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發現手稿證實《古蘭經》無絲毫增刪,圖文帶你走近《古蘭經》書寫歷史-伊斯蘭之光

頁面載入中...

當前位置:首頁 > 文化 > 文化

最新發現手稿證實《古蘭經》無絲毫增刪,圖文帶你走近《古蘭經》書寫歷史

在講述最新發現的古蘭經手抄本之前,讓我們先瞭解下現存的最完整,最古老的《古蘭經》手抄本。

01.jpg01

葉門沙那大清真寺內發現的《古蘭經》手抄本

1972年,在葉門沙那大清真寺(Great Mosque of Sana'a)發現的最古老的,也是最完整《古蘭經》卷。該手稿以希賈茲手寫體寫就而成。

葉門政府曾經借助眾多專家學者,在著名的精通阿拉伯語的艾易拉德·博文教授的帶領下,對葉門發現的這部《古蘭經》捲進行的為期四年的考證,最終結果出乎意料地發現,這部經卷的書寫時間,在穆聖歸真後不到九十年,即在瓦里德·阿卜杜·馬立克時代。這部在葉門發現的完整的《古蘭經卷》共拍照3500張影像加以保存,隨後送交到德國,做進一步的鑒定,以確定這部完整的古蘭經卷是現存最古老的古蘭經手抄本。

02.jpg

伯明罕大學最新發現最早期《古蘭經》手抄本殘頁,證實古蘭經無絲毫增刪

2015年7月,英國伯明罕大學的研究員們找到了幾頁古蘭經手抄殘頁,經過放射性碳元素的測定,該份手稿的殘頁距今1370年,由此可知這是現存於世的最早的《古蘭經》手抄本殘頁。

這幾頁《古蘭經》手抄本殘頁曾經藏於該圖書館中近百年,而無人注意到。

英國圖書館手稿學專家,穆罕默德·艾薩說,這是一個令人震驚的發現,穆斯林的心中將會感到由衷的高興。

03.jpg

這份手抄本殘頁同其他關於東方的書籍和檔堆放在一起,一直以來,沒有誰知道這是現存世界最早的《古蘭經》手抄本殘頁。

一名女博士生為查找資料,意外地在圖書館中找到了這些珍貴的手抄本殘頁。這份手抄稿目前經過放射性碳元素的測定,已經確定準確的歷史時期。

大學特別小組主任,蘇珊·說,研究員們從沒有想到,這份手稿有如此悠久的歷史淵源。

她說:這些古蘭經手稿的殘頁或許將是現存世界上最為古老的手抄稿,這是非常令人振奮地方。

經過牛津大學放射性碳元素測定儀器的測定,已經確定這份手稿中寫在綿羊或山羊皮上的古蘭經明文,是目前世界上現存的最為古老的《古蘭經》手抄本的明文。

04.jpg

研究人員稱,該鑒定方法準確率超過95%。鑒定結果指出,書寫在羊皮上的古蘭經明文的時間介於568年至645年之間。

伯明罕大學從事基督教與伊斯蘭教研究的大衛•湯瑪斯教授表示,這份手稿把我們帶到了伊斯蘭初期的最初幾年。

因為,穆罕默德先知的傳記表明,真主的啟示降示於西元610年到632年穆聖歸真。

湯瑪斯教授稱:伯明罕大學對這份手抄本殘頁的鑒定日期,意味著這份手抄稿的書寫者,非常有可能是生活在穆罕默德先知時期的聖門弟子。這位書寫了這份抄本的人必定認識穆罕默德先知本人,或許親眼見過並聆聽過穆罕默德先知的講話,或許是穆罕默德的先知的近親。這些就是這份手稿所給我們提供的內容。

湯瑪斯教授說:有些啟示的明文被記錄在椰棗葉、白石片、皮革、駱駝肩胛骨上,西元650年,《古蘭經》才最終收集成冊。

他指出,如此精細地,可靠地書寫在羊皮上的這些《古蘭經》手抄本殘頁,它的歷史將至少將追溯至穆聖歸真後20年。

05.jpg

他說,這些殘頁上的經文同我們今天所讀的古蘭經完全一模一樣的,這證實了古蘭經沒有受絲毫篡改和增刪的說法。這份手稿書寫的歷史,可以追溯到距離啟示的降示非常近的時期。

這份手稿明文以希賈茲體寫就,是早期阿拉伯語的書法體,這也使得這份手抄本殘頁成為世界上現存的最古老的《古蘭經》手抄本殘頁。這兩頁羊皮紙包含了這部伊斯蘭教經典的第18章和20章的部分經文

