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伊斯蘭選擇了我,而非我選擇了伊斯蘭-伊斯蘭之光

頁面載入中...

當前位置:首頁 > 故事 > 故事

是伊斯蘭選擇了我,而非我選擇了伊斯蘭

—— 一位無教派基督教徒的伊斯蘭教皈依歷程

作者:洛佩茲•卡薩諾瓦
翻譯:胡斯尼
校對:katemsl

安拉是我生命的源泉,過去我朋友是我的資源,是上帝用來指引我成為穆斯林的方式“我沒有選擇伊斯蘭教,伊斯蘭教選擇了我。”這是我朋友問及我是如何或為什麼信仰伊斯蘭教時經常說的話。

我在一個活躍的基督教新教徒家庭長大。我家裡有很多基督教牧師,福音傳播者,公使和老師。因此,在我很小的時候,我就進入聖經學院,成為一名基督教領導。漸漸地,我成為了影響大多數朋友的主要人物。我從沒接受過別的宗教的宗教著作。我告訴我的一位最好的穆斯林朋友  :“我絕不會改變我的宗教信仰,”但是我的信仰和對上帝的愛引導我加入了伊斯蘭教。

我的基督教信仰信念作為一種基礎,允許我接受伊斯蘭,並且我還意識到它也是作為信仰上帝的另一種方式。我不需要從宗教學者或者教授那瞭解伊斯蘭教教條使我信服。我甚至不需要聽阿訇的講座。只需要一個穆斯林朋友感化影響我,一個和我有關係的人,一個和我一樣深深熱愛上帝的人。我們中的很多人都出生於宗教家庭,一些則再稍大時候開始宗教生活。最重要的是信仰在我們內心紮根成長。我感謝上帝,我是一名有教養的基督徒,在瞭解伊斯蘭教前,我上過聖經學院,否則,我無法得知伊斯蘭教的資訊。我以基督教徒新教徒的身份長大,去無宗教派別的基督教堂做禮拜。我母親是基督教徒新教徒。大部分人是熱衷的崇拜者,而且這些具有堅定信念的人過著敬畏上帝的生活。我父親是羅馬天主教徒。他們同樣懷著對上帝的敬畏和智慧生活。除去他們宗教信仰的不同,我對我的家人懷有平等的熱愛和尊敬。

在高中和大學,我認識了不同教派不同行業的基督教徒的朋友。之後,我認識了一些猶太朋友,後來認識了耶和華見證人。我並不評論他們的宗教,我也並不對任何一個宗教團體特別熱衷。作為一名無宗教派別的基督徒,我覺得,“如果你信仰基督教,你就是基督徒。除去宗教派別,在上帝的眼中我們是一樣的。”儘管我被不同宗教信仰所包圍,我還是堅信只有一個上帝。作為基督徒,我相信基督教是猶太教的延續,但是我從未瞭解過伊斯蘭教。我生活在一個伊斯蘭教並不存在的虛擬世界中。我記得,一次在聖經學院,他們說。“中國人信仰佛祖,阿拉伯人信仰安拉。”我自然覺得安拉是一個崇拜物,一個外國的神。不幸的是,大多數非阿拉伯人都覺得,安拉是一個特殊的神,或者是類似佛祖的一個崇拜偶像。

2006年是我第一次聽到古蘭。直到那時,我才意識到安拉就代表阿拉伯世界的上帝。我注意到很多人都被稱為穆罕默德,我以為他們是以某個著名的拳擊運動員或者哲人而命名。在基督教的世界,我被告知除去基督教徒,其餘的都是由惡魔創造的,讓我們遠離上帝,抑或是由錯誤的先知造成的。在基督徒的世界,有很多分類。而這歸因於聖經的不同版本和翻譯。儘管增加或者刪除聖經的內容是人類的罪惡,但是,每次總是有新的基督教派,他們修訂自己版本的聖經。這就是我母親在很小的時候教導我要禮貌的拒絕宗教的書籍、冊子甚至別的派別的基督教著作的原因。她說,作為一種資源,聖經已經足矣。

