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特寫——台灣文創界巨擘馬幼娟女士-伊斯蘭之光

頁面載入中...

當前位置:首頁 > 文化 > 文化

人物特寫——台灣文創界巨擘馬幼娟女士

未命名-1.jpg

時間累積了文化,經驗傳承了美學,創作豐富了世界,藝術滋養了靈魂。

職場生涯掘起於廣告界,紮實的行銷管理經驗成為利器,轉行成為博物館人後其行銷手法震撼業界,墊定博物館行銷大師的地位,爾後她功臣身退成為全方位的文創人,除了品牌行銷建立及藝文場館營運管理,她更致力推廣兒童美學教育,近年成功地將徐冰老師的木林森計劃植入台灣偏鄉學園,旋即又將她的美學教育理念帶到上海番茄田藝術中心,為的是將藝術的苗根植在純真孩童的心田。

小編:談談馬老師您個人的美學養成?

馬大師:我父親跟隨白崇禧將軍來台,之後與同為穆斯林的母親組成家庭,軍人微薄的薪俸支撐著一家七口的生計,父親很希望我們家的孩子們能夠接受完整的教育,更期盼我們都能上大學,身為長女我自幼就肩負起他的期盼,安守本份的學習,隨著年齡增長我在初中時期就明白自己偏好的學科,升高中聯考前我向父親提出想進入美術學校的志向,當下就被否定,我也按他所願進入普通高中就讀,由於志趣不合短短一學期我的學科成積多數被當掉,準要被退學了,也因此父親妥協讓我轉入美工學校,三年如魚得水的美校生活後我順利的考上設計學院並取得大學學位,完成父親的心願,雖然年幼時家庭環境使然我不曾接受課外美術教育,但我享受小學美術課自在的塗鴉勞作,以及老師的讚美與鼓勵,這些經驗帶給我自信心以及正向思考的能力,提醒家長們讓孩子自由發揮並給予掌聲,他們會在自己所喜愛的領域展現他的天賦。

小編:初出茅廬您進入廣告界開啟職場生涯,談談這些廣告人所帶給你的養份?

馬大師:廣告圈會在極短的時間內讓新鮮人接觸到各種不同的商品,無論讓人容易下手的軟性商品或是要花費大筆積蓄的硬性商品,很幸運的是我從一開始就接觸硬性商品的行銷,從歐系品牌汽車到台北地區數百億成本的大型建案,在過程中鍛鍊自己的敏銳度找到相關行銷略,同時又要站在消費者的角度思考大眾的需求,我該如何找到對的語言與他們溝通,在這樣扎實的職場訓練後,未來無論轉換到什麼跑道,我都能對產品行銷駕輕就熟。

小編:什麼樣的機緣讓你轉入博物館界,畢竟這與廣告業有天壤之別?

馬大師:我接受美學教育出身,內心深處始終對藝術懷有浪漫的熱忱,廣告業緊湊的步調與壓力,讓生活如滾輪般絲毫沒有機會停下腳步欣賞一隅風情?於是我離開廣告業,搬到市郊山腰上的社區,給自己一年的時間思索去處,期間往返塵囂與蛙鳴鳥語的居所,我傾聽自己內心的聲音,找尋屬於我的天地,真主給人的安排是經過鋪陳的,往往處在當下你不會明白此時的歷程會在未來的什麼時候開花甚而結果,近一年的沉潛,把我推向朱銘美術館的企劃經營,回首過去是為此刻,我欣然進入博物館界大展身手。

小編:近來文化創意業成為顯學,台灣特別成立相關部門,大陸也積極投入邀請不少台灣文創人前往參與規劃,你再次轉換跑道正逢其時,動力來自哪裡?

馬大師:一路從「廣告人」到「博物館人」到所謂的「文創人」的身份轉換歷程,紮實累積出跨界跨領域的案例整合經驗,深切體悟,我不應再只為一個企業或單一組織服務,該為更多的組織、更多需要我專業能力的人來服務,故成立了自己的文創辦公室,因不同個案,機動編組專業工作團隊,可以自由接案,讓自己的專業貢獻在對我而言是有意義的工作上,近期我分別為藝術家(徐冰)策展、為企業做顧問(中國:精中企業-蕃茄田藝術學校)、在大學執教(中興大學、台灣戲曲學院、亞洲大學)、為地方政府擔任計畫主持人、為中央政府擔任審查委員、輔導委員⋯等,以專業思維替委託者/單位解決行銷困境,從市場角度出發,將有形/無形的文化資產創造出新的品牌價值。

小編:顯而易見生長的米蘭或巴黎的孩子衣著上就有渾然天成的美感,即便本身相貌不出眾,穿戴的也不是名牌,但他們對色彩及線條的搭配所呈現的就是美感,反觀東方雖然有渾厚的文化底蘊,卻沒有相對的體現在生活中,該怎麼實踐文化呢?

