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穆斯林大學生的齋戒體驗-伊斯蘭之光

頁面載入中...

當前位置:首頁 > 故事 > 故事

美國穆斯林大學生的齋戒體驗

穆斯林國家的齋月總體而言很平常,因為絕大多數人都會在萊麥丹月履行齋戒。

但是,在一個崇尚飲食文化的非穆斯林國家,萊麥丹月與其他月份並無異處,絕大多數人都會正常吃喝,對於生活在這個國家的穆斯林而言,這一個月也會出現諸多挑戰。

生活在非穆斯林國家的穆斯林總會被問到很多問題,齋月期間最常見的問題,就是你是不是在減肥呀?

美聯社(The Associated Press)曾經做個一次萊麥丹齋月專訪,他們採訪了一些美國穆斯林大學生,邀請他們與美國民眾分享自己的齋戒經歷與故事。

以下,就是我們選出來的一些小故事,分享在此,與君共賞。

薩巴•沙西德(Saba Shahid),17歲,來自於康涅狄格州諾格塔克鎮,康涅狄格州昆尼皮亞克大學(Quinnipiac University)新生。

我還清楚地記得在我很小的時候,我和我哥哥總會故意跑到父母面前說爸爸媽媽我們也在封齋呢,我們喜歡跑去對爸爸媽媽說:“我們也不吃飯,我們也要封齋。”

我父母從來沒有強迫過我封齋,他們也根本沒有強迫我的必要,從小,我們就在伊斯蘭氛圍中長大,我們很熟悉穆斯林的一切習俗與生活細節。

其實我真正開始完整的封齋是在我上小學四五年級的時候,我高中是在一所天主教中學上的,我的同學們都非常支持我在萊麥丹齋月封齋,一些非穆斯林朋友還陪我一起封過齋,中午吃飯到時候,有時候我會陪我的非穆斯林朋友們一起去學校餐廳坐坐,有時候我就會一個人跑去圖書館看書。

有時候我早上很累起不來,我就喝杯水封齋,我也不想撒謊,這種情況下的齋戒真的非常非常難熬,有時候我甚至感覺自己都熬不到日落了。

齋月結束後,我們就要歡度開齋節,我們都會換上乾淨的衣服,我們一起參加一年一度的開齋節禮拜(會禮),我們會收到禮物,我們也會去拜會親朋好友。

阿卜杜拉•沙瑪麗(Abdullah Shamari),19歲,來自於加利福尼亞州波莫納市,加利福尼亞大學二年級學生。

從小,我們這幫孩子就對齋戒特別感興趣,每到齋月時我們都會很興奮。我還記得我六七歲的時候,我在學校時不吃不喝,我感覺自己在封齋,但是放學回家後,我就馬上開齋了。有時候你甚至還會看見一些六七歲的孩子封一整天的齋戒,雖然這些孩子的父母並不同意孩子們這麼做,但是孩子們依然很興奮很開心。

我開始完整齋戒大概是在我11歲的時候,隨著年齡的增長,我才逐漸明白齋戒其實有著諸多重大意義。

齋戒不僅僅是戒吃戒喝,它更要求我們從道德上約束自己,總而言之,你之所以齋戒,是為了讓你變成更好的自己。

每個齋月的前幾天一般來說都是最難熬的,畢竟你差不多一整年沒有連續性封齋了,你會感覺很餓很渴,你會感覺頭昏眼花,但是,一旦你熬過第一天,你就會感覺輕鬆很多。

當你參加長跑比賽時,有時候你會感覺自己支持不住了,你甚至想要退賽,但是,如果你再堅持一下,你就會繼續前行,同理,齋戒時的你會饑渴難耐、疲憊不堪,但是,你知道自己必須繼續堅持。

到頭來,你肯定會感到很滿足,你會感覺自己的堅持是值得的,你會感覺自己取得了些許進步,雖然有時候這種進步只不過是你改掉了某個很小的壞習慣,但你還是會感贊真主。

阿伊莎•艾資哈爾(Aisha Azher),18歲,來自于愛荷華州艾姆斯市,愛荷華州立大學新生。

我9歲那年,我父母帶我移民到了美國,我的齋戒開始得有點晚,我12歲才開始封齋,等到我最終能夠完完整整的封齋時,我已經14歲了。

剛開始嘗試封齋的時候你的確很感覺特別餓特別渴,你看到別人吃東西喝水時會很難受,甚至你在電視上看到美食也會感覺受不了。為了轉移注意力,我就故意讓自己忙起來,當我很忙的時候我就沒心思想吃的了。

