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蘭恐襲案與猶太複國主義的關聯-伊斯蘭之光

頁面載入中...

當前位置:首頁 > 關注 > 關注

新西蘭恐襲案與猶太複國主義的關聯

前言:主流媒體在報導出自白人之手的恐怖主義襲擊事件時,總是一味強調伊斯蘭恐懼症以及排外主義思想,它們刻意回避一個敏感話題,那就是這些極端事件與猶太複國主義的關聯。

新西蘭基督城清真寺恐怖襲擊案發生後,主流媒體不遺餘力地進行宣傳,讓世人相信這是一起“獨狼”事件,是一起基於種族主義仇恨的大規模槍擊事件。

主流媒體傾盡全力,就是想讓這起恐襲被視為伊斯蘭恐懼症以及極右思想氾濫的最新案例,它們將這起襲擊定性為“獨狼”事件,就是希望消除它帶給極右主義及其背後勢力的負面影響。

每當阿拉伯人或穆斯林犯罪時,新聞界總會竭盡全力尋找這些罪犯與極端組織的關聯,它們不會放過任何蛛絲馬跡。然而,當白人種族主義者犯下同等甚至更為惡劣的暴行時,誰也不願這麼做。

事實上,很多媒體甚至不願使用“恐怖主義”等詞眼形容種族主義者的極端暴行。令人欣慰的是,基督城清真寺恐襲案爆發後,新西蘭總理阿德恩女士于第一時間義正嚴詞地表示:“毫無疑問,這是一起恐怖襲擊事件。”

可是,《每日郵報》《福克斯新聞》等主流媒體卻依舊混淆視聽,選擇使用“大規模槍擊事件”“獨狼事件”等詞眼。

基督城恐襲案兇手雖然並未公開承認自己屬於任何極端組織,但他確實做過些許暗示。在其《自述書》中,兇手直言:“我曾向很多種族主義、民族主義組織捐款,我與很多種族主義分子有密切聯繫,但我並不屬於任何組織或團體,此次襲擊是基於我個人意願,誰也沒有脅迫我或鼓勵我。不過我確實曾找過聖殿山騎士組織,希望他們為這次襲擊祈福,慶倖的是,他們給了我做好的祝福。”

兇手提到的“聖殿山騎士”,是一個臭名昭著的極右組織,以反伊斯蘭、反穆斯林而著稱。2011年挪威爆炸和槍擊事件實施者佈雷維克(Breivik)就屬於該組織。

佈雷維克殘忍殺害77名無辜平民,然而,媒體與該案件公訴團卻根本沒有使用“恐怖主義”等相關字眼指控他。它們宣稱,佈雷維克是一名精神病患者,甚至表示他口中的“聖殿山騎士”組織根本不存在,瞬間幫該組織撇清了與佈雷維克的關係。

佈雷維克行兇前也曾與“保衛英國聯盟”(EDL)有密切聯繫,但是,包括媒體及公訴人在內,誰也沒有調查過佈雷維克為何會提到“聖殿山騎士”組織,從未確認過他是否真的屬於該組織,也從未調查他與EDL之間的關係。

新西兰恐袭案与犹太复国主义的关联.jpg

拉比(即猶太神學家)尼楚姆•西弗侖(Nachum Shifren,中間講話者)與極端種族主義組織“保衛英國聯盟”參加遊行活動

外界承認佈雷維克是一名基督教原教旨主義者,他還是挪威互濟會成員(NOF)。挪威互濟會並不是單純的宗教組織,它自創立伊始,就充分發揮諜報功能。而佈雷維克提到的“聖殿山騎士”組織,最早可以追溯至10世紀一個基督教軍團,該軍團曾參與十字軍東侵,其名稱,正是出自猶太人口中的“聖殿山”,己耶路撒冷謝裡夫聖地。

在報導新西蘭清真寺恐怖襲擊案時,媒體雖然提到種族主義等字眼,但並未明確指出兇手的動機只是基於對穆斯林群體的仇恨。槍手長達73頁的“自述書”中明確提到“白人種族滅絕”論,聲稱白人群體危在旦夕。在前往清真寺前十分鐘左右,這名恐怖分子將自己的這一理論通過電子郵件發送給各大媒體及新西蘭總理辦公室。

