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妮爾•洛迪卡:我被迫皈依伊斯蘭-伊斯蘭之光

頁面載入中...

當前位置:首頁 > 故事 > 故事

丹妮爾•洛迪卡:我被迫皈依伊斯蘭

 【注:丹妮爾•洛迪卡(Danielle LoDuca)是第三代美國公民,她成長於天主教家庭,她自認為自己是一名“不可知論者”(agnostic),認為自己離她很遙遠,直到2002年,她皈依了伊斯蘭。】

我從未渴望成為一名穆斯林,我甚至都不想再做一名基督徒。

於我而言,“制度化宗教”本身就是一個索然無味的概念,我一直希望能夠用我自身的努力與意志去找到生命的真諦,而非通過某些遠古的經典或書籍。

倘若現在有人給我一百萬讓我改信某個宗教,我也會斷然拒絕。

曾幾何時,我非常喜歡作家伯特蘭•拉塞爾(Bertrand Russell)的作品,他認為宗教只不過是一種迷信,他指出,雖然宗教確實有一定的益處,但宗教本身是有害於人的。他堅信宗教及相關宗教理念會壓制知識的發展與傳播,會加深人們的恐懼以及對宗教的依賴性,同時,他還認為宗教是世間諸多戰爭、迫害與磨難的源泉。

我還記得,當我讀到帕斯誇爾•史愛維拉博士(Pasqual Schievella)《那是你的神嗎》這本書時總是會大笑不止,帕斯誇爾博士在這本書中以諷刺的手法描述了他對“神”或“造物主”的理解。彼時,我感覺他的文字相當有理,我還得意地想,我們這些以“思想者”自居的人們肯定要對任何宗教都表示不屑。

然而,對我而言,雖然我覺得自己不需要任何宗教信仰也可以過得非常好,但我並沒有滿足於這種想法,我還想進一步證明宗教信仰只不過是某種虛幻的惡作劇,我所做的一切,就是為了證明這一點。

可現在的我,卻成了一名穆斯林。

我的確誦念了作證言,但是,我之所以選擇皈依伊斯蘭,只是因為我已經走投無路,我已經別無選擇。簡而言之,我,被迫皈依了伊斯蘭。

有趣的是,每當我和非穆斯林談論他們自己的宗教時,我總會發現他們對自己的信仰有著極度的渴望,雖然人們會不斷指出他們信仰中的錯誤與自相矛盾之處,但他們還是不願質疑自己的信仰。

我發現,那些人之所以選擇去信教,並不是因為宗教本身成功說服他們去信仰該宗教,而是他們自己渴望擁有某種信仰,在作出這一決定以後,他們才會去研習某個特定宗教。這些人對自己宗教的瞭解抑或是基於其成長環境,抑或如某個朋友所言:“我對伊斯蘭信仰一無所知,伊斯蘭過於遙遠,所以我也沒想過去研究它。對我來說,我更熟悉基督教,它也更方便,畢竟我周圍多數人都是基督徒。所以呢,當我決定尋求造物主時,我就選了基督教。”

就我個人而言,我從未認為自己也在尋找造物主,縱然我要找,我也不會去依賴什麼古老的典籍、建築或個人。

有些人一開始確實決定要相信某種信仰,但是,隨著他們對該信仰的認識與瞭解逐漸增加,他們可能會產生不同的想法。我也曾決定相信一些事情,我相信宗教只不過是虛假又虛妄的幻景。

其實,這一概念並非基於任何事實真相,它純屬我的臆想,當時的我沒有任何證據。當我研讀不同的宗教典籍時,我不會帶有任何偏見,但是,我的出發點就是去找尋其中的錯誤,如此,最起碼我還可以保留一定的客觀態度。

我的古蘭經譯本還是我免費得到的,當時,我甚至並沒有停下腳步與穆斯林學生會工作人員閒談,我只是在路過他們的小桌子時隨口問了問古蘭經是不是免費的,得到肯定回答後,我伸手拿了一本然後迅速離開了那裡。說心裡話,我對那些穆斯林學生毫無興趣,我只是想要免費得到一本他們的經典,然後去找出其中的錯誤之處。

