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黑人至上到人人平等-伊斯蘭之光

頁面載入中...

當前位置:首頁 > 故事 > 故事

從黑人至上到人人平等

—— 一個前“伊斯蘭民族”成員的皈依旅程

作者:曼蘇爾•易卜拉欣
翻譯:胡斯尼
校對:不勝寒

在一個有9個孩子(五男四女)的家庭中,蘇布桑•塔利班•哈桑排行第九,他是這個家庭裡唯一一個有宗教信仰的人,既是非裔美國人浸信會的牧師,也是70年代初的泛非洲民族主義者。“如今,時代站在被壓迫一方,反對壓迫者。真理站在被壓迫一方,反對壓迫者。你不需要別的。”這句話一直是反種族主義運動領袖者們,如60年代中期的瑪律科姆•艾克斯,在非裔美國人社區反復宣導的一句話。這些話和類似的話一直縈繞在年輕人的耳邊,他們渴望獨立,希望付諸行動,那時的塔利班•哈桑就是其中一員。

“回想那些日子的社會運動,並非只是言語,而是一種潮流,鼓舞人們,激勵他們的生活,讓他們在社會謀求一席之地。”哈桑解釋道。在社會領袖,馬丁路德金,瑪律科姆•艾克斯,和之後的以利亞•穆罕默德等的領導下,以他們自己的方式在美國的大街小巷,與種族主義進行鬥爭。事實證明,這些運動中很少,或者說幾乎沒有一個是因宗教或宗教感悟而發起的。剛開始,在這些以改善社會為目的的運動中,宗教並沒有扮演重要角色。這對於當時的愛國民族主義運動而言,將宗教作為主要目標是不可想像的。

哈桑回憶,他的家長和兄弟中很少是信教的。但是,和別的非裔美國人一樣,他們當時都支持泛非洲運動。這些教導只能在伊斯蘭裡找到,而不是別的宗教,那就是口號和行動。“我對穆罕默德的演講非常熱衷,他是黑人的時代之音,尤其當他成為穆斯林之後。那種熱衷讓我對伊斯蘭教有了一定的嚮往。”哈桑說道。

作為一個容不得半點種族主義以及任何類似邪惡理論的宗教,伊斯蘭已經深入了許多非裔美國人的內心。他們發現了先知穆罕默德(求主福安之)的格言,而就是在這樣的敘述中,他們見證了真理:“白種人並不比黑種人高等,黑種人也沒有比白種人更多的特權,除了虔敬和善功。要知道,穆斯林皆兄弟,穆斯林兄弟是一家。” (布哈裡聖訓)這樣的話語,以及其他的一些伊斯蘭的信條,都是《古蘭經》所獨有的,而不存在於別的宗教。這些話和行為鼓舞了很多非裔美國人接受伊斯蘭教,並付諸行動,傳播反種族主義觀點,這些觀點伊斯蘭教一直保持到現在。

由於被伊斯蘭的多個方面所吸引,在進一步瞭解它之後,30歲出頭的哈桑很快接受了伊斯蘭教,並開始體驗到信仰帶給他的嶄新的生活。“伊斯蘭教完全杜絕毒品,邪惡以及其他在過去和現在盛行的惡習。”哈桑解釋說。“伊斯蘭教是一個教導你行為端正的宗教,賦予你對家庭擁有權利的宗教,並給予他們對你擁有的權利:你應該撫養他們,照顧他們,當你兄弟需要時説明他們,踐行穆斯林皆兄弟的社會觀點。總之,你必須謙遜。”他說。這些觀點吸引了很多非裔美國人加入伊斯蘭教,同時除了伊斯蘭教以外,其他的意思形態也吸引著他們。其中最著名的是叫做“伊斯蘭民族”的運動。那時,在黑人社區,該運動是強烈的反種族主義運動,但是對於別的人種,如白種人,反種族主義運動勢頭就沒有那麼強烈。

起初,該運動吸引了哈桑和其他像他一樣的穆斯林。之後不久,由馬立克•沙巴茲(瑪律科姆•艾克斯 )領導的一個獨立小組織出現了,哈桑發現伊斯蘭教的真正現實和成為一個穆斯林的真正意義。

 