馬大師:這幾年大家都在講文創,我們把文創拆解成三個名詞來看,文化就是生活,創意就是設計,產業就是生意,如何把文化變成一門生意就是我們探討文創的關鍵點,至於你所提出的問題也是我長期在觀察的現象,歐洲現有美麗建築、雕像已佇立數百年,之所以吸引眾多觀光客前往就是為了欣賞這些藝術遺產,台灣與大陸同樣都拆除過去遺留的建築,北京的胡同就是最讓人遺憾的例子,胡同建築群是北京的血脈,是呼吸的器官也是毛孔,一旦毛孔堵塞,不符合他應有的氣絡與節奏,讓城市失去了靈魂,即便奧運會館宏大壯觀,而美好的精神文化已然消逝,民族文化的底蘊蕩然無存,居民引以為豪的象徵不在,人們只好盲目追求外國文化,就像法國街頭的女人一身簡便,沒有名牌飾品加持,但由內而外散發出的自信美,是出於文化所帶給她的優越感,反觀其他民族一昧追求歐洲品牌,是因為找不到母國文化作為支柱,只能速食化的拿名牌用品襯托自己,失去屬於本民族獨特的調性及表達自我的風格,我們必須瞭解生活美學的重要性,人們的觀念裡擺設在博物館中的展品是小眾的,如何將小眾美學推廣給大眾,成為生活的一部分,這是政府與民間相關單位都應該合作落實的,例如台南一位企業家設立博物館,將畢生典藏陳列其中跟大家分享,在第二展館的藝術品能讓沒有受過文化教育的長者一目瞭然,所謂的藝術並非遙不可及,如此耳濡目染培養鑑賞力,經過時間的累積形成文化底蘊,自然就會展現在生活中。

小編:台灣人普遍信奉的媽祖以及河南嵩山少林寺的武學,二者都以自身的文化基礎加以包裝行銷,成功的凝聚信徒也吸引遊客造訪,其效益直接強化它的社群,古老的中國伊斯蘭需不需要文創?起點在哪?

馬大師:首先要促進內部和諧,然後確立我們要對外傳達的訊息,伊斯蘭信仰本身並不神秘,但掌握社群行政的核心成員關閉了對話的大門,讓非信仰者不得其門而入,進而產生疑惑與誤解,動員社群內部青年參與行政事務,提升凝聚力並且讓組織年輕化,訓練青年們能夠面向對伊斯蘭感到好奇的朋友給予適當的指引,讓大眾有正確的管道認識伊斯蘭,找到他們所求的答案,透過充份的交流傳達伊斯蘭的善與美,當民眾不再感到陌生就培養成基本的消費者,當他們樂於走入清真寺,便是接觸伊斯蘭文化的開始,我們就能在這個根基上創作無形與有行的產品對外行銷,寺管們必須打破故步自封的思維,發揚伊斯蘭信仰的正能量;我的父親來自雲南,當我第一次探訪父親的故鄉時,三步一小寺五步一大寺的景象令人不可思議,這是生長在台灣的穆斯林所沒有的經驗,更讓人驚喜的是清真寺建築不是異國洋葱頂,而是傳統中國式建築,其中的裝飾融合中華文化與伊斯蘭信仰精神,形成中國穆斯林獨有的清真寺,足以成為中國穆斯林的瑰寶,但安居其中的穆斯林不以為意,近幾年中國穆斯林修建清真寺盡可能的捨我就他,競相建造中東風格禮拜寺,這種文化凋零的現象值得深思,無論沿海居民信奉的媽祖或是少林寺的武禪文化,都是擁有充分自我認同後得以向外推廣,信徒們自信的與前去參訪的遊客對話,因此穆斯林要先完善對話之窗,敞開大門敦親睦鄰,彰顯伊斯蘭善、美、平等的精神。

「敢拼、敢衝,時時檢討自己,調整錯誤再出發」這是馬老師對自己的詮釋,「熱情、直爽、全力以赴」是馬老師讓人感受到的特質,謙卑的態度與不妥協的專業平衡了天秤的兩端,平凡的生活與不平凡的歷練造就當代文創大師,她是穆斯林也是專業領域的翹楚。

 【馬幼娟  現任IMA文創辦公室 執行長】


感謝流覽伊斯蘭之光網站,歡迎轉載並注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