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感-伊斯蘭之光

頁面載入中...

當前位置:首頁 > 悅讀 > 悅讀

雜感

雜感.jpg

 

1

是與非、對與錯分辨起來並不難。有理智的人心裡面明鏡似的。如果說有人揣著明白裝糊塗,那才真的會出現“是非”呢。“每當有人勸他們:‘你們不要在地方上作惡。’他們就說:‘我們只是在調解的人。’其實,他們真是作惡者,但,他們不覺悟。(《古蘭經》2:11)”

無知、愚昧,智力不健全的人不分是非,因為他們分不清是非,反過來說,如果能夠分得清楚是非,他們就不是這3類人了。

還有一種人分不清楚是非,那就是頑固派。老頑固、任死理的人。這種人既沾染上了上述3類人的德行,又自作點小聰明’——就是那種揣著明白裝糊塗的邪氣,或者兩者兼而有之,屬於那種自以為是的人。“有人勸他們:‘你們應當遵守真主所降示的經典。’他們則說:‘不!我們要遵守我們祖先遺留下來的。’即使他們祖先無知無識,不循正道,他們也要遵循嗎?(《古蘭經》2:170)”

如果非要無是非感的人們畫一個輪廓的話,這個輪廓已經畫好了:無“是非”感的人(不知好歹的人)就是:

1、  愚昧無知的人。

2、  理智不健全的人。3、  揣著明白裝糊塗的人。

4、  頑固分子——自以為是的人。

相反,那些

1、  有自知之明的、謙虛謹慎的人。

2、  有知識的人。

3、  有理智的人。

這些人是非感強!

雜感2.jpg

2

植物的生命力體現在枝、葉、花、果,而支持生命力的是根兒。根部發達將預兆著生命力的旺盛;相反,根部的萎縮將預兆植物生命力即將走向滅亡。

假設沒有根兒的支撐,什麼枝繁呀,什麼葉茂呀,什麼花香果甜呀,離開根兒的營養成分的輸送,一切將變成另一種景象。   

雖然沒有正兒八經種過地,咱也是老農民出身,經常與植物打交道。尤其是經常與幾種常見的蔬菜、禾苗苗、花花草草的打交道。比如薅草呀,打藥呀。當我拔掉草或剔苗的時候很有感觸:剛剛從泥土裡拔出來它的時候,草或者禾苗的葉子與生長著沒有什麼區別,過不一會兒就可明顯看出來草色的枯萎,開始鬱鬱蔥蔥挺亢的樣子,經太陽一曬,風一刮,蔫了。其它植物也非常類似,不一樣的是天氣的變化和外界的影響。

由此我想到了人,想到了人的信仰。

我們不能說人的生命力是完全靠信仰支撐,但是我們可以肯定的是,信仰在一個人精神與物質兩種生活當中起到無法代替的作用,如果他是真正的“人”的話。可以肯定的說,我們穆斯林的生命力就是要靠信仰的支持、支撐。一旦失去信仰,離開教門,就標誌著他的穆斯林精神上的死亡。就象離開土地的植物一樣,伊瑪尼精神上的“生命力”很快即將“死亡”。一個“死亡”或者即將“死亡”的人還有什麼呢?!就象生長在大地上植物突然被拔出來那樣…...

雜感3.jpg

3

低調是音樂術語。想必就是指音調低而平緩的曲調吧!可惜我沒學過音樂,只是望文生義而已。現在人們喜歡用低調一詞來形容一個人,形容一個人的生活,說他為人低調。如果套用在一個人身上的話,那這一詞的內涵就多了。用低調來形容一個人的生活方式,他的生存方式,是指這個人謙虛謹慎,平和、穩重、和諧,不喜歡張揚、不喜歡炫耀、不招搖、不誇誇其談、不狂不傲,不霸氣。不卑不亢、不喜歡出風頭,生活上樸素,行為上規範…… 

低調是一種生活方式,是一種為人處世的生活法則。低調不等於沒調兒,謙虛不等於沒有實力、沒有能力、沒有財力。只是不願把這3種力凸顯出來,而是深深地埋藏起來,或者不喜歡讓人羡慕。平和不等於沒有原則,不喜歡炫耀和張揚不等於無所作為…這種人表面上低調,內心世界裡猶如海洋一樣深不可測。只不過他喜歡低調。

為人還是低調一點好!

雜感4.jpg

4

已經長大了的雜草很難除之,只因為它根深蒂固了。即便你將之連根拔起,埋藏在深處的根系或者散落在地上草籽很容易重新生長起來。所以,除去雜草最好的辦法是在雜草還小的時候連根拔起,所謂的“斬草除根、不留後患”大概就是這個道理吧。

雜草難除難在於務盡,埋藏在地下深處的根兒,或者散落在地上的草籽,很容易經春風輕輕一吹,雨水稍稍一滋潤,它便或慢或快遞又生長開了。

人們常說,能夠生長莊稼的地方,能夠生長美麗的鮮豔花朵的地方,一樣能夠生長出雜草來。真主賦予大地裡的屬性就是這樣,這是真主之常道。也就是現代人們所說的“自然規律”

雜草難除的另一個原因,因為它見縫插針、無孔不入。

現代講究的是科學種田,莊稼苗苗之間要保持一定的距離,就是專家們所說的株距與行距。而這給雜草叢生留下了空間。只要有一點點空間,雜草便趁虛而入,而且是無孔不入。而且是雜亂無章、毫無路數。這就給除去它帶來了一定的難度。在除雜草的同時還要注意,不能連莊稼苗苗也一同拔下。那就需要耐著性子慢慢的剔除,只能遵循莊稼的行距與株距,一點點的剔除。

雜草要除,只能是斬草除根,只能是趁小除之,只能是持之以恆;只能是堅持不懈;只能是循規蹈矩,只能是按部就班、規規矩矩、遵章守法。

雜草很像我們人心中的罪惡,很像人的惡習、惡行。如果有不一樣的地方的話,那就是消除心靈上的雜草要比消除田間地頭裡的雜草更難、更複雜。邪惡的行為的背後是邪惡的思想意識,已經形成的邪惡思想,是很難消除的。

活躍的心靈裡難免不滋生邪惡的念頭,就象肥沃的土地難免不生長雜草一樣。真主所賜福的使者曾經說過:“阿丹的子孫都會犯罪,最好的‘罪犯’是善於懺悔的人。”真主在《古蘭經》中借用主的使者尤蘇夫的話說:“我不自稱清白,欲望確實是慫恿人犯罪的,除非是真主保佑的人。”(12章53)可見,任何人都不能自稱清白,我們只能多求真主保佑!求真主看護!

不是僅僅是在知道犯下不可饒恕的罪惡以後要做懺悔,而是我們應該時時刻刻提高警惕,時時刻刻、隨時隨地的求真主保佑。保佑我們不犯錯誤,保佑我們不犯罪。即便是有罪惡的念頭,也只能讓他消除在念頭的萌芽狀態,就象清除田間地頭的雜草一樣。

除去雜草的最佳途徑在於堅持不懈,它是個持之以恆的事兒。實際上也只能這樣。

安拉所賜福的使者說:“我每天向主上求饒70多次。”


感謝流覽伊斯蘭之光網站,歡迎轉載並注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