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兄弟的故事:一個皈依,一個反伊-伊斯蘭之光

頁面載入中...

當前位置:首頁 > 故事 > 故事

英國兄弟的故事:一個皈依,一個反伊

 

肖恩和李兩兄弟在第四頻道錄製節目

肖恩(Shaun)和李(Lee)是兩兄弟,據他們自己說,青年時期的他們就如“毀掉了一般”,整天喝酒、吸毒、泡吧、賭博。肖恩說:“這麼說吧,每次聚會都是在我們家,每次都是我做東。”

可是,如今的肖恩已經變成了阿布杜(Abdul),是一名皈依伊斯蘭的穆斯林,他把自己的生命獻給了他的真主,嚴格遵循著伊斯蘭信仰的種種要求。而他的哥哥李卻走遍了英國各個角落,去全國各地參加由“保衛英國聯盟”(English Defence League)組織的反伊斯蘭集會。如今的兩兄弟早已背道而馳,選擇了兩條截然相反的人生道路,但是阿布杜在接受《觀察家報》採訪時直言:“我知道,李還是愛我的,當然,我也愛他。”

阿布杜和李兩兄弟的故事已經由第四頻道報導播出,他們的故事屬於該頻道《非常英國穆斯林》系列紀錄片的一部分。該紀錄片主要拍攝於伯明罕中央清真寺及周邊地區,整個拍攝用時整整一年。據製片人發茲亞•可汗介紹,該紀錄片旨在向外界展示普通穆斯林大眾的真實生活,而不是他們日常看到的負面新聞。

在這部紀錄片中,我們看到貝拉(Bella)和內雅拉(Nayera)在尋找真愛時結成了連理,瓦茲(Waz)和內夫(Nav)因媒體對穆斯林青年的偏見而備受煎熬,薩伊丹(Zaidan)既渴望伯明罕城的燈紅酒綠,又渴望找到人生的真諦,我們也看到希德拉(Sidrah)想要讓世人明白,她的面紗後面是一個活生生的人。

至於阿布杜,他七年前皈依了伊斯蘭,他說:“我從未認為我是個壞人,我確實曾沉溺於毒品等,但是我一直以來都不是個暴力分子。”他說自己“發現”伊斯蘭信仰純屬偶然,從此,他就“淪陷”了,他就被伊斯蘭信仰宣導的生活方式與準則所折服。

阿布杜說:“當時我的第一反應就是:‘哇,這簡直太棒了!’可是我依舊很留戀我過去的生活,我不想失去以往的那些‘快樂’。總之,皈依的過程很漫長,我花了三四年才明白我過去的生活是多麼虛幻。”在這部紀錄片中,阿布杜也談到了自己皈依伊斯蘭之前的迷茫與徘徊,他說:“伊斯蘭徹底改變了我,我徹底摒棄了我之前的生活。”

作為阿布杜的哥哥, 李表示自己聽到肖恩已經變成阿布杜的消息時非常震驚,他說:“我知道他有些小秘密,但我只是以為他是同性戀,我沒想到他會皈依伊斯蘭。在我看來,如果他想信教,我可能會認為他將成為基督徒,而不是穆斯林,作為一個白人,這簡直非比尋常。”

李曾參加了好幾次由“保衛英國聯盟”組織的反伊斯蘭集會,這些集會的主題很簡單,就是反對穆斯林群體,反對穆斯林對待婦女及兒童的方式等等。李說:“就我個人而言,我並不是很討厭穆斯林,我只在自己感覺很無聊的時候才參加這種活動。”

阿布杜和李兩兄弟出生並成長于達德利郡(Dudley)。2009年耶誕節那天,阿布杜皈依了伊斯蘭,此後的九個月內,他一直乘車往返於家和伯明罕城之間,直到他最終決定搬到市區居住。他說:“我還記得我第一次穿上長袍的情景,我渾身顫抖著打開了家門,我在想,人們到底會怎麼看我。白人總是會盯著我看,有時候他們的眼神在告訴我,我是個叛徒,可我並不是很在意他們的眼光。”

皈依不久,阿布杜就遇到了一位名叫希娜(Hina)的巴基斯坦穆斯林女子,過了一周左右,他們就見面了,又過了七天,他們結婚了。阿布杜說:“我們的婚事就是我們對真主的托靠與信仰”。婚後,阿布杜即刻就升級為了一名父親,因為希娜當時帶著與前夫的兩個兒子和一個女兒。當然,阿布杜和孩子們的關係並不是一帆風順的,他的信仰歷程也充滿了艱辛。如今,這對夫妻又有了兩個兒子,一個叫撒哈拉(Zahra),一個叫穆罕默德(Mohammed)。

紀錄片中,阿布杜在穆罕默德出生後組織了一次聚會,邀請了當地穆斯林和自己的兄弟。鏡頭中記錄了一個很尷尬的瞬間,李在後花園獨自觀察著阿布杜和其他人用手吃飯,他說:“感覺他們好像退化了一般。”

李還說:“說心裡話,我感覺並不是很舒服,我去那兒只不過是為了我的弟弟肖恩。他選了他的路,我選了我的路,可他依舊是我的弟弟,我很想念和我一起長大的那個肖恩。”

阿布杜在接受《觀察家報》採訪時說:“我和我的哥哥雖然意見不同,但是我們都很尊重對方。我還是感覺我和他很親近,畢竟血濃於水,但我不確定我哥哥是不是也這麼想。”

作為製片人,可汗花了整整六個月時間試圖說服清真寺管理層允許他們拍攝這部紀錄片,她說:“我們必須首先確立一種互信的關係,他們表示他們能信任我,但他們無法確定這部紀錄片會不會節外生枝。誠然,這是個極具挑戰的項目,但是我相信結局還是很美好的。”

李坦言,自己之所以決定參與這部紀錄片的拍攝純粹是為了弟弟,他還指出,這部紀錄片讓他對穆斯林有了更多包容。

至於阿布杜,他說自己決定參與進來是想讓更多人聽到穆斯林的聲音,他不想看到人們肆意編造關於穆斯林的所謂“新聞”。他還說:“我想讓人們與我們對話,我想打破這種尷尬的僵局,縱然是那些光頭黨,我也想讓他們來找我談,但是,英國人不喜歡問問題,他們更喜歡讓問題沉澱。我們只需敞開心懷互信交流,我們只需打破一切隔閡。”

葉哈雅譯自《衛報》

https://www.theguardian.com/world/2017/feb/19/extremely-british-muslims-islam-convert-far-right-brother


感謝流覽伊斯蘭之光網站,歡迎轉載並注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