然而,隨著我的不斷閱讀,那本古蘭經的封面都起了褶皺,我本人也變得越來越柔和,我甚至有種被折服的感覺。古蘭經跟我之前研讀過的任何宗教典籍都大相徑庭,我竟然能夠輕輕鬆松地讀懂它的內容,古蘭經文所表述的意思竟然是那麼的清晰明瞭。

令我完全意想不到的是,當一個朋友再次在我面前抱怨伊斯蘭的“神”有多憤怒時,我竟然不自覺地去為伊斯蘭做辯護,我竟然打開我那本古蘭經隨手翻到一頁對他說:“的確,真主是至恕的,至慈的。”

我感覺古蘭經就是在向我喃喃私語,它反映的就是我真實的生活。誠然,古蘭經確實是一本“古老”的典籍,但是不知為何,它卻依舊與我的需求息息相關,就連它經文的押韻與各種形象比喻也讓我產生了一種極為親密的感覺,那是一種我從未體會過得精緻與美妙,這本經典讓我感覺無比興奮。

古蘭經給我帶來種種跡象,讓我又教導我努力思考,這是一本拒絕宗教盲從的經典,它鼓勵我們要明智且理性地思考,它引導人們行善,引導人們認知造物主,同時也教導人們自律、善良且謙遜。

過了一段時間,我對伊斯蘭信仰的興趣變得愈發強烈,於是,我開始研讀更多的伊斯蘭相關書籍。我發現,古蘭經提到了很多與聖訓相輔相成的預言,我也發現古蘭經好幾次明令糾正了先知穆罕默德(願主福安之)的言行,倘若先知真的就是這本經典的“作者”,這一切也肯定不會出現。

隨即,我就走上了一條全新的道路,這條路上有神奇的古蘭經引導我,有偉大的先知激勵我。

你絕無可能從先知身上找到任何撒謊的痕跡,他日日夜夜地祈禱,為壓迫自己的敵人祈求真主的寬恕,他教導人們一心行善,他拒絕一切金錢與權力的誘惑,他一心引領人們崇拜獨一的真主,他也忍受了無盡的折磨與痛苦。

一切都是那麼的自然,都是那麼的通俗易懂。我們都是真主的造化,而如此精妙如此複雜的造化根本不可能是無中生有,所以我要表達的思想很簡單,你我只需去遵從造化了我們的養主。

我還記得那天晚上當我讀到下面這節古蘭經文時,空氣是那麼的凝重:

“不信道者難道不知道嗎?天地原是閉塞的,而我開天闢地,我用水創造一切生物。難道他們不信嗎?”【古蘭 21:30】

當我讀到這裡時,我都無法正常思考。這不就是科學家所說的“宇宙大爆炸”理論嗎?在那一瞬間,我意識到它已超越所謂“理論”的範疇,而且,古蘭經說萬物源自于水,難道這不是科學家們的最新發現嗎?我很震驚,那是我生命中最激動而又最恐懼的一刻。

我不斷地研讀,不斷去找各種資料。一天晚上,我靜坐在普拉特學院(Pratt Institute)圖書館內,目不轉睛地盯著我們面前的一大堆書籍,突然間,我意識到擺在我們面前的,是真理,是我曾經極力否認的真理。

現在又該怎麼辦?

當時的我只有兩個選擇,而其中一個選擇就是別無選擇。我無法否認也無法無視我所發現的真理,我也無法再如以前那樣過活。

我知道我只能選擇接受我內心的想法,因為,若我選擇不接受,我就是在拒絕真理。

葉哈雅譯自:

http://www.islamicity.org/11163/danielle-loduca-i-was-forced-to-accept-islam/


感謝流覽伊斯蘭之光網站,歡迎轉載並注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