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愛,不要恨-伊斯蘭之光

頁面載入中...

當前位置:首頁 > 關注 > 關注

要愛,不要恨

譯者注:本文作者索菲•沃爾什(Sophie Walsh),澳大利亞著名記者、主持人。新西蘭基督城清真寺恐怖襲擊發生後,沃爾什女士于第一時間前往基督城,拜訪、採訪清真寺恐怖襲擊倖存者、遇難者家屬以及當地穆斯林、非穆斯林群體,向外界傳遞大量寶貴資訊。以下,便是沃爾什女士對自己採訪新西蘭清真寺恐怖襲擊案件的總結。

image001.jpg

索菲•沃爾什在恐怖襲擊現場做報導

“這起悲劇之後,您希望看到何種改變?”

這是我在新西蘭採訪期間問過最多的一個問題。

有人認為這個問題很多餘,可是,作為一名記者,我堅信這一問題能讓我們看到人的本性。

當我向基督城穆斯林問到這一問題時,他們給出的回答都驚人的一致。其中一名老者淡淡地說:“我們只希望人們能對我們多一些理解與瞭解,人們對我們有很多偏見,我們真的很厭煩那些無知的誤解。這場悲劇已經過去,但我們穆斯林根本沒有像某些人一般,去怪罪那名恐怖分子所信仰的宗教或他所屬的種族,所有的罪過都在於他一個人,與他人無關。”

image003.jpg

努爾(光明)清真寺已經恢復平靜

在採訪這名穆斯林男子時,他正趕往42名穆斯林遇難的努爾清真寺,去參加清真寺重歸平靜後的第一次禮拜。

我也得到允許進入了努爾清真寺。我聞到新鮮的油漆味,牆上的彈孔已被填平,禮拜殿的地毯已換新,血跡早已被清洗乾淨。

作為一名非穆斯林,我竟然感到一絲陰森與恐懼,我能感受到的只有悲傷。

可是,我並未從當地穆斯林臉上看到任何驚恐或絕望,我看到的是愛,是寬恕。

我必須承認,我對伊斯蘭信仰幾乎一無所知。實施襲擊的恐怖分子來自我的祖國澳大利亞,當我奉命從家鄉前往新西蘭基督城報導這一事件時,我其實很擔心,因為我確實不懂何為伊斯蘭。

image005.jpg

基督城恐怖襲擊發生後,新西蘭《新聞報》在頭版位置用大號字體刊登阿拉伯語“سلام”一詞及其英語釋義——平安,並刊出50名無辜遇難者姓名。

上週五,新西蘭舉行全國紀念大會,官方誦念了五十名遇難者名單,穆斯林領袖告訴參與集會的2萬多人:“若有人恨你,你就用愛去回應他。”

對很多人而言,這幾乎屬於空談,畢竟,常人極難做到這一點。

然而,在我採訪過程中,我竟然發現一名穆斯林老者,他完美地踐行了這句話。他,就是努爾清真寺一名遇難者的丈夫。

這名老者名叫法力德•艾哈邁德(Farid Ahmed),因身患殘疾,他終日與輪椅為伴。恐怖分子持槍掃射時,妻子推著輪椅將她帶到安全地帶,不幸的是,妻子中彈身亡。

在集會現場,艾哈邁德被請上臺代表遇難者家屬講話,令我感到驚詫的是,艾哈邁德第一句話,就說他已經原諒了那名恐怖分子。

image007.jpg

艾哈邁德與家人的合照

艾哈邁德說:“我不希望我的內心從此被怒火佔據,我不想變成一座火山。火山是無情的,它會震怒,會爆發,它會打破寧靜,我甚至認為火山噴發那一刻,是帶著仇恨與憤怒。伊斯蘭教導我們,怒氣就好似一團火,它在我們內心燃燒,灼燒我們自身,也焚毀我們周邊萬物。”