伯明罕大學的這份手抄稿的歷史可追溯至西元645年,由此可以斷定這份手稿是保存至今的最古老的古蘭經手稿殘頁。

作為大英圖書館精通波斯語和土耳其語手稿的著名專家瓦利博士說:這兩份殘頁,以令人驚訝的美觀且清晰可讀的希賈茲手寫體書寫而成,可以完全確定,其歷史可追溯至最早的三位哈裡發時期。

伊斯蘭社會初期的三位哈裡發時期的時期是自西元632年至656年。

瓦利博士說:古蘭經的奧斯曼定本也是在伊斯蘭初期的第三位哈里發奧斯曼·本·阿凡時期完成的。

早期的伊斯蘭社區,在好幾十年內,還不能提供足夠的動物皮革來作為書寫的材料,因此,要寫就一部完整的古蘭經手抄稿,需要大量的皮革。

他指出,這份在伯明罕大學發現的手稿,是一份書寫於那個時期,甚至還要更早些的珍貴文本。

這份手稿以其精美絕倫和清晰可見的希賈茲手寫體的出現,是一個令穆斯林倍感幸福的好消息。這些檔是伊拉克裔的英國神學家Alphonse Ningana在1920年獲得的。

06.jpg

他曾經在著名的巧克力製造商愛德華·吉百利的資助下,多次前往中東收集文物資料。

伯明罕當地的伊斯蘭社區對該市的這一發現由衷感到高興。伯明罕大學稱,將會把這些手稿對外公開展示。

伯明罕清真寺理事會主席穆罕默德·艾弗達勒說:當我看到這些古蘭經手抄本殘頁時,給遺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高興的眼淚情不自禁地奪眶而出。我堅信英國的民眾將到伯明罕來參觀,一堵這些古蘭經手稿的風采。

湯瑪斯教授稱,這份手稿將向伯明罕人證明,伯明罕市擁有一份舉世無雙的寶藏。

阿拉伯國家的學者對伯明罕大學《古蘭經》手稿分析結果的質疑

但是對於伯明罕大學這兩頁古蘭經殘頁來說,位於利亞德市的費薩爾國王伊斯蘭研究中心主任沙烏德·薩勒罕就這兩頁殘頁是否是現存最古老的古蘭經手稿提出以下幾點質疑:

1、伯明罕大學的這兩頁古蘭經殘頁中包括標點和分隔部分,這是在最早期的古蘭經書寫時不存在,而是在後期的古蘭經書寫中才有的現象。

 2、對書寫的羊皮的放射性碳元素的測定的結果,並不就一定表示手稿書寫的歷史時間,因為有時候,用於書寫的羊皮,可以將上面的寫的內容清洗後,重新再次使用。

07.jpg

伯明罕的大學的發現,再次證實,穆斯林所信仰的古蘭經,自穆罕默德先知以來,沒有絲毫的改變和增刪。

08.jpg

而麥加大學的圖書館長阿德南·謝裡夫博士則指出:伯明罕大學的古蘭經手稿殘頁中,在《麥爾彥》章和《塔哈》章之間有紅色標記的“泰斯米”的分隔,這在最早期的古蘭經書寫中,並不常用的手法。同時用紅色書寫“泰斯米”並顯示對章節之間的區別的這種做法,也是在奧斯曼·本·阿凡任哈里發時期才出現的。因為在先知時代,古蘭經的章節並沒有按照順序編排,也沒有採用不同顏色的墨水來書寫。

