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兒歸真了,父親卻依舊在感贊真主-伊斯蘭之光

頁面載入中...

當前位置:首頁 > 故事 > 故事

女兒歸真了,父親卻依舊在感贊真主

幾天前,我們收到了一份訃告,我們女校的一名女校長突然逝世了。雖然路途遙遠,我們還是決定趁著週末去向她的家人表示哀悼。

然而,到那兒後我們卻好似步入了悲喜兩重天。

這個發生在非洲大陸的苦澀故事引起了我的共鳴,我們這個地區有很多穆斯林人口,而我們也都有過同樣的經歷,有過同樣的悲傷。

這次歸真的姐妹是我們村子伊瑪目的女兒。她的整個孩童時代都在村子裡度過,可她隨後受到的教育卻是講究優勝劣汰的世俗教育,而她求學的過程也充滿了艱辛。我們這個地方只有法國式的教育制度,所以對於父母而言,讓自己的子女屈服於殖民教育將會是一大損失,而不接受教育又是一項損失……

現實生活中,身處非洲的我曾聽到過很多很多令人感到心痛的故事,殖民者們強制性帶走我們的孩子們給他們灌輸殖民式的教育,然後再將他們送回老家。我們並不知道這位姐妹到底是被迫接受了法國殖民教育還是在她父親的同意之下自主求學的,然而,不論到底是何種情況,到頭來我們的內心總會充滿傷痛。

有人曾寫過一本書,名叫《伊瑪目的模特女兒》,你們肯定有人讀過這本書。如果你也在這裡,當你從殖民學校畢業時,你的人生就已經被安排好了。至於這位剛剛歸真的姐妹,她則順理成章的成為了一名老師,她的生活條件及狀況隨即也被定型,她所受到的教育教導她應該這樣生活,也幫她做好了一切準備去迎接這種生活。於是,她嫁給了一名基督徒男子,有了自己的寶貝女兒,他們給女兒起了基督徒的名字。雖然這一切聽上去都很奇怪,但在我們這裡,穆斯林少女嫁給基督徒男子真的是屢見不鮮。

後來,她調到伊帕拉學院(Ipala)工作,在那裡,她遇到了一名虔誠的穆斯林女子——海斯•烏姆•庫裡蘇木(Hace Ummu Gulsum)夫人。庫裡蘇木夫人是該學院的楷模級領袖人物,她完美地詮釋了母親這一形象之偉大。在造物主的意欲之下,伊瑪目的女兒感覺自己的人生有了一層全新的意義,她感覺自己找到了一個新的方向,她,再一次見識到了伊斯蘭信仰。而對她那早已年邁的父親而言,自己的女兒就好像重獲新生一般,作為父親,他曾付出了比任何人都多的努力去幫助女兒重拾信仰,因此,她感覺自己的女兒重新回到了自己身邊。

她的丈夫是一名極其固執、不願作出任何妥協的基督徒,六年前,他們二人就早已分道揚鑣。分開時,丈夫搶走了她的女兒,也根本不允許她再與母親相見,而上周,取命的天使帶走了她,她趕在她那年邁的父親和患有精神疾病的母親前面趕赴了後世。

然而,老父親在悲痛之餘也感到很欣慰,因為他知道,自己的女兒過世時,是一名穆斯林,我們去哀悼時見到那位老人時他甚至看上去很開心。我們有著每一個穆斯林子女所共有的苦楚,因為人們總是會說“某某某很聰明,她應該接受正規教育”,但是,那些說客們在“教育”我們之後,卻又對我們不聞不問。我們見到的這位老父親根本無力避免這悲傷的結局,他曾親眼目睹自己的女兒與伊斯蘭漸行漸遠,作為伊瑪目的自己卻無能為力,當女兒最終回歸伊斯蘭信仰時,他再也無法抑制自己的感恩與喜悅,甚至於女兒以穆斯林的身份歸真這件事也令他欣慰不已,在我們看來,這位老父親甚至都要歡樂地起舞了……他對他的養主傾訴道:“主啊,我將不停祈禱,直到夜幕降臨,我將不停感恩,直到夜幕降臨,我想告訴你,你的前定是多麼地美妙,可是我的語言又是那麼的微不足道。”

他就這樣不停地祈禱著,訴說著。不論誰前來表示哀悼,他都會不停地感謝來者,他臉上有著難以掩蓋的快樂,因為,有人不遠千里來送自己的女兒,因為他知道這些人之所以會來參加女兒的葬禮只是因為女兒是一名穆斯林,他甚至比一名在沙漠中丟失自己賴以生存的駱駝後又找回它的貧民更加開心。

對這位老父親而言,上周失去親生女兒給自己帶來的痛苦與悲傷遠不及多年以前目睹自己女兒遠離伊斯蘭時的無力與無助。曾幾何時,自己的女兒和所有接受世俗教育的孩子們一樣,他們只知道努力賺錢從而過上一種“正常”的生活,這些孩子被派往各個大學校園接受“正規”教育,最終,他們選擇與自己父輩的信仰與倫理道德觀背道而馳。

然而,這種現象並不只是存在於非洲大陸。

我們可以說這是一個有著完美結局的感人故事,這位老父親、老伊瑪目的祈禱最終得到了真主的應答,然而,還有很多人依舊處於迷失之中,或許,他們的回歸之旅並不會如此順利。我們祈求真主援助並指引他們以及我們所有人。

葉哈雅譯自:

http://www.worldbulletin.net/islamic-world/180665/the-happiness-of-a-father-whose-daughter-died-as-a-muslim


感謝流覽伊斯蘭之光網站,歡迎轉載並注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