主流媒體雖然承認這些極端種族主義暴力分子與反伊斯蘭運動有關聯,但它們卻刻意回避另外一個敏感話題,那就是這些種族主義組織與以色列以及猶太複國主義運動的暗中關聯。

自2011年挪威“大規模爆炸及槍擊事件”爆發以來,媒體都採用同一套路去報導源自白人種族分子的極端暴行,即:強調兇手為獨立行動,其精神狀態不佳,撇清兇手與任何組織的關聯,同時否認兇手對猶太複國主義的支持。

在新西蘭清真寺恐襲案兇手的自述書中,他自豪地表示自己曾與“偉大的十字軍騎士”佈雷維克有過直接聯繫,聲稱佈雷維克給了他巨大勇氣與鼓勵。而佈雷維克行兇前也發表了一份自述書,只不過他的自述書長達1500頁。在佈雷維克的自述書中,“以色列”一詞出現了400次之多,他甚至明確表示:“讓我們與以色列一同戰鬥,與我們的猶太複國主義者戰士們攜手前進,給那些文化多元主義者致命一擊。”

我們似乎很難相信,極右種族主義能夠與猶太複國主義產生如此結合。但是,對絕大多數仇穆、仇伊、排外分子而言,他們堅信種族主義與猶太複國主義就是制勝的法寶。縱觀歐洲政壇,各類支持猶太複國主義以及種族主義思想的政黨,幾乎都受到熱烈歡迎。

因此,我們有足夠理由推測,新西蘭恐襲案兇手與佈雷維克一樣,都視猶太人為偉大的盟友,認為猶太人能夠與他們一道打擊“氾濫的伊斯蘭文化”,能夠與他們一道發起新一輪針對穆斯林群體的十字軍東侵。誠然,以色列絕不會承認自己與此類種族主義分子有任何關聯,畢竟,以色列本身就是當今世上種族隔離與屠殺最為嚴重的國家。但是,以色列確實大力支持美國在中東地區開展各類軍事行動,幫助以色列消除異己,同時,以色列也通過經濟扶持等方式,大力助長了伊斯蘭恐懼症及仇穆思想的氾濫與傳播。

新西蘭清真寺恐襲案爆發後,司法機關指出兇手曾頻繁往返于歐洲、亞洲及中東地區,也曾特意造訪過以色列。在烏克蘭期間,兇手參加了新納粹主義分裂組織亞速軍營(Azov Battalion)的內部活動,而以色列正是該組織主要的武器供應方。訪歐期間,這名恐怖分子就曾多次在網上發表極端種族主義言論,但是,他並未受到有關部門的關注。2017年,槍手在取得新西蘭持槍許可證前還曾接受警方調查,但他順利通過了該調查。

槍手在Facebook直播了槍殺50名穆斯林的暴行,從視頻看,他雖未參軍,但絕對受過專業軍事訓練。雖然他沒有正當收入,可他卻有能力數次前往中東地區、亞洲、歐洲等地,有能力購買一身專業武器裝備實施這樣一起恐怖襲擊。

被捕後,警方在他車中發現數顆炸彈,由此可見,他還有下一個目標。媒體表示,這名恐怖分子投資比特幣,存款頗豐,然而,警方並未發現任何實質證據。他是否接受他人指示或資助,我們不得而知。

過去幾年間,新西蘭政府曾數次發現以色列情報機構摩薩德(Mossad)在新西蘭境內開展秘密活動,嚴重違反和褻瀆新西蘭主權,引發新西蘭與以色列兩國一系列外交糾紛。2011年,基督城發生6.2級大地震,導致185人死亡,其中有一名以色列人。然而,救援人員隨後發現,這名以色列人擁有多張假護照,從其隨身攜帶的硬碟中,新西蘭警方找到大量機密檔,這些檔全部來自新西蘭警方內部電腦系統。

警方發現這名屍體不到一天且尚未發佈任何資訊前,其餘摩薩德情報人員全都撤離了新西蘭,避免以色列駐新西蘭諜報站的陷落。2004年,新西蘭警方就曾以間諜罪逮捕兩名以色列摩薩德情報人員。