另外需要指出的是:已經確定的是,在埃及、沙那、伊斯坦布爾都珍藏有保存完好的,可以追溯至伊曆第一世紀的古蘭經手抄本,也就是完整的古蘭經全本的手抄本。

而僅僅對書寫的羊皮歷史時期的放射性碳元素的測定,並不意味著羊皮上書寫的古蘭經也處於同一時期,有可能書寫經文的時期會在後期完成的。而兩頁中有章節分隔標誌的做法,更是奧斯曼定本之後才有現象。採用不同顏色墨水書寫,有標點和章節的分隔,這些做法在穆聖時代和四大哈里發時期都並沒有出現。這些做法是直到吳麥耶王朝(伊曆41年至132年)才出現。所以對這兩頁手稿的歷史時期的鑒定,需要專家學者對手稿的書法體加以鑒定後才能確定,而不是僅僅依據書寫用的羊皮的放射性碳元素的測定來確定。

一張圖帶你走近《古蘭經》書寫和輯錄的歷史

09.jpg

西元571年,穆聖(原主福安)出生于古萊什部落管理下,商業繁盛的麥加。當時的古萊什人以善於經商而遠近聞名,他們掌握著對尊貴的天房的管理權。

西元610年,穆罕默德先知被差遣為真主的使者,通過哲拜伊勒天使接受來自真主的啟示。當時每當有啟示下降,聖門弟子們便背記於心,隨後將啟示書寫在羊皮和椰棗的樹葉上。

西元610年至615年,早期的聖門弟子信仰了穆罕默德聖人的使命,篤信真主,伊斯蘭成為他們生活的指導方針。古萊什人中的首領們認為,伊斯蘭的召喚威脅到他們的權力,開始計畫各種陰謀手段,妄圖殺害穆罕默德先知(願主福安之)。

西元613年至622年,許多聖門弟子按照穆聖的命令而遷徙到艾瑟爾比亞和厄爾特利亞的阿克森姆地區,同當地的基督教徒生活在一起,並向他們宣傳伊斯蘭教。在這個期間,還有部分穆斯林從麥加向北遷徙到葉斯裡布(麥迪那)

西元623年之630年,穆斯林在麥迪那同圍攻的古萊什軍隊和撕毀盟約的猶太人之間爆發了數場戰爭,穆斯林獲得勝利,古萊什人在624年的白德爾戰役為轉捩點,逐步走向失敗。

西元630年,在古萊什人破壞了原先同穆斯林訂立的停戰協定後,穆罕默德先知(原主福安)率領穆斯林軍隊光復麥加,古萊什部落的首領沒有抵抗的宣佈投降。穆斯林清除了麥加天房內的所有偶像,重新將天房作為全球穆斯林,尤其是朝覲期間崇拜真主的朝向。

西元632年,穆罕默德先知順命歸真,聖門弟子艾布·伯克爾擔任首任哈里發(632年至634年)。艾布·伯克爾哈里發命令輯錄古蘭經。

西元634年至644年,聖門弟子歐麥爾·本·罕塔布擔任第二任哈里發,並命令繼續收集和輯錄古蘭經。

西元644年至656年,聖門弟子奧斯曼·本·阿凡擔任第三任哈里發,在他任內,古蘭經輯錄成冊,並以賈希茲手寫體抄錄數部奧斯曼定本的古蘭經分送到伊拉克、葉門、埃及等地,奧斯曼定本的原本《古蘭經》仍然保留在希賈茲,並不斷以此定本抄錄後分送各個伊斯蘭地區。

西元688年至744年,艾布·艾斯瓦德、希賈茲·本·優素福、葉和雅·本·亞阿麥爾在阿拉伯語字面上標注符合,而此前的阿拉伯人閱讀的文字都是不帶標記符合的。而之所以這麼做的原因,是為了幫助當時歸信伊斯蘭的非阿拉伯人,能夠藉以這些標記符合而區別相似字母。

據伊本·希夏姆的《先知傳記》可知,當時在穆聖身邊的記錄啟示的書記員一共43人,其中最著名的歐麥爾·本·罕塔布、奧斯曼·本·阿凡、阿裡·本·艾比·塔里布、宰德·本·薩比特、阿卜杜勒·本·祖拜勒、賽義德·本·阿綏、阿卜杜·拉赫曼·本·哈裡斯·本·希夏姆、罕紮剌·本·拉比阿和古萊什人中第一個記錄啟示的書記員阿卜杜勒·本·薩阿德,以及遷士中第一個記錄啟示的書記員艾比·本·卡爾白。

(侯賽因譯)


感謝流覽伊斯蘭之光網站,歡迎轉載並注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