問題是,作為一名基督徒,我並沒有意識到聖經被修改篡改了很多。每個不同派別的基督徒都聲稱自己的宗教信仰是正確,別的都是錯誤的。

我生來就認為世界上只有一個上帝,也沒有別的真正的宗教。我去非宗教派別的基督教堂做禮拜,聽取任何一位信仰者,及非信仰者。依據聖經裡寫的,首先要過著順從上帝的生活,這與伊斯蘭教相反。主要的不同是我並沒有被灌輸瞭解先知默罕默德,或者一神教的理念。

他們一直努力的告知我節食與禁食的區別。他們以為,我可能是把禁食誤認為節食。我很驕傲,我和不同社會群體的不同層次不同種族和不同宗教背景的人交朋友。我們有著共同的家庭價值觀,道德原則。當我們不談及政治和宗教學說時,相處融洽。

2006年,我決定學習阿拉伯語作為我的第四門語言。我當初正學習國際貿易,需要學會一種語言,有助於我的生涯。我問一個說11種語言的波斯朋友,學習哪種語言最好。他建議我學習阿拉伯語,說道,“阿拉伯語是一個全球國際化語言,在超過50個國家使用。任何有穆斯林的國家,他們都說阿拉伯語,因為這是古蘭經的語言。”

我接受了他的建議,決定從阿拉伯大學課程開始。有趣的是我那位波斯朋友並不是穆斯林,但是我們倆誰都沒想到,阿拉伯語課程居然引導我信仰伊斯蘭教。

我在阿拉伯課堂上遇到了許多穆斯林朋友。他們大多是中東的穆斯林,在美國出身或者長大,出於家庭和宗教原因需要學習阿拉伯語。我的第一堂阿拉伯語課是在2006年的秋季,齋月。我瞭解了齋月的意思,決定在2006年和2007年的齋月節食。為了順從真主,所有的穆斯林在齋月從太陽升起到落山不吃任何的食物及飲料。

在我的第一個齋月,我只瞭解了禁食。我對穆斯林社會的承諾及團結程度非常驚訝。我的一般原則是,“只要別的宗教習俗和我個人的宗教信仰不衝突,我就會一直參與履行該宗教習俗。”我不願意讓自己的宗教信仰妥協,但是既然基督教也鼓勵禁食,耶穌禁食了40年,那麼我就加入了節食隊伍。學校裡的很多同學被我加入節食隊伍的事實所困擾。他們試圖告訴我節食和禁食的區別。他們以為我把禁食理解為節食。我覺得,他們對基督教的無知就如我對伊斯蘭教的無知一樣。

儘管我被齋月的意義震驚,但是我並被沒有被他們的行為或者生活方式的選擇而震驚。我發現,一個學生既在禁食又在吸煙喝酒,還和女人約會尋求樂趣。我覺得我還是最好作一個基督徒。我覺得我對順從有了更深刻的理解,他們並不知道和上帝有著非常親密的關係。我覺得這是另一個他們所不知的宗教信仰。

當我的一個同學想給我伊斯蘭名著和CD,我回答道,“謝謝,我不能接受。我有自己的宗教。你有你的,我們互相尊重。”我母親總是說,“錯誤的宗教信仰根據他們的書是正確的,但是沒有人能有上帝的允許可以創作宗教書籍。”我繼續做了2年的基督徒。

我覺得伊斯蘭教的戒律可以幫助我更好的踐行基督教。我的其他教派的基督徒和猶太朋友多次來拜訪我的無教派基督教堂。我也多次拜訪他們的教堂,以作需要之時的精神鼓勵和支持。2007年,我出於好奇而想去拜訪聖地牙哥的伊斯蘭中心。但是,我怕無意中接觸違背基督教的事宜。我非常的害怕。我怕我不明白阿拉伯語講授的內容。我怕未知,怕陌生。