齋月裡和朋友們待在一起有時候會很尷尬,畢竟只有我一個人封齋,但是他們都很支持我,有時候他們本來想一起聚餐,後來想到我以後又改為其他活動了。

我的非穆斯林朋友們都向我問過齋月的事,我就說齋月就是齋戒的月份,我告訴他們我們穆斯林在這個月的白天都不吃不喝,他們問我為什麼,我有時候會說伊斯蘭信仰通過齋戒的方式讓我們感知窮人的疾苦,同時也是為了讓我們變成更好的自己。拿我自己來說,去年齋月我成功戒除了喜歡八卦的毛病,今年我想改掉我的拖延症。

有時候開齋我會吃批薩,吃飯以前我通常會先喝杯水,然後再吃點水果,有時候我還告訴自己齋戒能幫我減肥呢。每週六我們都會去我們的社區清真寺參加集體活動,我們一群人會一起開齋,每個人都會帶一點吃得過來,其中最多的就是甜點了,所以不論你之前那個禮拜如何節食減肥,那一晚,你又把全部都補回來了,哈哈。

戛希姆•伊賈茲(Qasim Ijaz),19歲,來自于紐約市皮茨福德,紐約門羅社區學院新生。

絕大多數巴基斯坦人都是穆斯林,所以齋月期間的白天你幾乎看不見有人吃喝,但是到了美國以後情況就不同了,我成了少數中的少數,齋月裡面每個人都在很自然的吃吃喝喝,有人對我說我也可以吃喝,畢竟也沒人會管我,但是我從沒騙過自己,真主是全知的,我們做什麼,他都知道。

我的非穆斯林朋友們都對我非常好,齋月期間他們甚至不會在我面前吃東西或者喝水,我告訴他們吃喝不會影響到我,但他們還是會很小心。平常我們總會時不時聚餐之類的,但是齋月期間,大家都會想到一些與吃喝無關的活動,比如打保齡球、桌球、散步或者開車兜風等等。

有時候你也難以避免有人在你旁邊吃東西,這種情況下我就會故意讓自己忙起來,我儘量不去看他吃飯,因為你越看就會越餓,通常情況下我會拿出一本書來讀或者玩會兒電腦,有時候我也會去禮拜。

去年我當選了我們學校穆斯林學生會的副主席,那一年,人們問了我很多問題,問到齋月時,他們總會問我:“你們穆斯林為什麼要封齋啊?”我就作出解釋,一般來說他們都會表示很理解。

我喜歡別人向我問問題,因為我堅信消除誤解與誤會的最好方法就解答疑惑。

伊斯馬漢•瓦爾法(Ismahan Warfa),21歲,來自於加利福尼亞州聖地牙哥,加利福尼亞大學大四學生。

每到齋月,總會有人問我是不是在減肥,我會笑著說我這麼做不是減肥。

很多人誤以為穆斯林的齋戒只是不吃不喝,除此之外沒有其他意義,每當有人這麼對我說時,我就會說告訴他,齋戒也相當於節食,節食就能減肥,你可以把它視為齋戒的一個意義。但是對穆斯林而言,齋戒更多的是教導我們如何自律。

齋月期間,齋戒者必須竭盡全力掌控自己的口舌,要確保自己善待他人,還要多多施捨。

每個齋月,我都會給自己定一些目標,我會自我反省,我會找出自己的缺點和不足,從而爭取在齋月期間作出改進,我會告訴自己多多誦讀古蘭經,同時也將古蘭經的教誨融入我的日常生活中。

我們都是正常的人,我們每個人都會有饑餓感,都會有對美食的渴望,我自己就非常喜歡巧克力,但是,如果我讓我的欲望掌控我,那我就會對自己很失望。

齋月結束時我總會有一絲絲傷感,因為我真的能夠感受到齋月的恩典,與此同時,我也會很開心,因為我在這個齋月中進一步強化了自己。

------------------

葉哈雅譯自:

http://www.islamicity.org/3632/fasting%2Din%2Da%2Dfood%2Dobsessed%2Dculture


感謝流覽伊斯蘭之光網站,歡迎轉載並注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