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和尊嚴的詩性體驗-伊斯蘭之光

頁面載入中...

當前位置:首頁 > 悅讀 > 悅讀

死亡和尊嚴的詩性體驗

夜 與 晝

夜晚,蜜蜂停留在麵粉和喘息之上,

生活是可以活下去,可以拼接的,可以湊和的,

也可以更緊張地把自己交出去。

紫羅蘭開放在大海和燈光之上,

開放在無情的已經過去了的傳說之中。

血流在通往天堂的路上,

大量的血就在此刻流往天堂之途,

流往天堂的狹窄之途,往亡天堂的快捷之途。

有過那麼一陣,

歌裏的意義不再那麼辛酸,那麼悲涼,

儘管人數在減少,

房屋在減少,

人和人之間有更多的話沒有來得及說。

世界知道怎麼在倒塌的時候更強烈地敲擊鼓面,

古老的聖城的磚頭,在輝煌中粉碎著,

在粉碎中輝煌著。

當然也有沒有獲得稱號的城市和鄉村,

也在神聖的反抗的通紅的月亮的照耀下,

維繫著古老的忠誠和堅持,

拿著鮮紅的命和正在成為廢墟的家園維繫著,

維繫和黑暗較量的榮譽。

沒有安寧的灰燼適合成為墓穴,

無助的,赤腳的,掙扎的,

被誣陷的,被詆毀的,被混亂的,

還有被俘虜之後飽受精神和肉體的羞辱的,

都已經在夜與晝之間變得無所畏懼,

還會有人歌唱城市的勇氣,歌唱反抗者的正義,

在咬緊牙關的時刻,被塑造被生成的尊嚴

已經擴大到了海的範圍,

燃燒在世界的中心。

不要離得太遠

不要離得太遠,

這樣太危險了,

這樣哭著,

生和死都被粉碎。

俘虜,神的俘虜在野獸的手裏,

我一起哭著,以為會熬過去,

這次不行,野獸用冒著黑色火焰的嘴唇道歉,

我願意和魔鬼達成協定,

如果能夠終止這一切。

地獄就是被拋棄在屈辱裏,

野獸的手指為什麼那麼精細,

為什麼我的意志也在同樣崩潰,

世界成熟得多麼可怕啊,

黑夜被黑夜吸收,

野獸和野獸用眼神就能交流,

步驟,噁心,極度噁心,

只能哭著把這一切都感受下來,

貪心地藏在逐漸變淡的血裏,

天堂啊,我的死亡裏摸不著的透明的天堂,

不要離我太遠,

這樣我太危險了,

這樣我隨時都想放棄,

這樣我開始懷疑,

用血液和屈辱澆灌的樹的果實,

真的能維持正常的生命嗎?

2004年5月3日


感謝流覽伊斯蘭之光網站,歡迎轉載並注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