我覺得,既然我不能流利的說阿拉伯語,我會不小心做錯或者說錯,在眾人面前丟人現眼。我怕我如果去了清真寺,會迷失其中,不知道應該在什麼時候說什麼,做什麼。我最大的害怕是我的加入會對上帝不敬,因而我最終決定不去拜訪。2008年的夏天,我加入了一個基督教傳教團隊,到了牙買加——一個第三世界的國家。共300人,8只隊伍,沒帶聖經。我們去那裡為貧困者和需要幫助者服務。7天后,牙買加有55000多人皈依了基督教。那個夏天,從牙買加回來後,我對上帝祈禱,以獲得精神上的引導。我祈求指引,以更好地服務於上帝。

上帝賜予了我一個很好的穆斯林朋友(我感謝上帝是因為無論在我還是基督徒時,還是在我變成穆斯林後,他總是應答我的祈禱)。我邀請我新認識的穆斯林朋友和我一起去教堂。我幼稚地以為,在我的影響下,我的朋友會加入基督教。我記得我朋友說,教堂是個很好的地方,問題是,基督教徒認為聖父,聖子和聖母是三位一體。我笑道:“三位一體指的是聖父,聖子和聖靈,跟聖母瑪利亞沒有關係。”

於是我意識到,一個人對自己毫不瞭解的宗教做出無知的評論,是很令人難堪的。好勝心強的我自然痛下決心,惡補伊斯蘭教的基本知識,這樣我就不會對伊斯蘭教做出無知的評論以至於冒犯我的穆斯林朋友了。我只打算對伊斯蘭有個淺層的認識,以此獲得教養。我並沒有改變自己信仰的打算。

我一點點地發現伊斯蘭教和基督教的相似之處。同時,我瞭解到猶太教,基督教和伊斯蘭教擁有同樣的故事和共同的先知,而且可以追溯到同一個歷史源頭。事實上,基督教和伊斯蘭教的相似處遠多於不同。基督教的踐行最典型的就是在每餐飯前低頭、閉眼祈禱。一次在公共場合,我的穆斯林朋友問我:“到祈禱的時間了,我可以在這裡祈禱嗎?”我說:“當然可以。”雖然和穆斯林做同學和朋友已有兩年時間,這卻是我第一次知道禮拜(每天五次的祈禱),我很震驚並且敬畏。

我自己有時候在飯店做餐前祈禱都會覺得尷尬。但是我的穆斯林朋友在這麼多人的場合跪下,臉朝地,向造物主彎下腰去,一點也不覺得尷尬。我甚至不敢相信我所看到的。作為一個基督徒,我感到很慚愧,因為我本以為自己可以引領他人去崇拜上帝,但是我的穆斯林朋友比我做得更好,他們絲毫不害怕被人群圍觀,當眾跪下敬拜造物主。就是這次經歷使這個朋友成為我最要好的朋友。我覺得這段友誼會對我的生活產生積極的影響,至少,我可以通過對伊斯蘭教準則的學習,做一個更好的基督教徒。從那天起,我再也不擔心在公共場合做餐前祈禱了。

這之後的周日,我的穆斯林朋友再次和我一起去基督教堂。我堅信,總有一天我的穆斯林朋友會成為基督教徒。我根本不知道伊斯蘭的原則深深根植在穆斯林的心中,很多穆斯林甚至在很小的時候就能完整的背誦古蘭經,一字一句。讓我的沙特穆斯林朋友改信基督教無異於癡心妄想。我瞭解到一些穆斯林自小就在齋月裡誦讀整部古蘭經。這些都是我之前所不知道的。

另一次,我的穆斯林朋友問我:“我得準備做禮拜了,可以在你的車裡放古蘭經CD嗎?”出於禮貌,我說:“可以,我不介意。”畢竟,我只是聽和看。我不參與。從小,我便將上帝看作導師,造物主和給養者。因此我習慣用我的全身心去讚美上帝,這樣的崇拜給我內心帶來無以言說的平靜。聆聽古蘭誦讀的CD對我來說是一個震撼心靈的經歷。我無法用語言描述我那天聽到古蘭誦讀時靈魂的感觸。直至今天,每當我聽到古蘭經的誦讀時,依然會有那種奇妙的感受。但那一次我真的很困惑。我無法想像,自己居然能在非基督教的事物中獲得如此的感觸。