9•11事件當天,美國新澤西州警方接到報警,聲稱幾名可疑分子載歌載舞地在河邊觀看世貿中心爆炸。經調查,這五名被捕的可疑分子正是摩薩德情報人員,審訊近兩月之後,迫於以色列方面壓力,美國聯邦調查局罰處他們每人五千美元罰款便釋放了他們。隨後,有關方面派人跟蹤這五名摩薩德情報人員,發現他們去了一家名為城市搬家系統(Urban Moving Systems)的公司,而這家公司恰好正是聯邦調查局的重點盯防對象,FBI一直懷疑該公司從事間諜行動。這五名摩薩德人員抵達該公司不久,公司負責人明尼克•蘇特(Dominick Suter)隨即逃往以色列,公司總部人去樓空。

2016年,特朗普在競選美國總統期間曾大放厥詞,聲稱他親眼目睹成千上萬名穆斯林慶祝9•11事件的發生。至此,2001年那五名以色列人歡慶9•11的事實才重新進入公眾視線。可笑的是,媒體最初報導五名猶太人慶祝9•11事件時,竟然將他們描述為“五名阿拉伯人”。

新西兰恐袭案与犹太复国主义的关联3.jpg

摩薩德麾下殺手澤夫•巴爾坎(Zev Barkan)使用的法國假護照

摩薩德慣於使用假護照,新澤西事件中,被捕的摩薩德人員都擁有多部假護照。其中一人為摩薩德職業殺手,名為澤夫•巴爾坎,他曾於2010年參與摩薩德在迪拜暗殺哈馬斯高級領導人的行動。

2004年兩名摩薩德情報人員被捕後,新西蘭政府對以色列實行外交制裁,並臨時停止了一切政府高層聯繫。維琪解密檔顯示,美國政府對新西蘭應對此次間諜危機的策略表達了強烈不滿。

2016年,新西蘭才與以色列恢復正常外交關係。同年底,新西蘭與馬來西亞、委內瑞拉等共同發聲,譴責了以色列政府非法佔領巴勒斯坦領土的行為。

特朗普上任後一直遭受通俄門調查,此前,特朗普前任國家安全顧問邁克爾•弗林(Michael Flynn)已承認自己在通俄門事件中的違法犯罪行為,承認自己確實曾代表以色列政府在美國與俄羅斯政府之間進行斡旋。

至此,國際社會終於認定,特朗普是迄今為止最傾向於猶太複國主義的美國總統。

長久以來,新西蘭政府及人民都站在正義的一方,堅決支持巴勒斯坦人民解放事業,一貫譴責以色列的侵略行為。雖然新西蘭國力並不強大,但是,新西蘭政府積極參與巴勒斯坦事務,大力保護巴勒斯坦人民合法權益。

2018年,新西蘭著名歌手洛德 (Lorde)宣佈取消其經紀公司準備的特拉維夫演唱會,明確表達對BDS運動(抵制、撤資、制裁以色列)的支持。一時間,洛德成為眾矢之的,猶太複國主義者及其支持者對她進行大肆抨擊,猶太拉比尼楚姆•西弗侖在《華盛頓郵報》發表長篇文章,直呼洛德為偏見分子,摩薩德麾下律師事物公司甚至對洛德發起民事訴訟。

就政府層面而言,新西蘭總理阿德恩女士立場極其堅定,她曾數次抨擊特朗普違反國際法律法規、強行將大使館搬遷至耶路撒冷的愚蠢行徑。總而言之,新西蘭政府不願隨波逐流、助紂為虐。

基督城恐怖分子曾表示,他之所以選擇新西蘭作為襲擊目標,是因為新西蘭被視為全世界最為安全的國家,他想挑戰這一說法。2018年,新西蘭國內犯罪率創下以往40年新低,而基督城恐怖襲擊案的爆發,卻將新西蘭推向暴力的極點。

極端分子認為,一旦有此類襲擊事件發生,政府部門必定會加大監管力度,他們甚至希望,此次襲擊事件會讓新西蘭加入美國、以色列等國大肆鼓吹的“反恐戰爭”。

有趣的是,佈雷維克在挪威發起襲擊之際,正是挪威與以色列兩國外交關係冰點之時。當時,挪威政府剛剛宣佈承認巴勒斯坦國的合法地位,這極大惹惱了以色列政府。我們不敢斷言二者之間有任何直接聯繫,但我們要指出的是,新西蘭清真寺恐怖襲擊案同樣發生在新西蘭與以色列交惡之際。

