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守清秋-伊斯蘭之光

頁面載入中...

當前位置:首頁 > 悅讀 > 悅讀

獨守清秋

独守清秋.jpg

故鄉的秋,在黃河漢唐故道。

紅壇寺遺址旁,繁林已墜葉,溝盤河奔流不息。“風落燕”上(燕王朱棣落馬處),古槐肅清,秋景蕭疏,林間小路鋪下一層黃葉。還是童年的風景,只是人不再朝氣蓬勃,也不再有雄心壯志。並非是悟透了世界,而像是這逢冬而死的樹幹,冷清清。

白露成霜,木葉黃,天地蒼茫。許多年過後,忽然發覺,當初你背上行囊去追求的,就人而言,它就在你離開時的故鄉。安拉給了你所有的愛,以平衡你生命中註定要遭遇的坎坷,只是你尚不懂得珍惜。當你發覺回到故鄉,卻總是為時已晚。秋風起兮,草木蕭條,讓人更痛徹心扉。多渴望再見舊居炊煙升起。

原以為自己喜愛安靜,但獨守清秋,方覺心中尚存欲望。追求安靜,只是因為欲望太強烈,或還有一份濃烈的感情在心底。每一片斷裂的樹葉都能撩動你的心,意識隨風而動,感到了孤寂。如在一座陌生城市的黃昏,看著萬家燈火,自己卻是過客。如我們的聖人對這世界的立場,來去匆匆,不留戀它,不視它為真正的歸宿,不讓親人繼承自己的遺產。並非是聖人沒有情感,而是今生無法托靠。

讓人想起科尼亞那副雕花石鎖,晶瑩剔透。魯米花費一生去雕刻它,是因為一位遁世的蘇菲要克制心中的欲望,就把它釋放出來雕成石鎖,讓年華匆匆而過,讓死亡醫治無藥可救的心。他脫離塵世的一生,絕非是喜愛安靜,而是胸懷另一種雄心壯志。拼勁所能,穿越主僕之間的神秘界線,讓自己的靈魂與那偉大的主宰相遇。讓這相遇在塵世,而不是等到死亡後。這是另一種形式的欲望,有著凡夫俗子不能相提並論的神聖性。

風卷枯葉,簌聲陣陣。孤獨湧上心頭,揭示了存在的本質。在萬物之前,在主的本然之外,是不可理解的虛無,寂靜是那虛無的象徵,一切都從中而來,無中生有(6:73),又回歸虛無。它的顯跡是秋的孤獨,是鮮活的生命死後在墳坑裡的沉默和等待。時間靜止,度過無數個春秋,靜候那末日的號角聲。蒼茫秋景,冷漠無言,直到你對這無限空間的永恆沉默感到恐懼(巴斯卡)。

風拼命地吹,奪走最後一片綠葉。它似取命的天使,好讓冬天展現它作為死亡的象徵。這象徵是安拉要使已死的大地複生(30:50),讓人親眼目睹。這生閉環又是對萬物存在意義的終極解釋:一切都只是那個偉大真相的象徵。這真相就是他本著真理創造天地,他是唯一的歸宿。(64:3)“天將為那日而破裂,真主的應許是要實現的。”(73:18)“在那日,人們將為全世界的主而起立。”(83:6)

僅存的幾片樹葉還在與寒風抗爭,當它以失敗告終而脫離樹幹時,只是一聲清脆的斷裂,一切都結束了。如斷線的風箏,渾然無力,沒有了依靠。這是無法抗拒的命運,但那最後無用的掙扎,意味著什麼呢?它的春天已走遠,然後經歷盛夏,在秋冬之際,回想曾經那茁壯挺拔的嫩葉,雄姿英發,如隔世的夢,雖然那是自己,卻不真實。它的春天永不再來,冬季是無能為力的宿命,雖然過後又是春暖花開,但它的末日已降臨,未來與它何干?

驀然回首,誰奢望這樣的生命再輪回一次?誰能保證,再活他一次人生會好一點?“我確已把人創造在苦難裡。”(90:4)“我以晚霞盟誓,以黑夜及其包羅萬象的盟誓,以圓滿時的月亮盟誓,你們必定遭遇重重磨難。”(84:16-19)安拉以此奪走人對塵世不切實際的幻想。

當失去一件事物時,你已無力回天,留給你的只有冰冷的現實。你舉意願用一切來挽回,卻不能挽回。而失去的,往往就是你所在乎的。最終,安拉要拿走所有你所在乎的。讓你心中燃起希望,又熄滅它。“他生出牧草,又使它變成黑色的枯草。”(87:4)最終把你從對塵世的幻想中拯救出來,不再對它抱有希望。於是,人除了對永恆(複生日)的信仰,再無期盼。但對於永恆來講,人的所有遭遇都物有所值了。

滿院黃葉,時過境遷,讓人總錯把故鄉當異鄉。“以寂靜時的黑夜盟誓,你的主沒有棄絕你,也沒有怨恨你;後世於你,確比今世更好。”(93:2-3)


感謝流覽伊斯蘭之光網站,歡迎轉載並注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