如果只有基督教是上帝的宗教,那麼我怎麼能從這個CD中感受到上帝的存在呢?我一點都不懂CD裡的內容,因為是用阿拉伯語說的,但是我的靈魂懂了。那是一種無可抵擋的吸引力,像磁石一樣把我吸過去。我很惶恐,無法想像自己居然能在基督教以外的事物中感受到上帝。

我很困惑,也有點害怕,但是我想對伊斯蘭教瞭解得更多。我的靈魂需要更多的東西來滿足其饑渴。於是,我決定看名為“先知默罕默德的遺產”的DVD。DVD播放結束後,我開始大哭,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在瞭解了默罕默德(願主福安之)的生活後,我確定他的生活正是侍奉上帝的典範。無論我是基督徒還是穆斯林,我知道這就是順從上帝的方式。自此,我不再抵觸伊斯蘭教,繼續深入地學習它。

我還是認為,伊斯蘭教條會讓我更好的踐行基督教。我只是在學習它們的相同之處,所以沒有必要改變信仰。我只是覺得應該更好地追隨自己的信仰。當我開始學習伊斯蘭教的一神論時,我停下了腳步。對於我,一神論是個十字路口。這是個很嚴肅的命題,它與基督教教條完全相悖。我知道,如果我和我的基督教朋友,家人或者導師交流,他們會立馬把我拽回基督教。但如果我和穆斯林朋友談論,他們則會鼓勵我皈依伊斯蘭教。所以我決定不求助於任何人,獨自對上帝祈禱。

我把對伊斯蘭教的學習放在一邊,也不和基督教、穆斯林朋友聊天。我對於自己的聖經知識很有信心,我相信自己能研究明白聖經的神聖章節。我知道我可以依靠自己找到答案。像我母親教導我的,所有答案都在聖經裡。聖經是我的鑰匙,它足以排除我的疑慮,讓我重歸正確的道路。

我花時間去閱讀了聖經所有關於耶穌的內容以及他說的話。才意識到,耶穌一直在教導我們一神論,基督教的真正內涵及耶穌的話與伊斯蘭教是一致的。作為基督教,我發現最近有些不良舉動,也有些失望。我發現,如今基督教教堂所踐行的並不是耶穌要求我們做的。我們並沒有膜拜上帝,而是膜拜耶穌。我不得不說,在基督教徒間存在一些分歧,有些人不相信三位一體,也不崇拜耶穌。最終,我明白了有這麼多基督教分支的原因,是因為對耶穌及其角色有著不同的解釋。

我第一次問我穆斯林朋友要了一本古蘭經。但是同時,我又退一步,希望慢慢瞭解伊斯蘭教。我無法相信我紮根內心的信念已經不再的事實,現在我怕進入一個新的陷阱。我害怕我瞭解了一個錯誤的荒謬的信仰。於是,我開始問我全部的朋友索取宗教著作。為了追求真理,我訪問了猶太朋友,穆斯林學者和別的朋友。我的很多朋友發現了我沒有信仰,正在尋求指引。我再次在聖經裡尋找答案,因為我最瞭解聖經。我敬畏穆斯林社會的規模以及他們敬仰上帝的教條。聖經說,有假冒的先知和錯誤的信仰,但是它也說,這需要通過他們的成果來辨別。

我們有能力根據上帝的話來辨別衡量事物。假如事物和上帝是一致的,那麼就是真的。據說好樹是不會結出壞果實的,壞樹也不會結出好果實。這個暗喻告訴我們如何根據人的行動辨別他們。也告訴那些和上帝一起的必須呈現出上帝的特性。此刻,我對伊斯蘭教瞭解了更多。我並不是通過他們每日的禮拜而敬畏穆斯林社會的規模以及他們敬仰上帝的教條,而是他們依據上帝的規定過著順從的生活。

2008年起,我就認為只有基督教徒才是這麼生活的。我發現伊斯蘭教並不是一個新的,不同的信仰,而是一個擴展,或者說是繼續,作為猶太教和基督教的繼續。

根據閱讀聖經,我得出結論,伊斯蘭教有上帝(暗喻/象徵)一手創造。我記得,根據基督教,任何基督教以外的都是由惡魔或者偽先知創造的。我發現有超過10億的穆斯林敬仰上帝,做禮拜和一起過齋月。這就是他們樹的果實,而且果實都很好。我得出結論,惡魔是不可能每天有10億人崇拜它的。

