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條路 (上)-伊斯蘭之光

頁面載入中...

當前位置:首頁 > 悅讀 > 悅讀

兩條路 (上)

  

  假如你行駛在一條公路上,忽然前面分開為兩條路,一條看上去崎嶇難行,另一條卻平坦舒適,直通山下一個平原。

  

  第一條路是高低下平,多石且布滿荊棘,蘊藏危險,而且坡道陡峭難行,可是路口卻豎了一個木牌,上面寫道:「此路雖然一開始似乎難以行駛,可是它可通到你的目的地。」

  

  另一條路面良好,兩側植有果樹及花草,而且路旁有許多茶館和娛樂場所,旅客在這條路上可以享受到所有滿足官感之需求,可是這條路口卻豎了一個警告牌:「這是一條危險而毀滅性的路,它會領你走入陷坑而且一定會死亡。」

  

  你願選哪一條路呢?

幾乎所有的人都會選容易的那一條,因為那一條似乎不費力,可享受,而且不會受苦,人都喜愛行所欲為,下受拘束,不負責任,真主造化了這種天性,每個人如果讓他自己選,必然會走第二條路,然而人的理性卻令在抉擇關頭加以阻撓,使你煞車,要你反省,要你三思,你究竟要選擇短暫歡樂接著是無窮痛苦之路呢?還是選擇忍受一時痛苦而享有無盡喜悅之路呢?

  

  他終於選擇了第一條道路,這個例子說明了天堂與地獄的區別。

  

  走向地獄之路,是充滿了歡娛;誘惑例如動人的美貌,感官的快樂及不計手段攫取的財富,尋求無止境的物質享受,此外,在這條路上,還可以恣意行事,無法無天,人類就是不愛受束縛,渴求這種「自由」。

  

  走向天堂之路,的確不是安樂之路,在這條路上,人必須面對無其數的艱辛及痛苦,堅守許多限制,抗拒內心的慾望,然而沈緬於一時歡樂,其後果,卻是在地獄中永恆地受苦,而採取更艱幸道路的報償,則是後世永恆的歡樂。

  

  這正如同一個考試前夕的學生,一家人正在圍看電視,他卻必須去溫習功課,然而忍一時之下快,卻會獲得考取成功的果實。

  

  再舉一個例子,一個病人,禁止吃一切美食,他的報償是重新回復健康。

  

  真主在我們面前設置了兩條路,祂造化我們有能力分辨這兩條路。

  

  每個人,不問其教育程度如何,都有區別善惡是非的本能。

  

  每當我們行一善事,我們就有一種欣慰感,因為我們具有良知,每當我們做了一件壞事,就會感到難過。

  

  這種本能不僅人類如此,動物也有,例如你丟一塊肉給一隻貓,祂會在你面前安安靜靜地吃,假如祂是從你手中叨走那塊肉,祂就會銜著那塊肉,躲到牆角狼吞虎嚥,不讓你看到,以免你奪回它,由這個例子我們可以知道,第一種情況,貓的良知很明顯,祂知道肉是給祂的,在第二個情況中,從祂的反應可以看出祂自知已侵犯了他人,換句話說,貓已分辨出對與錯,知道何者合法」何者「受禁」。

  

  一隻狗如果做了一件好事,祂就會舔祂的主人,好像要求賞賜,可是如果祂幹了一件壞事,祂就顯得羞怯,好像在悔恨,或希望接受懲罰。

  

  古蘭有一句就是這樣解釋的:)「難道我沒有為他指示兩條路(善與惡)嗎?」

  

真主指派一些人去引導人類走上天堂之路,他們就是先知,也有些人引誘人類定上地獄之路,他們是真主的對頭。

  

  跟隨先知腳步的是烏拉瑪(Ullama宗教學者),穆聖的女兒法蒂瑪並未自父親處繼承到任何財產,而烏拉瑪卻從他繼承了「達哇」(Dawah宣揚教旨之工作),凡真心誠意,盡其所能地完成這項工作的人,就值得擁有這項遺產的榮譽。

  

  宣教是一項不容易的工作,因為人性傾向於自由自在而宗教卻要加以限制,當人性想要自由奔放享受歡樂時,宗教卻要其煞車,凡想為非做歹時,宗教均要加以暍阻。人性有點像山頂的一個水庫,要想毀掉它很容易,只要鑽一個洞,水即洩出,衝到山谷,可是要想注滿它,卻非易事,非常麻煩,你得裝一具幫浦,花許多錢。再舉一個人性弱點的例子,假如你要將一塊很重的圓石運到山腳,你只須輕輕一推就成,可是再運回山頂,卻是一項大工程!人性就是如此。

  

