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里蘭卡炸彈襲擊:基督徒與穆斯林衝突惡果?-伊斯蘭之光

頁面載入中...

當前位置:首頁 > 香港 > 資訊 > 資訊

斯里蘭卡炸彈襲擊:基督徒與穆斯林衝突惡果?

斯里兰卡炸弹袭击.jpg

本月21日,斯里蘭卡發生連環爆炸,首都可倫坡及周邊地區四家酒店、三處教堂和一處住宅區遇襲,造成重大人員傷亡。連日來,可倫坡各族群民眾一致譴責爆炸襲擊,呼籲各族群在國家危難前緊密團結。

斯里蘭卡宗教多元,民眾信仰佛教的僧伽羅族居多,也有不少信仰印度教的泰米爾族,以及信仰基督教和伊斯蘭教的族群等。

此次爆炸事件也是自2009年“泰米爾猛虎組織”被消滅後,斯里蘭卡發生的最嚴重的恐怖襲擊事件。

在聖安東尼教堂附近開店的賈那是信仰佛教的僧伽羅族人。他堅信爆炸是那些極端分子所為,“我們普通人,無論是佛教徒、穆斯林還是印度教徒,都是兄弟姐妹,和諧地生活在這裡,我們之間沒有任何問題”。

爆炸發生後,上千名各族群斯里蘭卡人陸續趕到國家血液中心為傷者獻血。

斯里蘭卡國家醫院門口,可倫坡市民將自發採購的礦泉水和食品發放給執勤的員警和其他工作人員,有市民直言:“恐怖襲擊無法打敗我們,無論是基督徒、穆斯林、佛教徒還是印度教徒,我們都是斯里蘭卡人,在這個艱難時刻,我們要團結一致!”

斯里蘭卡民眾應對此次爆炸襲擊的態度令人既感動又嘆服,然而,在專家學者眼中,這場悲劇不僅僅是所謂的基督徒與穆斯林之間的衝突,其背後,暗藏著巨大的陰謀。

作為一個以佛教為主體宗教的國家,斯里蘭卡長久以來都未能調節好國內各族之間的關係。斯里蘭卡政權一直都有僧伽羅佛教徒(Sinhala)所掌控,泰米爾、穆斯林等少數族裔從來都是在夾縫中求生存。

對此,澳大利亞ABC電視臺特意發佈一檔訪談節目,探討了斯里蘭卡爆炸襲擊背後的秘密。

泰米爾組織“斯里蘭卡平等救濟會”負責人馬里奧•阿魯塔斯(Mario Arulthas)表示,雖然斯里蘭卡泰米爾武裝組織軍事行動已結束近十年,但是,斯里蘭卡國內各類衝突事件依舊層出不窮。

以下,是ABC主持人琳達•莫特拉姆(Linda Mottram)與阿魯塔斯之間的訪談對話。

琳達:不少學者指出,雖然種種跡象表明斯里蘭卡復活節襲擊事件出自一個不為人所知的秘密穆斯林組織之手,但它並不僅僅是外界所稱的穆斯林與基督徒之間的衝突。斯里蘭卡的宗教及族群構成極其多元,在僧伽羅佛教的強勢統治下,其他少數族裔一直就夾縫中求生存,各類暴力衝突事件也時有發生。

今天請到的馬里奧•阿魯塔斯先生是斯里蘭卡公平救濟會主管,該組織總部位於美國華盛頓。阿魯塔斯認為,斯里蘭卡政府與泰米爾猛虎組織之間內戰結束已有十年,但基於種族問題的暴力衝突事件並徹底平息。阿魯塔斯先生,請您和觀眾們談談您的看法。

阿魯塔斯:我堅信這起連環爆炸案並非穆斯林與基督教之間的直接衝突,看看其他國家,也有類似事件發生,但是,此類事件的一個共性,就在於穆斯林群體所遭受的迫害。就斯里蘭卡而言,長久以來,主體民族佛教政府及教徒一直仇視並打壓信奉伊斯蘭的穆斯林少數族裔。此外,斯里蘭卡主體民族也仇視熱衷於傳播福音主義的基督教新教徒,2018年,主體佛教徒攻擊基督教徒的暴力事件驟增。

此次連環爆炸案發生前一周,斯里蘭卡中部地區佛教徒暴力襲擊了當地一座教堂。

琳達:這麼說,此次連環爆炸案超出了斯里蘭卡各類衝突事件的固有模式,對嗎?斯里蘭卡基督教與伊斯蘭之間有衝突史嗎?

