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潔的白帽,請自愛自尊自重自強自立-伊斯蘭之光

頁面載入中...

當前位置:首頁 > 悅讀 > 悅讀

聖潔的白帽,請自愛自尊自重自強自立

董克俊大夫是有名的中醫,在洮河那邊的康家崖行醫,原先在路邊鋪面開診所,後來把診所搬到自己家裡。好醫不怕巷子深,慕名求醫者絡繹不絕。

二十多年了,我們常去他那裡看病。早先,董大夫一天診看70個患者;現在,他自己也是70歲的老者,每天只掛55個號。大約一半的求醫者是回族等穆斯林。清早,人們在他家門外等候,“抓拿”前20個號牌,其餘號牌掛在診所的暖氣管上,按順序自取。

董大夫說話不多。我發現,中醫的望聞問切,董大夫先在兩個手腕上分別號脈,結束時再看看患者的舌苔。期間,病人自己說說病情,他極少問這問那,也不頭頭是道地解析病情,接著就開處方。董大夫的藥價不貴,一副草藥20至30元之間。一次,我帶霍城縣的阿爸去他那裡,四副草藥86元,老人出門後吐舌頭,我以為貴了,他說:“這個在新疆至少兩百多元。”

董大夫的草藥我寄過美國的朋友,朋友說中國鄉村中醫解決了美國沒有解決的問題,很是感慨和感激。前年冬天,特克斯牧區的哈薩克姑娘阿麗雅得了牛皮癬,在州醫院打針輸液沒起作用,花費不少。董大夫憑藉微信傳來的局部圖片,給她開了20副草藥,我快遞到縣城,又托人帶到山裡。半月後,阿麗雅欣喜地回饋:擴散全身的牛皮癬開始隱退!隨後,又按原方寄去20副,直到徹底痊癒。今年七月,阿麗雅告訴我:“阿塔(伯伯),醫院說要給我皮膚移植呢,把我嚇壞了。”阿麗雅是孤兒,五姐妹,四個姐姐已出嫁,17歲的弟弟在縣上讀初中;她父親活了37歲,弟弟生下才35天……

五年前,我腰疼難忍,原以為修樹扭傷了,讓孩子們手拍腳踏,還貼膏藥。董大夫一號脈,說是骨質增生,還說現在十歲的娃娃也害這個病。好幾個月,我堅持服他的草藥,骨質增生竟然好了。我誇讚時,他淡定地笑著說:“這個方子還可以。”

8月24日晚上,董大夫微信告訴我,他被人欺辱了,肇事者是我們回民。一個沒有拿到號牌的男人粗口罵人,大鬧診所,幾次往前沖,還想動拳腳,幸被候診的穆斯林們勸阻。從監控錄影看,是個戴白帽的中年人。其實董大夫在牆上有言在先:“因醫生身體欠佳,每天診看55人,號完為止,敬請諒解。”

從微信中覺察到,這件事深深刺傷了董大夫。我不顧他是否已經休息,趕緊打電話安慰和勸解;因鬧事者是戴白帽的穆斯林,我感到羞愧和難受,先向他道歉,懇請原諒那個莽夫,放鬆心情,繼續給我的族人和他的族人祛病解痛,並約定第二天去看他。多年了,我們是難捨難分的摯友。他少有地給我電話號碼,我偶爾享受電話約號的特權。董大夫是厚道之人,不圓滑少變通,所以我極少“濫權”約號,不給他增添負擔。有一次,我打電話要前面三個號牌,帶三個遠方朋友到診所時,董大夫留了11至13號。我發覺自己過分了。門口排隊的尋找一至三號呢,他說。

董大夫是對的,回民是有信仰的人,有信仰的人要講道理,不能撒野動粗。

董大夫讓外面的候診者等等,想訴說我倆的私話。他動情地說:“我從三十多歲開始,就給哈麥德阿訇看病,現在他老人家已年近百歲,還在我這裡看病。”哈麥德阿訇是頗有名望的阿訇,也是董大夫的朋友。我懇求:“這件壞事打了我們穆斯林的臉,我向你道歉!請從記憶中刪除那個害群之馬,他代表不了你一大群忠實的穆斯林患者,大家知道你的人品和醫德,我們都需要你尊貴的醫術。”

家醜可以外揚:前年,從董大夫那裡出來,到臨園吃“河沿面片”,五個隴西的漢族民工被幾個回民黑車主拉拽分“食”。起初,懦弱的我悄悄指點民工,到高速入口那邊坐大巴。“不敢啊……”有人說。這話迫使我瞬間勇敢起來,立即大聲叫過一個戴白帽的中年車主:“你我戴白帽,不能給穆斯林抹黑,不能給家鄉抹黑。你把這五個客人送到蘭州,不能多收一分錢,不能胡來!派出所長是我的學生,出問題我報警!”

我家鄉98%的人是穆斯林。清真寺和小學之間有個斑馬線,那是世界性的生命線,許多國家立法保障行人優先的權利,開車的都會禮讓行人。可是,我們的車主不但不理斑馬線,而且與行人爭路,喇叭嚎叫著沖線,無視童叟安全。不錯,別人也沖斑馬線,可別人不是穆斯林……難道撒謊、喝酒、吃豬肉才是哈拉姆(非法事物)?

穆斯林不穿《皇帝的新裝》。前面,有個不懂事的孩子呼喚“請把天課還給窮人”,而不是變通修寺;這一次,那個為白帽流淚的孩子想給阿訇老人家們諫言:你們享有宣傳和教育的便利,請少講天堂地獄,請身體力行地多說多改我們的毛病。這麼久了,應知應會應遵的基本常識依然稀缺。有人在清真寺的院子裡公然吐痰。你們受眾人供養,再不能繼續耽誤了……高談闊論早已超載,腳踏實地當是燃眉之急。

穆黑的譭謗黑不了我們,也“消滅”不了信仰;我們自黑才是自害。況且,我們並非天衣無縫。

讓我們捫心自問:我們比較偏重“外聖行”,可我們傾心“內聖行”——使者的“艾敏”和其它光彩照人、驚天動地的聖品嗎?

聖潔的白帽,請自愛自尊自重自強自立……

【原標題:哭泣的白帽】


感謝流覽伊斯蘭之光網站,歡迎轉載並注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