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魂的回歸-伊斯蘭之光

頁面載入中...

當前位置:首頁 > 悅讀 > 悅讀

靈魂的回歸

灵魂的回归.jpg

一個民族用色倆目祝福對方的同時,還要把自己的兩手伸上去,緊緊握住對方的手,還要用彼此的大拇指對碰。這不是儀式,這是一種莫大的信仰情懷。

 

無論走多遠的路,回首,故鄉的炊煙還是那麼親切。一首老歌唱了三十年,如果在一個沉靜的時空裡,或者在一個人聲鼎沸的巷子裡驀然飄來這首歌的韻律時,它給人的感覺依然顯得那麼清晰動人。它給人的情感回歸依然那麼深沉邈遠。

 

一個人無論把自己牧放在世界的哪個角落,但在生命的垂目之年,他仍然那麼渴望能讓自己的一把殘軀朽骨掩埋在故鄉的山崗。

魂兮歸來啊!

 

回歸意識,是人類亙古如斯的永遠的主題。

心靈,也有一種回歸。它是靈魂對信仰的訴諸,是信仰對靈魂的叩問。

 

一個人在娘胎裡體驗生命的蠕動時,他一定會認為他眼睛裡的世界就那麼一點。如果有人告訴他,有一天,你一定會從娘肚裡爬出去,你將會看到一個偌大的五彩繽紛的世界,那麼他一定會嗤之以鼻的。

 

可是,終於有一天,他情願被情願地來到了這個千姿百態的世界上。

讓無數的生命以及無數的生命個體以附有靈魂來稱道或裝點的,只有人類。這是人類的偉大,也是人類的殘酷。

 

生命以軀體的死亡作為結束。但靈魂不死,它還要走永恆的路。它是偉大的安拉賜給人祖亞當的一口靈氣,它怎麼會死呢?

 

人類的歷史長河裡,總要出現一些聖人,總要出現一些絕頂聰明的人,他們知道今世是一個驚濤洶湧,暗流跌宕的海洋,於是他們告訴人們,只要以神聖的信仰作舟,以高潔清廉作輯,才能順利地到達彼岸。今世終究會毀滅,每一個人在今世的所有行為都要在來世受到安拉絕對公正的清算。

 

而當這樣的時候,一些無頭無腦的人,總會嗤之以鼻。他們根本不信有什麼來世。人死如燈滅。但他們恰恰忽略了附在人類身上的還有一個東西,它叫靈魂。靈魂去哪了?

 

孔子說?不知生,焉知死?

如果否認來世,否認靈魂的回歸,那麼這完全等同於一個娘胎裡的孩子不相信從娘肚子裡出來還有這麼一個奇妙的世界。

 

信仰是一種靈魂的快樂,是生命的最大幸福。它同時也是對每一個信仰載體的最大震懾——信仰是有報應的。

 

如果不相信信仰的報應,那麼人類對法律的訴諸以及法律對一個人不公正不公允的訴諸,甚至人類對道德和良心的譴責,還有什麼意義?

 

當一個人具有了一種靈魂的回歸,那麼他也有了一種信仰的回歸。

安拉說:每一個有生命的東西都要嘗試死亡的滋味,然後,你們只被回歸於他 。

 

灵魂的回归2.jpg

 

作者簡介

馬光明,男,回族,60後出生。青海省作家協會會員,化隆文聯會員。齎懷一種童年的夢,不曾忘卻那份對文學的癡情。人生的淒風苦雨縱讓我變得老氣橫秋,但我依然故我,對文字的執著和敬畏使我一路嚎歌。作品曾發表于《青海日報》,《青海青年報》以及多家微信公眾平臺。


感謝流覽伊斯蘭之光網站,歡迎轉載並注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