阿魯塔斯:此前根本沒有過類似衝突。之前,遭受暴力襲擊的只是基督徒、穆斯林及泰米爾人,而施暴者皆為主體佛教民族,此次襲擊事件可謂開啟了一個全新的衝突模式。

此次連環爆炸將帶來的最大惡果,就是進一步加大少數族裔之間的隔閡,進而加大整個社會對穆斯林的仇恨與敵視。

琳達:爆炸案發生後,官方認定一些本土伊斯蘭組織是背後推手。然而,爆炸前,所有人都對這些組織一無所知,這些組織沒有在斯里蘭卡社會發出過聲音。所以,雖然一切都還不明朗,但官方認為他們已經找到兇手,您認為這種做法會不會有潛在風險?

阿魯塔斯:的確,官方認定的這一組織並沒有任何具體資訊,很多人都不知道該組織的存在。我們只能說這是一個規模極小的組織,不過,有媒體表示,兩年前,當地民眾曾舉行遊行示威,反對穆斯林群體在當地活動。

2017年,斯里蘭卡穆斯林群體曾進行靜坐示威,要求政府逮捕一些極端佛教徒,後者不斷辱駡穆斯林群體,將穆斯林稱為恐怖分子。

然而,對於穆斯林群體此類投訴,斯里蘭卡政府似乎置若罔聞。媒體不會去報導針對穆斯林群體的仇恨及暴力事件,政府也不願重視此類事件,可現如今,當一群所謂的穆斯林恐怖分子行兇作惡時,整個穆斯林群體瞬間成為斯里蘭卡乃至全世界關注的焦點,整個斯里蘭卡穆斯林群體瞬間成為恐怖分子的代言詞。

約三年前,就有媒體指出某些極端穆斯林可能會爆發。斯里蘭卡本地學者認為,穆斯林群體等少數族裔遭受欺壓已久,而政府也不願為穆斯林伸冤鳴曲,任由民間忿恨不斷積累。

所以,我個人認為,政府無視人民的正當訴求,最終讓民眾吞食惡果,這非常不公平。連環爆炸案發生前,情報機構也曾預示此類暴力事件的發生,包括政府,各界都沒有引起足夠重視,我認為這是政府的嚴重失職。

琳達:那麼,倘若斯里蘭卡政府真的希望斯里蘭卡社會長治久安,政府應當有何舉措?

阿魯塔斯:坦白講,除主體佛教徒外,其餘生活在斯里蘭卡的民眾幾乎都毫無安全感或歸屬感。斯里蘭卡佛教徒認為只有信奉佛教的僧伽羅族人才是斯里蘭卡人,其餘都是異族。正因如此,泰米爾人才會與斯里蘭卡政府長期爭鬥,以恐怖襲擊等方式謀求生機。

對穆斯林群體而言,他們並不像泰米爾群體那般激進。然而,極個別穆斯林群體同樣對不公待遇感到忿忿不平,斯里蘭卡政府認定,發動此次連環爆炸襲擊的正是這些穆斯林組織。

因此,我認為斯里蘭卡政府應當重新審視公平與正義的概念,重新審視公民的定義,政府應當儘快確定一點,那就是——斯里蘭卡到底應當是一個單一佛教國家,還是一個多元宗教的文明國家。

編輯:葉哈雅

出處:ABC電視臺

原文:Easter Sunday attacks not simply Muslims versus Christians: Mario Arulthas

連結:http://suo.im/4XEcMG


感謝流覽伊斯蘭之光網站,歡迎轉載並注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