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無神論者到基督徒,最後成為穆斯林-伊斯蘭之光

頁面載入中...

當前位置:首頁 > 故事 > 故事

從無神論者到基督徒,最後成為穆斯林

 一位捷克人的皈依歷程

翻譯:胡斯尼
校對:不勝寒

我希望自己成為一名優秀的基督徒,但是一些關鍵性問題一直沒有解決。

我曾經認識一個無神論者,他從不相信神的存在。他認為,有信仰的人都是些性格較弱,需要為自己的無能和懶惰尋找依靠的人,因此他們選擇了教堂。每當討論到信仰問題,他總是很激動,但都無法用自己的觀點說服對方。他幾乎以一種歇斯底里的態度輕視有信仰的人。然而他有一個很要好的朋友是信仰上帝的。他們達成一致,只要在一起就避免討論信仰問題。

有一天,也許由於一時的“脆弱”,他接受了朋友的邀請去了教堂。此時他正對講壇上的信徒指指點點的加以嘲諷,因為他認為在公眾中大聲宣講是可笑的。但是,我們知道,上帝是以神秘的方式存在著。他去了教堂,坐在後排的長凳上,目不轉睛的看著人們做禱告。彌撒儀式開始了,他報之以嘲諷的一瞥。接著是佈道,持續了15分鐘。突然,就在佈道過程當中,他潸然淚下。一種帶有快樂幸福的奇怪感覺取代了原有的敵意,一種感受彌漫了他的全身。彌撒之後,兩個朋友一起離開。他們彼此保持沉默,直到分道揚鑣,他問他朋友能不能再去一次教堂,他們決定第二天再去。

也許你們有人已經猜到我就是那個頑固的無神論者。我以前對信徒懷有敵意和輕蔑。但是1989年那次佈道,神父告訴我們,如果我們自己不想被論斷,就不要妄斷他人。那之後,我的生活突然發生了戲劇性的變化。我開始定期去教堂,我急切渴望知曉關於上帝和耶穌的一切資訊。我參加了與年輕基督教徒分享精神經歷的分享會。我發現我重生了。猛然,我感到有必要成為信仰者。我要彌補過去的18年。

我所生長的這個無神論家庭從不為我的精神發展做指引,但這次卻同意了我的受洗。我記得在六年級的時候,一位共產黨同志給我們解釋上帝不存在的原因。我記得我理解他說的每句話。對於我,不需要被說服。我相信他所說的一切。他對信仰者的傲慢,輕蔑以及憎恨也是我對信仰者的感覺。然而現在,我要為過去這些年做補償。

我與神父和引導我的朋友一起會面。我懷有大量的問題,需要他們回答。之後,我意識到我犯了一個巨大的錯誤:我沒有經過沉思和反思就接受了一切。可以說,他們用灌輸式的方式告知我,但是這對於他們並不公平。事實上,是我的錯。我沒有對他們說的話進行深思,也沒有進行批評性思考。這導致我後來遇到大量的難題。回顧過去,我相信影響我行為的一個重要因素是年齡。而我當初太小,不能很好的理解諸如信仰這樣的嚴肅複雜的事。

我希望成為一個優秀的基督徒,上帝知道我付出了很大的努力。但是,一段時間後,我並不能解釋聖經裡自相矛盾的理論,諸如先知耶穌的神性及繼承罪的概念。神父們試圖向我解釋這些問題,但是最終,他們失去了耐心。他們告訴我,這些事實應該像信仰一樣接受它,這些問題完全是在浪費時間,只會讓我與上帝漸行漸遠。我回想起,那天我和一位宗教領袖爭執,這讓我重新具有自我毀滅的傾向。也許我終究是錯的。當時我很年輕。

 

我是如何成為穆斯林的

我成為穆斯林的道路並不平坦。你也許會認為,既然我對基督教失望了,我應該很快接受伊斯蘭教,將其作為我的信仰。這本來看似可以水到渠成的,但在當時我對伊斯蘭教的瞭解只局限于穆斯林把上帝稱為安拉,他們誦讀古蘭經而不是聖經,他們崇拜的是一個叫穆罕默德的人。同時,我覺得我並沒有準備好接受伊斯蘭教。所以我退出了教堂組織,想成為一名獨立的基督徒。但是我發現,儘管我並不想念基督徒組織和教堂,但是上帝已經深深的印刻在我心裡,我無法忘卻他。我甚至不希望忘卻他。恰恰相反,有上帝在,我感到快樂,我希望他一直在我這邊。