  你有一個朋友,教門不太好,對你說有一個跳裸舞的女郎很漂亮,你可能受誘惑,立刻同他前往一看,如果這時正好碰到一位宣教師,他勸你不要去,你定會感到難以抗拒誘惑而聽他勸告。

  

  為惡之人多半不會努力改過,而堅守道德行為高尚者,則必須做很大努力以改過,「罪惡販子」是精於玩弄人性弱點的:不知羞恥地暴露女性魔力,挑起性慾,接近容易引起官感慾望之事。

  

  回教的宣教師如何能與這些誘惑而對抗?在這種情況下,宣教師該如何呢?只有克己節制。

  

  你可能自己注視過一個衣著暴露的女孩(回教婦女除面部與雙手外,全身上下均應遮蓋),而幻想她的身材。這時一位宣教師定會要你放低視線,不要看她。

  

  再舉一例,一個商人發現最快賺錢的好方法就是高利貸,可是宣教師勸他不可如此做,一個職員見到他的同事接受一筆相當六個月薪水的賄賂,不免想到如果自己也這做自己及家庭將受惠良多,然而宣教師卻在此時加以勸阻,不可如此。

  

  宣教師勸告這些人,警告他們,在正路上應避開碰到的短暫歡樂。應放棄那些肉體上或一時的誘惑。這一切都是為了精神世界(那時他們未必懂得)。他鼓勵他們抗拒意志不堅及內心的慾望,即使這是一項艱巨沈重的負擔,「不要不相信我將宗教描寫成為一個沈重的負擔」宣教師說,的確,真主在古蘭中就如此說:「看啊,我將賜給你一份有份量的訊息。」(73:5)

  

  每一項高貴的行為都壓制著人的靈魂,就以上述之例,學生為了溫習功課,而離開正在圍看電視的一家,無疑地他是忍耐得到家!一個念書人,要他離開正在享受的集會而去唸書或教學,經常是困難的。

  

  同樣地,天未明而起來做晨禮,也是一樣,一個人出發從事聖戰,要拋妻別子,也是一樣。

  

  所以我們發現不上道的人遠比上道的人要多得多。

  

  紀念真主,一切依袍指引的人,遠低於採行「容易道路」的人,所以,盲目跟隨大眾是很危險的,「如果你順從大地上的大多數人,那他們會使你叛離主道。」(6:116)

  

  然而,高貴之物如果不是稀有,那麼鑽石就不難找到,而煤礦也不會這多了,天才偉人,勇敢之英雄,卓越之人士也是如此,非常稀少而珍貴。歷代先知賢哲曾教我們要走正路,而墮落無德之人總想誤導我們,事實上,我們天生兩條路都會走。

  

  我們內心有一部分是接納先知的教誨的,而另一部分則會受誤導者的影響,人的智力是懂得真理及先知之道的,但另一部分的自我卻引我們幹壞事。

  

  你或許要問:「意志與靈魂有何區別?」我不敢說能夠明確告訴你它們的區別,甚至科學也不能!然而,我仍試圖解答:

  

  大家都說:「我對自己說」或「我的理性(或智力)告訴我」。可是「你」是什麼?又你「自己」是什麼?什麼是你的理性?你自己是什麼你的理性是什麼?即使我們不大了解這些,我仍不擬「洩露」一些不知之事,我將舉一個實例。

  

  人的身體經常在改變,多年前生活在身中的細胞早就下存在了,靈魂也是一樣,它的希望、期盼、痛苦也在經常改變,你或許要問「我」身體中哪一部分會不變呢?那就是靈魂,你下一個問題是「什是靈魂?」

  

  真主給了我們知識,關於人類身體的許多神秘:四肢的功能,許多疾病的痊癒,祂也告訴了我們人類自己的疾病,祂告訴我們有些靈魂是更易於犯罪,而有些則能自我批評;更有一些是完全滿足和和平的,祂也告訴我們每一個靈魂都會體驗到死亡,可是大能真主對人類的靈魂並未做更多的揭露,因為這個知識是屬於真主。

  

  靈魂並不受時間及空間的限制。例如,一個人在你面前睡了十五分鐘,而在那段時,他可能「旅行」到美洲或印度,在那兒生活二三十年,經歷了許多歡樂與憂傷,可是二三十年原時間怎麼可能放在十五分鐘之內呢?這個例子表示我們在墳墓彼方可能經歷很多苦與樂,靈魂本身並不受任何東西影響,甚至不受疾病或健康的影響,它早在未進入我們身體之前就存在了,在我們已死亡消滅後,它仍然脫離我們身體而存在。

  


感謝流覽伊斯蘭之光網站,歡迎轉載並注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