就在我驚歎于艾哈邁德充滿哲理的話語之際,他又震聾發聵地說:“我不僅不恨那個人,我甚至希望向他表達我作為一名兄弟的愛。我譴責他的暴行,但我依舊情不自禁地想,或許他確實經歷了無盡的苦難與折磨,或許他無法應對生活帶給他的考驗。不論你們怎麼想,我都不恨他,我無法恨他,我是一名穆斯林,我無法帶著仇恨去看待這世間任何一個人。”

image009.jpg

艾哈邁德在集會現場發言

在那一刻,我甚至不敢相信,這就是一名剛剛失去妻子的老人。我無法質疑他對妻子的愛與懷念,因為我從他的眼中看到的只有愛與眷戀。我更加無法想像,他會帶著無盡的痛楚選擇原諒殺害他妻子的暴徒。

這是怎樣的憐憫與勇氣,我無從得知。

我必須承認,我絕對沒辦法如他這般豁然。

image011.jpg

一名小女孩站在兇手行兇前停車的地方

作為一名記者,在報導此類悲劇事件時,我必須摒棄所有的個人情緒,但是,我依舊無法避免這起慘劇帶給我的悲慟與沉重。好幾次,我都在攝像機面前啜泣,我們不得不一次次重新拍攝。

這50名遇難者中,最讓我感到痛苦的,是年僅三歲的穆查德•伊布拉欣(Mucad Ibrahim)。我特意參加了他的葬禮,我站在那裡,情不自禁地哭泣,任由眼淚無法抑制地洶湧而下。那一天,他只是跟親愛的父親一同前往清真寺,他或許都不懂何為禮拜,他只是與父親和哥哥在一起。我猜,兇手闖進清真寺前,小伊布拉欣一定很開心。

斟酌良久,我還是決定在這裡貼出小伊布拉欣的一張照片。當我看到這張天真無邪的臉,我心如刀割。年幼的他,因為極端種族分子的仇恨而永遠離開人世。我希望我們每個人都記住他的名字,記住他這張純真的臉,時刻警醒自己,仇恨有多恐怖。

image013.jpg

穆查德•伊布拉欣

據倖存者回憶,當恐怖分子闖入禮拜殿時,小伊布拉欣還以為全副武裝的槍手攜帶著的是玩具,他興奮地奔向槍手,卻倒在黑洞洞的槍口之下。槍手離開後,有人將他的屍體抱到清真寺外,幾天後,家人才確定小伊布拉欣已經遇難。

當地政府及穆斯林群體為遇難者進行集體葬禮那一天,我肅立在穆斯林墳園之外,等待合適的時機進行實況直播。我看到一群二十多歲的穆斯林青年抱在一起低聲哭泣,我忍住悲傷走上前去,不斷在內心重複著自己想要表達的話語,希望給他們些許慰藉。

當我走到他們身前,正準備開口時,其中一名青年轉過頭對我說:“對不起,女士,真的很抱歉,我們不是故意打擾您工作的。我剛才一直在讓他們不要發出聲音,我看到你的攝像機已經準備拍攝了,我們知道您要工作。”

那一刻,我的心碎了,我再也無法抑制內心的悲痛與眼中的淚水。他們失去了最親愛的人,卻依舊在考慮我的感受,他們竟然擔心自己的悲傷會影響我的工作!我哭著說:“先生,請不要道歉,您不必道歉,是我打擾你們了,我道歉才對。我真的很抱歉,很抱歉你們要經歷這一切。”

image015.jpg

電視直播前,沃爾什背對攝像機擦去淚水

在採訪過程中,有人告訴我,穆斯林相信那些在禮拜時被殺的人都會成為烈士,會進入天堂。或許,這也能消減他們些許的悲痛,於我而言,這也是某種慰藉。

我們是旁觀者,但我們並非局外人,我們每個人都能幫到他們。我們不必親自趕往基督城去幫助那些遭遇巨大悲痛的穆斯林,我們只需對他們多一些理解與瞭解,只需放下偏見與高傲,摒棄種族與信仰的不同,共同追求他們所追求的“سلام”——平安,和平。

我堅信,愛,永遠強於仇恨。

我也堅信,愛,永遠要比恨容易。

 

編輯:葉哈雅

出處:澳大利亞第九電視臺

原文:Love, not hate, in the wake of New Zealand’s worst-ever mass shooting

連結:http://suo.im/54Gux3


感謝流覽伊斯蘭之光網站,歡迎轉載並注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