而後,蠢事一件接著一件,我過著驕奢淫逸的生活。我並沒有意識到,這會讓我遠離上帝,走向地獄。我的一個朋友告訴我,只有“探足穀底”才能真正感受腳下的大地。那正是我當時的寫照,我已經墮入深淵。可以想像惡魔撒旦已經張開雙臂在等待我,但是上帝並沒有放棄我,而是給了我第二次機會。2001年7月,我遇到一位伊拉克的年輕人。他的名字是易蔔拉欣。我們很快攀談了起來。他告訴我他是穆斯林,而我回應道,我是基督徒。我很擔心,作為基督徒的我會遇到麻煩,但是我錯了。我很高興我錯了。有趣的是,我並沒有想成為穆斯林,他也沒有試圖說服我皈依伊斯蘭教。雖然我覺得,穆斯林是一個外來的組織,我想瞭解更多關於伊斯蘭教的資訊。這是一個非常好的機會。我發現,我面前的人可以告訴我很多關於伊斯蘭教的資訊,於是我鼓起勇氣向他詢問關於伊斯蘭教的資訊。這是我的一次面對伊斯蘭,其實也是我的第一步。一段時間之後,我們分開了,我也沒有再見到他,但是穆斯林的種子已經發芽。

我記得,我曾經讀過一篇穆罕默德•阿裡•斯裡哈威(一位老捷克穆斯林)訪談,我渴望知道他的地址,想給他寫信。接下來,發生了911事件。由於當時的政治氛圍,我覺得這不是一個合適的機會與斯裡哈威聯繫,我感到自己進入了死胡同。大約兩個月以後,我鼓起勇氣給斯裡哈威寫了一封長信。一段時間以後,他給我回信,並給我寄來一個包裹,包括了伊斯蘭書籍和宣傳冊。他告訴我,他已經通知了布拉格的伊斯蘭基金會,並請他們給我寄來古蘭經的譯本。這就是我的開始。一步一步,我不僅瞭解了伊斯蘭教並非是一個激進的宗教,相反的,而是一個提倡和平的宗教。我的問題得到了解答。

由於種種原因,直到三年後,我才決定拜訪斯裡哈威先生。他向我耐心的解釋了各種事情,並建議我參觀布爾諾清真寺(捷克共和國)。當我踏入布爾諾清真寺,我擔心被視為陌生人。令我驚訝的是恰恰相反。我遇到了K和L,他們是第一個幫助我的人。當然我也遇到了別的兄弟,以最熱情的方式歡迎我。

我開始深究伊斯蘭教的各個方面,發現伊斯蘭教是那麼的容易理解,那麼的富有邏輯。我慢慢開始學習禮拜,直到今天我已經掌握了禱詞,即使用阿拉伯語禮拜都毫無困難。我改掉了與伊斯蘭教不和諧的壞習慣。我曾是個賭徒,一個十足的賭鬼。與自我鬥爭真的很難,但是在真主的幫助下,我贏得了勝利。

如果說我曾經懷疑過自己對伊斯蘭的嚮往,懷疑過自己是否可以過穆斯林的生活,那麼現在我終於確信自己對伊斯蘭的鍾情是恒久的,我已自認為是穆斯林的一員。也許這看起來非常簡單,但是我是在真主的幫助下,贏取了勝利。在我確定加入伊斯蘭教前,我仔細的思考過。坦誠的說,2003年一整年和2004年年初,我並不完全確信我是否可以做到。但是最終,我堅定的做出決定。我已經不再是90年代初的年輕人了。

這就是我今天為我是穆斯林感到高興的原因。我終於感覺到自由。我依然有瑕疵,但是我正努力改善。我相信,真主會幫助我。如今,我想告訴你們,我認為這是我的義務:我相信我的內心,並宣告:萬物非主,唯有安拉。穆罕默德是安拉的使者。

【來源:  islamreligion.com】


感謝流覽伊斯蘭之光網站,歡迎轉載並注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