伊斯蘭教並沒有讓我遠離之前的宗教信仰及其他宗教。反而是讓我更加理解別的宗教。

這樣的運動在70年代中期開始分裂,許多非裔美國人的觀點也隨之出現分歧。一方面,仍有些非裔美國人跟隨著伊斯蘭民族運動,即由以利亞•穆罕默德和他的同仁宣傳的運動。另一方面,伊斯蘭的主流轉向了朝覲歸來的哈吉馬立克•沙巴茲。(譯者注:馬立克•沙巴茲,也就是瑪律科姆•艾克斯,從麥加朝覲回來後,觀點發生了急劇的變化。從一個隻為黑人人權奮鬥的狹隘民族主義者,轉變成了一名為全人類的人權而奮鬥的國際主義者和人道主義者。從此他與伊斯蘭民族運動分道揚鑣。)“伊斯蘭民族運動,我們都參與了,但之後,我們意識到真正的伊斯蘭是來自不同的宣導者,伊斯蘭民族運動並不代表真正的伊斯蘭。之後,我們開始瞭解,伊斯蘭的主流是真正的先知穆罕默德的資訊,而不是以利亞•穆罕默德的伊斯蘭。”哈桑陳述道。

從那以後,哈桑開始踐行以《古蘭經》和先知穆罕默德的傳統為基礎的真正的伊斯蘭教。但是,這並不是他旅途的終點。在接受真正的伊斯蘭教之後,哈桑發現作為一名穆斯林,很難被自己的家庭和父母接受。他的家人並不喜歡他接受一種奇怪的、當時並不流行的宗教。但最終,他們不得不接受它,並慢慢的適應了,哈桑解釋道。 “伊斯蘭教並沒有讓我遠離我過去的宗教信仰及其他宗教和理論知識。相反,他讓我更瞭解別的宗教,並通過對伊斯蘭教的解讀瞭解它們。”哈桑回答道。

之前,哈桑是家裡唯一信仰伊斯蘭教的人,很快,他不再孤單。他遇到了一個同樣信仰伊斯蘭教的人,之後成為了他的妻子。 “我妻子成為穆斯林,並不是被迫的,而是她自己的選擇,讚頌真主,我們已經結婚了38年了,生有6個孩子,其中2個女孩。”哈桑說。從那以後,哈桑開始在伊斯蘭的各個美麗國度裡探尋,拜訪清真寺,社區,拜訪不同的人,與他們結識,並向他們學習。哈桑首先著重自身的《古蘭經》學習,並對家人進行《古蘭經》以及生活各方面的教育,他期望有一個美好的未來,並說自己在生活中每每受益匪淺。拋開舊我,展望未來,他不回首過去消極的一面,而是去發掘以往的成績。

在談及過去有關宗教信仰的誤導和極端,哈桑表示,從某種程度上講,這樣的事今天在我們的時代仍然在發生, “伊斯蘭教告訴我們理性的想法,而不是盲目的跟從。”哈桑的皈依之旅令人欽佩,或許某些出生在穆斯林家庭的人從未體驗過追求真理的道路如此坎坷。由此,我們可以得知,伊斯蘭教並不是理所當然的獲得,因為他是真主賜予他僕人的饋贈。哈桑的事蹟和其他類似的故事,反映了他們為完善自我而獻身於追求真理,值得大家深思。

 “伊斯蘭教包括了生活的方方面面。”他繼續說道,“這對我來說是最重要的,以至於我最近決定貢獻出我的住宅,給當地沒有地方禮拜的人做禮拜之用。這樣,他們可以和我們一起禮拜,和那些想瞭解伊斯蘭教的人在一起。”哈桑強調了在伊斯蘭裡舉意為造物主而奉獻的重要性。

作為對那些沒有履行五功的穆斯林的建議,哈桑平靜的說,應該試一試實踐伊斯蘭,穆斯林應該從它的教導中得到收益,而不是僅僅滿足於為今世而工作和有限的享樂。“時刻準備保護信仰,”他補充道,這是他和穆斯林兄弟分享的觀點。“尊重非穆斯林朋友,這點很重要,對於互相同意的事情我們要精誠合作。同樣,在人際社會交際圈建立相互的聯繫也非常重要。”

“畢竟,人類是一個團體。來吧,一起學習,和穆斯林坐在一起,學習,你不需要放棄什麼。”哈桑總結說。如今,塔利班•哈桑是南本德,美國印地安那州伊斯蘭教中心社區的精神領袖,他為了伊斯蘭和家鄉身邊的穆斯林而努力奮鬥。

譯者注:“伊斯蘭民族” Nation of Islam是20世紀三十年代美國的一個由部分黑人穆斯林發起的激進的民族運動,瑪律科姆•艾克斯曾一度是其成員之一)

原文地址:

http://www.onislam.net/english/reading-islam/my-journey-to-islam/contemporary-stories/420782.html


感謝流覽伊斯蘭之光網站,歡迎轉載並注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