同樣根據別的先知的故事,我可以辨別默罕默德是上帝的使者。只有受到上帝保護和指引的人,才能擔當傳遞伊斯蘭教的偉任。根據我的基督教的背景,我知道默罕默德不是平凡人,他是上帝選中的先知。我問:“那麼,為什麼我所有的穆斯林朋友都命名為默罕默德呢?”我相信伊斯蘭教是上帝創造的宗教。但是我還是害怕入教。對我來說,這是一個新的信念,我已是28年的基督徒了,我擔心錯誤的崇拜了耶穌這麼多年,現在我可能會加入一個新的宗教,去錯誤的崇拜先知穆罕默德。

我很不情願改變宗教信仰,但是我的穆斯林朋友把我介紹給一位阿訇,我請教了他。阿訇阿卜杜勒•賈利勒安慰我說,伊斯蘭教不賦予先知穆罕默德任何神性,上帝,安拉是唯一的神,默罕默德只是安拉的使者。我問:“那為什麼我所有的穆斯林朋友都取名為默罕默德呢?”我被告知,穆斯林社會覺得先知默罕默德是一個榜樣,沒人可以以上帝或者真主的名字命名。突然,我考慮拋棄信仰,或者不加入任何已建立的宗教,但是這違背基督教,我所信奉的所有價值觀都是我兒時養成的。我不希望自己成為憤世嫉俗的人,或無宗教信仰者。這不可能,所以我馬上消除了此想法。我懷著敬畏上帝,尊重上帝的心態長大。我對上帝禱告,祈求他引導我,把我指向明路。畢竟,我努力讓其滿意,我依舊害怕,內疚。

我的好朋友,穆斯林朋友耐心的教我如何做禮拜。在我信教前,我一天五次禮拜。每次禮拜後,我會請求真主寬恕我的行為,萬一我做錯了什麼。這是一場內在的信仰鬥爭。我怕做了違背上帝意願的事情。我記得我開車去伊斯蘭中心入教,我一路上一直哭一直祈禱。我對上帝大喊,如果我做了錯誤的決定,請阻止我。我記得,甚至沒有落葉,除非上帝允許。所以我請求上帝,如果需要讓我遭遇車禍,以此阻止我去伊斯蘭中心改教。

我在祈禱中告訴上帝:“我寧可死,以此接近上帝,也不要過著遠離你的日子。”聖經寫到,生活在當下要比遠離當下的日子好很多。但是,我依舊在當下。我安全的到達聖地牙哥伊斯蘭中心,2008年8月28日,齋月前的週五,我加入了伊斯蘭教。

現在,我是一個快樂的穆斯林新人。我喜愛禮拜和齋月。這兩件事給我很好的戒律,讓我離上帝更近。雖然我是穆斯林新人,但我不是新的信仰者。我對上帝一直有著強烈的信念。我來自基督教社區的活躍家庭。很小的時候,家人教育我要有領導責任心。我的上一個教堂如今已有14000個成員,我過去習慣於掌管教堂和傳教士的銀行帳戶。所以我決定成為穆斯林社區的活躍分子,繼續服務上帝。

我在聖地牙哥的伊斯蘭中心享有特權,能接觸到兩個阿訇,塔哈阿訇和阿卜杜拉•賈利勒,他們一直引導我。他們都是德高望重的權威人物,有一顆對上帝和穆斯林的真心。他們極大的支援、鼓勵新項目。

雖然我是穆斯林新人,是女性,聖地牙哥的伊斯蘭中心允許我,並鼓勵我參與他們的活動,支持我和穆斯林社會,如穆斯林商業綜合區,開展新活動。我很喜歡和他們共事,開展活動。

原文地址:

http://www.onislam.net/english/reading-islam/my-journey-to-islam/contemporary-stories/423633.html


感謝流覽伊斯蘭之光網站,歡迎轉載並注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