺就是一個浩瀚宇宙的縮影”。

第三,太陽系VS演講樓

當我們來到布爾薩的大清真寺時,我們會看到另外一種宇宙奇觀,這一次,藝術家和設計師們,通過清真寺木制演講樓的繪雕來加以表達。

當你乍一看這些演講樓的時候,你會發現它和世界各地清真寺的演講樓別無二致,但是當你仔細注視時,會發現它不是一般傳統意義上的演講樓,在演講樓的東側,直接通過數個突出的半球形狀象徵著太陽系,這些突出的半球形設置在裝飾演講樓的星形託盤上,這裡的創作體現在:之間的距離完全相當於太陽和圍繞在太陽周圍的星宿之間的真實距離,當然,這是按照最小比例來設計的。

很多理性證據彙集起來,形成相互支撐,證明了所提出的這種觀點,其它城市、或者其它時候的另外一些豐富多彩的清真寺也都證明了這一點,這是作為一個穆斯林的藝術家和設計師所具有的情感和知識,之所以產生這樣的一些想法,得益於古蘭經的觀點,其中經常鼓勵人們參悟大自然、天體和大地。

第四,自然VS植物圖案裝飾

一般而言,伊斯蘭裝飾劃分為兩大主要部分:幾何形裝飾和植物圖案裝飾,二者結合起來形成了所謂的“蔓藤花紋”,或者叫“阿爾白塞(‘混搭’之意)”。

但是我們注意到,在奧斯曼帝國不同地方清真寺的裝飾中,植物圖案裝飾一直是主調,這些體現在清真寺的牆壁、柱子、天花板和圓頂上,甚至是彩色的窗戶上,在地毯上也經常體現出一些植物圖形裝飾,在土耳其環境中經常出現鬱金香圖案。

似乎土耳其的建築師們,想把自然中的花草樹木引入到清真寺內,不用到清真寺外邊就可以尋找到真主造化的大自然,一個人在清真寺內,就可以通過觀看這些植物形狀的裝飾,而把“舌頭和眼睛”的紀念給結合起來。

第五,影子VS叩頭

影子,是古蘭經在多處地方所指出的一種自然現象,有很多經文都提到了影子的叩頭,真主說:“凡是在天地間的萬物,都情願或不情願地為真主叩頭,他們的影子也朝夕為他而叩頭”(13:16),“難道他們沒有觀察真主說創造的萬物嗎?各物的影子,偏向左邊和偏向右邊,為真主而叩頭,同時他們是卑賤的”(16:49)。

在土耳其錫瓦斯省迪府裡基清真大寺中,就有一道奇觀:在清真寺西門上呈現出一個禮拜人的身影,其高度達四米,一直處於站立狀態,知道晡禮後才慢慢消失隱退,設計師是哪裡得來的這種奇思妙想?是對古蘭經提到的“叩頭的影子”的一種直接應用嗎?

無論這種假設的真實與否,我們在此所關心的是,竟然在清真寺的入口處就以作為一種自然現象的影子來表達禮拜這樣一種思想,古蘭經中也提醒人們要思索、研究和理解它的重要性。

第六,新月VS克爾白的指南針

或許,並非奧斯曼王朝清真寺獨有這種宇宙景觀,我們指的是在圓頂上或是宣禮塔頂端安置的面向麥加方向的新月,來給人們指明禮拜朝向,該新月一般用銅、銀或其它一些金屬製成,幾乎普遍運用在古往今來的所有清真寺上。

但是,新月的存在,廣義而言,是伊斯蘭的象徵;狹義而言,是清真寺的一個標誌。這也進一步說明了在清真寺、尤其是奧斯曼王朝的清真寺中大量運用宇宙跡象和奇觀的一種思想的存在,前面所提到的那些奇觀也都證明了這一點。

第七,對古蘭經節文的妙用

前面所提到的這些宇宙景觀,尤其是奧斯曼王朝清真寺建築運用的這些宇宙景觀,都間接地表達了“清真寺就是一個小宇宙”這樣一種思想,同時也說明了藝術家和建築設計師們深受古蘭經所提到的天地四方和人類自身這些經文、以及參悟和理解的重要性的影響。

但是,我們同時發現,對這種思想的表達,通常也是以一種直接的方式,主要體現在清真寺內主圓頂的內壁上書寫一些古蘭經節文,來表達某種特定的宇宙跡象,比如像:“真主是諸天與大地之光”(光明章35節),這就指出了光明的重要性,一半是精神性的,一半是物質性的,因為人的生活具有精神和物質兩個方面,我們發現在蘇丹艾哈邁德清真寺圓頂的內壁上就寫了這段經文,這也是在很多不同風格的清真寺中的傳統做法。

古蘭經把功修、祈禱、紀念和讚頌與一些固定時間(比如早晚)結合了起來,真主說:“在早晨和晚夕祈禱自己的主而求其喜悅者,你應當耐心地和他們在一起,不要蔑視他們,而求今世生活的浮華(18:28)”,“故你們在晚夕和早晨,應當讚頌真主超絕萬物(30:18)”,也有的把禮拜時間和某種宇宙現象聯繫起來的,比如:“你應當謹守從早晨到黑夜的拜功,並應當謹守早晨的拜功,早晨的拜功確是被見證的(17:79)”,這些的目的都是為了把一個修功辦道的信士和一些證明安拉存在和大能的宇宙跡象聯繫起來,讓崇拜的含義變得更加寬泛和扎實,而不是僅僅局限於禮拜、朝覲與齋戒之上,同時還要思考諸天與大地。

奧斯曼王朝時期的清真寺,和其它地方不同風格的清真寺中的一些宇宙景觀和象徵意義,並不是一件讓人感到突兀和離譜的事情,因為在那樣的時間和歲月裡,伊斯蘭穩麥和古蘭經與聖訓有著密切的聯繫,穆斯林的建築師和藝術家們萌生出這些思想也就是情理之中,也就很自然地流露在伊斯蘭建築的設計之中,而首當其衝的就是安拉的朝房——清真寺;當然,你完全可以說那是大宇宙的一個縮影圖,或者說,它原本就本該如此。對此,我們應該有所理解和認識!

『原文作者:開羅大學考古系博士葉哈雅·外茲裡』


感謝流覽伊斯蘭之光網站,歡迎轉載並注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