客觀而言,以色列本身就屬於恐怖主義的溫床。自獨立以來,以色列就在全球範圍內大肆開展恐怖主義襲擊,其中包括暗殺、民用客機爆炸等。可是,不為世人所熟知的是,以色列還不斷開展偽旗行動,將自己的罪行強加給他國,其中最著名的就是1954年拉馮事件(Lavon Affair)。

當年,以色列得知英國打算完全撤出埃及,這意味著埃及可能完全掌控原本由英國駐守的機場和軍事基地,英國所留下的先進基地建設能直接威脅以色列。然而以色列發現,埃及與英國的協定中有一條內容為“如果埃及發生重大危機,英國可以重返以前的駐軍基地”。以色列國防部部長拉馮和以色列軍事情報局局長本雅明•吉卜利上校決定在亞歷山大發動幾宗炸彈襲擊,瞄準英國和美國所屬的建築物,迫使英國取消撒軍計畫。

以色列在埃及招攬了一些年輕的猶太人,假扮穆斯林兄弟會成員,製造土制炸彈發動攻擊,栽贓阿拉伯人。然而,以色列特工走到當地電影院門口時炸彈突然爆炸,這一偽旗事件隨即暴露,多名相關人士被拘捕,以色列國防部長平哈斯•拉馮被迫下臺。

時至今日,以色列政府依舊大肆開展類似偽旗事件及隱蔽行動。以色列只看重所謂的國家利益,只要能夠傷害到阿拉伯人或穆斯林群體,以色列必定會不遺餘力地去參與或支持,不論在西方還是東方,以色列似乎都無所忌憚。

誠然,我們無法斷定摩薩德是否染指了此次基督城清真寺恐怖襲擊案,但是,我們也無法排出一切可能。在美國等勢力的大力支持下,以色列已經掌控了大部分巴勒斯坦地區,近日,美國總統甚至單方面宣佈承認戈蘭高地屬於以色列領土。

2018年,以色列政府頒佈了新國籍法,明確表示以色列為猶太人單一民族國家,阿拉伯人隨即成為屬於二等公民。

長久以來,以色列都大力支持美國在中東地區開展軍事行動,因為對以色列而言,美國的軍事行動其實就是在幫它們消除異己,是在維護以色列的“安全與主權”。

縱觀全球,不論何地,不論是誰,只要你仗義執言、抨擊以色列暴行,你就會被貼上“反猶太主義”標籤。英國工党領袖傑瑞米•科爾賓(Jeremy Corbyn)、美國國會女議員伊爾汗•奧馬爾(Ilhan Omar)都深有體會。

就在全世界都在關注美國挑起的新一輪巴以衝突之際,俄羅斯又成了西方媒體一致聲討的物件,於是,以色列再次成功避開了世人視線。

我們希望,隨著前國家安全顧問邁克爾•弗林的認罪伏法,世人可以真正看清以色列的真面目。

我們切不可陷入媒體的陷阱,不可單純地認為新西蘭恐襲案兇手只是一名種族主義分子,不要以為這是文明衝突、反恐戰爭與經濟危機的必然結果。我們務必要睜大眼睛提高警惕,切不可忽視此類事件背後的政治因素。

我們看到的只是表像,只是所謂的文明衝突,但是,一切衝突的實質,都在於經濟與政治利益,因此,衝突的存在,只會為政治服務,只會不斷鞏固既得利益者的既得利益。

自撒母耳•亨廷頓(Samuel Huntington)提出“文明衝突論”以來,世人就堅信西方與伊斯蘭終有一戰。殊不知,西方與伊斯蘭衝突的背後,是以色列作祟。若要避免這場終極衝突,我們一定要看清事實,切勿落入以色列及猶太複國主義者準備的陷阱之內。

作者:馬克思•帕裡(Max Parry),獨立抵觸就在、地緣政治學家。

編輯:葉哈雅

出處:MintPressnews

原文:New Zealand Terrorist Attack: The Israel Connection

連結:http://suo.im/4z3tLQ


感謝流覽伊斯蘭之光網站,歡迎轉載並注明出處。